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树洞】排排坐听故事喽

剑网三故事会 2018-07-06 08:34:23

                                                         文|小仙女甘道夫

                                                                                            文|剑三818吧



好好排排坐,认认真真听故事喽



    写这个树洞,就是想写写身边的事,最起码,要在这江湖上留下这么一点点痕迹……


     阿白是一个十分憧憬基三的屌丝女,同人漫画、同人歌曲虽然都看的云里雾里的。但是总会乐呵乐呵的跟同学朋友们安利,就这么磨磨唧唧磨磨蹭蹭,熬了两三年。后来,无意中,看到了基三二代轻工的视频,看的心里那叫一个热血沸腾。打了叽血一样来来回回折腾半天,总算是把游戏下下来了。


     后来阿白跟我说,之所以下定决心玩剑三,是因为,她的同学也在玩。阿白想,诶哟,班里同学也玩,是不是就证明有了好基友,有了可以浪的资本了。阿白下好游戏,登陆进游戏的时候,发了一大段“啊啊啊啊啊”堪比刷屏。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到底有多开心,多激动,多满足。


    阿白跟每个新小白都一个,问了一圈身边的人。“诶,你说我玩儿什么门派什么体型啊?”可问下来,每个人的回答都不太一样,这他妈就很尴尬了。‘那我先选个体型吧’阿白这么想着,又去问了那群人,四个体型各说一遍。阿白彻底绝望了,这都是什么人啊,一块儿问的,诚心调戏我是不是。事实证明,就是在调戏阿白,阿西吧。


     人物选择界面,12个门派看了又看,选了又选。最后在一个表情包的窜达下,选了一个喵哥。即使是捏了一个多小时的脸,依旧丑的恨不得先屏蔽为快。可惜阿白是个小白,没见过好看的是什么样子,还贼拉满意的评价一番。‘看看我这脸,看看我这邪魅的小嘴角,巴拉巴拉’后来阿白跟我说,她居然顶着这么丑的脸跑遍了整个地图,想死的心都有了。


     阿白有四个同学也渣基三,一个长住客,一个半A,一个回归党,还有一个跟阿白一样是个新小白。这四个,也是忽悠调戏阿白的“身边的人”。


    先说说回归党,她跟阿白家住在一个小区,路程大概也就是5分钟不到的距离。阿白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每天都对回归党叨逼叨叨逼叨。恩,我们姑且叫她蠢咩吧。她A之前玩的就是纯阳,A回来之后,依旧是个纯阳。阿白她不清楚蠢咩之前玩的是什么体型,回归以后,蠢咩倒是弄了个标准的渣男脸,名字也起得十分文艺。**的气息让阿白不禁咂舌,不愧是冲着上818的老司机。(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上了个818)


     建好号的当天就去找代练了,阿白整个人都惊了,说好的同甘共苦呢?!阿白为此还生了闷气,时不时的调侃调侃蠢咩,蠢咩也总是说不过她。就这么,打打闹闹的,蠢咩满级了,而阿白还在默默的升级。


     咱们再说说跟阿白一起的小新人儿,咱们就叫他秃子吧。秃子是个男生,玩的游戏特别多,X者荣耀、X望先锋,男生玩的游戏他都玩,可是阿白不是,剑三是阿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网页游戏。在此之前,阿白连QQ游戏都没怎么玩过。她总是特别骄傲的跟我们说‘你看,我玩的第一个网游就是剑三,这个逼我能吹一辈子’是啊,你多厉害。


     再聊剑三的常驻民,给起个名….就叫墩儿吧。墩儿是个老玩家,有手法,有操作,有帮会,有亲友,还有暗恋的男神。虽然说操作不是顶级的大神,但是也是个中上游的玩家。真正让阿白下定决心玩的,其实是这个前后桌关系的墩儿。


     就剩那个半A的小宝贝儿了,她大概是玩的最不上心的一个了。小号遍地跑,全都没满级,不玩PVP,不打副本PVE,全程pvx可是连图都不截。真真的是一条咸鱼。可是就这么一条咸鱼,与阿白的关系最好。咱就叫她阿琅吧。


     只是在稻香村,就磨叽了半个小时,出了稻香村更是激动。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明教的轻工的,楼主我认为啊,明教的轻工简直好用到飞起,各种角度随意选,大漠直升机原地起飞,还能甩你一脸猫屁股啥的。可是阿白不会用啊,玩不明白啊,到了明教地图就懵逼了。‘说好的大漠直升机呢?说好的甩猫屁股呢?这在地上蹦跶的跟个跳蚤一样,告诉我这TMD叫贼好使???’


     明教地图你们是知道的,一个山沟连着一个山沟,低谷盆地啥的都不是事儿。在阿白第十次自由下落完美落地并磕飞头以后,队里的墩儿实在看不下去了。YY里,墩儿贼拉详细的说了一遍,明教轻工怎么用,怎么甩猫屁股等等等等。好在阿白特别争气的,墩儿在长篇大论完毕喝水的空档明确的表示自己一个字都没听懂。


     这可把墩儿气疯了,大爷的,老娘的徒弟都没这么上心的教过,头一次这么认真你居然告诉我没听懂?!墩儿气愤了,墩儿炸毛了,于是嘚嘚嘚嘚说了一遍,说的那叫一个妙语连珠巧舌如簧出口成章。听的阿白一愣接着一愣的,全程就剩在队伍里刷6666666。666刷完了,依旧是没听懂。墩儿都要哭了,嘤嘤嘤人家超委屈的,人家都这么说了你居然还不明白。


    憋屈死墩儿了,打又打不到,怼又怼不过,最后气的肝颤,不得已QQ视频,说一步,做一步。阿白也不是蠢得不出气,好说歹说是学会了。阿白可骄傲了,浪的更狠了。浪过头的后果就是气虚肾虚,于是墩儿隔着半个地图都能看出来阿白是磕着头了还是掉怪堆里了。


     墩儿站在20尺以外,看着阿白剩个血皮连滚带爬的冲出怪堆,觉得丢人啊,觉得丐生要跌落到低谷了,这可不行啊!!于是赶紧窜达阿白找个师父。这样的人才不放出去祸害世界简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啊。



     我必须承认我卡文了TAT睡前又码了一段,还有看官的话,就当睡前故事看吧。阿白在师徒信息里找了很久,物色了贼拉久。最后看上了一个老年黄叽,一个穿着秦风校服的黄叽。当时阿白正在黑龙沼痛苦的翻滚着,突然从天而降(并没有,只是召请而已)一个黑黄黑黄的身影。阿白说,她师父降落在她身边的时候,似乎幽暗的环境真的因为那个明黄色身影变得明媚起来。


     ‘师父...?’‘嗯,徒弟弟,你坐下我给你传功’画面里,一个衣服丑丑,脸也丑丑的喵哥略显局促的坐在草地上,身后是她的师父。莫名的,阿白觉得,剑三这个游戏真的太好玩了,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这么多人一边骂着gww一边要A,却总是舍不得删游戏,删截图。大早上突然悄咪咪更新。


     你们喝过风油精吗?刚刚不知道哪家的大佬做了什么天上的美食,一股子哈喇味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竭,连绵不断。差点一个失手就把打好的稿子删了,真赤鸡。


     ‘徒弟弟,你升级吧,我在旁边跟着’传完功,她师父这么对她说。阿白在电脑前蓦然的变得局促起来,接任务,打怪变得手忙脚乱了起来。怕师父跟不上,根本不敢用轻工,后来大概速度太慢了,阿白的师父在队里打了句‘徒弟弟,你能用轻工的’时,才撒开欢(其实并没有)就这样阿白也不敢往怪堆里冲,后来我有问她为什么,她眼睛轻轻眨了眨,笑着说“因为我怕给他添麻烦啊。”


    就算是阿白知道了对于她师父来说,简直就是一刀一个小朋友的时候,也不敢跟他说一声“师父,帮我打一个怪吧....”就这么着,两个人沉默着刷完了三四个任务,阿白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对师父讲。师父,你不用陪我升级的,这些我都能弄。阿白当时在想什么呢?她其实希望他能笑着说‘傻,不耽误的。’可是师父只是看了她两眼然后说。


     恩,我走了,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然后就跟他来一样,嗖的一声飞跑了。阿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像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失落什么呢’阿白对自己说‘是自己让他走的,矫情个什么劲’阿白默默的嘲讽了自己半天,然后抖楞抖楞丑得飞起的江湖套,再次屁颠屁颠冲进怪堆了。


     就这么着,阿白磕磕绊绊的升级,秃子也在默默的努力着。有一天,秃子突然找上门来,让阿白帮忙刷个副本。为什么找阿白刷?因为阿白是这四个人里,等级最高的一个。什么?你说那个常驻民墩儿吗?她看其他几个人升的贼开心,也忍不住弄了个道姑。现在的状态就是阿白满世界自己升级,墩儿和秃子两个人携手走天涯,蠢咩呢……满级是满级了,可是没人陪她玩,也就没怎么上线。打本好啊,阿白这么想,那我以后干脆pve算了,总归是比PVP要简单的,不是嘛。打的什么本阿白忘记了,好像是天子峰吧,将近20级的等级压制,阿白也算是体验了什么是一刀一个小朋友。全程下来岂是一个爽字能概括的?到底是享受一刀一个小朋友呢,还是同伴对自己的依赖呢?阿白笑了笑,觉的是因为后者,她说她最怀念的就是那个时候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第二天阿白就收到秃子和墩儿的QQ。“阿白,你不是有个淘宝嘛,你帮我们俩找个代练吧,大侠之路还有扶摇都升满就行”阿白是这四个人中,唯一一个有银行卡,打过工有自己的积蓄的人,被拜托也是很正常的。但是阿白看到这些话以后还是会觉的难受,沉默半晌,才答到‘啊,抱歉,刚刚没看到QQ,代练是吗,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连一起升级的人都没了,阿白这么想着,倒也默默的打开了淘宝,乖乖的去找代练了。


     墩儿和秃子也去代练了,诺大的江湖又剩下了阿白一个人。怎么又剩自己了?阿白想不明白,或许自己也去弄个代练?现在这个等级也就一天搞定。阿白想了想,嗯,还是算了,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号,总要陪着他把这江湖路走下去不是?


    可是尝到了拜师的甜头,怎么还能耐得住寂寞的苦涩?阿白也是,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暗搓搓的拜了一个黑丝长腿毒姐姐。毒姐是什么样的?阿白回想了一下,这么跟我形容的:脸美腿长,大胸黑丝,胸一甩奶四海的那种美艳毒姐。恩,阿白说,拜师以后就有点小波动了,觉得屏幕对面一定是一个温柔漂亮的小姐姐。不得不说,阿白还是很幸运的,对面就是一个小姐姐,而且是个大学生,而且是漂亮温柔的大学生。


     我说,诶呀,小姐姐啊,羡慕哦。可是阿白却笑了,笑的无力而嘲讽。笑了半天,她才满脸嘲讽的对我说,那可不,本仙女的师父,必须温柔可爱啊。后来我才知道,她和毒姐师父在游戏里连面都没见过,除了拜师时交换了QQ号码,也没再说过一句话。然后呢?然后啊,阿白就满级了,也不能拜师了。


     然后呢?然后啊,阿白就满级了,也不能拜师了。再后来黄叽师父也走了,什么时候呢,阿白回忆着,好像是,满级哪天吧,她兴冲冲的对师父说。师父师父,你看我满级啦!师父立马甩过来一个组队,然后一个召请就拉到了敬师堂门口。随后就是一句密聊
恭喜徒弟弟满级啦,然后你出师吧。电脑另一头的阿白撇撇嘴,觉得很不开心。刚满级就出师,也太快了吧,好委屈哦,我升级你有没有帮忙,搞得好像你很嫌弃我一样。阿白晃动着鼠标,游戏里丑丑的喵哥也跟着她的动作左拧一下,右扭一下,拧巴半天才回去一个“恩”。


     黄叽似乎没有察觉什么不妥,阿白更心塞了。就在阿白四十五度角忧郁望天的时候,黄叽的密聊突然又甩了过来。徒弟弟,你打开师徒界面,拜我亲传吧。阿白呆了,然后心里的酸涩慢慢的被小小的喜悦冲的干干净净。亲传……阿白想,亲传徒弟一定比普通徒弟厉害,毕竟只能收两个嘛,诶……我算不算升级了?想到这阿白整个人都变得喜滋滋的,亲传拜的都一板一眼,就像是某种仪式。


     当天亲传师父就给了阿白1000j,说是给的贺礼,庆祝满级。阿白本来是不想收的,但是师父盛情难却。于是穷的叮当响的喵哥拿到了喵生第一桶金。(其实包包里有6000j毕竟是满级了但是一次性这么多还是没见过的)


     第一天拜了亲传,第二天,师父就收了一个小小的喵萝,然后给阿白留了一封信。“徒弟弟~我要去煎蛋养老啦,昨天才收你为亲传嗯,走之前还收了个师妹,你有时间带带她哦。啊,我在煎蛋叫XXX,是个丐姐哦,你也可以去那里玩啊,到时候咱们组一个组合一起去卖艺。放心吧,我也会时不时的回来看看的,么么哒,爱你的师父父”。


     嗯???嗯???阿白觉的自己的脑子不太好用了,昨天才升的亲传,今天师父就转区了?!这么刺激的吗?老死机套路都是这么深的吗???阿白再次郁闷了,再看看师徒系统里32级的小喵萝,突然有种突然变奶爸的即视感。


     阿白升满级,总共用了一个月,蠢咩已经在羊圈里发霉长蘑菇了。墩儿呢,最近疯狂迷恋上了一个花哥,正在一个旮旯情深深雨蒙蒙呢。要说混的最好的,就数秃子了。墩儿把三个人(阿琅差不多已经不上了,所以没啥戏份)拉进了自己的帮派,蠢咩一直在栅栏里,阿白连升级都弄得手忙脚乱了,也没闲工夫去认真的了解这个帮。等阿白满级了,就发现秃子已经跟帮主勾肩搭背的勾搭在一起了。先说说这个帮吧,这是一个4级PVE帮会,帮会里能组织打本当团长的至少就有五六个。据说帮会的等级是帮主自己一个人一点一点带大的,据说曾经也是辉煌过的,可是这些据说阿白都没有看到,阿白只是看到,一个150个人的帮会,每天上线都不足15人。


     虽然上线的人不多,但是他们似乎很喜欢挂YY,每天去YY总能听见一堆人在麦上插科打屁,但是阿白几乎不怎么开麦。虽然不能参与他们的聊天,但是阿白总是在YY这头笑得直抽抽,以至于父母一度怀疑阿白吃错了药。


     刚满级,阿白就开始纠结,到底是PVP呢还是PVE的好。其实阿白很向往PVP,毕竟玩剑三之前818没少看,里面的恩恩怨怨几乎都是PVP的神展开,什么22死亲友,55散帮会,阿白知道的也不算少 。所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PVP,但是秃子、墩儿、蠢咩一起劝她,什么狗狗系擦地板啊,猪队友玻璃心啊,你长得太丑啊等等等等。不过最后,说服阿白的还是因为PVP不能用宏。居然不能用宏!!!要知道,50级以后,阿白输出全靠宏,说来惭愧,阿白玩剑三几乎只用三个键,‘tab键、w键、还有1键’。


     那就PVE吧,正好帮会是PVE帮。可是对于阿白这种纯小白,不管是PVP还是PVE,玩法简直都是两眼一抹黑。没有师父帮忙,只能求助亲友(美美的毒姐师父,除了在QQ上跟阿白扯扯皮聊聊天以外,什么都没干。再后来毒姐号也买了,师徒也断了,好友也删了。)


     没办法,阿白只能去麻烦墩儿他们,这三个货,一个有经验,一个有操作,一个技能背的66的还能嘴炮,简直是阿白见过的最高配置。于是,这三个人约好了,以后每天一起日常,谁不日常谁是狗。前面咱也是说过的,阿白看过两三年的同人、818。所以,有一些很常用的剑三专业词都是听过的,什么日常茶馆、大战跟车等等。但是真到操作起来,真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墩儿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的,就这样还被阿白拍成了个丐式懵逼,说什么也不身教,只言传。从日常,到插件,从PVP到PVE全部顺一遍,不管阿白听懂没听懂,死活不肯说第二遍,丢下一句‘有啥不会的就问我’就遁了,只留下三脸懵逼的阿白他们。秃子:....蠢咩:....阿白:emmmmm...(完美的化解了尴尬)

     尴尬归尴尬,教还是要教的,有了墩儿这位伟大的先人,秃子还有蠢咩可会吸取经验了。难得先不急,先把简单的没危险的教了。于是在阴山大草原上,一个仙(gay)风(里)道(gay)骨(气)的纯阳,骑着小绿,后面还坐着一位丑哭老王吓傻老谢的喵哥,队伍前还有一个200瓦的大师开道,全程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喜闻乐见


     说实话,这种配置,阿白觉得贼拉拉风,日常茶馆学的滴溜溜的快。茶馆好做,大战呢?阿白在告示前面站了很久很久,这个任务要不要接呢?万一我把全队害死了那岂不是罪过?可天无绝人之路,正巧蠢咩勾搭到了一个温婉明媚的琴娘打五小。要知道,阿白玩的时候,长歌门个个都是爷爷啊,有这么一条鲜活的大腿,不抱白不抱啊。能打能奶,还能玩诈尸,不愧是读书人,会玩会玩。

     阿白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拒绝的好,毕竟自己不会打,拖后腿就不好了。蠢咩赶紧拉住阿白‘等等,没事的,正好我也不会打,队里有个w8的琴娘是我师姐,咱们去yy,yy教你。’好说歹说才把阿白劝下来。扣扣索索的上YY,进频道,麦上已经有三个人了,分别是蠢咩、琴娘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秀太。五小嘛,不可能就三个人,于是琴娘就在帮会里叫了一个亲友(秀太),世界上喊了一个人(啥职业阿白忘记了,好像是毒萝???)几人组队,一头就扎进本里了。


     他们第一个打的本是梵空禅院,阿白从进本那一刻,汗就没停过,就连鼠标都变得滑溜溜的。第一个boss是要绕路的,那个还是蛮简单的,第一个boss很好过,无非躲圈圈、暴力抽。第二个boss,两把剑,躲圈躲面向,虽然有点手忙脚乱,倒也没什么。

     可是问题就出现在去的路上。打过这个本的都知道,去往第二个boss的路上会有忍者窜出来,跑的贼快伤害还高。阿白第一次遇见这么高科技的小怪,全程懵逼。跟着大家跑总是被攻击的对象,不知道是不是太丑引起了众怒,第二波小怪出来以后,总是没跑两步就壮烈狗带了。而阿白死了以后,仇恨直接乱套,忍者们顺着小路就找到其他小宝贝儿了。第三次灭团,队里的真.秀太忍不住抱怨‘那个明教怎么回事?你倒是脱怪啊?’。阿白不敢说话,蠢咩也打着圆场‘内个是我亲友,新人,新人,不会打’。‘不会打?没人教的吗?....’之后秀太说了些什么,阿白已经不记得了。阿白只觉得当时很紧张,也很自责,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样才能避免死亡,怎么样才能把怪甩开。


     好在琴娘没死,切奶把大家拉起来,倒是避免了继续暴尸荒野。可是阿白依旧很紧张,愧疚,自责几乎要淹没她。好在第二个boss出岔子很难,也就这么过了。第三个boss最麻烦了,天罚躲圈,阿白根本不会看。琴娘在YY里轻声提醒着大家,记得躲圈。阿白团队频道回答知道了,可是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队里的秀太已将明显的不耐烦了,阿白想‘我要是再出问题,是不是就耽误别人的时间了?’无形之中,阿白给自己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扶摇第一次都没跳到墙头上,又不会跳山山,只能安静的等着CD。

     好不容易到了第三boss面前,阿白刚落地,他们立刻就开怪了。阿白也不敢耽误,立刻进入战斗,阿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千万别让我踩着圈。可是,怕什么来什么“XXX释放了天罚”猩红的字贯穿屏幕,看的阿白心惊肉跳。这时,YY里传来一声不耐的啧啧声。阿白害怕了,她怯场了,毫不犹豫的踹了网线技术性下线了。

     下线以后,阿白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心里塞得满满都是愧疚,赶紧发qq跟蠢咩‘抱歉,我们这里又断网了’因为最近阿白这里的网络一直不太稳定,所以蠢咩也没多想。道完歉,阿白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心里涨得满满的,可是心底又有些委屈。恩,阿白觉得委屈,她是一个小白,真的不知道脱怪怎么脱,明教隐身又没用。他们在YY里谈天说地,她真的不能理解。所以,阿白真的很委屈。

     虽然委屈,但是日常还是要做的,可每次接到大战,阿白总会沉默半晌,然后再取消这个任务。帮会里的人也曾试着带阿白打五小,可是都被阿白用各种理由回绝了。阿白宁可毫无意义的挂机烧点卡,也不想进大战本。阿白怕了,真的怕,她害怕别人教她而她根本学不好,也害怕自己的愚笨会影响到别人,甚至想到害死他们是不是要给点修装备的金....阿白越想越怕,越怕越想。但是长时间拒绝帮会里的人,总归是不好的,于是阿白上线开始躲着大家。每天都是匆匆忙忙上线,匆匆忙忙日常,然后匆匆忙忙下线。就这么匆匆忙忙了4、5天,阿白都要崩溃了。为什么我玩个游戏要像做贼一样?阿白不清楚,但是她觉得如果这样长久下去,距离A的日子一定不会远。


     ‘凭什么?’阿白问着自己,‘我为什么不能好好的玩游戏’。阿白倔脾气上来了,就不信还打不过去了。于是阿白开始在B站寻找视频,贴吧找攻略。可是,对于这种日常本,能讲解的真的很少,说的也不明白,所以阿白只能以身试法。英雄是打不过了,那就从简单学呗,勉勉强强把第一个boss撸死了,到了小路口,阿白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第一次留下的印象太过.....阿白叹了口气,默默地切了明尊。看自己血量彪3w,阿白表示,恩,很安全,很安心。


     进战前,阿白就隐身了,进战的那一刻她恨不得原地起飞‘为什么不能轻工!!为什么他们跑的辣么快!!啊!!打人好疼!!’阿白全程怀疑人生。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插件是提醒卡怪的,貌似是旁边的木板卡怪什么的。,但是阿白的阅读理解你们大概能从前面感受到,她真的读不懂。木板有很多,为什么不标出来!!

     所以,不知道怎么卡怪的阿白,把所有的方法都试了,绕树林、爬塔(有木板的那个亭子)、强行突破结界、卡结界、甚至绕路都试了。然而,阿白完美的错过了正确答案。哪天下午,阿白死了无数次,死到装备红了,然后修,然后再试,再死,再修......


     时间流逝,点卡燃烧,但是可喜可贺的是,阿白似乎慢慢掌握了怎么样才能卡怪。其实阿白做对过,只是不是十分标准,导致总有怪溜上来。再后来,阿白做的越来越好,直到完全掌握。出本,阿白身上的装备也差不多已经红透了,但是阿白开心啊,这踏马卡怪总算学会了啊、还没麻烦别人啊。阿白贼骄傲,当时多失意现在就有多骄傲.....啧,蠢死她算了。

     可阿白这个智障吧,忘记了人家还有第三boss呢,躲圈他还不会呢。但是阿白她蠢啊,她忘了啊,心大啊,于是叫上其他胖友,准备刷一刷禅院,那么场面可以说是十分豹笑了。


     第一个boss暴力抽,不解释,在去第二个boss的时候,队里的秃子还担心阿白不会,专门切了T,走在阿白身边,以防万一。不负众望,阿白实力脸T,别人连看都不看,直冲向阿白。吓得阿白一个幻光步,但是!But!阿白手贱啊,鬼知道她什么时候选中了怪。玩过明教的应该知道吧...选中人物幻光步会直接瞬移到目标的身边。刚开始,阿白是在队伍中间的,跟怪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然后就“biu~”的一声直接窜进怪堆。


     阿白那是一个懵逼啊,连带队里的秃子也是一阵无语,阿白想不明白,我特么还没选地点呢?!怎么还回去了呢?!懵逼归懵逼,秃子手底下也不耽误,几个技能下来,仇恨拉的贼拉稳当(具体是什么阿白不知道,反正很亮就是了= =)。阿白也不敢耽误,什么都顾不得了,撒开蹄子一路狂奔(虽然速度并没有什么变化)。第二波怪一出现,秃子二话不说直接一个舍身就套过来,阿白心里那个感动啊,第一次竟然满血脱怪!!阿白立马甩一个密聊给秃子。


     “秃子,谢啦”“没事,就是,你回头考试的时候照顾一下就行【媚眼】”“.....啧,猥琐死你”阿白无语望房顶,觉得刚刚燃起的感动‘呲’一声灭的干干净净。


番外1
     

     话说,阿白满级以后每天日常挂机咸鱼,实在是空虚寂寞冷。听闻剑三盛产一种生物名叫‘小白’。据传说这种生物口感鲜嫩,适合各种烹饪方法,蒸炸煎煮焖都是十分可口的。阿白馋了,馋的直流口水,于是暗搓搓的打开收徒界面 ,看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小白。全部都是找PVP、pve师父的,就阿白那鬼一样的操作,也就宏摁的快点以外,大概是没啥优点了。

     但这仍然阻止不了阿白想要作死的心,寻寻觅觅半天,总算找到一个自称小白的琴太。阿白想都没想,一个密聊就甩过去了‘小家伙,还要师父嘛’其实阿白还是很紧张的,万一人家说不要了岂不是很尴尬。好在阿白人品不错,琴太是个纯小白,而且只拜了一个师父,阿白是她的二师父。大师父是个啥阿白不关心,反正大师父总不能比自己还菜。

     刚收徒不久,小琴太就甩来一条密聊“师父父QAQ,我卡住了”。阿白沉思,卡住了,好解决,于是想也不想的回到“没事啦,你试着换个方向跑一跑,跳一跳就能解决啦”阿白觉得自己贼拉牛X,刚收到徒弟就解决了个大事,爽!可是一会儿徒弟又密聊到“师父父不行啊,出不去啊QAQ”阿白皱眉,这是卡哪儿了?阿白觉得自己要到她身边去教她,就让徒弟召请阿白。召请甩过来阿白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那个智障啊,连问都没问人家是卡到那里了,就这么过去了。

     喜闻乐见,阿白的徒弟卡在哪里了呢?我不知道你们去没去过长歌门,在一个交任务的房间,下面有一个空间。然后我们阿白从天而降,穿过房顶,越过地板,毫无阻碍的进入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半地下室。长歌门有钱啊,弄房子还都弄个地下室防潮,会玩会玩。


     再说阿白,穿越两层阻碍,一屁股坐在地板下面的时候,都™快哭出声了。这TMD是什么地方???这TMD得多有才才能卡到这种地方?!阿白无语凝噎,仰头看着地板,心里的绝望你们大概是理解不了的。阿白能怎么办,只能一边找出路一边问徒弟这么个鬼地方是怎么进去的。“我也不知道,我就骑马过来,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进去了”woc!居然还特么是骑着马进来的!!骑马进来的,应该很好出去吧,于是,阿白这个大智障带着自己的刚收的小智障在地下室里转悠来转悠去,用一个成语形容一下...大概,瓮中捉鳖特别适合。

     阿白可绝望了,徒弟没救成,自己也搭进去了。阿白都快后悔死了,为什么不把徒弟召请过来,现在后悔也没用。回身还想安慰徒弟,刚打开密聊,徒弟的密聊就甩过来了。“师父父!我出来啦!”

     卧!槽!要是你们,你们怎么解决?反正阿白当场就绝望了,这™咋整????“师父父,你看看你能不能出来”阿白并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个地下室。

     折腾半天,阿白犹如便秘,进不去,出不来。最后实在没招了,只能让徒弟再把她召请出来。阿白出来的一瞬间,宛如重生,阿白决定,一定不能让陆危楼找李白喝酒,万一看上长歌的户型了就特么尴尬了。


     有惊无险,跳到平台上,怪也没有跟着上来,可以说是一次完美(并不)的脱怪。第二个boss随便打打,躲躲圈也过去了。扶摇、聂云,窜上房顶,读个石碑,就进入到了第三个boss面前。“老白,会躲圈吗”队里的墩儿问,虽然嫌弃,但到底还是比较关心的。“咳咳,,,那啥,我不太会”“还不会?上YY吧,我让你躲你就躲”“成,没问题”上YY,阿白还是蛮紧张的。“老白,来啦。咋不开麦?”同学更喜欢喊阿白为老白,刚开始还会反驳两句,后来叫的人多了,也就这么随他们去了。‘恩,家里有人睡觉,不方便开麦’阿白确实不太喜欢开麦,就算开麦也就是这么聊上寥寥几句,而且家里确实有其他人在休息,是真的不太方便。

     ‘恩,那我来指挥吧。’说是指挥,其实只是说给阿白一个人听的。‘老白,躲圈之前地上有提示,结合提示我说躲就躲吧,哦,还有,别躲进别人的圈里就行。大娘出来打大娘,其他的大概没什么了。’阿白表示听懂了,但是能不能做到就是另一个问题了。之所以做不到,一个是当时没有练过(那两把剑阿白实在是撸不掉,所以连老三面都没见),第二个是真心没有看到下圈之前的提示(满屏的技能特效啊,差点晃瞎阿白的猫眼)。


     开怪,打打打,大娘?撸掉。阿白还觉得这是个比较不错的开头,最起码现在没有出现什么差错。“准备躲圈了啊”YY里墩儿提醒着,阿白刚放松的心思立马绷得紧紧的,打起精神,希望能找到“提示”。“躲!”YY里墩儿突然一嗓子,吓得阿白一个激灵,一个聂云直冲进boss怀里,不过好在boss脚底下没有圈。很好,完美的躲过了第一个圈,阿白默默地想,这是个好开头,看来我聂云没有摁错。“躲!”阿白还在感叹,这边一嗓子把阿白给吓得回魂。躲?躲什么?!躲哪儿?!!还躲人家怀里?!这不好吧...阿白还在胡思乱想,这边圈已经往下落了,管他的,先往前去好了。

     我觉得你们大概能猜出来,第二个圈,阿白完美的站在了正中间!“XXX释放了天罚”,阿白瞬间就剩下个血皮,好在队里的五毒奶大,强行把所有的血线拉上来。阿白都吓炸了毛了,**这个本这么刺激的吗?!还没怀疑晚人生,第三圈就已经落在了脚下。“躲!”阿白慌了,熟悉的紧张感再次袭来,阿白不知道到底应该躲到哪里。害怕连累队伍,阿白只好往人少的地方跑,倒好,没踩到圈,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人少的地方有个优点,那就是,不晃眼。“老白,你看好前面的提示,有提示的地方就会出圈,你别踩就行。”


     阿白表示我努力、尽量让自己离圈远一点。于是身为一个近战,一个近的不能再近的明教,恨不得腿长两米二。就看吧,阿白走位极尽风骚,全程猥琐到陆危楼怀疑这货到底是怎么进的明教。就这样,迎来了第二波天罚。巧,阿白的兵器被没收了(真的很不好意思,那个状态叫什么,身为一个咸鱼,我是真的不知道,反正就是武器不能用,还会传染),只能溜溜达达的在外围绕着圈,一不小心传染给了毒奶。就在阿白溜达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脚下出现一个小小的、金色的‘魔法阵’。

     阿白确实蠢,但是不傻,看见异常,立刻溜走。刚走没几步就看到地上‘咻’的一声就多出来一个小红圈,这个圈阿白认识啊,这不是天罚嘛。莫非这个金色的就是刚刚说的提示?阿白为了验证,专门停下,盯着那个提示,一看,果不其然,有黄标的地方果然就是天罚落下的地方。阿白搞明白了啊,开心了,激动了,正好武器也能用了,二话不说,嗷嗷怪叫着就朝着boss的身边冲去。然后!!!完美的!落在了!秃子的圈里!!!“XXX释放了天罚!”然后喜闻乐见的全体扑街。尴尬啊,阿白赶紧在团队里道歉“抱歉抱歉!!我没看见,我回来,再来一次,抱歉抱歉”这事也挺正常的,翻车嘛,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反倒是队里的毒姐给了阿白一个充满爱的么么哒。

     再次开打,阿白这次没那么害怕了,虽然刚开始还有点手忙脚乱,但是后。越来越好,越来越熟练,全程没有再踩到圈。


(未完~\(≧▽≦)/~戳阅读全文看后续哦)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至公众号请联系作者本人。欢迎转发给小伙伴分享故事,欢迎留言互动哦。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