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幸福企业】快看漫画

启明灯 2019-01-16 06:04:03

 

快看漫画



陈安妮

快看漫画创始人

如今的“漫画”一词很容易遭受误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中国原创漫画力量非常薄弱,所以大家逐渐把所有漫画都与二次元划等号。如果抱有这种想法,很容易认为把漫画的定义缩小。举例来说,“三毛”是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IP,而它的形象正是从著名漫画家张乐平先生于1935年创作的《三毛》中发源的,后来逐渐成为国民级IP。


可以看出,中国在很早以前就有过“漫画孵化IP”的先例,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国漫越来越不受重视,才让日漫、美漫成为我们心中漫画的代表,从而进一步变成了“二次元”这样一种垂直领域的生意。


所以聊漫画的时候,首先我们要把它定位成一种和小说、视频同等级别的“故事载体”,那么其它内容就容易理解多了。



快 看 漫 画



这是一个年轻人聚集的大流量互联网平台。


快看漫画的流量有多大?目前平台的总用户数达到7150万,MAU(月活)2460万;DAU(日活)700多万,日平均使用时长在40分钟以上。


根据第三方统计,25岁以下的年轻用户每天花在互联网娱乐上的时间接近3小时,40分钟意味着将近三分之一。对于资本来说,抓住年轻人的时间就等于粘住了未来。


快看漫画采用以量取胜的IP分发策略,可以最大程度押宝未来的超级IP。


现阶段,影视化和游戏化改编最火的几大IP,包括鬼吹灯、盗墓笔记等,都是从当年起点中文网、晋江等小说平台萌发的。


那么下一代的超级IP会从哪儿来?就目前95后和00后的阅读习惯来看,极有可能从动漫、漫画中来,因为这已经是年轻一代人非常主流的阅读形式。


陈安妮说,自己是CP方(内容供应商)出身,知道做内容的局限性,就在于不知道最后能跑出来的是哪个IP,那个IP究竟是不是自己。


同样,创立漫画平台后,她也很难凭借经验来判断哪个作品一定能火。所以,快看漫画的目标就是分发尽可能多的IP,在铺量的过程中尽可能保证平台能够抓到未来的超级IP。


快看漫画当选了“2016年创业邦100”企业


根据百度手机助手大数据团队在2016年7月推出的《00后智能手机及app使用习惯研究报告》显示,在00后最喜欢的阅读类App,快看漫画已经排到第一。



而在最受00后欢迎的所有App中,快看漫画位列29名,甚至比哔哩哔哩还要高一位。要知道,算上网站和App流量,B站是目前最大的青少年聚集地,而快看漫画成立两年,已在客户端流量上与后者平分秋色。比起竞品,他们在用户量级上已经取得了比较大的优势。



如此快速的发展,实际上和快看漫画在移动端占得先机是分不开的。正因为手机是一种天然的碎片化阅读终端,本身就很适合漫画。因此,原生于移动端的快看漫画才可以取得比纸质杂志,以及有妖气等网站无法比拟的成长速度。


同时,鉴于国内外目前都还没有过如此大体量的漫画平台,或许快看也会摸索出一条比较不一样的路。如果要单拎出一点来谈,2017年快看漫画上一共有六部作品要影视化,并且基本都是改编成真人网剧。


陈安妮说,韩国的很多条漫就直接改编成韩剧,效果也很好。可见故事足够出色的前提下,漫画并不一定非要改编成动画。反而因为有现成的人设和场景,比起小说改编更占优势。陈安妮表示,快看漫画会选择和一线的影视公司合作,并且和制作方共享IP开发的利益。


“我不是什么90后创业者”,市场只看产品好不好用,不在乎你的年龄。


回想2014年,从一个拥有千万微博粉丝的网红型漫画创作者,转型为平台型公司的创业者,陈安妮没有太多犹豫。她承认自己非常喜欢创作,但那时候想的是:如果能够做好一家企业,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创作,并且从人生的角度看具有更高的价值。


在创业之前,她们的工作室已经能获得一年上百万的收入,这对几个没毕业的孩子来说简直不能更好了。创业意味着放弃现成的收入,同时放弃最爱的创作。


“不过最终支撑我们创业的,还是对于世界的好奇心吧。”





幸 福 企 业

正心诚意   敬畏生活


视频记录 | 匠人之心,幸福之源。

山西启明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启明灯文化幕后故事(四)

侯小明(山西启明灯文化团队成员)


听经典喝酵素的土豆豆

“简朴的生活”与“充实的使命”相结合

山西启明灯农业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

不对立,跟舜帝学管理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