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名作:红的花(柘植义春)翻译:木星 / 校对:小狈呱呱

异常漫画研究中心 2019-11-03 16:20:04

【特别推荐】

>>李叔文艺课:柘植义春的漫画世界<上>

>>李叔文艺课:柘植义春的漫画世界<下>


编者按:《红的花》是柘植义春的代表作之一,最早的单色版汉化来自盲公夫人的豆瓣相册,译者木星。2013年日本双叶社推出了新版《红的花》,双色印刷,我们据此重新制作了这则短篇,因为原译是新手,校对后发现存在误译,为确保大家充分理解原作,我们在保持原译风格的基础上,作了大量修订。


阅读顺序:从右向左←


注:传说蛇从嘴里生孩子,为了不让孩子被妈妈的牙齿误伤,她要拔自己的牙,所以看到什么都咬。(王大明考据)

目睹初潮


解说:胡晓江


《红的花》(1967年)和《螺旋式》(1968年)几乎是柘植义春最著名的作品,或者说,在它们所处的历史维度,是里程碑式的名作,这一点在此前的柘植义春致敬展上也清晰体现了,大量漫画家选择致敬的内容都来自这两篇名作,它们也被视为柘植义春风格的两极,前者纯情浪漫,后者晦暗迷乱。


图:刊载时的题图,单行本未收录


如果单独看待这两篇漫画,似乎比不上义春成熟期的作品,《螺旋式》有较多刻意拼贴的成分,堆砌意向,而《红的花》则表意相对单纯,沙代子、正治和钓鱼男的人物形象,都比较单薄,不及中后期作品那么具有微妙的真实感,剧情走向也未超过手冢治虫月产量惊人的短篇,但《红的花》依然具有特殊的魅力,令它在同代作品中脱颖而出。在柘植义春之前,没有作品将这样文学性的隐喻代入漫画,漫画家普遍满足于表面叙事,不会在作品中埋藏任何弦外之音,不会用分镜制造暧昧,说清楚一个故事为终点,从不需要读者去联想,而《红的花》将少女初潮和落入溪水的红花联系在一起,却并不明言,可以被理解成小男孩的潜意识写照:少女初潮的动人心魄之美这种尝试将漫画创作提升了一个境界,启发了无数同辈和后辈漫画家。


图:《红的花》原稿


根据维基百科上的评述,《红的花》的台词极有风格(方言+押韵),不过这应该是在翻译过程中流失了,也是很无奈的事。此外需要说明的是,双叶社的红黑双色版,并非柘植义春本人的创作,而是漫画编辑的后期着色。


图:放大的原稿,可以看清和服纹理使用了涂改液


《红的花》中山林和溪水的自然风光,是义春作品中少见的开朗描绘,少男少女的恋慕之情尽管有性意味,却因为双方都一知半解,保持着似是而非的纯情,少年的言语骚扰和直呼其名,只是一种浑浑噩噩装模作样的男子气,无非表达关心和吸引关注而已,并不真的令人讨厌。沙代子的短发形象和另一篇中前期作品《沼》中的女性相似,而《沼》中的少女形象则来自义春曾居住过的寿恵比楼17、8岁的女儿,这个形象还出现在了1968年的《居酒屋少女》(已汉化,即将发布)里,此后,这种纯美造型的女性就没在义春作品中出现过了,取而代之的是样貌不完美、带有不洁感的真实女性形象(相对于通常漫画里抽象的完美女性)。


图:《红的花》原作被多次映像化


附录:「拝啓つげ義春様」第三期展览现场!


照片来自 bianYi & 螺旋波動


图:压轴,柚木和版《紅い花》


延伸阅读:柘植义春展览专题

>>致敬柘植义春

>>致敬柘植义春后续

>>致敬柘植义春AX特集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