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才不是搅基呢》By:唯偕(网配 天然呆萌受x腹黑闷骚攻 HE)未完 点击“阅读原文”

耽美腐吧 2018-10-10 16:45:58


Chapter.1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也许有一天我消失了也没有人会发现……”

  梁夕微微皱着眉,把头埋的更深了,“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即使看了这么多遍还是会被天真这句话所感动,三叔果然是大神啊,梁夕默默感叹着“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手指轻抚过这行文字,吴邪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语气呢,心疼?承诺?梁夕情不自禁的开口尝试,声音不大,软软的,温柔的似乎能挤出水来唰唰的粉笔声停了下来,宽敞的阶梯教室,瞬间安静了……

  讲台前的教授推了推不知多少度的眼睛,扫视了一圈,放下了手里的粉笔,“你,站起来……”

  被点到的梁夕莫名其妙的抬眼,“唉?您叫……叫我?”表面平静,内心风起云涌“高……高数老师……今天上午不应该是文学赏析么……又记错课了?!”

  教授严肃的咳了咳,“你说消失?什么消失……?”

  完全沉浸在回忆课程表的梁夕下意识的接口,“闷油瓶啊……小哥”教授费解了,教授无语了,于是教授没话找话了,“咳咳,你把这节课的公式照着念一遍然后坐下吧”梁夕颤抖了,梁夕没招了,于是梁夕坦白交代了,“老师,那个,我带错书了……”

  “你!很好!”这句话终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你可以不用来了,以后我的课都不用来了!”

  “嗯,谢谢教授”梁夕手忙脚乱的收拾起了桌上的盗墓笔记以及压在屁股下面的文学赏析的课本……

  “太好了!这下有更多时间更新漫画了”此刻的梁夕似乎没有意识到,那句话的意思是,自己的高数,挂,定,了!

  梁夕开心的打道回府,他不住学校的公寓,而是在附近租了个两居室的屋子至于原因嘛,呃,好吧,梁夕是个小有名气的耽美画手,你想象一下打完篮球一身臭汗的室友推门进来,看到清秀可人的梁夕扎个冲天啾,叼着冰棍,沉思……当然要单单是这样并没有什么关系……

  重点是,沉思的问题——刚刚画的H场景是不是太写实了点重点的重点是,梁夕同学刚画的图还在屏幕上傲然挺立所以说,好奇心害死室友……

  梁夕的独居生活过得悠然自得,画漫画是他的兴趣而不是饭碗,所以他更愿意把自己的作品发到网站上与大家分享至于选择耽美漫画的原因,呃,梁夕同学的解释是,真爱无关性别……

  可我们都懂,作为处男了十九年的梁夕同学来说,他不懂女生的生理构造,咳咳 ……

  不止一次的被问道性向,可他知道自己是直的梁夕开门,脱鞋,随手把课本扔到一边,抱着怀里的盗墓去开电脑听着悦耳的开机音乐,他淡定的点开了自己的漫画主页梁夕的乐趣之一,看大家的留言自己最近开了个瓶斜同人的新坑,似乎反响不错【被瓶斜萌的死去活来的秀妞儿】啊啊啊啊啊……夕大人又来新坑了啊啊啊啊……小哥好帅……萌【淡定的爬上君】上来就看到更新,美呆了,爱o>_<o~【决定增加本命的二货】被姐妹推荐看了夕傻妈的画~各种大爱乃的画风啊~本命~鼻血~【寂寞空虚冷】碎碎念……我要肉我要肉……

  一条一条的看着这些姑娘的评论,梁夕勾着嘴角,忽然他被一条留言吸引了【盗墓剧组强力围观】夕小受……我们大爱你的画风……有兴趣做广播剧的美工么……附上盗墓广播剧地址〔……〕这条留言的后面有几个激动的姑娘,不知所云的求合影【啊啊啊啊啊……剧组真身……求合影】【求合影+1……盗墓剧组加油】〔……〕梁夕困惑的挠了挠脑袋,然后点开了留言里的土豆地址……果断的跳进了盗墓的坑里土豆熟悉的界面蹦了出来,梁夕趁着播广告的时间去叼了根冰棍,欢乐的蹦达回电脑桌的时候看到了那句蛋疼的〖您的网速不给力,请暂停一会〗果断的暂停缓冲,不自觉的瞄了一眼留言板,六百多条……我们的梁夕同学就一条条的看过去【瓶斜王道】剧组给力……后期万岁……期待【啊啊啊啊啊】出了出了终于出了!先挖后听【我爱小哥】啊啊啊……小哥声音美呆了……后期傻妈你伟大……音效毫不违和!加油【天真归我了】天真粗口萌!挖!

  〔……〕直到看到抢沙发的回复,梁夕的好奇心被狠狠的勾起了,回头看看缓冲的也差不多了,点了播放,淡定的开始叠早上窝成一团塞到柜子里的被子神秘紧张的背景乐,配上熟悉的台词,那一次次用文字呈现的场景让梁夕怔住了,五十年前剽子岭的场景似乎在他的眼前重现,他就那么抱着被子呆在那里,这种东西果然有它的魅力所在“靠!还是个复印件”“借过”“这是一张藏宝图啊 ”“我的个亲娘啊,这么大个的尸憋”“棺材里的人呢?!”

  “天啊,下……下跪了”“莫非那小哥是无间道粽子”直到一期的片尾曲放完,梁夕才怔怔的回过神来声音亮堂的天真,冷漠温柔的小哥,“天啊,我想我爱上广播剧了!”

  梁夕转换到自己的主页给刚刚那孩子留言,没一会就收到了回复,是那姑娘的扣扣号他点开扣扣加了对方好友,很快屏幕下方一个血红的菊花头像疯狂的跳了起来梁夕慌乱的点开,瞬间被姑娘的签名吓到了〔看什么看,在看***花!〕他默默地挪了挪屁股,确保了自己的菊花安全,然后开始看姑娘的留言【请叫我悲催姑娘】夕小受?!

  是你么?!

  怎么样对广播剧有兴趣么……很萌对吧……很萌那个……盗墓剧组美工找到了……对手指……(内牛满面表情)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团啊……有很多剧要做的呃……生气了么……对不起鞠躬鞠躬T^T呃?不在么(敲打表情)梁夕刚从签名和头像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然后慌乱的回复【夕】呃我在我没生气^_^这个很有爱我很喜欢可以的话 我想试试【请叫我悲催姑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动咳那什么无视无视【夕】呃 ^_^||【请叫我悲催姑娘】% &;#(群号)梁夕复制了群号果断的发送了入群申请就这样我们的夕小受从此落入了网配的深渊,怎么爬也爬不上来了啊……


  Chapter.2

  梁夕迅速收到了允许入群的通知,一个名叫给力蒜蒜工作室的群蹦达着跳了出来【策划~土姑娘】欢迎夕小受……啊~娇羞捂脸【CV~豆沙包】欢淫欢淫~(撒花)【导演~豆君】小受上果照求三围〔……〕【策划~土姑娘】欢迎加入给力蒜蒜【CV~面瘫馒头】蒜蒜更健康【社长~菻菻】(扶额)是菻菻不是蒜蒜无力【策划~土姑娘】呃夕小受啊 你正装准备叫毛线啊?~梁夕对着屏幕呆住了,毛……毛线……好吧……一个马甲而已……毛线就毛线吧,纤细修长的手指抚摸着键盘【夕】呃……毛线就毛线吧【策划~土姑娘】哈?

  【美工~毛线】这样可以么^_^【策划~土姑娘】噗……

  【CV~绝版泰迪】噗……

  〔省略各种字体颜色的噗〕【社长~菻菻】啊~捂鼻倒地这种萌萌的赶脚到底是什么【策划~土姑娘】求解+1〔省略各种字体颜色的求解〕【CV~atze】天然呆……

  【美工~毛线】呃……= =||||屏幕前的梁夕不知觉的红了脸,怎么觉得被调戏了!

  “靠,你才天然呆……”他狠狠的记住了那人的名片,红着脸起身煮面“天然呆!你天然呆!”厨房里的壮士手握鸡蛋狠狠的向锅沿敲下去而客厅里则是大家因为某katze的出现而激动的刷屏【后期~搅基泰迪】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神扑倒【填词~双黄连】万年窥屏党被天然呆萌受炸出来了~【策划~土姑娘】这就是爱啊……(掩面)【社长~菻菻】姑娘你一如既往的真相着拍肩【策划~土姑娘】那是(甩头)群消息迅速的霸占了梁夕的屏幕,等他端着面叼着筷子坐到电脑前的时候,他果断的点了上方的叉 “啊!世界都安静了!”

  梁夕淡定的执筷,淡定的插入面中,旋转,拎起,津津有味的吃着缠在上面的面条扣扣音响起【土姑娘】嗳~夕小受,你有麦么?

  【夕】啊?呃,嗯!有……

  【土姑娘】嗯摸头 乖一会来语音吧【夕】扣扣语音么【土姑娘】歪歪【夕】嗯好^_^梁夕继续淡定而优雅的吃面扣扣好友音响起梁夕黑线,我吃个面怎么跟抗战似的【katze请求加您为好友】梁夕颤抖着点了接受,这名字有点眼熟啊……

  【成功添加对方为好友】【katze】毛线?

  【夕】呃……嗯^_^【katze】新人?

  【夕】嗯嗯【katze】美工?

  【夕】点头 ^_^||【katze】加油!

  【夕】谢谢^_^梁夕盯着屏幕,叼着筷子,这人,说他惜字如金毫不为过,“不理他,吃完面找麦去”【土姑娘】K君,刚刚去验收夕小受了?

  【katze】嗯【土姑娘】怎么样……我们天然呆的夕小受很萌吧很萌吧,爱死了……(捂脸)【katze】嗯【土姑娘】……

  江小受!你自动回复啊!敢不敢多赏小的几个字!靠靠靠靠,信不信老子扎个小人扎死你!

  【katze】青一找到了?

  【土姑娘】……我去了“靠!死江郁!臭江郁!啊啊啊啊!气死了”狠狠的捶打着怀里的抱枕,悲催的姑娘不得不继续去寻找某K心中的青一了江郁,网配正装katze,大神级人物,声线算不上华丽,却有种独特的温柔磁性,性格嘛,以面瘫话少为特征那边梁夕解决了自己的面条,翻箱倒柜的倒腾出了麦,淡定的敲过去【夕】在么?我找到麦了^_^【土姑娘】嗯,你和他们一样叫我小婧就行了~【夕】嗯,小倩^_^【土姑娘】……是婧【夕】呃……嗯【土姑娘】来吧,YY梁夕点开了放在桌面的歪歪,复制了刚刚小倩发给自己的频道号,“纠结的小黑屋”?梁夕黑线的看着名字,进了频道插上耳机,看到里面候着一个黄马,“总攻大人一马当先”“夕小受?来了?”梁夕听到一个甜甜的少女音“嗯,小倩好”沉默……沉默……

  “小倩你太奶!看清楚,那是婧,是婧!”

  沉默……继续沉默……

  “咳,来 ,美人儿,再出个声我听听”梁夕被少女瞬间兽化又瞬间穿越成老鸨的场景震撼到了,许久,他清了清嗓子“嗯,小婧,我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青一,哦卖糕的,青一,唉呀妈呀,我找到青一了”沉默……还是沉默……

  “呃,毛球儿,啊不是,毛线美人啊,你有没有兴趣做CV啊,就是声优啊声优”“我可以吗?”

  “当然啊,多么美好的声线啊”……

  等梁夕摘下耳机,窗外的天空已经蒙蒙的泛着灰,看看时间他决定开始画图。

  于是他恢复了他最有灵感的造型,冲天啾,嘴里叼着面包,点开PS,抓着手绘板开始了战斗,这家伙就差绑个红布条写上奋斗了等他解决了线稿,放下手绘板,抻着懒腰挠着头考虑配色的时候,扣扣跳出了一窗口【Katze向你发送语音请求,接受?】网线另一边的江郁手指敲打着桌面,盯着屏幕等待着对方接受。

  刚刚萧婧那姑娘打了鸡血一样的敲过来说她找到青一了,那个毛线?天然呆?

  无奈,那姑娘还是挺靠谱的,青一这个角色他物色了好久,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拖到现在,江郁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找了,毕竟以他这种追求完美的性格,要是找不到合适的,他宁愿放弃授权,这边想着,那边已经接通了“喂?呃……找我?”

  江郁玩味的听着对方说话迟迟没有开口,看着自己修改的备注弯弯嘴角,【呆毛球儿】“呃.不在吗?”

  “嗯,在”一天没有说话的江郁定定开口,嗓音有种沙哑的性感“呃,你找我什么事?”梁夕呆呆的回答,某个忘记了自己开着麦的人轻声嘟哝“这人声音真好听”“心理活动不要念出来”另一头的江郁笑了,这家伙还真是呆的可以这边的梁夕迅速的红了脸,颤抖着下意识的按了挂断,“深呼吸,清气上升,浊气下降”等平复了心情,他发了个语音过去,对方接受“呃……刚刚网掉了”“嗯”“你找我有事吗?”

  梁夕的屏幕上出现了几段台词,是一个叫青一的角色“念念看”“啊?嗯”就这样梁夕开始了他的第一段台词江郁听着他略带生疏的念词,顺手点开了萧婧的窗口敲过去【katze】声线不错,受而不娘,亮堂,青一就他了【土姑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说真的!?!你说真的?!江郁你他娘的满意了?!哦苍天啊,四个月啊四个月,你差点没折腾死我啊,终于结束了【katze】去联系人吧,剧组到时候拉他【土姑娘】欣慰的内牛满面,是!!!!!!!

  梁夕读完了他发过来的台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痛快啊,用声音来诠释一个人,这种感觉还不赖“嗯,青一就你了”“哈?”

  “小婧会拉你入剧组的”“你找我配这个角色?”

  “嗯”“不行,我不行的,我第一次,我没有经验,我怕……”

  梁夕瞬间停住了,通话的两方都沉默了,一个是因为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歧义正懊恼的摔打着手绘板,一个则是靠在椅背上勾着嘴角,眯着眼睛,享受着这份沉默许久,他开口“没关系,我会教你的”于是,我们的梁夕俊脸一热再次颤抖着点了挂断江郁笑了,这一调戏就挂断的习惯还真是梁夕用手在自己面前扇啊扇,试图把那可疑的红色赶跑“啊啊啊啊,今天怎么老是被调戏啊啊啊!”于是,我们满脸红晕的梁夕果断的关掉了电脑,蒙头钻进了被窝里于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开的PS没有保存,似乎忘记了日更的他今儿个没有画图!

  于是,初入网配的第一天,梁夕打破了日更的神话,只剩下一群姑娘苦等在漫画首页上一次次的F5。

  直到凌晨十二点钟声,姑娘们终于意识到,夕小受抛弃了他们啊,这群苦命的姑娘内牛满面的向着天空呐喊:一入网配深似海,从此日更是神话


  Chapter.3

  第二天梁夕醒来的时候,他似乎觉得自己昨儿忘了点什么,可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忘了什么呢,碎碎念着他打开了电脑,挂上了扣扣继续回忆,刚上线就有人敲了过来,看着那蛋疼的头像,梁夕就知道是谁了【土姑娘】夕小受,在不在不?

  【夕】嗯,在【土姑娘】夕小受,我爱死你了,你拯救我了我,拯救了一个濒临灭绝的总攻,啊不是灭绝,是崩溃【夕】呃……怎么了【土姑娘】K他没和你说?

  【夕】说什么?

  【土姑娘】呃,没事萧婧笑了,各种纯洁的不带邪恶YY的笑了,夕小受似乎完全不知道现在的状况,江郁他千挑万选,选了他做他的受,推推眼镜,她决定不戳穿梁夕费解的看着欲言又止的某姑娘,决定忽略,没一会,一个扣群的请求发了过来您的好友土姑娘邀请您加入 【花开萧瑟】剧组梁夕点了接受之后看到了条条上窜的群消息大家嚷嚷着要小受现身,他愣了愣,小受?是说自己吧,于是他乖乖冒泡【策划~土姑娘】来来来,大家出来围观小受真身【后期~卯叮】小受现身了?!

  【导演~拖拖】好奇坐等【皇后~俞秋】围观大家嚷嚷着要小受现身,他愣了愣,小受?是说自己吧,于是他乖乖冒泡【青一~毛线】呃……大家好^_^于是,梁夕嘴角抽搐的看着各种字体颜色的“飞扑”,夹杂在各种飞扑里,那默认的黑色宋体显得特别扎眼,【皇上~katze】毛球儿……

  梁夕石化在电脑前,毛……毛球儿?好像是叫自己的吧,等他反应过来,把“嗯,我在”发过去 ,已经隔着一面面的彩色字体的刷屏了对于“毛球儿”这个称呼,群众一致表示,好□,好家养啊,鼻血倒地梁夕再一次的得出结论,女人如同洪水野兽忽略掉群消息,他开了连连看玩的不亦乐乎,额前的发垂下来,他甩甩头发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啊啊啊啊啊,要破纪录了”盯盯盯,哪里可以连的上!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弹出了万恶的语音窗口,“时间到,游戏结束”“靠啊,我这他娘的也太背了点吧”梁夕怒了,真的怒了,好不容易有机会破纪录,哪个杀千刀的来坏他的好事,不管是谁,他决定一定要狠狠的诅咒一下katze!梁夕抖了一下,还是决定原计划不变,于是狠狠的点了接受“在么?”那边先出了声音,梁夕沉默,无言的抵抗“听的到么?”那边执着的接着呼唤,声音温柔的让人无法抵抗,可梁夕依旧沉默,谁让他坏了他的春秋大业“毛球儿?”江郁听到对方传来的呼气声,知道他听的见,虽然不明白他在闹什么别扭,可还是忍不住叫了这个称呼,语气不自觉的就染上了宠溺的味道,“不说话?在别扭什么?”

  “谁……谁别扭了?”梁夕不争气的被对方温柔的语气打败,出声,“靠,我就快破记录了,都是你,你……气死我了”梁夕委屈了,彻底的,自己一个游戏小白好不容易可以破纪录,容易吗他,可那个家伙竟然就这样破碎了他的梦“呃?记录”“是啊,连连看,还差三分就破了,要不是你发语音”梁夕继续委屈着,声音因为情绪的激动而抖着“乖,下次会破的”江郁不自觉的就脱口而出,乖?!说完连他自己都笑了,自己何时用过这样的字眼“嗯”梁夕被对方哄孩子一样的语气搞的瞬间没了脾气,什么诅咒啊全都抛到脑后了,“你找我有事?”

  “接”梁夕看到对方发来了一个TXT文档和一个WORD文档,名字都是花开萧瑟,“这是原文和剧本,有空的话就看看,如果没空,我也可以给你讲”“嗯,我有空的,谢谢”梁夕乖乖点了接受“我会尽快看完的”“嗯,乖孩子,去忙吧”江郁自嘲的笑笑,自己今天母性大发?不过,这孩子还真是乖的让人忍不住亲近“嗯,谢谢你”梁夕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刚开始愤怒的心境,反而被对方温柔的语气搞的心情大好,这个人,其实蛮不错的,这么想着,梁希点开了花开萧瑟的TXT梁夕的阅读速度一向很快,尤其是当他被故事里的人物情节吸引到的时候,这篇文就是如此,他从上午一直看到太阳落山,终于,他看完了最后的章节,红着眼睛,点开了katze的窗口【夕】TAT【Katze】怎么了?

  【夕】TAT你是坏人,坏人坏人【Katze】?

  【夕】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在大漠待了那么久【Katze】呃……

  【夕】你讨厌讨厌讨厌!

  【Katze】嗯,我讨厌【夕】我要杀了你!

  【Katze】嗯,来吧【夕】TAT我不喜欢这个结局,我不想你死【Katze】你刚刚才杀了我【夕】……我那是气话气话!!!!TAT【Katze】看哭了?

  【夕】才没有梁夕才不会承认自己因为里面的角色命运红了眼眶,那些眼泪转啊转就是没让它们流下来,吸吸鼻子,他不得不承认,这篇文正中他的萌点,即使虐着,也甘之如饴【Katze】没吃饭吧【夕】呃……你怎么知道梁夕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的确,自己看文看的太入神而完全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吃饭【Katze】快去吃饭!

  【夕】呃……知道了梁夕关了窗口,起身去了厨房,而此刻很久没有换过签名的江郁换了他的签名【笨蛋,不要忘记吃饭】梁夕解决了吃的问题,坐回电脑前突然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颤抖着点开漫画主页,颤抖的看着足足两页的催图留言,“天啊,我竟然,忘记画图了!!!!!!”

  颤抖着改了主页的公告,【我错了TAT,我昨儿忘记图没更了,鞠躬认错】一边也挂在主页上的江郁看到了他的公告,“这傻孩子,还真是老实”明明是可以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的,可他宁愿说自己忘了,也不去找什么病了,电脑残了,网线断了的借口去掩饰,真是傻的可爱啊至于江郁为什么会知道梁夕这个主页的原因,还要从两个多月前粉丝群的群聊一个姑娘发了夕小受主页的一张图开始说起江郁属于万年窥屏党的那种,在粉丝群里也不例外,他看到了那张图,画风细腻而清新,又不乏萌点,群里不少姑娘看到这张萌图后开始求地址,很快,夕小受主页的地址被翻了出来,而江郁也窥着屏的跟着点了进去之后,他发现,这孩子的人气不仅仅是画风萌,更是因为他那天然呆的性格主页里的每条评论他都会认真回复,甚至有不少姑娘来求生日贺图,他都会开夜车的画,江郁开始注意起这个ID,简单的一个字,夕,被姑娘们戏称,夕小受,直到后来惊讶的在群里看到他,终于忍不住的把一直以来想形容他的三个字敲了出来,天然呆!

  梁夕认识到自己的严重错误,决定不论谁来打扰,今天也务必要把昨天的和今天的图补回来,从六点半一直搞到九点多,梁夕终于把昨天的画稿搞定,匆匆把图放到主页上去,又埋头继续搞定今天的去了江郁在一边修改自己点开的文档,一边时不时的刷新下网页,当他看到夕小受的更新时,他突然有个想法【Katze】忙么?

  梁夕听到清脆的扣扣提示音,不耐烦的点开,刚想敲个嗯过去,可对方又发来了消息【Katze】接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等待自己回答的意思,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自己的意愿,梁夕无奈,只好接受,没一会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嗓音“我刚刚换了新麦,帮我试试效果”“嗯,挺好的”专心画图的梁夕哪里顾得上什么效不效果,敷衍着应和“嗯,谢谢”“不谢”两人都没有挂断,江郁是本意如此,而梁夕则是根本没有那个火星时间于是两人就静静的保持着通话,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呼吸声,谁也没有挂断梁夕在电脑前坐了很久也没有离开,渐渐的身子吃不消了,瞌睡一个接一个,浓浓的睡意向他袭来,准备起身去倒杯咖啡“喝点热茶,不要喝咖啡,对胃肠不好”梁夕的动作僵在那里,他,怎么知道“呃……没有茶”“那就牛奶吧”“会困的”“我陪着你”“嗯”“记得把奶热热”梁夕真的起身去冰箱拿了一盒牛奶,倒在杯子里用微波炉加热,端着坐回电脑前,江郁满意的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咕嘟咕嘟声,自己像不像养了只宠物猫凌晨一点多,梁夕结束了奋斗,把图发到首页,抻了个长长的懒腰,他突然觉得这次一点也不孤独,以往熬夜赶图总是很漫长很痛苦,这次似乎不同,通话那边的人陪了自己一晚上,即使是歪打正着“那个,你再说一句话”“啊?什么?”

  “嗯,麦的效果真的不错,嘿嘿,刚刚光顾着忙,没仔细帮你听”“嗯,忙完了?”

  “嗯”“很晚了,快去睡觉吧”“嗯,一会就去,你也去吧”“嗯”“那个”“嗯?”

  “谢谢你陪我”“嗯”梁夕挂断了长达四小时的通话,想了想他把首页的公告再次修改,“谢谢那个今晚陪我的人”,关机睡觉江郁看着被修改的公告,也顺手改了自己的签名,“谢谢今晚帮我试麦的人”,关机睡觉,而江郁电脑的插孔上依旧插着那个他用了一年多的麦


  Chapter.4

  接下来的日子里,梁夕每天上线的时候都会不经意的看看katze是不是在线,夕小受从别人口中知道了katze在网配圈的地位,偶尔有求于人的时候也会腻歪的叫上几声大神剧组的前期筹备做的很快,没多久土姑娘就敲过来通知梁夕入网配圈以来的第一次pia戏时间,【土姑娘】夕小受,这周四晚上七点半剧组pia戏,不要迟到哦(邪笑)【夕】好,知道了^_^周四上午梁夕趁着没课,好吧,是趁着自己不用上的高数课,把图都画好更新,然后就乖乖的守在线上,心情忐忑而兴奋,到了五点钟左右就出现了坐立不安症状一次次的点开剧本,把青一的词记了个通透,可还是觉得心里没底儿,看到某人在线,毫不犹豫的敲了过去【夕】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大神……出来出来(水汪汪的无辜眼神)【Katze】……不在【夕】大神,你好狠的心(心碎状)【Katze】你怎么了?

  【夕】我紧张T.T【Katze】?

  【夕】今晚pia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第一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Katze】……

  【夕】你说过要教我的T.T于是江郁那边直接发了个语音请求过来,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出现了以下场景“毛球儿,你用的什么麦?”

  “呃,声赖M6啊”“你试着离麦远一点”“啊?哦哦,好”于是,娇喘瞬间消失了,如此,淡定如江郁都很想吼了,所以,你刚刚果然是要把麦吃进嘴里么,虽然他喘的很销魂,销魂的让他很不想打断……

  “你试试看,把语速放慢再来一次”“好,没问题”“呃,你确定你放慢了吗?”

  “应……应该有慢的”“那,就再慢一点”“哦,好”眼看离拉桌的时间越来越近,梁夕的青一也越来越有味道,“行了,你还没吃饭吧?”

  “嗯,是”梁夕乖乖坦白“去吃饭吧”“还有二十分钟了,来不及了,我一会找点饼干什么的就行了”“去吃饭”“啊?呃,没事的”“你去吃饭,我帮你跟他们打招呼,不用着急”“呃,好吧,呃,不是,是遵命,嘿嘿”“一会儿不用紧张,你很棒的”“谢谢”梁夕瞬间觉得自己充满了信心,飞快的穿好衣服,下楼吃饭,七点半,剧组第一次拉桌pia戏.

  “萧婧,那个毛球儿会晚点到,你们先来”大神此言一出立刻炸出无数八卦党群众纷纷表示为毛线夕小受的情况大神如此清楚,你一言我一语,场面瞬间无法掌控“你们开不开始”一阵寒风刮过,众人迅速进入状态,大约二十分钟过后,夕小受赶到,听到桌上人的表现,瞬间自卑油然而生,默默地转成围观模式不敢出声,一场戏pia完,大家暂时进入闲聊阶段,夕小受还是不敢出声,依旧默默地蹲墙角,内牛满面的膜拜着“毛球儿?来了怎么不出声?”

  不用看ID,能这么叫他的除了大神还能有谁“啊?呃,我吃撑了”大神一开口,桌上瞬间安静,只剩下梁夕搭话,群众纷纷转为敲字党,不为别的,就是觉得这个气氛太美好“嗯,那,准备好了就开始吧”大神俨然一副导演的气质梁夕吸气,调整了下姿势,在麦前正襟危坐,刚念出第一句独白,就被江郁打断“不要紧张,放轻松,怎么舒服怎么来,把自己当成青一”梁夕停住了,脑袋里闪过了小说里的一幕幕场景,将军宠溺的看着青一撒娇,十六岁生辰的转折,五年孤独寂寞的大漠生活,短暂的重逢和誓言,青一独守大漠终老一生的勇气梁夕定了定神,他记得刚刚大神和他说的,把自己当成青一,他吸气重新开始于是,当他结束了自己第一次的正式演出的时候,他听到了大神带着笑意的温柔嗓音,“嗯,很好了,你做到了”SK上沸腾了,大家之前担心的问题统统没有出现,夕小受给他们带来的都是满满的惊艳,梁夕完全没有因为其他人的夸奖而动容,因为他脸红了,在听到某人那句温柔的赞美,那句,你做到了之后就华丽丽的脸红了于是,桌上的江郁幽幽开口,“你们谁拉下毛球儿”是的,梁夕又掉了,这次不是挂断的,而是真的掉了看来,梁夕家的网线和主人一样经不起调戏这一次的桌一直到很晚才散,第二天梁夕趁感觉还在把一期剧本干音录了发给策划,被表扬敬业后开心的画图去了这部剧的发布大概要到一个月后,而在发布前的一个月里梁夕习惯了每天除了画图上课之外的时间就和群里的抽人们腻在一起,顺便每天敬业的代策划催一下后期我们的策划土姑娘表示无比欣慰,而后期卯叮则表示压力很大一个月间,梁夕和江郁依旧时不时的语音,不咸不淡的聊着,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梁夕在说,可是他丝毫不觉得江郁冷淡,江郁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关系维持的相当和谐当然这期间,梁夕也做了不少功课听了不少的剧,有一天他尴尬的发现了一个问题,广播剧里原来也是可以有H的,他震惊的,脸红了,羞涩了,于是他敲了大神【夕】!!!!!!!!

  【Katze】????

  【夕】惊了惊了,我真的惊了【Katze】怎么了?摸头【夕】那个,广播剧里竟然,竟然有h!!!!!!!

  【Katze】嗯,有的【夕】呼……幸好萧瑟是清水文【Katze】不一定哦【夕】!!!!!!!!!!!

  【Katze】(偷笑)骗你的【夕】……我敲死你【Katze】以后难免会有的【夕】我不要!

  【Katze】有什么好害羞的【夕】我没有害羞【Katze】那?

  【夕】我不会……

  【Katze】呃……你不会没……过吧?

  【夕】……笑吧笑吧,处男很稀有吗 ?!

  【Katze】没关系,我教你【夕】……我去画图毛球儿,绝对是一个一调戏就脸红消失的主儿,事实证明,他不仅绝对不会生气,最重要的是也绝对不会长教训,证据就是上一秒刚被你调戏的面红耳赤他下一秒立刻乖乖的倒贴上来任由你调戏于是,得出此结论的江郁在工作之余,多了一个爱好,TX毛球儿发剧当天下午,梁夕下了课就急急忙忙的向家跑,促喘连连的跑到家门口,一摸兜“坏了,又忘带钥匙了,嗳?我为什么要说又呢?呃,不管了,幸好我有藏备用钥匙”梁夕无比庆幸自己的明智决定,踱步到窗台的花盆上,摸索了半天,突然想到自己刚刚为什么要说“又”了,前几天,自己刚刚因为忘带钥匙拿了花盆里的备用钥匙,重点是,忘记放回去了!

  梁夕愁了,郁闷蹲地了,今天发剧啊,自己的第一次啊,他敲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敲一边自责,十分钟后他结束了自责,给开锁公司打了电话,然后可怜巴巴的坐在楼梯上等着人家来救他二十分钟过去了,开锁师傅迟迟不见踪影,梁夕像个被遗弃的小猫,抱着腿倚在门边,可怜巴巴的看着楼梯口三十分钟过去了,那杀千刀的师傅还没来,梁夕无聊的拿出手机挂扣,他的扣扣是自动屏蔽群消息的,自然看不到群里寻找夕小受的呼声可是他看到了N多人敲给他的留言【土姑娘】夕小受,今晚发剧哦,准时来哈=w=【土姑娘】夕小受?还不在?

  【土姑娘】夕小受?还有十五分钟T.T出现吧出现看看留言时间,已经是三分钟前了,梁夕彻底的对开锁师傅失去信心了,他的第一次就要这么被毁了,没有心情回复,其他人的留言一条一条的看完,一条没有回复,最后,是大神的留言,嗯,应该算不上留言【Katze】来了?

  十秒钟前的信息,梁夕突然觉得很委屈,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呆的很笨的很【夕】T.T我被锁在门外了【Katze】……

  【夕】笑吧笑吧,我也不想这么呆的T.T我也想开开心心的围观自己的第一部剧发布,我今天是用最快的速度跑回来的,可是,唉……我真的这么笨?

  梁夕发出这行字的时候心里很难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一个认识不过一个月的人抱怨的确,自己性格的确比较呆,记性又不好,可是,他也不想啊委屈的吸吸鼻子,梁夕发现自己蹲在这里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腿全都麻掉了,天色渐渐黑下来,走廊里的温度瞬间也降了不少还有四分钟,他的第一次就要错过了,他不知道大神会怎么回答,发完之后他就后悔了,为什么自己的语气那么怨妇呢【Katze】电话多少?

  【夕】啊 ?

  【Katze】我说,你手机号码给我【夕】哦,好梁夕抓着手机看着时间,还有两分钟,明天就去投诉开锁公司,这是什么龟速啊乖乖的发了自己的手机号过去,大神那边便迟迟没有回复,握着手机,靠在门口,索性坐了下来,地面虽然很凉,那也要比蹲着舒服的多眯起眼睛,梁夕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不过是第一次而已嘛,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一切都安静下来,梁夕一直握着的手机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我爱的人……他不爱我……】梁夕抖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显示一个陌生号码,诈……诈骗?他接起,明智的选择让对方先开口,显然对方有着和梁夕同样的想法,于是沉默了半分钟后,电话那头终于认输的开口“毛球儿”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大……大神?”

  “嗯,我叫江郁”“啊?呃……梁夕”“嗯,我知道”“啊?你知道?!为什么?”

  “猜的”“……”

  江郁当然绝对不会告诉他这傻孩子交上去的社员资料,自己从萧婧那里抢来妥妥的保存在了文件夹里,乖乖写真名的,还真是该当成文物保护起来了“剧刚刚发了”“哦”梁夕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傻瓜,你听好……”

  梁夕还没从傻瓜两个字带来的震撼中苏醒过来,那边大神就用他好听的温柔嗓音念起了?

  好像是发布贴的内容,从STAFF到CAST在到宣传词和策划感言,大神用他温柔的声音一点一点念给梁夕,那一瞬间,梁夕真的感动了,一股暖流从内心涌上来,他觉得,大神虽然人闷了点,可是真的很贴心“毛球儿,你现在在哪儿?”那边江郁念完了帖子的内容,也挑了几个中肯的评价念给梁夕听,听到对方哑哑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我啊,家门口蹲着呢,有家不能进啊,呜呜呜”梁夕下意识的撒起了娇,像极了一只渴望主人宠爱的小猫“冷不冷,现在晚上天气很凉了”那边沉默了一会,梁夕听到了大神的叹气声“不冷的,嘿嘿”生生的把要出口的喷嚏憋回去,梁夕笑嘻嘻的应着“开锁公司找了?”

  “嗯,都快一个小时了,还不来”“今天找朋友家住下吧,会着凉的”“我一个人来这里读书,哪有什么朋友啊”梁夕抱着脚,倚在冰凉的铁门上幽幽的回答,“……”江郁不得不承认,他心疼了“你家在哪儿?地址给我”“啊?嗯”梁夕愣愣的把地址留给对方,没有一丝迟疑的,幸好这不是诈骗电话……

  “在原地待着,别坐在地上,冷”“知道了”梁夕闻言真的乖乖起身,绕着狭长的走廊晃悠“怕黑吗?”

  “呃,还好啦”梁夕尴尬的笑笑,江郁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脑袋里的恐怖片场景全数重新上映,脊梁骨一阵冷风窜上来,梁夕的声音都开始抖了那边的大神笑了,这家伙真能逞强,明明是怕的吧“大神,你唱歌给我听吧”梁夕试图分散记忆力“不要”毫无征兆,对方第一次完全拒绝了自己“唔……你,就唱一个嘛”“不要,绝对不要”“大神,你该不会不会唱歌吧?!”梁夕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没事,我不会笑话你的”梁夕终于抓到了某人的弱点“来嘛,唱一个啦”“就一个”对梁夕,江郁终是不忍拒绝的“嗯嗯”江郁那边停了很久才开口,梁夕静静的听着,大神唱歌真的算不上好听,甚至会偶尔的跑几个音,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平淡的歌词被大神的嗓音唱出来格外的吸引人,梁夕突然明白那些声控的姑娘到底为何而疯狂了“大神,很好听”“嗯,谢谢”楼梯传来了脚步声,没多久一个姑娘站到梁夕面前,上下打量,呃,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带着□上下打量着梁夕,梁夕扭过头去,装作没看见她“大神,有个奇怪的人”“……咳”“那个,打扰一下,夕小受,我很奇怪?!”姑娘凑近梁夕,邪笑着电话那头的大神淡淡开口解释,“毛球儿,跟她走,我脱不开身,她是菻菻,你去她那儿待一晚上吧,手机快没电了,你安全了,那我就挂了”“嗯,好”挂断电话,梁夕看着眼前恢复纯良笑容的姑娘,“你好蒜蒜,我是梁夕”面前的姑娘嘴角抽搐了下,接着恢复了先前知性淡定的笑容,伸出手来,“我叫林沐卿,叫我卿卿就行”梁夕跟着这个见面不到五分钟的姑娘回家了,临走前他狠狠的诅咒了该死的开锁公司不得不说,梁夕在看到卿卿的第一眼就隐约明白了来人的用意,也不得不说,梁夕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的小小的失望了下,也许自己心里渴望那个人来吧,算了,无所谓了,反正有温暖的地方待着就行了“夕小受啊,这里是浴室,这里是卧室,你床上有本子,可以上网,有事叫我就行,不用羞涩”“嗯,谢谢”不得不说,林沐卿招待的细致入微梁夕洗了个暖暖的热水澡,窝在床上开了本子,急急的通过群公告的发剧链接点过去,沙发,竟然是大神抢到的,他如此写到【沙发,带毛球儿稳坐】

  Chapter.5

  此次事件最终以第二天,沐卿替梁夕另请了一家开锁公司把门打开而告终而一期正剧的发布,也让小粉红上的围观群众足足惊艳了一把先不说华丽的STAFF班底,光是主役的攻君katze就是圈子里大红大紫的CV虽说主役的受君是从没听过的新人马甲,可那美好的声线,近乎完美的演绎,让人不惊艳都不行总之是好评一片,梁夕很有成就感,自己的作品能得到别人的肯定无疑是最大的满足自从一期发布之后,很多策划搞来了梁夕的扣号,每天梁夕上线都会有不认识的姑娘来勾搭他梁夕打娘胎里就不懂如何拒绝别人,也更不好意思拒绝热心的姑娘们于是,不论是找他接龙套的还是接配角的他都会很爽快的答应,日子一天天的忙碌起来,每天上课,画图,录音,梁夕倒是忙活的挺开心他越来越习惯每天和大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几句,上课无聊的时候也会发短信骚扰一下大神虽然每次大神那边回过来的都不过是寥寥几句,可梁夕总是看着就忍不住傻笑江郁知道梁夕也住在这个城市,不是没想过要见面,只是每次话到嘴边都会咽下去,自己算什么呢,终究只是网友而已这天,又是无聊的统计学,老师在教室前讲的吐沫横飞,梁夕无意听课,掏出手机准备继续骚扰大神【大神……聪明无敌可爱无双的梁夕来给你讲笑话了】看着手机上的发送成功,梁夕就心情大好而另一边江郁的手机在桌子上震了起来,又是那孩子吧,探手抓过手机【我可以不听么】梁夕把手机抓在手心里,很快便传来了震动,他满意的看着对方的反映,然后回【不可以><,有一天小红问小明借笔,小明不借,小红怒了,大吼,你借我一下会死啊,小明只好把笔借给了小红,于是小明死了】江郁看着对方发过来的所谓笑话,虽然确实寒到了自己,但心里却有着些许的甜蜜【恩,很好笑】一条一条的短消息传过来,传过去江郁发觉,自己可能真的陷进去了,即使明知道对方很大几率是直的……

  梁夕的小日子就在每天画画图录录音被大神调戏调戏的主旋律下度过二期的干音已经录好交给后期处理了,他自己对青一的语气拿捏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前阵子开的漫画坑也已经圆满的填完,最近梁夕正筹划着画点番外给姑娘们做福利即使最近让配音占去了梁夕的大部分精力,可漫画依旧是他无法割舍的东西他喜欢别人因为看他的画而开心,他喜欢看姑娘们在他主页上的留言,每一条,他都认真的看完,记在心里可是最近他很不开心,甚至难过,前天晚上,他在主页上看到了一条留言【yaki】画风太过幼稚,剧情也没有太大的心意,八成是在靠卖肉赚人气,没看头尖酸刻薄的留言深深地刺痛了梁夕,自己的画,是靠卖肉赚人气吗?大家喜欢自己的画也仅仅是因为这个吗?

  梁夕木然的关了电脑,把自己捂在被子里,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坚持了这么久的画原来都是不值一提的破玩意儿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做画手梦想是那么遥远的确,姑娘们从来都是夸赞自己的画多么多么的萌,自己也就天真的以为的确是那样,从没有想过,会收到如此犀利的评论他难受了,非常难受,那种被人抛的高高的又重重落下的感觉于是,梁夕整整消失了两天,无论是在漫画主页上,还是在社团里,那天以后他没有再开电脑是,他承认自己胆小,可他真的没有勇气再看到那种言论了而他同样也不想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他再呆再弱,也是个男人,他不需要任何人出言安慰,他需要的只是一个人的安静他关了手机,不理会任何人的短信电话,只是一个人叼着铅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很久没有真正在纸上作画,他画的很流畅饿了,泡杯泡面,累了,就窝在被窝里睡觉两天,他一句话也没说,课也没上看着自己的成品,厚厚的一摞笔稿,梁夕觉得也许自己也没有那么差自愈了自己的梁夕看看时间,决定先睡一会再开电脑和大家解释下失踪的原因吧这么想着,他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梁夕在敲门声里清醒过来,揉揉眼睛,想了想,这个地方没几个人知道吧迷迷糊糊的起床开门,看着门口的人,梁夕继续揉眼睛,我绝对没睡醒,绝对没有要不然他面前这个酷似闷油瓶的人是闹哪样啊,摔确定自己清醒之后,梁夕开始打量面前站着的人白色的套头衫,半长的黑色碎发搭在眼前,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含笑回望着梁夕,任由他打量“呃,你……你是?”梁夕呆楞了半天“毛球儿”倚在门口的人顺势走进屋子带上门江郁看着面前梁夕表情秀一般的反映,心里也是喜欢的紧“大……大神?!你!你怎么来的?!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梁夕震惊了“恩,不请我进来坐?”

  梁夕反应过来,拉着大神进了自己的客厅,“大神,你坐,喝什么”梁夕曾经想过很多次自己见到大神的情景,可谁能想到是他找上门来江郁拉住梁夕,定定的看向他眼中“坐下”梁夕没等开口,江郁拿过放在一旁的手稿翻看起来“毛球儿,说实话,你的画里有心的人都不难看出你对每个人物渗透的感情,每个剧情的设计也不难看出画了不少心思,如果说不足,其实恰恰是很多H的场景出了漏洞,当然,我知道没经验嘛,可以理解”江郁略带调侃的温柔语气让梁夕本来就恢复的差不多的心情瞬间放了晴,“不过你一定要强调我是处吗?”

  江郁看着吃瘪的梁夕,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手感真不错

  

  

耽美吧微信账号
danmeiba1015




没看够吗?哦呵呵呵······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等着你~~~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