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文荒短篇耽美文《H上仙与小黑龙的故事》HE~

KA次研社 2018-04-15 13:47:19


Hi~ o(* ̄▽ ̄*)ブ

喵奴奴们好啊

本喵在微博上看到一篇超治愈的BL暖文

在冷飕飕的日子推送给大家

希望能带来一股暖流



论直男是怎么被掰弯的

(短篇小说全文


H上仙与小黑龙的故事



作者:@梳子ohr 



       H上仙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癖好,就是对称强迫症重度患者。

  仙居所有东西都对称摆放,连侍从都要求梳中分,穿对襟,五官端正。为此还气跑了不少热爱时尚的侍从。

  因此,在天帝号召大家一起研究仙胎时,他全程盯着那个白白嫩嫩但是左边弧度比右边弧度大了几厘米的蛋,蹙眉不语。

  天帝发表了一通要保护世界和平的讲话,说,“那么问题来了,谁来养仙胎?”

  众仙沉默不语。孵蛋这种技术活,不约,不想约。

  天帝四处望了望,最后目光落在了H上仙的身上,说,“既然爱卿对仙胎这么关心,不如就由你来养吧。”

 

  H上仙把白白嫩嫩但严重不对称的蛋抱回家的时候,心里是很焦躁的。

  他对着蛋忍不住喃喃自语,“你为什么就不能长的圆一点呢?”

  哪怕是正常的椭圆也好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每天抱着它睡觉,一个月之后他再仔细观察发现蛋居然真的有越长越圆的趋势。

  不愧是仙胎,就是有悟性。

  就这样,蛋越来越圆,渐渐的H上仙去哪儿都会抱着它,连宣传部每年更新的众仙画像里,H上仙手上都加上了一颗蛋,圆润得像颗球。

 

  终于,在孵了三年之后,仙胎出来了。

  破壳而出的,是一条黑色的小龙。小龙睁开湿漉漉的双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H上仙皱得弧度都相同的眉毛。

  H上仙:怎么一只是单眼皮,一只是双眼皮?

  小龙感觉快哭了,朦朦的大眼睛盯着他,张口,紫色的火焰把他的眉毛烧焦了。

  还小心翼翼地烧得很对称。

 

  H上仙去天帝那里汇报了一下,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毕竟是天庭都重视的仙胎,他觉得生出来了就该还回去。

  没想到天帝语重心长地说,“爱卿司公正,乃天地正气汇集之处,最适合教导仙胎,所以他就继续交给你吧。”

  H上仙:“哦。”

  然后回去摸了摸小黑龙漂亮对称的小犄角,想了想道:“以后就叫你圆圆吧。”

 

  圆圆的成长速度十分快,才几个月就从手臂大小变成了半人高。H上仙很满意。

  当然,更让他满意的是小黑龙的眼睛也都变成了双眼皮。

 

  圆圆还没化形,不会说话,每次饿了也不哭,而是会用嘴轻轻扯H上仙的衣角,左边三下,右边三下,然后用他又圆又亮又对称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H上仙表面风轻云淡,内心萌的肝疼,更满意了。

 

  如此过了三百年,圆圆已经长成了三层楼高的小黑龙,但平时都喜欢缩小成膝盖高的大小,围着H上仙团团转。宣传部H上仙的画像也从捧着一颗球,变成了抱着一只黑漆漆的小龙。

  天帝几百年来串一次门,就见到H上仙修理房子,东边挖个角,西边也挖个角,北边填个坑,南边也填个坑,仙术光影交错,举手投足洒脱无比;而圆圆就跟在后面把他丢下来的边角料用嘴和爪子堆成一个特别漂亮整齐的圆,尾巴摇得可开心。

 

  天帝有点心塞,把H上仙叫来谈话。

  天帝:“让你养孩子不是养宠物。”

  H上仙:“我天天给他念法条让他看仙界新闻联播。”

  天帝:“听说你常常带他下界游玩。”

  H上仙:“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天帝:“那他为什么还不能化形?”

  H上仙:“你一千岁化形,他才三百岁。”

  天帝:“他是仙胎!”

  H上仙:“你是天帝。”

  天帝很心塞。

 

  心塞的后果就是天帝决定换个饲养员,哦不,教导员。

  当H上仙跟圆圆说这件事的时候,小黑龙顿时眼睛瞪圆,尾巴都竖了起来。

  H上仙:“这说明天帝看重你。”

  圆圆喷了个火星,扭头不理他。

  H上仙叹了口气:“也怪我,老带你跑出去玩,没好好教你法术。”

  圆圆赶紧回头,蹭了蹭他的左腿。

  屋内安静了几秒钟。

  圆圆又凑过去蹭了蹭他的右腿。

  H上仙才继续道:“你去了那边,要好好学习,争取早日化形……争取不了也不要着急,做仙嘛,最重要的是开心。”

  圆圆知道事情无法改变,尾巴耷拉了下来,鼻息间还有火气,却没再吐出火星。

 

  圆圆被送到仙界皇家学院之后,H上仙的日子变得无聊起来。他每天在院子中轴线的石桌上喝茶,伸手却再也摸不到那两只圆润的小犄角了。

  他好像有点理解下界所说孤寡老人的心情了。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圆圆一次也没有回来过。眼看着暑假只剩几天,H上仙有些坐不住,估摸着他是生气了,巴巴送了几盒他最爱的糕点和肉脯过去,却也毫无消息。

  仙界皇家学院是封闭式教学,不接受家长探望,只能学生主动出来。

 

  H上仙又呆呆等了三个暑假,始终没见到圆圆。

  他遣散了院中所有的侍从,反正他们怎么做都没法像圆圆以前那样恰到好处揣摩到他的心意。

  他决定下界。

 

  最近魔族活动愈加频繁,下界的入口被严格控制起来。H上仙只好去找天帝申请。

  天帝:“如此紧要关头,你居然还想跑出去玩?”

  H上仙:“如今凡间魔族横行,魔气四溢,正需要吾等清气洗涤,惩恶扬善。”

  天帝:“把你这副失恋的样子收起来我可能会更相信你。”

  H上仙:“开战我就回来。反正你们要扯几十年。”

  天帝:“听说他们魔胎也出生了。”

  H上仙:“哦。”

  天帝:“还化形了。”

  H上仙:“哦。”

  天帝:“你抚养仙胎这么些年,身上都有他的气味,此次下界需当心,别让魔胎察觉。”

  H上仙:“圆圆跟他什么关系?”

  天帝:“不知道。”

  H上仙:“……”

  天帝:“仙胎魔胎俩名字那么像,怎么想都有点关系吧。”

  H上仙:手动再见。

 

  H上仙顺利下界,却发现凡间已不是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味道。

  原本平和朴实的城镇被戾气笼罩,尸横遍野。

  凡间也开战了。

 

  以往他不会干扰凡间的生老病死,但他看了下街道两旁横死的百姓,原本都是长命之相。是有人扰乱了他们的命运。

  叹了口气,他化作郎中,四处帮助本不应死去的百姓,顺便悄悄端掉了几个魔族的小据点,就这样过了数十年。

 

  又是一天忙碌,H郎中回到暂住的小院里,却发现他强行搬到院子中轴线的石桌上,坐着一个人。

  黑衣长发,在两旁对称的榕树下,低头饮茶,身姿俊逸。

  周身却隐隐带有戾气。

  见他进来,黑衣青年抬首,冲着他微微一笑。

  原本又圆又亮又对称的眼睛,弯了一弯,弧度一致,暗红的眼瞳闪了闪。

 

  H上仙有点懵,从来冷漠.jpg的仙人面具有点裂开,他快步走了进来,又缓缓停在他面前,小心道:“圆圆?”

  青年抬唇轻笑,身上的戾气却又加重了几分。

  H上仙一愣,忽然想到天帝的话,不自觉退后几步:“你是……魔胎?”

  青年有些讶异,左边的眉头轻挑。

  如果是圆圆,肯定不会只挑一边眉毛!H上仙心里想,声音肯定了几分:“你是魔胎。”

  “哦,所以呢?”青年的声音低沉,眼睛牢牢盯着他,唇角也扬起来,只有左边。

  H上仙突然叹了口气,“如果圆圆也能化形,应该长得和你一样吧。”但肯定不会做这种不对称的表情来烦我。

  青年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个反应,愣了一下就朗声大笑起来。

  “那,我也可以叫你哥哥吗?”

 

  H上仙以前哄圆圆的时候,不好意思自称爹,于是就让他叫自己哥哥。

  虽然圆圆一直不会说话。

 

  青年:“其实我和他是双胞胎,在做梦的时候偶尔能看到他的记忆。”

  H上仙:“……”

  突然觉得有点丢人。

  青年:“既然你叫他圆圆,就叫我团团吧。”

  H上仙:“……”

  团字一点也不对称!

  青年:“哥哥,能收留我吗?”

  他又圆又亮又对称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H上仙表面风轻云淡,内心萌的肝疼,不自觉点了点头。

 

  团团化作药童,跟着他东奔西跑治病救人。甚至在他偷偷跑去跟魔族打架的时候,团团还会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背后帮他挡住偷袭的人,干掉魔族毫不手软。

  H上仙:“你不是魔胎吗?不帮魔族吗?”

  团团:“我偷跑出来的,想做个好人。”

  H上仙:“为什么他们都好像不认识你?”

  团团:“他们只见过我原型。”

  H上仙:“哦。”

 

  其实他有偷偷观察过,魔胎的实力远在他之上,所以哪怕他想要对自己下手,也可以光明正大,用不着装模作样。

  那就姑且把他放在身边监视着吧。

  绝对不是因为他跟圆圆长得一样。

 

  团团和小黑龙圆圆一样喜欢粘着他,做什么事都甩不开,特别喜欢勾肩搭背,像没骨头一样。更让H上仙不爽的是,他还常常做些挑一边眉扬一边嘴角的下作行为,泡的茶叶参差不齐,衣带系的蝴蝶结也是一边大一边小。

  要是我家圆圆,肯定会很乖很听话很对称,他暗想。

 

  这天H上仙又毁掉了一个魔窟,但里面禁咒太多,如果不是团团及时扑过来挡掉,他估计已经挂了。

  团团虽然强悍,但也不是无懈可击,当场化形,把魔窟剩下的东西烧了个精光。

 

  回到家的时候,团团已经缩成了手臂长的小黑龙。H上仙心疼得不行,仿佛看到了刚生出来不久的圆圆有次练习腾云术掉下山崖受伤的情景。

  给团团上好药已经是晚上,外面狂风暴雨,屋内只点了昏暗的烛火。窗外每打一次雷,团团小小的身子就会抖一下。

  真不愧是兄弟,都害怕打雷。H上仙又想起了圆圆小时候一打雷就钻自己怀里睡的场景。虽然平时也一起睡,但打雷的时候圆圆总会抱得更紧点。

  不知道圆圆有没有在仙界皇家学院里学会化形。H上仙抱着包扎得严实又对称的团团,惆怅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抱着小黑龙睡觉,这一觉H上仙睡得香甜无比。等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就是……自己脖子下面和腰上面的手臂是怎么回事?

  H上仙:“你起来。”

  青年没睁开眼睛,手上用力,把他搂得更紧了。

  H上仙:“你滚开。”

  团团:“唔……哥,好疼……”

  H上仙:“……”

  于是,H上仙平躺着瞪着床帘,被长手长脚的青年抱着睡了一个早上。

 

  中午他做好饭端进来,发现团团又变成了小黑龙,湿漉漉的大眼睛弱弱地看着他。

  跟圆圆一模一样。

  于是当天晚上,H上仙又一脸高冷地抱着小黑龙入睡了。

 

  就这样晚上抱着病弱的小黑龙入睡,早上被青年有力的手臂抱着醒来,没羞没躁地过了一个月。

 

  终于H上仙在某天早上醒来,大腿感受到了一个奇妙的东西。

  第一反应是,孩子终于长大了。

  第二反应是,卧槽。

  第三反应是,小黑龙变成人的时候好像不会变衣服。

  第四反应是,钟点工来洗床单的时候会不会看出什么。

 

  于是中午的时候,H上仙宣布从此不再同床。

  团团:为什么?我的伤还没好……

  H上仙:已经快好了,而且跟你睡我睡得不好。

  团团:哪里不好,明明哥哥睡得跟死猪一样。

  H上仙:……夏天来了,太热了。

  团团:现在才三月初。

  H上仙:都有蚊子了,最近我看我身上被叮了挺多地方,又红又肿。

  青年的眼神瞬间游离,终于勉强点了点头。

  H上仙悄悄舒了口气。

 

  但他随即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

  因为他不是武将,打架本领并不算高,所以跟魔族交手都是小打小闹,打不过就跑。但团团不知道为什么自那之后像打了鸡血一样,打不过也强撑着打过去。

  H上仙看着他伤得变成小黑龙,一身伤求抱抱的可怜模样,又心疼又生气,但又没法置之不理。

  于是又抱着他睡了几个月,前提是团团得每天早上起床后再化成人形。

 

  因为团团这段时期屠杀了好几个魔族高管,引起了各方关注,但看见团团原型的魔族都被弄死了,事后向仙界报备也是H上仙一个人去的,于是大家都以为是H上仙的手笔。

  正好半年总结会召开,天帝传信来,让他返回天庭做阶段性述职。

 

  H上仙:“你不要摆这种臭脸,又不是小孩子。”

  团团:“你都不要我了,还管我什么表情。”

  H上仙:“你撇嘴角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只撇一边。”

  团团:“哦。”

  H上仙:“嗯,这才对。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团团:“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H上仙:“会议议程写的是半个月,但开会嘛,肯定还要有大半月是去旅游的。所以最多一个月吧。……不过你真的不要跟我回去吗?”

  团团:“不要。”

  H上仙:“也许能见到圆圆哦。”

  团团:“谁稀罕。”

  H上仙:“你开心就好。那我走了。”

 

  青年把他送到院子中间,看他开始召唤云驾,欲言又止。

  H上仙:“其实……”

  青年:“其实……”

  H上仙:“你说。”

  青年:“你说。”

  H上仙:“其实,你梳中分不好看,我走了之后你可以考虑换个发型。”

  青年:“……”

  H上仙:“你想说的是什么?”

  团团:“哥,你鞋带的蝴蝶结有一边的带子被扯出来,长了一点点。”

 

  H上仙的述职报告写得颇受天帝赞赏,赐了不少奖励。但他的府邸里,依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正好半年大会大部分仙家都在,他忍不住找上了仙界皇家学院的校长。

  H上仙:“校长,你们学校最近没出什么事吧?”

  校长:“皇家学院的教学质量和安保措施是天界最顶尖的,仙友何出此言?”

  H上仙:“当年仙胎出世,出于对皇家学院的信任,我才把圆圆送入皇家学院。但三十年来,他未曾传出一丝消息,这……”

  校长:“仙友多虑,仙胎在学院表现优异,目前正在写毕业论文。”

  H上仙:“……”

  校长:“我们并未阻止学生寄信,想来是仙友下界时日太久,错过了他的消息。”

  已经检查过自家信箱三遍发现除了小广告别无其他的H上仙表示很心塞,默默走掉了。

 

  圆圆的气性有那么大吗?三十年了都没有消掉?

  H上仙默默想,大概是正好到了叛逆期。

  但团团就很乖啊,很听他的话,除了打架冲得太猛老容易受伤外。

 

  受伤的上仙决定提前结束仙界大会回凡间。结果他还没去找天帝,就被他召了过去。

  天帝一脸凝重:“魔族宣战了。”

  H上仙:“哦。”

  天帝:“你是不是觉得你是文员,这跟你没关系?”

  H上仙:“……并没有。”

  天帝:“你身为天庭一员,保护仙界和平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

  H上仙:“哦。”

  天帝:“魔族此次来势汹汹,是倚仗魔胎的魔气,所以——”

  H上仙:“等等,你说谁?”

  天帝:“魔族,就是魔帝和他的——”

  H上仙:“后面。”

  天帝:“不不不,跟魔帝的后面没关系……”

  H上仙:“你脸红个屁,我问的是,你刚刚说了魔胎??”

  天帝:“对啊。”

  H上仙:“不可能!”

  天帝:“年轻人,镇定点,不要方。”

 

  H上仙脑子有点晕,团团好端端呆在他们凡间的家里,怎么还会跟魔族有联系?

  天帝继续道:“仙胎刚化形不久,还需要磨练,我打算先让你去先锋队,探一探魔胎的实力。”

  H上仙:“我只是个文员。”

  天帝:“你与仙胎相处甚久,只有你了解他们这些天胎的特点。”

  H上仙:“你这样做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

  天帝:“只有提供多一点魔胎的资料,才能让你的圆圆在大战的时候胜算更大。”

  H上仙沉默。

 

  在仙胎降临之初,司命就说过仙魔相克,两者不能共存,所以仙胎和魔胎注定会有一战。

  道理他都懂,但团团圆圆之于他,无异于左手和右手。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要见团团一面,弄清楚那个黑衣青年到底是怎么想的。

 

  行军途中,他在的先锋营都在议论魔胎。H上仙的眉头皱得死紧,高冷指数蹭蹭蹭上升。

  当他跟仙界斥候一起潜入魔族大营,终于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魔胎,顿时风中凌乱。

  斥候小兵:“魔胎原来长这样啊……”

  H上仙:“梳二八头。”

  斥候小兵:“有点帅,但就是粗犷了点……”

  H上仙:“左边络腮胡比右边长了一截。”

  斥候小兵:“头上居然是牛角,我以为会和圆大人一样是龙角……”

  H上仙:“左边牛角的花纹颜色比右边的淡太多,是不是纹一半没墨了?”

  斥候小兵心里狂喊,夭寿啦!上仙大人左眼高兴,右眼嫌弃,变大小眼了!

 

  H上仙终于明白自己被耍了。

  团团和圆圆都是同一条小黑龙。

  看来作业还是太少了。

  斥候小兵心里继续狂喊:夭寿啦!上仙大人左边眉毛上扬,右边眉毛皱成一团,变上下眉了!

 

  他怒气冲冲跑回凡间小屋,黑衣青年居然还在中轴线的石桌上写着什么。

  H上仙:“团团还是圆圆,我想听你解释一下。”

  青年:“等一下。”

  H上仙:“等个屁。你起来。”

  青年:“我毕业论文还差最后一段结尾。”

  H上仙憋着一口气发不出来,但身为家长的使命感还是让他生生忍了下来。

 

  他好奇地看了下青年的论文标题,顿时恨不得自戳双眼。

  ——《论双修对仙魔天胎两系术法施展及可持续发展的利弊》

 

  H上仙:“你这样能毕业?”

  青年微笑:“哥哥不用担心,我的论文指导老师就是校长。”

  上仙大人决定下次见到校长一定要把他暴打一顿。

 

  等青年把论文写完,H上仙已经无聊到把晚饭都布置好了。

  青年看着一桌丰盛的晚饭,满脸的感动让上仙大人感觉到了淡淡的羞愧——隔壁刚开的小店外卖五折呢。

  还没等H上仙说话,青年已经把他最爱的红烧肉夹到了他碗里最中央的位置,分毫不偏,语气中带了点委屈,“为什么哥哥当时会以为我和魔胎长得一样呢?”

  H上仙表面严肃,内心抓狂,都是天帝的暗示!

  “明明是哥哥自己认错了人,为什么还要来怪我?”

  “……”

  “我比谁都努力地在学化形,整整十年都不敢丝毫分心,连最心爱的哥哥都不敢想,就是为了早点毕业好跟哥哥你继续生活在一起。但我化形之后回家,却看到了什么?空荡荡的屋子,连院子里的落叶堆都不对称了,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

  H上仙默默地吃了口红烧肉。

 

  “如果不是天帝告诉我你是下凡历练,我真以为你不要我了,”青年对称又湿漉漉的双眼看着他,忧伤得仿佛就要有泪水溢出,“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是不是觉得甩开我这个麻烦,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H上仙扶额。

  “我化成人形第一次见到哥哥,怕你认不出我,又怕你认出我却讨厌我。你开口,却把我错认成魔胎……”他垂眼低头,“其实当时,无论哥哥说什么,我都会认下来……后面想告诉你真相,却又再也开不了口了。”

 

  屋内诡异地沉默了一分钟。

  H上仙:“咳,我们来谈谈现在的战况吧。”他避开青年的眼睛,赶紧把他们查到的魔胎资料给小黑龙看了一遍。

  H上仙:“按照这样的情况,你对付魔胎,有几成把握?”

  圆圆:“这么丑的脸怎么会梳二八头?”

  H上仙:“……”

  圆圆:“络腮胡的长度也不一样!牛角的花纹颜色也不对!眉毛左粗右细!左下的牙齿是歪的!耳钉居然只打一边!戴的项链居然是不规则多边形!哥哥,你的眼睛还好吗?”

  H上仙:“咳。”

  圆圆:“五成。如果……嗯哼的话,至少能八成。”

  H上仙:“??”

  青年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道:“双修啊。”

  H上仙差点喷出一口血,顿时想到了那篇诡异的毕业论文。

 

  圆圆:“哥哥不是也看了吗,双修对于仙魔胎都有奇效——”

  H上仙:“等等,你论文数据是怎么收集的?你跟谁双修了??”

  圆圆:“没有没有!是校长给的!”

  H上仙:“他哪儿来的数据!”

  圆圆:“天胎每隔一万年就会降世一次,校长给的都是前几届前辈的手札。”

  H上仙:“你还没毕业!双修什么鬼!”

  圆圆:“对于仙胎来说,化形就是成年了啊。”

  H上仙:“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帮你找个对象双修?!太禽兽了!”

  圆圆:“哥你别那么激动,眉毛都不对称了……我没让你帮我找其他人……”

  H上仙:“那你怎么双修?”

  圆圆:“为了世界和平,哥哥……能不能帮我呢?”

 

  H上仙惊呆了。

  H上仙的三观要重组了。

  H上仙觉得这辈子最大的错可能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蛋一眼。

 

  等他反应过来,桌子已经被自己掀掉了。

  青年阴沉着脸,周身的戾气也在瞬间加重了。

  H上仙迅速冷静下来,声音镇定,“让我想想。”

  青年原本紧绷的神色一松,温柔道,“好。”

 

  等H上仙回了房间,第一时间联络了天帝,施术时手都在抖。

  天帝:“爱卿可知私自叛逃可是重罪?”

  H上仙:“我把魔胎的资料拿来给圆圆看了。”

  天帝:“哦。”

  H上仙:“他说要打败魔胎,要双修才有八成胜算。”

  天帝:“哦。”

  H上仙:“哦哦哦哦你个头。”

  天帝:“他说的没错啊。”

  H上仙:“双修之术只对凡人修行有效。”

  天帝:“他是仙胎,本来修行方式就跟我们不同,这点皇家学院校长早在一万年前的期刊杂志上就写过论文了。”

  H上仙:“……那他为什么戾气这么重?”

  天帝:“天胎本就跳出三界之外,胎中带煞,如放任其成长,则日日受戾气侵扰,迟早走火入魔,自爆而亡。你体内含天地间最正宗的浩然之气,有你滋润,仙胎自然可以顺利长大,不受戾气之苦。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非得让你去养他?”

  H上仙:“可你特么没说是让我养媳妇,我一直把他当弟弟啊。”

  天帝神色微妙地笑:“所以,今天你这么火急火燎地召唤我,是因为他想上你?”

 

  H上仙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怒挂视频。

  天帝又重拨了过来,“爱卿,为了世界和平,牺牲一下小我,有何不可。”

  “少直男说话不腰疼,”H上仙恼羞成怒,“我要是跟他双修,以后我们俩再碰到心爱之人,要如何自处?”

  天帝想了想,接了三方通话,对另一头的司命星君道,“你查查他跟仙胎的姻缘。”

  司命掐指一算,“天作之合,如不交配,十世单身狗。”

  H上仙冷笑道,“连司命都屈服于统治者的淫威之下,呵呵,贵庭药丸。”

  天帝啧啧两声,“我知道你不信,我也不信,谁能十世单身这么惨。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验证一下。”

  H上仙抱着手臂,继续冷笑,“编,继续编。”

  司命嘿嘿一笑,瞬间领悟,“上仙听我慢慢道来,前些日子开战在即,很多武将都表示要下界投胎渡劫以增加修为,但时间紧迫,且大家下界如若发生什么意外陨落了,可就太得不偿失了。为此,天庭斥巨资开发了一批法宝,叫模拟人生壶,壶中一日便能过完一世,真实高效,安全可靠,对心境锤炼可是大有益处。如上仙不信司命所言,何不进壶十天,好好体验呢?”

 

  十天后。

  H上仙从壶里出来,回想了十世单身狗的日子,顿时觉得心有点累。

  天帝:“怎么样,想通了吗?”

  H上仙犹自挣扎:“可我十世都是直男。”

  天帝:“你确定?”

  H上仙:“这有什么不敢确认,我第一世是狼人部落的族长,如果不是部落有变故,我迟早会拥有我的狼后。”

  天帝:“可你还是被虎族部落给俘虏了。”

  H上仙:“那只是意外。”

  天帝:“虎族族长对你不好吗?”

  H上仙突然沉默了。

  天帝:“统一了整片大陆的族长,每天都亲自照顾病弱的你,直到你死掉都没有一个伴侣,你一点感想都没有?你还不知道吧,你死了之后没多久他也死了。”

 

  H上仙:“那是因为我小时候救过他……好吧,不说这个,第二世我可是有一个未婚妻的,如果不是外星人入侵,我身为帝国将军出征战死,我就可以娶她了。”

  天帝:“你的未婚妻早在你出征前一天跟人私奔了,你的副将怕影响你情绪给瞒了下来。还记得他最后为你挡枪想说又没说的那句话吗,就是这件事。你居然还想着都没见过几面的未婚妻,为你而死的副将在天堂看着你呢。”

  天帝的左眼写着渣,右眼写着男。

  H上仙:“他跟我从小一起长大又都是同一个班,男生之间就没有纯洁的友谊吗?……那第三世,第三世我可是个纯粹的阿尔法,为了救我心中的欧米茄女神死去,这够直了吧?”

 

  天帝叹了口气:“你的女神根本不是欧米茄,是个纯粹的阿尔法,她一直骗你是为了跟你结婚抢夺你的家产。你还记得你的养子吗,你真以为他是天生体弱所以早早死去吗?那个女人怕他分你的家产,每天在他的药里动手脚,他早就察觉,可怜的孩子,大概知道自己本就时日不多,不想破坏你们的感情,所以选择不揭穿真相……当初你赌石发家可都是靠你养子的眼力,你们那段相依为命的日子你要选择性遗忘吗?”

  天帝的左眼写着禽,右眼写着兽。

 

  H上仙几乎要崩溃:“每一世只要有男人对我好都要被你说弯,那我第十世呢,寺庙修行,一心向佛,没有一个交好的朋友,够清心寡欲了吧?”

  天帝遗憾地说:“朋友,你还记得你养的那只狗吗?”

  H上仙:??!!!!!!

  天帝:“那只狗是妖精所化,幼时被你救过,成精时许愿要陪你一生一世,直到你死去都守在你的坟前不肯离去。嗯,那只狗是公的。”

 

  H上仙表示他想静静,随便哪个静静都好,只要是女的就行。

  结果天帝开始补刀,“你知道吗,模拟人生壶,是可以联机玩的。当然,联机也不一定能遇到,除非是上天注定。”

  H上仙忽然想到了什么,惊恐地看着天帝。

  天帝使出了会心一击:“每一世陪伴你的那个人,都是你家圆圆。”

 

  模拟人生壶是没有前世记忆的,也没法作弊。

  H上仙眼神迷离,一会儿想到虎族族长温柔的照料,一会儿想到与副手并肩作战的默契,一会儿想到养子充满鼓励的微笑……甚至想到了冷清寺庙里,午夜醒来时大狗温暖的皮毛。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甜甜的,钻进了他的心。

  一如当年那颗一直努力变得圆润的蛋。

 

  他走出屋子,比他稍高的青年正站在庭院中微笑着看着他。

  阳光从他头顶正中央照下来,全身从上到下无比对称,十万分顺眼。

 

  于是,仙胎圆圆顺利打赢了魔胎。

  从此,双修不止,世界和平



居然在微信看小说~

体验咋样?


更多精彩文章

从前世虐到今生!中村大神新作耽美动漫《Hybrid Child》。

从坐姿,你能分辨谁才是攻吗?

耽美小说人气排行!拯救文荒!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