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可怜小媳.公公请你不要每晚在来伤害我.轻点好疼......

360影视娱乐中心 2018-11-09 06:27:14

子非鱼:明天早上开盘后,全仓买入008548。

小米:华海钢铁?

子非鱼:是,开盘就买,在32.8元上下挂上买单。

小米:好。

子非鱼:你还在写文?

小米:不是。

子非鱼:那早点休息,晚安。

小米:嗯。

关掉聊天界面,白小米将眼镜从脸上扒拉下来,扔到电脑桌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烦恼的不是股票涨跌,而是……相亲!!!

都什么年代了,爸爸妈妈居然还在给她张罗相亲,她又不是奔四的剩女,只不过毕业后宅在家里一年多而已,也没多浪费食物和空气,为什么家里的人就开始着急了呢?

怕她太宅找不到对象?

她可以通过网络找另一半嘛,比如刚才的网络神人子非鱼就是个不错的人选啊,白小米想找的对象,至少也要是个自由职业者,这样才能和她宅到一起去,而且不能是作者或者编辑,因为“文人相轻”,同行容易吵架。

子非鱼专业炒股,每天固定四个小时上网观察股票,又有节假日……啧啧,没事还能手把手的教她超过,多理想啊!

就是不知道他贵庚几何有无子女……

突然,电脑屏幕右下角的图像又闪动起来。

看见那个黄色小鱼的头像,白小米的心一跳,莫非她和子非鱼真的有缘?要不然为什么一向说了晚安之后就不会再上线说话的子非鱼,一反常态的又发消息过来?

也许他们真的有心灵感应……

白小米点开闪动不停的小金鱼,看到里面的内容,瞬间石化。

子非鱼:对了,《狐兄狼弟》是你写的吧?

白小米呆滞了片刻之后,果断的叉掉聊天界面,下Q,麻利的按下电源开关,直接关机。

然后,在装修风格很loli很温暖的小卧室里,爆出一声长长的尖叫。

她、她、她写的都是耽美小说,一般正常的男人,尤其是炒股的男人,一定非常反感吧?

而且,给台湾出版社的稿子,里面多多少少带一点激情戏……

她从没有和子非鱼说过自己写的是什么书,为什么他突然问《狐兄狼弟》?要知道,这本书的尺度是她写作生涯中的一个极大突破……

完蛋了,子非鱼肯定对她很失望,要知道她平时努力将自己腐烂的本质掩盖着,营造出大龄知性文艺女青年的模样是多么的困难,这次可好,她一直努力营造的形象破裂了,还破裂的这么彻底!

“小米,是不是明天要相亲,所以兴奋的睡不着?”张子妍打开了门,看着鬼叫的女儿,温柔的问道。

白小米用惨淡的眼神看着自己美丽动人的妈妈,突然想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子非鱼知道她写的小说?

他进入过自己的空间?

不可能,那是加了锁的,密码极其变态复杂,除了她亲爱的弟弟,没有人能进入她的空间看私人日记。

电脑那头的男人,看着灰色的头像,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起来。

点开她不允许被任何人访问的空间,轻松破解密码进入。

网名为“子非鱼”的男人,有一张异常干净深邃的面孔,在黑暗中,带着适度的邪恶,让人不会反感,只会心脏乱跳的邪恶。

看着她最近的照片,是她与几个好友作者一起聚会时拍下的。

她有着天然呆,坐在一堆人中间,长久对着电脑的脸,没有过多的表情,很木然,而且似乎天生不喜欢镜头,在所有人都对着相机说茄子的时候,她却伸手挡住了眼睛,只弯起嘴角,像只讨厌被拍照的猫。

往下拉去,每张被捕捉到的照片都是如此,呆呆的,一副游离于热闹气氛外的模样。

也许这是白小米的职业病,不管是什么时候,仿佛都在想着小说情节。不过笑起来,嘴巴弯起的可爱弧度,像极了卡通小猫,很有趣。

只是,她一副傻呆呆纯良的模样,依旧掩饰不住,她的内心藏着的邪恶。

邪恶?白小米要是听到有人这么评价她,一定吐血而亡。

子非鱼不会相信,傻呆呆的人,能写出激情四射的耽美文。按照他的阅人经验,外面越是善良正直的人,内心越是腹黑饥渴闷骚。

更何况,他已经研究这个女人很久了,有半年,或者一年的时间。

白小米,二十三岁,摩羯座,专职写手,因为家教极为苛刻古怪,丝毫不自己已跻身为“富二代”的她,依旧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也不敢对家人说自己的真正职业,悄悄的为一家台湾出版社写耽美,在网上也用笔名“羽毛”写言情小说,骗骗一群天真可爱的少女读者。

点开白小米的最新日志,子非鱼扬起的唇边,弧度隐约有些邪恶,笑容越发的深了。

白小米没想到被自己最崇拜的股票高手,居然去看了她的耽美文。

她相当受打击,这种打击甚至超过了相亲带来的打击,让她整整失眠了一夜,玩了一夜的连连看……

网上的作者朋友,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因为爸爸妈妈非常讨厌琼瑶剧,加上她写的又是腐之又腐的耽美,要是不小心点保护身份,被老爸老妈知道,还不劈死她?

除了弟弟和几个绝对至交的好友外,还有谁知道她写的书?

呃,就算是弟弟白若羽,也对她的那堆言情小说嗤之以鼻,从不会去翻看,更别说记住她的书名了……

白小米觉得自己彻底悲剧了,如果一个在网络上素不谋面的人,都能轻易的知道她的职业,那会不会爸爸妈妈也在某天早餐的时候,轻描淡写的说一句,《狼兄狗弟》……啊呸,《狐兄狼弟》写的很烂啊?

看着自己的黑眼圈,白小米根本没有相亲的胃口。

勉强用框架眼睛挡住一点熊猫眼,白小米根本不觉得自己需要相亲,上一次姑妈死拉着她出去喝茶,结果对面坐着个商场精英,她就意识到自己被“相”了。

现在老爸老妈干脆不遮着掩着,直接让她一个人赴约,真是恨不得早点把她给嫁出去啊!

白小米戚戚然的赴约,虽然她很想爽约,可是想到自己强势的老妈和可怕老爸,还是不敢硬碰硬,要是惹恼了衣食父母,她很可能就要被扫地出门。

看着对面坐着的衣冠楚楚的男人,白小米闷头喝茶,找不到一丝共同语言。

老妈发话了,要是再找不到老公,就要赶她出门,让她自己去独立。

“嗯……看过《天使之羽》吗?”白小米想找点话题,可是眼前的商场精英显然不懂BL动漫。

“没有,不过下次我会找来看一看的。”男人温和而有礼。

“哦,那看过《学园天堂》吗?”白小米继续找话题。

“是电影吗?有机会请你去看。”

“不,是耽美动漫。”白小米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

“耽美……动漫?”

“是啊,就是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那种,你不知道吗?”白小米突然有了面部表情,神采飞扬,两眼发光,“我再介绍几部给你吧,没事消遣着看看,比盯着企业报告要有趣的多!”

男人开始尴尬的笑,沉默了下来。

相亲成功失败。

白小米坐在房间里偷笑,想把她嫁出去,可没那么容易。

她生活在一个非常极端彪悍的家庭里,在她刚刚毕业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给她摆了两条路,一是做个传统的女人,赶紧结婚生子;二是做个独立的女人,自己去打拼事业,别指望混吃混合过日子。

可是,白小米就凭着百折不挠的毅力,在大三刚结束,就美其名曰想考研,自读研究生,死皮赖脸的宅在家里整整两年多……

大盘果然翻红了,她买的那只股票只飙涨停!

白小米真想把子非鱼从电脑那边拽过来狠狠亲一口,这个神秘的男人真是个理财专家,将她套在股票里的全部稿费一点点拯救了出来。

只不过,自从子非鱼说读过她的书之后,白小米就很不安,总觉得自己的秘密被戳破了,伪装的知性形象也破碎,有一天爸爸妈妈也知道她在写那些非正统的“流氓”小说。

白小米看着子非鱼的头像,和那空白的签名,她不止一次想象着子非鱼的身高年龄和相貌,也曾经想要他的照片一睹神容,可是又怕网络离现实太远,万一发过一张曾志伟般的照片,她这辈子都没幻想了!

因为神秘,所以才会有仰慕。白小米很清楚这句话,所以她的个人简介也是一片空白,惹得那些耽美狼们,将她幻想成美貌无比的小受……

终于,白小米开始敲击键盘,输入一行字:华海钢铁又涨停了。

那边没有反应。

子非鱼上网的时间没有规律,经常不在线。

白小米等了半天,那边也没回应,她纠结的想,要不要忘记那本书,就当没有收到子非鱼的消息。

——还会继续飙升,你全仓买进的吗?

那边的头像突然亮了,问道。

——全部买进来了。

白小米看见子非鱼上线了,竟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仿佛终于在树林边等到暗恋的男生路过一样。

莫不是她真的暗恋上网络那边从未显现过真容的高人了吧?

——好,最近不用管这只股票,等到下周,我帮你看看什么时候可以出仓。

白小米忘记自己怎么和子非鱼认识的,好像她无意中加入了一个炒股群,然后不知什么原因和子非鱼聊了起来……

他的话一向不多,除了股票之外的话,几乎不怎么聊,更不会谈到自己的生活,神秘感十足。

也许就是因为让人想入非非的神秘感,才慢慢的吸引住白小米。

白小米发现自己对着电脑走神了,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春天早就过去了,她被相亲刺激的开始发春了吗?

——那个……我有对你说过自己写书的事情吗?

白小米终于试探的问道,她决定面对这件事情。

翻遍了两个人的聊天记录,自己好像从没有和子非鱼说过写什么书,她只提过,自己的职业是个小写手,给杂志社写点短篇糊口。

只是电脑在三个月前重装了系统,再往以前的聊天记录全没了,所以白小米很怀疑是不是她曾经不小心说漏嘴了。

——嗯,我一直没时间去看,现在才拜读。

子非鱼的回答让白小米的心凉了,她怎么可能那么脑残,告诉子非鱼自己写什么书?那天她肯定喝多了……或者就是在发高烧,神志不清……

“小米。”张子妍突然推开门,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白小米下意识的立刻叉掉聊天界面,不能再让妈妈知道自己写小说的事情,否则她真的会断粮。

“妈妈,要吃饭了吗?”白小米连带着将股票也退出,要是被妈妈知道自己在炒股,肯定也会发飙。

“除了吃喝拉撒睡,你还会什么?”张子妍的心情非常不好,人家好不容易介绍一个年轻有为的商业精英,结果她的宝贝女儿不知道用什么战术把那大好青年给吓跑了……

他们现在彻底对女儿失望,也不指望这丫头能接手企业,把老爹老妈奋斗二十多年的企业做的更大,所以急着想找个可靠能干的女婿做帮手,结果白小米又整天宅着,根本不是经商的料,而小儿子白若羽又刚刚上大三,还无法承担公司的事情,需要时间来磨练,张子妍不着急才怪。

“妈妈……”

“白小米,这是妈妈最后一次给你下通告,要不听我的话,结婚,要不就服从你爸爸的安排!”

“妈妈,我讨厌上班。”白小米想到大四要实习的时候,老爸要安排自己在他的公司里给财务当秘书,死活也不愿去。

她看见财务报表就头晕,喜欢搞文字的人,怎么可能爱上数字?

而且把青春浪费在公司里……天啊,她还是把青春浪费在电脑上吧,与人打交道实在太累了。

“你想好了,如果我的话也不听,你爸爸的话也不听,不愿意洗洗嫁了早点生孩子,履行女人的责任,又看不起爸爸安排的工作……”

“妈妈,我没有看不起那份工作,只是我讨厌上班,可以在家soho,为什么要出去跟那群人打交道呢?”白小米郁闷的叹了口气,打断妈妈的话,问道。

“瞧瞧你那点出息,在家soho那么久,你做出什么大事业了?”张子妍真的怒了,这孩子开始宅的眼高手低起来,到时候高不成低不就,败了白家的基业就惨了,得赶紧教育好,“白小米,听着,如果你再这样对着电脑过日子,认为在家可以做出一番事业,那我给一年时间,给我出去自力更生,如果你做不成女强人,也就别回来见爸爸妈妈,除非……你带着你爹的孙子回来赔罪!”

白小米脑中快速的分析这段话,她天生就是个宅女,就喜欢宅在家里看着动漫写着耽美,和亲爱的母亲大人在一起,吃她的喝她的住她的。

偏偏自己的老爸老妈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不成一个女强人,就洗洗嫁了,早点生孩子,履行女人的责任和义务。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还是逼着她工作,或者嫁人生孩子……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