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我有两个爸爸 ,他们都很爱我耽美

汤圆创作 2019-01-10 15:37:43


两个爸爸一个娃

汤圆作者/雪耳


我叫楚果果

今年六岁

我有两个爸爸

他们都很爱我

我也爱他们

一个爸比是大明星

一个爹地是画家

我们过得很……


-1- 

九月的天,天清气朗,团团白云的缝隙的中漏下丝丝橘红色的光线,半下午的天透着一股子温暖劲儿,城市四周的高楼大厦和居民建筑都染上了暖色调。


下午四点半,白湖幼儿园的教室外面围了一圈儿家长,男女老幼,喧闹声嗡嗡嗡不绝于耳。


幼儿园铁门门口大开,里面站了保安大叔和几位老师,一一和回家的孩子们微笑再见,校园小路上来来往往着许多年轻或年长的家长和蹦蹦跳跳的孩子。


中(三)班的小朋友们都坐在教室里自己的小板凳上,虽然小耳朵在听着老师最后交代的话,但已经心急的朝外面看了。


两位带班女教师交代完就纷纷起身招呼着,看到窗
外一位家长就喊一个孩子。


“佳佳,妈妈来了。”


“李老师再见!”


“佳佳再见。”


“文俊,爷爷来了,快过来。”


……


女教师把孩子送到家长手上,闲说两句就跟他们招手拜拜了。


就这样,很快,教室窗外高大树木下的身影渐渐减少,只剩下稀疏几个家长拉着自家宝贝的小手朝外走。


操场上奔跑着许多孩子,大的小的,他们肆意玩耍。下午四点四十,楼上广播里应景的放着愉快欢乐的小曲儿,生命一派欣欣向荣的模样。


中(三)班的小朋友已经差不多走完了,只剩下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两个人站在小桌子旁摆弄彩色盒子里的积木玩具块。


“果果,你爸爸今天来晚了哎?”小男孩说。


被叫做果果的小女孩哼了下,心里其实有些失落
但还是很倔强的开口,“我爹地很快就来了。”


小女孩四岁多的样子,扎着两个小辫子,模样可爱,黑亮的头发晃动着。她的脸小小的,眉眼大,穿着正红色薄上衣外套和裤子。


果果低头认真的玩手下的积木,不再和小伙伴搭话,门口两位老师正在跟小男孩的妈妈聊天,保育员阿姨拎着拖把在卫生间那边走动,一晃拐到了走廊另外一边。


这个教室有两个门,后门是连通外面场地,前门连通洗手间,另一边是另一个教室,两个班级共用一个洗手间。


“真辛苦老师了,孩子太调皮。”


“不不,不用客气的,这是我们的责任。”


“那我们这就走了。”


“好,再见。”


李老师笑着送走了小男孩和妈妈后准备去参加幼儿园的一个小组活动小会议,就跟旁边那个实习老师交代先照顾下果果,她去别的班做事。


实习老师同意了。


穿着运动服的新老师是才调到班上的,叫张佩佩,孩子们都喊佩佩老师。


佩佩老师就陪果果玩,教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个。


等到了大概五点,果果还没有看到爹地的影子,她有些着急了,平时爹地来的最早了。于是,她乘着新老师去洗手间的空档一溜烟跑出了教室,立在石子路上,眼巴巴的挪着步子看铁栏杆外的街道,隔着低矮的绿色植物,以及藤蔓植物。


班级后门出去就是幼儿园侧面,都用铁栏杆围着,里面种了许多绿色植物,空气清新,小路上都铺着各样的石子。右拐走几步就是宽敞的操场和走道,一眼就能看到幼儿园出入的大门。


“嗨,你好啊。”


果果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的街道,突然,有个声音在她小耳朵边响了起来,她扭头,一个黑色的影子蹲了下来。


“叔叔你是谁呀?”


果果不怕生,活泼开朗,她眨眨眼睛,扭头看着这个穿着一身黑的年轻叔叔,他还戴了个牛仔帽子。


“我呀,是你爸爸的朋友。”


“我爹地……”


“叫楚昕对不对?哝,你看,他让我买了你非常喜欢的酸牛奶,每天放学都有对吧?”
男人说话间像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掏出了一盒绿白相间包装的酸牛奶,递给她,露出温暖的笑容。


果果看到酸牛奶时眼睛明显的一亮,有些欣喜,但是她又有些犹豫,摆摆小手说:“可是我爹地说不能要陌生人的东西,我不要。”


男人忍不住欣慰的笑了下,他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轻轻说:“可是我是你爹地的朋友,就不算陌生人了呀,不信,我给你看照片!”


说完,年轻男人把手机掏了出来。手机里的是一幅照片,上面有楚昕和眼前这个陌生叔叔两个人,正站在一起。小孩子的眼力劲儿不够,一看就以为真的是,便相信年轻男人了,声音脆脆的叫了起来。


“哎呀,那是我爹地!”


“是呀,我没有骗你吧,你爹地让我来接你回去的。”


“好,那我们去跟老师说再见吧。”


果果非常开心,爹地果然没有迟到太久,她主动牵起陌生叔叔的大手,准备朝着班级那个方向拉。


“不用不用,我跟你们老师打过招呼了,这就走吧,不然你爹地等着急了。”男子弯腰,忙回应着。


果果歪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好吧,那走吧。”




-2-

“嗯谢谢,拜拜。”


楚昕挂了电话后,把手机攥在手里,就坐在站台前的长椅上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朝着小区内幼儿园的停车位走去。


也许果果想跟他玩个游戏,而一个人回家了呢?楚昕安慰着自己。其实,这个孩子,并不是他的,而是捡来的。但他养了四年,早已当作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楚昕是大学毕业后就带着的,那时候和前任分了手,正心灰意冷着。冬季太冷,零下好几度,穿羽绒服带口罩都堵不住寒风的侵略。他是在一处商店门口看到的那个婴儿,那里白日卖着小礼品,孩子稚嫩的哭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也许,只有生命才能唤醒生命。


当他蹲下身,看那个弃婴的时候,孩子奇迹般的不再大声啼哭了,只眨巴着黑亮的大眼睛抽泣着,滴溜溜的黑眼珠盯着他看,小脸红扑扑的,是个漂亮的婴儿。


楚昕想着已经是深夜了,孩子在外面说不定会冻死,就咬牙把她带去了自己租住的小屋子。那时候是准备考研的,就单独租了间房间看书,也时常会给杂志报刊画一些插画或者连载漫画以赚取点大学生活费。


谁曾料,就那样一个举动,改变了他后来几年的生活。


**


“呜呜呜,我要爹地,你带我去看爹地好不好?”


“乖,别哭别哭,叔叔很快就带你去找你爹地,再等一会儿好不好?就一会会儿。”
“不要,我现在就要我爹地。”


果果坐在男人腿上一直在哭,小眼睛都红了,不停的扭动想要走,男人显然是没有带过孩子,整个人都无措的很,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着小姑娘。


两个人坐在医院走廊处的一排蓝色椅子上,外面的天已经渐渐暗了下去,天际已然露出深蓝色的边缘线。


“何先生,你进来一下。”


椅子尽头的房间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探身出来一个白大褂的男医生,他冲着男人招招手。


男人一把抱起果果朝着医务室里面走,他轻轻拍着小姑娘的背安慰道:“马上就带你回家了,别哭了啊,小姑娘哭多了可就不漂亮了。”


“嗯。”见有了新的变化,果果稍微安静了下,她抽着小鼻子,点点头趴到男人肩膀上,想着很快就能见到爹地了。
“医生,怎么样?”
“您给的东西我已经交给同事拿去做鉴定,不过结果最快也要一天一夜,而且你也知道,这种事情一般只有走司法程序才给办,所以……”


“我懂,我可以等的。”男人神色如常,他对着站在桌旁的医生淡淡笑了下,怀里的果果静静的趴在肩膀上未在吭声。


和医生大概说了几句后,男人就带着果果从医院出去了,直到到了车上他才发现小不点睡着了。车里面有空调,但他还是把外套脱了给果果盖上,让她睡在后座,自己则开车送她回家。


想来,她的爹地,肯定担心坏了吧。不知道能不能解释得清楚。外面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手腕上的钟表发出人耳几乎不贴近就听不到的转动声,银色的时针指向了七点。


楚昕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屋里空空如也。他已经发呆很久了,手机就摆放在沙发皮质扶手上,有一丝一毫的动静他都立刻去看,但什么都没有。


果果已经失踪两个多小时了。


他靠着沙发背,蜷缩着,不知道又坐了多久起身倦怠的朝着房间走,没有开灯,就趴在床上。木质地板上散乱着许多水粉颜料盒,各种型号的笔刷,还有一沓一沓的白纸,已经一个垃圾桶,扔了不少的纸团,床头靠墙的写字台上重叠搁着些许已经画好了的成品画。


“咚咚咚,咚咚咚……”


正睡的迷迷瞪瞪的时候楚昕似乎听到了外面有敲门声,敲门声?他躺在床上猛地一惊醒了,忙用掌心揉了揉眼睛朝着房间外走。


门口旁边是鞋架,他按亮了
墙壁上灯源的同时一把打开了防盗门。


“果果。”


“楚先生,对不起。”


当楚昕真的看到果果的时候他一瞬间欣喜和愤怒杂糅到一起,只站在门口有些怔然未说话,他和男人对视一眼,只听到了他这么一句话。而果果被黑色外套包着,正趴在男人的肩膀上,似乎睡着了。
男人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袖,非常年轻,模样不过二十二三,看起来模样也非常符合大众的审美,个子比楚昕高一点。
“请先进来吧。”


男人点点头,抬步走了进来。与此同时伸手把果果小心递给了楚昕,楚昕给他拿了一双鞋,然后抱着果果到她的小房间里睡。


“请坐。”


楚昕神色平静,心里五味杂陈,他不知道这人是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尽量保持客气,毕竟孩子终究送了回来。


男人坐在靠墙的长排沙发上,楚昕倒了两杯热水放到他前面的茶几上,自己则坐到斜对面,客厅上方的灯开着,屋外已经漆黑一片。


“呃,请问如何称呼?”


“何君航。”


楚昕乍一听感觉这名字几分熟悉,但他也讲不出是在哪里听说过,只迷惑着轻轻点头。


“是这样的,我先前已经调查过了,果果不是您的女儿吧。”何君航继续开口,他身体前倾,双手交握,神态认真继续道:“我是果果的亲生父亲,真的非常抱歉,再没有告诉您的情况下私自带着孩子去医院做了DNA检查。”


楚昕闻言震惊不已,他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居然是果果的亲生父亲,那他这次来是什么意思!要带走果果吗?楚昕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敌意,他非常警惕。


“你要带走果果的意思吗?”


何君航虽然听出他语气的冷漠,但也不畏惧,声音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坚定。


“我知道这个对您来说很过分,但,但我真的很想念女儿,我想和她一起生活,除了这个孩子,我已经别无所有了。不过我不会立刻把她带走,万事可以商量,肯定也要考虑到楚先生您的想法。”


楚昕的脸色暗下来,他手指紧紧攥起来,目光游移不定似乎在思考什么。


“何先生,我养了果果四年多,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里面的感情。我知道既然您去做了亲子鉴定就想拿出一份证明给我看,也相信你今天能把果果送回来并来跟我谈这件事心里是很诚恳的,但我……”


楚昕性子温和掺了几分宅居的文静,他不想为难人,但在果果这件事上也不肯退让。后面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他抿唇,微微垂眸。他真的很爱女儿,爱这个从咿呀碎语到如今张口闭口爹地爹地的孩子。


何君航也并非不讲理的人,他一时沉默,只觉得内心里充斥着对孩子的愧疚以及眼前这个养父的歉意,他感觉自己就这样直接带走孩子实在太过分了。


“对不起我,我有些心急了,要不等想到更好的办法了再来商量吧,我暂时不会带走果果的。”


楚昕是有几分惊讶的,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肯率先退让,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对他也增了些许好感,便缓下神色淡淡一笑问道:“行,那何先生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呢?”


何君航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些迟疑,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回答,“在影视公司里做事,以前出过电影和唱片。”


“欸?”


显然,楚昕吓到了,他居然演艺圈儿的人!难怪比较眼熟,以前应该在电视上还是广告里肯定看到过。


“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何君航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露出了个不甚在意的笑意,略带失落。


楚昕知道他是指当年的繁华如今的惨淡,便安慰道:“没关系的,这种地方,起起伏伏是常事,你还这么年轻……哦对了,冒昧问一句,何先生今天多大呢?”


“二十四。”



- 未完待续 -




点击“阅读原文”,立刻阅读全书
↓↓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