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轻小说《谁折断了我的翅膀》

與貓成萌 2021-05-19 07:45:03



蜻蜓,大抵经常贴着水面飞行。


而逆光的方向,抵不过消逝。




《谁折断了我的翅膀》

『1』无忧无虑的小蜻蜓

“我是一只无忧无虑的小蜻蜓/天天扑腾翅膀飞个不停/老妈讲的话我偏不爱听/最爱睡觉睡到自然醒…”

 

 “哎哟!”太过得意忘形,只顾着唱歌没看路的小轻轻砰地一声巨响撞到了一堵白漆漆的墙上,然后软绵绵的摔到光滑白净的地板上。

 

误闯民屋?有木有?!只见小轻轻使劲地扑腾着受伤的翅膀挣扎着要从地上飞起来,下一秒却被一只大手提着翅膀从地上捡了起来。


 “呀!”一张人的脸蛋放大似的映在小轻轻红眼睛里,可怜她被突然出现的人吓得不轻,拼命在来人手里挣扎着,啪一声翅膀就折断在来人的手上。

  

我的翅膀被折断了?!小轻轻惊呆了,整个身体如断线的风筝不受控制的往地上摔去,脑袋有那么一瞬间停止了思考。

  

极度不爽的扬眉,她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来人的鼻孔,破口大骂:“坏人,赔我翅膀!”

 

啊哦!本来北空空看到一只蜻蜓横尸在自家地板上就很吃惊了,现在看到横尸的蜻蜓断了翅膀又傻眼就算了,居然还在他面前变身成一个同他差不多点大的人类女孩,那惊讶的程度简直就是无法形容!最要命的是,那只蜻蜓还伸手指着他唧唧歪歪骂个不停,让他心里为数不多的愧疚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爽的撇撇嘴,北空空没好气地说:“翅膀没了也不咋的!”


 “什么?!”小轻轻听到这话不由更加火大了,样子气鼓鼓地,“没有翅膀的蜻蜓能叫蜻蜓吗?!”噼里啪啦地就冲北空空一阵狂骂。

  

北空空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更别说对方是只蜻蜓了。念在是他有错在先,他底气不足的问道:“那你想怎样?”

 

 呃?小轻轻一时被问得哑口无言,含着小指头想了那么一下,然后朝他看了看,问:“你们人类是不是有一首歌叫做《隐形的翅膀》?”

  

北空空想不明白眼前的暴躁蜻蜓干嘛这么问,只能顺着她的意点点头,答的漫不经心:“嗯,听过。”

 

 “那就好办了!”听到这令她满意的答案,小轻轻霎时眉开眼笑,继续问,“哎,你今年几岁?”

  

北空空真的很想不明白暴躁蜻蜓干嘛问这些与赔偿翅膀无关的话,只能强压内心想暴力的冲动,揉揉青筋突起的额头,淡然道:“十七岁。”

 

 “啥?十七?!”小轻轻惊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噢,我的地呀,你也忒年轻了!”

  

不理会北空空眼中的不解,她低头数起了手指头,嘴里莫名其妙的嘀嘀咕咕些让人费解的话: “十七,那就是说还有一年才满十八周岁。一年就是三百多天,我数,我数…”

  

被暂时晾在一旁的北空空看着拿手指头算数忙不过来的小轻轻,十几分钟下来翻了不下十个白眼,心想这蜻蜓智商未免也太低了!


虽然现在他只有十七岁,好歹也是大一生,而且还能够自食其力不依赖父母,利用兼职赚的钱在学校外面租了间房。

 

 “哎!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由扬声叫唤沉浸在数学世界里迷迷糊糊的她。

  

小轻轻抬头眼神疑惑地看向北空空:“你是在叫我么?”她刚刚算了好久,好像她要好久才能要回自己的翅膀回家啊!这不,她正准备重新数手指头算一遍呢!

 

 “废话!”北空空一副受不了小轻轻神经兮兮的模样,很无奈地丢了个大白眼给她,“你不是要我赔你翅膀么,你给我说说怎么赔?”

  

“啊?”小轻轻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顾着数数忘了跟眼前的男生解释了,于是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地说,“是这样的,其实你们人类背后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当你们成人满十八周岁的时候隐藏在你们身后的翅膀就会成形,只不过你们自己看不见。所以,到时你满十八岁我需要你把你的翅膀给我。”

  

说完,小轻轻满脸好奇地观察起北空空的反应。只见北空空听完她的话止不住心里的诧异,瞪大了眼睛,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口瞪目呆。

  

以前他觉得隐形的翅膀这首歌就只是好听而已,没想到隐形的翅膀竟是真实存在的!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咳咳。”觉得自己太过惊讶,北空空觉得很不好意思,刮了刮自己的鼻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们看不见自己的翅膀,我能看见啊!”小轻轻眨着纯真的大眼睛,很认真说道,“你的翅膀现在还没成形呢,小小的,比我的翅膀还要小。”

  

这下,轮到北空空无言以对了。算了,赔就赔,反正那隐形的翅膀他一辈子也用不上,赔了他也不吃亏!想清楚了,北空空难得笑了。

 

“那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不赔。”

   

小轻轻见他答应了,之前闷在胸口的怒气全消:“这是你说的喔,不许反悔!”

 

“嗯。”北空空点头。他压根没打算反悔,毕竟折断她翅膀的罪魁祸首是他。


 “嘿嘿!”小轻轻见他答应的毫不犹豫,心里是那个愉快啊!


 “我叫小轻轻,你咧?”

 

“北空空。”他双手插在裤袋里,酷酷道。


 “喔!”小轻轻吮着小指头应了声,余角瞥见沙发上散到到都是处的东西,蹦蹦跳跳的走了过去,拿了一个,朝北空空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好像能吃的样子。

 

“这叫果冻。”说着,接过小轻轻手里的果冻拆了开来。

 

“呐,给你,试试。”拆好后,北空空递给看着手里果冻快要流口水的小轻轻。不过小轻轻没接,就着他的手就把果冻一口吃了下去,把他吓了一大跳。

  

北空空汗颜,心想这家伙真是一点儿也不怕有毒。


“哇!好好吃。”小轻轻双手捧着下巴,十分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甜甜的,滑滑的,比清晨的露水还要好吃。”

  

伸手扯了扯北空空的袖子,小轻轻眼巴巴地望着他:“我还想要…”

 

 额,我怎么觉得自己摊上了一个麻烦?北空空看小轻轻一副可怜兮兮又饥饿的表情,突然感到一阵头疼。





『2』会做饭的小蜻蜓

“傻轻轻,我去上学了,饿了你就吃果冻,桌子底下有我新买的!”北空空冲着房门大开的地方大声说了几句,等了几秒也没见人应,想也知道小轻轻那只傻蜻蜓此时睡得正欢呢!管她有没有听见,北空空说完穿上鞋自个出门上学了。


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北空空情不自禁想起这阵子发生的怪事。


说来也有点不可置信,大一下半学年开学也没多久,他竟然摊上一只会变身的傻蜻蜓!更令人不可置信的是,这只傻蜻蜓现在还住在他家里。


傻轻轻来了也有一个多半月了,天天拿果冻当饭吃,当零食吃,有时候他真怀疑她是不是饿傻了?哪有蜻蜓这样的!不过刚开学他也挺忙的,忙得没什么时间顾得那只傻蜻蜓的伙食。唉!想到这儿,北空空有些愧疚,毕竟害得傻轻轻有家不能回的罪魁祸首是他。


算了,昨天去市区买了很多食材,等下午放学回去他做些好吃的给她补补吧。这么想着,北空空本来有些郁闷的心情霎时豁然开朗,脸上也多了丝愉悦的笑意。


而待在北空空家睡得昏天暗地的小轻轻睡到下午两点多钟才起床,早上北空空说的话她压根一丁点儿都没听见。不知怎么的,昨晚她竟然失眠了三更半夜才睡着,这令小轻轻无比郁闷。她来北空空这里住的也快有一个月了,平时睡眠超好的,北空空早上出门上学的时候她就睡得自然醒了。


哼!不悦地撇下手里的漱口杯牙刷,混乱的拿起湿毛巾擦擦脸,小轻轻气鼓鼓地走到客厅沙发上呆坐着。看到桌下红袋子装的一大袋果冻,难得第一次没有胃口。


 “唉唉,北空空不在家好无聊啊!”小轻轻仰天嚎叫,接着软绵无力地卧倒在舒适柔软的沙发上滚来滚去。也不知身子碰到啥玩意,沙发对面的电视机嘀一声亮开了。


“咦?”小轻轻完全不知是自己刚刚倒在沙发上滚来滚去碰到电视机遥控器开关的缘故,一脸不知所云兼好奇地的盯着忽然亮屏的电视机。


“首先,把切碎的新鲜虾鲜倒入滚烫的油中轻轻炸一遍…”电视机被小轻轻糊里糊涂开了,播放的是一个关于怎么制作地方美食的特别节目。小轻轻好奇地看着电视机里的人烧菜,口水流了一沙发还不自知。


“下面是广告时间…”

 

“偶咪嘎,怎么没了?”广告一点儿也不好看!小轻轻看到电视机上烧菜的阿姨不见了,不开心的撅起了嘴巴,圆溜溜的大眼睛开始不安分的到处乱瞟,一个不小心瞟到角落一堆食材,顿时两眼泛光整个人来了精神。丢下怀里的阿狸抱枕,小轻轻拖鞋也没顾上穿光着小脚丫就跑到角落处翻着装有各种食材的塑料袋。

 

“有菜耶!噢耶!北空空万岁!”小轻轻见一堆菜都不是果冻,开心兴奋地双眼都眯成了月牙状。刚她看电视机里的阿姨烧菜她也好想烧菜,现在有食材,她可以动手了!嘿嘿!心动不如立即行动,小轻轻一口气提着好几袋食材屁颠屁颠地奔向北空空的小厨房。

  

“滴答滴答。”时间在不经意中溜走,墙上的钟转到了晚上七点半。


“咔!”开锁进门的声音。这要是在平时北空空五点多就回到出租屋了,谁知北空空开学参加的社团今天有事,拖了他一些时间。这不,弄得今天这么晚才回来。

  

“龟、派、气、功…”进门后,北空空迅速换下鞋,提着外套来到客厅,只见电视机里正播放着《七龙珠》动漫。没见着傻轻轻平时窝在沙发上啃果冻的身影,北空空心下疑惑,唤了声:“傻轻轻!”

  

“哎!”只听见小轻轻的声音从厨房处缓缓传来。

这个傻家伙,在厨房干嘛?带着点点好奇,北空空走近了厨房。


哇!不看还好,一看北空空觉得自己被吓了一大跳!

 

“傻轻轻,你这是…”只是一天没见而已,傻轻轻居然在他小厨房桌的空地儿摆满了各色的菜肴,显得格外壮观,看上去还很好吃的样子。

 

 哎?那盛菜的碟子怎么看着那么眼熟?还有,桌上昨天才放好的调味品怎么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好吧,昨天周末北空空留傻轻轻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去市区买了些学习用具,心血来潮又买了一条围裙,一堆盛菜用的精美瓷碟,还有各家的调味品等,没想到今天竟给傻轻轻全拆了拿去用…

  

这是巧合呢,还是不是巧合呢?

 

“呃?”小轻轻听到北空空唤自己的名字,百忙中从众多菜肴中抬头丢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你回来啦?我烧了好多菜,你来尝尝?”

  

傻轻轻会烧菜?北空空心下又是一惊,忙不失时宜的应道:“好啊!”

 

 “傻轻轻,厨房比较挤,我们先把菜端到客厅的餐桌上吧。”


 “嗯!”小轻轻看看被自己弄得不像样的厨房,顿时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变得有点红,应的很是迅速。

 

在厨房与客厅之间往往返返好几回后,北空空和小轻轻终于将厨房的菜被全端出来了。瞧着一桌子的菜肴,北空空真心觉得自己饿坏了。也不跟小轻轻客气,拿起筷子就往自己看起来最喜欢的的那道菜肴夹去。


 小轻轻烧菜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早就饿坏了,看北空空吃的同时自己也吃了起来,边吃边问:“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说实话,味道还真不错。”北空空吃着小轻轻烧的菜,不得不对眼前这只超级爱吃果冻的蜻蜓有了些改观,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哎呦,真的吗?这是我第一次烧菜!”小轻轻听到北空空的称赞俏脸上笑开了花。


 “噗!”北空空咽着菜差点没被这句话呛到,“咳咳,第一次烧菜?”他用怀疑的眼神来来回回打量了小轻轻,心想这只蜻蜓真是谦虚了,哪有蜻蜓第一次烧菜就烧得比人类还好吃的?


 “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会烧菜?你怎么没将糖和盐弄混?”而且还没有将他的厨房弄乌烟瘴气,实在是难得!


 “嘿嘿!”见北空空这么问,小轻轻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们人类乡村不是用柴火做饭么?每次我看到有哪家人家的烟囱升起炊烟,就会飞到人家窗户外面偷看人家烧菜。还有就是烧菜的时候我有先尝过那些调味料的味道,所以没有弄错。”


 “噢,原来是这样!”北空空咬着筷子,觉得傻轻轻说的事听起来好不可思议,敢情轻轻还是只爱偷窥的蜻蜓!虽然说她只是为了偷看别人烧菜,虽然说她只是偷看别人烧菜就学会了烧菜,虽然说她没烧焦菜烧糊菜。


 “等等…”北空空一想想觉得不对啊,傻轻轻哪来的食材烧菜?


偷的?抢的?买的?摘的?摇摇头,觉得不大可能。于是二张摸不着头脑的问:“你这食材是从哪儿来的?”


 “角落里捡的!”小轻轻笑眯眯的伸手指着北空空原来存放食材的地方。北空空顺手指的方向回头一看,霎时眼角抽搐。


莫非这傻丫头把他昨天买回来的食材全都败光了?再仔细瞧瞧桌上摆的各色菜肴,那材料真的是他昨天累死累活买回来的食材,居然一顿就把他一个星期的伙食全给煮光了!真不知该夸她还是骂她?


认命地吃着小轻轻第一次下厨烧的菜,北空空却觉得心里某个角落逐渐变得柔软。


菜太多了,只顾着吃菜北空空有些吃不下去了。


 “傻轻轻,有饭么?”


 “饭?”小轻轻不解地皱眉,“你们人类吃的那个看上去白白软软的食物么?”


 “嗯,我们叫米饭。”


 “北空空,我刚忘了告诉你,我只会烧菜,不会煮饭。”


 “…”


 “平常我只偷看到人家是怎么烧菜的,没偷看到人家怎么煮饭…”小轻轻挠挠头,很是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亏他刚才还以为他面前这只蜻蜓无所不能,谁知…


 唉!只能怪他想太多!


“我去煮饭,你先吃吧。”说完,北空空放下手中的筷子转身走进厨房放水淘米去了。


 


『3』爱吃果冻的小蜻蜓

“叮铃铃!”一大早,一阵急促的响铃声吵醒了睡梦中的小轻轻。


 “谁啊?”小轻轻揉揉犯困的眉眼,伸伸懒腰,小声嘀咕,“怎么北空空还不去开门?”


 “来了!”随后不久,耳中传来北空空的开门声,接着是一阵噼里啪啦不绝于耳的移动家具的嘈杂声。


 “怎么回事?”小轻轻被吵得无法若无其事赖床了,干脆起床穿着一双男士拖鞋奔向客厅。


 “北空空,你们在干嘛?”一来到客厅,小轻轻就看见北空空和一个穿着褐色工作服的中年男子合力搬着一个白色的大箱子放到客厅左边的空处,还插上了电。


 “你醒了?”北空空没有回答小轻轻的问题,随口问着。见东西摆好,就招呼那个穿着褐色工作服的中年男子出门。


关上门,北空空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放下杯子,看着窝在沙发上坐着的小轻轻,温和的笑了笑:“吵醒你了?”


 “当然!”小轻轻不开心的撅起嘴巴。


 “我也不知道他们会这么早送货上门。吵到你,我也很抱歉。”这租来的房子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早上那么大动静没吵醒这个睡神也就奇怪了。


 “哼哼!”小轻轻依然生气,但是听到北空空道歉后气倒是消了不少,“那个白色的大箱子是什么?”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问。


 “冰箱啊!最近天气越来热了,吃的东西放在里面可以储存比较久,你的果冻放在里面冰一下味道会更好。”北空空想到小轻轻不是人类,于是言简意赅的向小轻轻解释冰箱的用途了。


 “冰箱?果冻放在里面冰一下味道真的会更好?”小轻轻听完觉得好稀奇,不等北空空出手,从客桌底下提出一大袋果冻毫不客气地塞到冰箱肚子里。


 “北空空,果冻要冰多久?”

 “大概一刻钟吧。”北空空语气有些不确定道,“傻轻轻,我要写稿去了,你自己在客厅里看电视吧。”说完一头栽进自己的卧室忙去了。


网购一台冰箱把他之前写稿赚来的钱用得差不多了,趁现在有时间他得抓紧时间写稿,要不然过阵子学校社团很多事忙,他就没空写了。小轻轻注视着北空空离去的背影眼神古怪,好看的眼睛透着丝丝难明的情绪。


 “好似最近空空的翅膀长大了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轻轻甩甩头瞄向第一天工作的美的冰箱两眼泛光,口水直滴。美味的果冻,快冰冻好了吧?


  “哎,好累!”忙活了一下午,北空空终于写好了文稿。伸伸懒腰,他打着呵欠来到客厅,想要倒杯水喝。揉揉犯困的眼,托着疲惫的身子往沙发挪去,一屁股坐下。


咦?怎么凉凉的?北空空低头一瞄,不由瞪大了双眼。冰冻的脚?谁的?顺着脚的方向寻去,他看到整个人化成冰雕的小轻轻。


“天杀的,怎么会这样?!”北空空急急忙忙一把抱起沙发上化成冰雕的小轻轻往浴室奔去。


 “噗!”热乎乎的水自花洒喷到小轻轻身上,替她解冻大概花了半个小时,北空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好热。”嘟囔着,小轻轻睁开了紧闭的眼睛,发现自己被北空空抱在怀里淋雨。这雨怎么是热的?她记得睡着之前她还在沙发上吃果冻来着,怎么这会儿在浴室?


 “好冷。”回过神来,胃疼的难受,小轻轻脸色苍白的伸手抱紧了北空空。北空空瞧见她醒过来,关掉了花洒,回头看她脸色病态般的苍白,整颗心顿时揪紧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扯下架上挂着的干毛巾,北空空慌慌张张抱着小轻轻回她的卧室。也顾不上什么男女避讳,他帮她换下湿衣服,将她抱到干净的床上。


 “胃…不舒服。”小轻轻躺在床上皱着小脸,有气无力地说。北空空蹙眉,用手摸摸了她的肚皮,发觉那个本该暖和的地方一片冰凉。


 “你这傻丫头,不会是把冰箱里的果冻全啃了吧?”他又好气又好笑的瞪着床上没有生气的小轻轻,好看的双眼皮眨了眨,眼睛里面全是宠溺。


 “真是服了你!”北空空往客厅找来一个过冬用的暖水袋敷在了小轻轻冰凉的肚皮上。


 “睡吧,睡一觉就不疼了。”他柔声安慰床上胃疼得难受的小轻轻。


 “嗯…”小轻轻迷迷糊糊应着,感受着肚皮上传来的温度,慢慢睡去,睡前还低声呢喃着,“北空空,你对我真好。”


好久之后,北空空确认小轻轻已经睡着,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下了湿衣服。清理完客厅一片狼藉的冰箱还有地板,北空空又来到了小轻轻的卧室。静静看着熟睡中的她,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还有两个月我就要过十八岁的生日了,那个时候你就要走了吧。”


 唉!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北空空合上小轻轻的房门。




『4』河东狮吼的小蜻蜓

“啪啦!”豆大般的雨滴毫不留情地敲打在窗户上,惊醒了伏在桌上睡着的北空空。雨滴顺着尚未合上的缝隙随风溜进了屋里,溅湿了地板。


 “下雨了?”北空空揉揉迷糊的眼,正准备起身关窗,却看见小轻轻穿着单衣替他关上了窗。


 “你睡醒了?”见小轻轻没睡,北空空有些诧异。一个多月前小轻轻吃了很多冰冷的果冻导致胃疼睡了三天才醒,差点没急死他。后来小轻轻整天都无精打采,坐着也能睡着,令他无比恐慌。好像,小轻轻大病一场后整个人都变了,就好像随时都会离开他一样…


 “刚下雨就醒了,见你窗户没关就进来了。”小轻轻边说边打呵欠,突然伸手抱住了北空空,眸光闪烁。


 “你还有几天就成年了吧?我看见你背后的翅膀快成形了,我…”


北空空不知道小轻轻这是怎么了,僵硬着身子坐在椅子上,表情愣愣地。


 “铃铃铃!”突然,桌上的闹钟不适宜地响了起来,北空空垂下眼眸一把按住。


 “傻轻轻,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饿的话,冰箱里有泡面。”松开小轻轻的手,北空空披上外套,拿过角落的雨伞,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轻轻待在原地,看着北空空的身影消失,表情有些难过。


 “其实我想说,我不想离开了。”压抑好几天的眼泪一下子溢出了眼眶。


 “轰!轰轰!”窗外阴云密布,几道闪电同时闪过,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狂暴的风吹得窗户一阵摇晃,吓得小轻轻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夏季的第一场台风,来势汹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小轻轻神情激动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连外套也顾不上穿就跑出了家门。


台风要来了,北空空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出去呢?小轻轻光着脚丫跑在无人的大街上,狂暴的雨淋湿了她单薄的衣服,猛烈的风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吹走。


  “北空空,北空空,你在哪儿?!”小轻轻实在是太轻了,走一步就被风吹得往后退几步,逼不得已,小轻轻只能弓着腰蹒跚向前。


哗啦一声,路边弱小的树木被厉风折断,横倒在路央。小轻轻来不及多开,被倒落的树枝刮伤了手臂,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小轻轻本来没什么精神的眼睛看到鲜血淋漓的手臂顿时火起了,想她蜻蜓一族能变身成人也不是什么小角色找人居然窝囊到这种地步,她实在是太火大了!虽然她现在没了翅膀,法术减弱了不少,但好歹也能用!


“咳咳。”清清嗓子,小轻轻朝四面八方一声吼,“混蛋北空空,你给我滚出来!!”


想当年她还是一只小蜻蜓的时候天天飞到人类家里蹭电视剧看,这不,给她学了一招河东狮吼。还好这会儿街上没人,要不人家大概会被她吓个半死。


估计这招太管用了些,路边的树木陆陆续续又断了好多。不过还好,砸不到她。要是有翅膀就好了,她就可以飞了。唉!叹了叹气,小轻轻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往回走。快回到家门的时候,小轻轻看见北空空神情落寞蹲坐门外,衣服都湿透了。


“喂,你坐在这干嘛?我刚出去找你…”小轻轻走上前脚跟着地,刚想冲北空空发脾气,却不想被北空空一把拉过紧紧抱住,害的她难受的透不过气差点发飙。


“我以为你一声不吭走了,不回来了…”北空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到小轻轻过几天要离开自己回家了就很不开心。想着出门去散散步顺便买点蔬菜做饭发现今天刮台风,半路上折回家却不见傻轻轻身影,整个人都慌了。想出去找她,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出门不是吗?连留言条也没有…


“你还没赔我翅膀呢,怎么舍得走!”小轻轻摸着北空空湿漉漉的头发,觉得很好玩,不由得多摸了几下。北空空霎时黑线,敢情当我是小猫小狗?


“哼!”不爽地松开怀里娇小的小轻轻,他拉着她的手走进家门。


“衣服都湿了,回去换衣服!”说着,他没好气地拉上门把。


“知道了啦!”小轻轻走在他前面,不满的应着,“都怪你!刮台风还跑出去,要不然我的衣服会湿吗?明知道我不会洗衣服!”


枉我那么担心她,居然还想着我赔她翅膀!唉唉!不过她还在这儿呢,真好。北空空看着个头依旧只及他肩膀的小轻轻,露出了一个淡淡的温暖的笑容。


  “不会就不会,我们现在可是用洗衣机洗衣服,又不用你动手!”偷笑着,北空空走近小轻轻,发现她左手臂受伤了还流着好多血。


 “怎么弄的?”他急了,一把拉过她的手查看伤势。北空空不问,小轻轻都要忘了自己的手臂受伤了,正打算张口讲清原由,他抬手打断她。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先帮你清理伤口。”说着,拉着她坐在沙发上,翻出塞在桌底的棉花,止血贴等物品。


小轻轻也不反抗听话的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在沙发打瞌睡。待北空空处理好一切,抬头便瞧见她睡着的小脸,心底瞬时柔软万分,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傻轻轻,你又睡着了呢。”低声呢喃着,他轻手轻脚抱着她返回卧室。




『5』不辞而别的小蜻蜓

“饿死了。”北空空放学回来,一进门看见小轻轻捧着一大碗面坐在沙发上狼吞虎咽,口齿不清的说着,“你回来啦!厨房留有面给你。”


“傻轻轻,你这次又睡了三天。”从厨房出来他捧着面坐在小轻轻旁边。


“难怪我这么饿!”小轻轻不以为意的说,继续吃着碗里的面。


北空空见状顿了顿,“昨天是我生日。”


“啊?”小轻轻这下不淡定了,啪一声放下手中的大碗,“你成年了?你转过身去,我看一下你的翅膀!”力道一个没注意好,汤水都被她溅出来,滴落在玻璃桌上,北空空当做没看到默默侧身。


“北空空,你的翅膀好漂亮!”看了好半会儿,小轻轻一巴掌拍到他背上,表情极其兴奋。


“怎么了?”北空空皱了皱眉,打的他还真疼。


哇!小轻轻疯狂的摇着他的手臂:“你知道吗?你的翅膀有一层淡蓝色的光晕,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翅膀!”


北空空纳闷了,抬手弹了一下她额头:“这现在已经是你的翅膀了,你不是要飞回家吗?拿去吧!”语气有些轻松也有些沉重。


欸?小轻轻忸怩不安的伸手身后摩擦,将眼神瞟向天花板:“北空空,之前有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

“嗯。”他应着,低头吃着碗里的面。


“其实这双翅膀是你死后去往天堂的钥匙,如果你的翅膀没有了,你死之后无法去往天堂,”小轻轻眼神不安地看向北空空,“这样,你还愿意将你的翅膀给我吗?”


“傻轻轻,你煮的面真好吃,”他放下手里捧着的碗,冲她笑眯眯道,“答应过你的,我不会反悔,你还需要我的翅膀助你回家,你就拿去吧!”


小轻轻垂下眸,不知道该说什么,抿着唇收拾桌上的碗:“我先去洗碗。”怎么看都有点像是落荒而逃。


结束了令人压抑的话题,北空空侧躺在沙发上合眼假寐。厨房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噼哩拍啦的洗碗声,令他情不自禁呢喃出声:“傻轻轻,你这个迟钝的蜻蜓,真让人不省心呢!”


“啪!”瓷碗跌落在地的声音,惊得北空空立马从沙发上翻起,像一阵风一样来到厨房:“怎么回事?”


小轻轻眼泪汪汪地注视着地上粉身碎骨的瓷碗,冲门边上站着的他抱怨:“你买的那什么洗洁精啊?未免太滑了吧!害得我又摔坏碗了!你赔!”


“额。”北空空面对小轻轻的发难一时语塞,连忙接过她手里的钢丝球,将她往厨房外推,嘴里一个劲说,“你去看动漫,你去动漫,我洗碗,我洗碗。”


“嘻嘻!”小轻轻终于破涕为笑,毫不客气转身离开厨房这个是非之地,临走前还不忘嘱咐,“北空空,洗碗给我洗干净点!”


北空空没应,低下头认真洗着洗碗槽里的餐具,没看见门外的小轻轻红眼睛掉下了一滴热泪。


“北空空,面对面和你离别我做不到,就这样强颜欢笑,让我在你背后偷偷走掉。”狠下心,小轻轻隔空折断北空空身后的翅膀。咔一声空气中传来翅膀折断的声音,北空空没来由的陷入无边的黑暗中,身体倒下的刹那被去而复返的小轻轻伸手抱住。


“北空空,你的翅膀我收下了,醒来之后,你大概会忘了我吧!”将北空空安置在床上躺好,她恋恋不舍地望了他最后一眼,握着他的翅膀化作一只蜻蜓飞出窗外。


两年后。


“谁,折断了我的翅膀;我,从天上摔到地上。谁,扼杀了我的飞翔;我,已逗留地上太长…”哼着自创的歌曲,北空空坐在阳台上看着霞光万丈的天边,偶尔有一两只小鸟停在别人家的屋檐。


“哎呦!”小轻轻顾着躲雨没看路砰一声撞上了一堵肉墙然后软绵绵地摔倒在北空空腿上。


“咦?”他好奇地捡起来突然从天上冒出来的蜻蜓,习惯性挣扎着,啪一声她的翅膀又被他折断了。


揉揉脖子,小轻轻从北空空魔爪中挣脱,化作一个跟他差不大的人类,气鼓鼓地瞪着水灵灵的红眼睛,指着他的脸大吼:“坏人!赔我翅膀!”

“哈?怎么赔?”


“咳咳,你们人类不是有首歌叫做《有形的翅膀》吗…”


至此,北空空新一轮的赔偿生涯开始。


......

 



这是当年随手写下来的一篇轻小说。

欢萌轻脱,活泼调皮。

年少时期的作品,送给你们。

文/伪善师

编辑、排班/伪善师

图源/网络

作于/2014年03月



與貓成萌

不定期更新




我看见蜻蜓最后折损的翅膀,

死在了无人知晓的晚上。
最后我将它的尸体随风扬去。

生命太脆弱,美好而脆弱。

—2016.07.22.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