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漫画杂志空前大危机,退出历史或进化重生?

白鹅纪 2018-11-07 17:45:08

現実という名の怪物と戦う者たち-《食梦者》ED


5月16日,日本杂志协会正式公布了各个杂志2017年1~3月的杂志印刷数,《周刊少年JUMP》(以下简称少年JUMP)每月平均发行数下降到191万部。这是 40年里,少年JUMP发行部数首次跌破200万,不到90年代巅峰期的三分之一。

少年JUMP 3月号,“空前绝后地”一口气新开6个连载,同时背后有两部作品被腰斩

2017年1~3月少年JUMP平均发行部数


虽然发行数不等于贩卖数,但由于成本问题,出版社过量印刷会造成巨大的赤字。一般来说发行数与售卖数成正比,可以当做衡量销量的参考。


其实不只是漫画,周刊类杂志乃至纸质书籍,这些年的销量都在下降,“杂志难卖”不是一两年的问题。1996年的日本出版市场销售额达到2万6563亿日元的顶点后。2015年,时隔32年下降到了1万6000亿日元。

作为出版市场的组成部分,2000年后,大多数漫画杂志的销售情况也是越来越差。少年JUMP(集英社)当年旗鼓相当的对手,并列少年漫画三强的《周刊少年MAGAZINE》(讲谈社),现在每月发行部数为96万。三强中的另一位,《周刊少年SUNDAY》(以下简称少年SUNDAY)(小学馆)只有31万。这两个少年JUMP的强敌,现在日子也不好过。

除此之外,很多其它杂志境遇更加糟糕。哪怕有几十年历史,只要销量下滑到一定程度,也不得不停刊。

这几年停刊的几本漫画杂志


漫画杂志整体进入险境的情况下,少年JUMP还是维持住周刊漫画发行量第一的位置。怪不得有人说少年JUMP也不容易。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少年JUMP陷入苦战,应对这些困难出版社做了些什么,然后漫画又有什么变化?让我们一起看一下漫画杂志近年现状,与未来趋势吧。


1
漫画杂志为何销量雪崩?

为什么杂志卖不出去,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日本文化学者森川嘉一郎制作的这个图表,能反映不少事情。

少年JUMP发行部数与热门作品连载时段、日本青少年人口数量的关系


长期因素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日本青少年人口数下降”。战后出生的“团块世代”建设了日本,他们的后代成了消费文化产品、推动少年JUMP登上高峰的动力。步入90年代,日本老龄化加剧,青少年人口数量进入了漫长的下降区间。目标用户变少,“少年”漫画杂志自然也会变得难卖。少年漫画缺少年轻读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比如少年JUMP现在的台柱《ONE PIECE》,购买单行本的人中,成年读者接近90%。

《ONE PLECE》购买者年龄构成


另一方面,经典看板作品完结,也会让杂志销量短期内大幅降低。1995到1996年,《幽游白书》、《龙珠》、《灌篮高手》相继完结,就曾让少年JUMP发行数字从650万的顶点加速下降至470万。

上图是JUMP上升期,突破450万与638万部的纪念号,封面上有很多帮助少年JUMP创造纪录的经典作品,但这些作品的完结,也会让读者流失。


最近,JUMP销量跌破200万,也与前两年《火影忍者》、《死神》、《暗杀教室》、《乌龙派出所》等作品相继完结有关。

火影忍者、死神完结之后,杂志销量下滑的趋势更难阻止


另一方面,技术发展也让人们打发闲暇时间的选择变多。步入新世纪,家用机与游戏类型变多、个人电脑与网络逐渐进入人们生活。同时,因为成本上涨与消费税影响,漫画杂志的价格也在上升,比如少年JUMP,80年代卖180日元,现在则涨价到260日元。

地铁上,智能手机代替纸质杂志与报纸 ,成了主流休闲工具


方便携带的智能手机,配合网络上海量的免费内容,非常适合用来填补碎片时间。读者注意力有限,如果杂志没有更吸引人的内容,自然没法打败新出现的诸多对手,获得读者关注。


2
寻找下一个龙珠和火影

想吸引观众,作为漫画杂志,最先考虑的事当然是刊登更有趣的漫画。这些年,无数新作登上JUMP,然后在一段时间后,因人气低迷被迫完结。

这些年来登上JUMP封面,却未能长期连载,被“腰斩”的大批漫画


其实近年来,JUMP并不是没有发掘出受到观众好评的新作。虽然它们被寄予厚望,但是当年那种社会现象级别作品,终究还是可遇而不可求。

同样,面临危机的其他杂志社也在努力寻找新人,培育新作品。比如说境遇相似的少年SUNDAY,2015年上任的新总编就背水一战,在SUNDAY掀起腰斩狂潮,力图回归到“培养作者”路线上来。

《周刊少年SUNDAY》现任总编市原武法


为了给新人让路,少年SUNDAY的新总编市原武法上任后,强行完结一大批漫画,并一口气开始55部新连载。他宣言“SUNDAY的绝对任务就是培养新人,不赞同的编辑可以离开”,“SUNDAY若有万一,所有责任由我承担”,培育新人的决心可见一斑。


培养新人、刊登更好的作品,采取各种手段提高杂志质量,虽然可以吸引更多读者选择自己的刊物,却对扩大市场容量没有太大帮助。这时候,积极开拓市场,招待新客人就是另一个重要的任务了。这几年,很多出版社与企业开始涉足网络漫画,竞争愈发激烈,进入了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


3
网络漫画的战国时代

出版社进军网络时最容易利用的武器,当然是手头上已经有的漫画储备。他们把许多经典漫画制作成电子版,然后举办各种活动——限时免费、降价、首卷不要钱,促销活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JUMP电子商店在积极促销


出版社卖力促销的背后原因,是电子漫画市场变得越来越重要。近十年来,虽然纸质漫画销售额趋向下降,电子漫画销量却大幅增长,填补了实体书下降的销售额。2016年,纸+电子漫画总销售额合计达到3400亿日元,创造了历史最高记录。

不过,现阶段的电子化主要是漫画单行本受益,漫画杂志电子化进程并不顺利。2016年电子杂志的销售额只有30亿,与纸质杂志上千亿的销售额相比,少到几乎可以忽略。


虽然部分电子杂志可以免费阅读,销售额不能直接反映实际读者数,但普通的电子杂志显然无法满足读者需求。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买漫画杂志的人少了这么多,漫画单行本却越卖越好?一个简单的答案就是——读者在其他地方,尤其是网上看了漫画。


这几年,那些原本经营纸质杂志的漫画出版社,不但将大量经典作品电子化,也开始搭建平台,在网上连载漫画。最近的热门作品《一拳超人》,就连载于集英社的在线漫画网站《邻座的YOUNG JUMP》。

少年JUMP的竞争对手们自然也没有落后,《周刊少年SUNDAY》的出版社小学馆,也在网上设立了“里SUNDAY/Manga One”,并自称“网络漫画第一门户/APP”。不但在上面连载新作品,还把老作品放在网上供人观看,投入大量资源。

 最近,“里SUNDAY”的跨平台漫画APP “Manga One”下载量也突破了1000万


“里SUNDAY”号称最大网络漫画站,“少年GANGAN ONLINE”也毫不退让地自称“最强网络漫画杂志”,并不断把网上连载的漫画改编为动画——《月刊少女野崎君》、《元气囝仔》,这些动画都源自“少年GANGAN ONLINE”。

其实,很多少年漫画杂志本身并不怎么赚钱,要靠单行本的利润来补贴收入。网络漫画的单行本销量与口碑都很不错,对出版社而言,没有不抢着在网络上布局的道理。


除了传统出版社以外,日本二次元插画网站Pixiv与社交通讯工具LINE,这种一开始就扎根于网络的新兴势力也跑来分一杯羹,办起了在线漫画网站。拥有海量用户与付费渠道的这些互联网公司,其能量也不容小觑。

Pixiv漫画与LINE漫画 


在这个群雄争霸的战国时代,虽然不知道最终谁会成为“最强”与“最大”,但他们想要在在线漫画领域占得先机的决心非常明确。与单行本销售情况相似,在这个漫画杂志销售疲软的时代,受网络漫画连载的影响,漫画连载的数量并没有变少,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漫画杂志销售量减少带来的损失。


4
机遇与危机并存的新时代

这些市场与环境的变化,不仅会影响到企业,也会对漫画本身产生影响。漫画家们配合这些新的载体,做出了很多尝试。许多漫画在创作时就在配合网络浏览——

《ReLIFE》漫画版,分格方式与传统漫画区别很大,适合手机滚屏阅读


这个读图时代,包括表情包在内,各种变种漫画其实一直在我们身边,漫画出场机会反而变多。

LINE售卖的《魔卡少女樱》表情包与皮肤


除了周边物品之外,漫画改编也向我们展现出了巨大的市场潜力。2016年全球的票房前十位,就有4部改编自漫画。日本16年票房前十,更是全部与二次元相关。漫画作为一种表达形式,说不定正处在前所未有的黄金期。

不论日本与美国,漫画改编电影都大行其道


困境之中也会伴随着机会,漫画的需求与市场仍在。实体少年漫画杂志的危机,也不等于漫画危机。虽然不能确定像少年JUMP这样,我们耳熟能详的那几本漫画杂志能否适应时代,扭转局势、成功转型。但相关参与者如此之多,市场也足够大。总会有人抓住时代契机,开拓出新天地。喜爱漫画的观众,其实可以期待充满未知的漫画新时代。


从上面这些内容里,我们可以看到,少年JUMP发行数跌破200万的事件,确实反映了漫画杂志不景气的现状。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也早已改变了漫画产业的布局。出版社也在积极应对、重重危机下面依然潜藏着不少机会,没有必要过于悲观。如果大家对这个新闻有什么感想,也欢迎【写留言】一起讨论。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