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七夕是怎样一步步演变成“情人节”的?

人民眼光 2018-11-07 16:39:06
点击上方 “人民眼光” 关注我们


在古代,比如东汉年间,你要是在七夕当天的大街上走一遭,可能并不会发现一对对的情侣,而是一个个穿着三角裤头晒太阳的大老爷们……惊讶吧?那它究竟是怎么一步步演变成“情人节”的呢?


最早的七夕:晒太阳节


最早关于七月七日的节日的可信记载来自东汉时期。这个节日最初与牛郎织女的传说没有关系。《玉烛宝典·七月孟秋第七》引东汉学者崔寔(shí)所著《四民月令》记载:


“四日,命治麹室,具簿持槌,取净艾;六日,馔,治五谷磨具;七日遂作麹及磨。是日也,可合蓝丸及蜀柒丸,曝经书及衣裳,作干糗,采蕙耳也。”


“麹”就是酿酒用的酒曲,一种富含酒曲霉菌孢子的粮食制品。麹室就是专门酿酒的屋子。“薄持”是一种薄饼。“治”和“具”都是准备的意思。“蓝丸”是啥我也不知道,主观猜想的话,可能是用各种蓝草做的食品或“药品”吧。“蜀柒”一般认为就是植物“常山”。不过古人缺乏系统的植物学知识,对常山这种植物的认识也非常混乱,文献记录经常自相矛盾,这个蜀柒的具体所指,不仅我们不得而知,大概古人自己也不是真明白。“曝”就是曝晒。糗指“炒熟的米麦”。“蕙耳”其实就是我们熟悉的菊科植物苍耳(Xanthium strumarium)或者刺苍耳( Xanthium spinosum)一类的植物了。这里记载,七月四日和六日要对七日的活动做以准备,而到了七月七日,则需要制作“蓝丸”、“蜀柒丸”和炒麦,采集苍耳,还要曝晒图书和衣物。


这些风俗中在后世影响比较大的只有“曝晒"这一项,但也足以让我们看出其中明确的继承关系。后世关于曝晒的文献记载非常丰富,我们这里仅举《世说新语》上的两个比较好玩的故事作为例证:


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诸阮居道北。北阮皆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皆纱罗锦绮。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裈于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人问其故,答曰:“我晒书。”


“犊鼻裈”就是一种穷人穿的短裤,以其像牛的鼻子而得名。《史记》上说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开小酒吧时,司马相如穿的就是这个东西。这两段引文,第一段讲的是阮咸和阮籍没钱也任性的故事,第二段中郝隆的行为艺术也颇为独特。在那个时代,这种曝晒防潮的风俗十分盛大且郑重,到了七夕节这天,从皇家到平民,全国都会热情地投入起来。一项常见的劳动,也获得了节日所必备的仪式感。这也是我们认定《四民月令》中所记载的七月七日可以属于节日的理由之一。




曝晒本身属于劳动,虽然获得了仪式感,但毕竟娱乐性不强,而崔寔记录的其它风俗,在这一天制作的那些什么蓝丸呀,蜀柒丸呀一类的东西看起来也不像元宵、粽子那样好吃。长此以往,这样的节日很可能会没落。幸好后来有织女和牛郎拍牛赶到。于是,七夕的另一个核心风俗出现了。(节选自果壳网文章)


古代的七夕:姐妹淘的聚会



《七夕》 画家:张旺


有了牛郎织女的传说之后,七夕就不再仅仅是“晒太阳”这样枯燥了。即便是和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相关,但七夕的本源并非“爱情”。节日是生活的特殊时间节点,它首先是一个时间概念,最初是来自古人对时序变换的感受。七夕节所在的农历七月,《夏小正》中说“初昏,织女正东向”,这个时候的黄昏,抬头可以望见夜空中银河贯穿南北,织女星散发着美丽的光辉,朝向银河东岸的牵牛星——这是天上。而在人间,“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夏已末,秋将至,女子们要开始摇动纺车,织布制衣了。就这样,天上的星星被遥想成了人间女子的保护神和寄托心愿的所在。织女的意象在这个迎向秋天的时间段凝固了下来,关于她的想象,她那些巧慧特质,以及与牛郎相互牵绊的故事也由此展开。



丁观鹏(清代画家)所绘的乞巧图


对织女的崇拜最终落在了七月七,这个时间对于古时的女性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孔雀东南飞》中云:“初七及下九,嬉戏莫相忘”。初七是妇女们相聚嬉戏的日子。而按照阴阳术数之说,单数属阳,七月七这样的阳月阳日相重的日子被古人认为是阳气大盛的,需要有阴气来调和补充,这便给了妇女们在七月七参与游乐、祭祀、社交等各种社会活动的契机。于是,一个属于女性的特殊时间点,与寄托着女性“巧智”之思的织女意象相结合,七夕节的风俗活动由此衍生发展。


七夕夜祭拜织女的习俗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这是一个类似今日“姐妹淘”的小型聚会,参加者是少妇少女们,并无男性参加。她们在月下焚香礼拜被称为“七姐”的织女,许下心愿,然后吃吃瓜果、聊聊私房话。在七夕节的节俗活动中,织女是核心形象;而短暂脱离出日常生活、享受着同性小团体私密空间的女子们,是节日的绝对主角。所以,把七夕称为“女儿节”,是毫不过分的。


现在的七夕:商业化的情人节


七夕,从“乞巧节”演变为“中国情人节”,大约是本世纪以来发生的事情。本土已有的节日体系中本无情人节,而西方传入的圣瓦伦丁节填补了这一空白,其玫瑰花、巧克力、烛光晚餐的过节方式浪漫气息十足,受到了追求时尚的城市年轻人的喜爱,并逐渐风行。



七夕那天的我(by“课代表胖圆圆” )


而与之相应,出于民族的自尊与文化的自觉,本土似乎也需要一个情人节,于是传统节日七夕的情爱要素被发现和发掘,已经在西方情人节中尝到了利益甜头的商家也大力推动之,就这样,七月初七的七夕就发展演变为了与“2.14”相抗衡的“中国情人节”。在这个过程中,被迫分离却始终相望相守的牛郎织女故事得到反复讲述,他们成为了忠贞爱情的代表;白居易的《长恨歌》、秦观的《鹊桥仙》得到反复吟咏,“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成为了七夕节深情而隽永的告白。人们在这个过程中接受了商家运用西方情人节过节模式和中国七夕节文化元素、推出的各种针对“有情人”的商品和服务,参加相亲交友等以爱情为主题的活动也俨然成为了七夕节的“新民俗”。自然而然地,“中国情人节”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从乞巧主题到爱情主题,这是消费时代对一个古老节日的意义添加与再造,正如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曾指出的那样:传统,是可以被发明的。


然而,“乞巧”的七夕节与“爱情”的七夕节是相违悖的吗?并不全然。且不提旧时的“乞巧”之中本身就包含有对姻缘美满的愿望,一个拥有一颗七曲八弯玲珑心的女子,必是美丽而智慧的,无论身处什么时代,也必能赢得爱情、守住婚姻、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不是么?




最后送大家一副有关“七夕”的内涵小漫画,
逗你一乐,请各位用心体会(∩_∩):



漫画 by球球的画




微信号:peoplevision
《人民眼光》栏目是人民网与《国家人文历史》杂志社共同创办的新闻评论栏目。我们秉持“人民眼光,决定价值”的理念,聚焦经济、文化、法制、民生等领域热点,专注报道真相、传递价值、舆论引导和传播服务。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