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你以为你老婆只是孤独吗?不,她还可怕——《昼颜》

每天一本好书订阅号 2018-06-11 16:35:30
导语:
你以为生活中妻子只是可怕吗,不,她们还孤独
《我的危险妻子》差不多快要完结了,我朋友圈里追剧的姑娘们每次发朋友圈总会有大篇大篇的心得体会,多数都是没有结婚一边骂老公蠢小三毒,一边又疯狂地把女主奉为人生导师——做女人,就是要狠。
我的一个直男朋友也看了这部剧,然后在吃饭的时候问我;
“你们女生费这么多心机累不累啊?还有我觉得,这个男主真的是太蠢了,在你们女生心目里,我们男的是不是都是这么智商感人?”
我一下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些说妇女艰辛生存不易的戏其实都有一个明显的bug——主角光环太重。
为什么男性会在现代生活里占主导地位?你以为是大风刮来的吗?
不是,是因为体力,因为心态,同等智商和同等环境下面的两个男人和女人一起面对困难,按照科学来说,最先垮掉的大部分会是女人——但是最快反应过来并且在心理逼迫自己走出困境的,差不多也都会是女人。
我家以前隔壁有一家住户,老公在外面有外遇,自己每天哭哭歪歪不知所措,最后搞到老公和自己相看两厌到最后家暴,我在一边看得都不忍,心里面就特别希望能够有天神降临,送她战斗光辉祝她变成生活赢家,但是到最后我才发现,没有办法的,真的,太难了,她从心底就已经什么都放弃了。
我不是要说什么大道理,我只是想说,在现在的中国里,百分之八十的女性在发现丈夫有了外遇之后都是这种反应——一边自怨自艾痛哭流涕,一边又深深地嫌弃自己。
后来我妈去考了家庭情感咨询师,回到家里就处理我表姐老公的外遇问题,回来之后对我感慨:一段不正常的婚姻关系里,双方必须各付百分之五十的责任。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女人在外面找外遇呢?
说到这里,我特别要提起《昼颜》电视剧里的一幕场景,就是女主给她的情人钱,情人呢就说他不收,然后女主就说了一句话:
“用钱把关系彻底算清楚会比较好吧。”
当然好啊,起码这是个进步啊,知道把关系和金钱分开,就真的是一个进步。这句台词妙就妙在,知道女性已经不同了,不会拿特例来绑架女性,而且!而且!真的是攻气十足啊有没有?!从来都是男人给女人钱,除了那些惊世骇俗活在童话里面的美剧,我就问问你,问问你还有没有电视剧是女人给男人钱?!有没有?!
 
所谓的“昼颜妻”指的是白天送丈夫出门工作后的妻子,并没在家中做家事而是与其他男人坠入恋爱中的主妇。
而这部剧拍的是真的不像一个出轨电视剧,反而是真的,真的很像一部初恋电视剧,全篇都是暖色调,连小桥流水都要丧心病狂地打滤镜,那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一场好的外遇就是一次不会成功但很美好的初恋呢?
但是其实并没有。全篇都只是在告诉观众一个主题:人的真实诉求,其实是不能够压抑的。
它把我们对于情感与欲望的需求,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表述出来,让每个人尤其是女性地位不高的亚洲女性感同身受。我们无法道貌岸然地做旁观者或审判者,因为《昼颜》里的这种矛盾,永远存在。
谢谢您听我的废话。
鞠躬。
——Hissatsu

《昼颜》
真正的恋爱必须要等到结婚以后才能体会的。
超过5000万人口耳相传。
小说给你不一样的结局。
真正的恋爱,要等到结婚以后才能开始?
婚姻绝对值得用心守护,但如果围城里没有爱的活水,日子是日复一日的孤独和乏味,要人怎么做才能重拾生活的热情和动力?
笹本纱和,31岁,已婚无子,超市临时工, 坚信平平淡淡的婚姻就是稳稳的幸福,所以即便对老公、婆婆多有不满也选择隐忍。纱和羡慕新来的邻居,那个叫利佳子的主妇,富有、美丽和幸福,她全占了。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个女人将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给彼此的生活放一把大火,然后陪着她在婚姻的废墟上重建爱情的信仰。

百濑忍
查无此人
日本谜一样的多产作家,1967年出生于东京,毕业于日本大学艺术学科文艺系。除此之外,更多的私人的资料,我们一无所知。
日剧《昼颜》
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和年纪很有趣,你可以看到「自我觉醒」驱动下社会和自己的「三观」慢慢松动的过程。
该剧讲述的是深入现代社会所存在的问题的终极恋爱故事。 某天下午,纱和(上户彩饰)在结束收银工作后无意识地在打工的超市里偷了口红。目睹了部分经过的利佳子(吉濑美智子饰)以替纱和保密为交换条件,要纱和替她的出轨做不在场证明。利佳子是理智地不断搞婚外情的“平日昼颜妻”。纱和为了守住“幸福”答应了利佳子的要求。在此过程中,纱和邂逅了高中教师北野(齐藤工饰),渐渐地满脑子都是北野,最终在诱惑下跨越了绝对不能越过的那一条线...

《昼颜》讲述的是难以启齿的出轨,制作团队却把它拍得像个纯爱片,运用了大量暖色调的镜头,白云和树木、街道和木头小桥,将男女主角情愫交流的场景装饰得温情脉脉。两个人不像是在出轨,倒像是初恋,小清新风格淡化了道德纠结,更强调人性的美好。剧集有着亚洲女性的思维情感,更像是身边的闺蜜娓娓道来,讲述着她们的情感经历。该剧给社会一剂针,刺激社会来关注家庭主妇长期来被忽略的精神情感世界,压抑已久的家庭主妇也在此剧中找到了共鸣。

《昼颜》能在中国引起广泛共鸣,还是与中国国情分不开的。保守的中国人还不能坦坦荡荡地接受诸如暴力、援交等阴暗题材,但对婚外情却屡见不鲜,无论是肉体出轨还是精神出轨。《昼颜》并没有鼓吹婚外恋这种行径,只是真实地表达着人性欲求,思考着关于婚姻与爱情的失衡、关于物质与心灵的需求、社会认同与自我认知的挣扎,这让它更易被中国人接受。事实上,《昼颜》真正厉害的地方是它描绘的都是最最普通的生活场景,都是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以及有可能经历的内容,可以推己及人迅速代入。它把我们对于情感与欲望的需求,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表述出来,让每个人尤其是女性地位不高的亚洲女性感同身受。我们无法道貌岸然地做旁观者或审判者,因为《昼颜》里的这种矛盾,永远存在。

《白日美人》
——《昼颜》的灵感来源
美丽的中产阶级女子塞芙丽娜(凯瑟琳·德纳芙饰)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身为外科医生的丈夫皮埃尔(让·索里尔饰)英俊温柔,收入颇丰,但他却始终无法令妻子得到肉欲上的满足。碍于身份,塞芙丽娜只得通过幻想自己受人虐待和欺凌,并从中得到欢愉。 无可忍耐之下,她跑到妓院卖身,因为只能在丈夫出诊的这段时间出卖身体,因此她得到了“白日美人”的称号。从最初的抗拒到完全的解放,塞芙丽娜得到莫大的满足与快感。在此期间,她结识了职业杀手马塞尔(皮埃尔·克里蒙地饰),后者为白日美人的美艳与神秘所吸引,却也将彼此带入现实与虚幻交错的混乱之中······
《白日美人》是一部关于幻觉力量的机智愉悦的电影,它诠释了"白日梦"的重要性。嫁给年轻英俊的外科医生,并不能使塞维莉娜感到安慰,她需要检验内心被鞭笞和虐待的欲望。当塞维莉娜听说一个女人在一家高级妓院挣到了外快之后,她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了地址,并找到了中间人。在一个糖果商发现塞维莉娜喜欢被虐待后,一段有趣的事件发生了:一个受虐狂装扮成侍者,要塞维莉娜在他的脸上踩,这时《白日美人》发展出了它自己独特的风格。“你会喜欢她的,”那个妈咪向她的一位常客说,“她是一个真正的贵族。”影片就这样进行着,带着淡漠和超然,布努埃尔暴露了塞维利娜丰富的幻觉世界。她被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调笑,大概还要保守这种秘密,这种秘密隐含着某种需要沉默的受虐激情——这是她的丈夫所不能给予的。在这个新职业之下,塞维利亚不断挑战禁忌,满足自己想像和经验的欲望,也许这样她才会爱上她的丈夫。放纵是不是终极“合法的”,这是《白日美人》的神秘之处之一,在布努埃尔看来似乎也是这样。这部影片拍摄于布努埃尔67岁的时候,他有一点点的邪恶和幽默感,但这种品质确实解放了他的观众。从表面看,他似乎是要阻止对塞维莉娜的审判,但是,实际上,他对塞维莉娜追击想像的勇气充满了嫉妒。困惑的尾声:影片的结尾是开场白的回声,布努埃尔让我们困惑了。塞维莉娜是不是仅仅做了一个有趣的白日梦?如果不是的话,并且她真的遭遇了一个嫉妒的匪徒,那么,她那个忠实而又不理解她的丈夫将会何以面对呢?德纳芙是一个伟大的演员,尽管以前被僵化的认定为一个只会耍酷的金发美女,她以一种精细和出人意料的方式诠释了这个角色。这部影片是如此微妙,醉人的时刻层层堆叠,德纳芙的功绩不小。很明显德纳芙打动了布努埃尔,在1970年的《特莉丝塔娜》中,他又使用了德纳芙,希望“白日美人”再一次复苏。
超现实主义的布努埃尔布努埃尔的电影以其超现实主义的风格著称。在他的作品中,你会发现恶梦中的小鸡,长胡子的女人,还有甜美的少女渴望忠诚的圣徒;他总会竭尽全力打上自己的标签。布努埃尔的电影是这样的:就像一次完满的酒会,但是客人们突然发现无法理解自己,并且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时,一封糟糕的信要一位客人第二天去见他的医生,在那儿,如果他不被美丽的少女引诱的话,那么他会听到一段欢快的迪斯科舞曲。布努埃尔从不解释自己的作品。只有一次,是他的儿子接受关于《泯灭天使》的一次采访,他要他的儿子开一些玩笑。比如,在被问到为什么在上流社会中总是出现熊时,小布努埃尔的回答是:因为他的爸爸喜欢熊。类似的回答还有,某些重复的镜头纯粹就是为了拉长电影的时间。

日剧教会我们的“新词汇”
《电车男》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来源于一个网名为“电车男”的青年男子在日本最大的综合性论坛2ch上发表的一个帖子,在这个帖子里,“电车男”真实地记录了自己和“爱玛仕小姐”偶然相遇到认识交往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而在这期间,更有很多热心网友为这个不通世物的御宅族出谋划策,于是“电车男”的经历在日本网络上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电车男”也就成了男生们渴望拥有美好爱情的代名词。
日本新人结了婚接着就是度蜜月。
度蜜月的首选是夏威夷群岛,沙滩、草裙、椰子树,异国风味十足但是所有的饭店、商店都通日语、接受日币、绝对不歧视,甚至特别友善日本客。许多大楼还悬挂日本国旗。加上不必办签证,完全享有出国的刺激,却没有任何不便。于是两人买了机票告辞了亲朋好友就出发了。

很不幸的,从出门到机场的短短路上,一对冤家口角不断。到了机场越演越烈,盛怒之下当场撕毁机票就在机场协议离婚。这时结婚证书上的油墨可能还没有干透。

这就是全日本无人不知的成田离婚。
食草男,又称草食系男子。他们是新时代的温柔男性,外表白净清秀,给人柔和温暖的感觉。对待爱情像食草动物一般友善温和,在感情关系和人际交往上较为被动,性格腼腆害羞,不擅长与异性接触,为人憨厚,和异性独处时能做到绝对的人畜无害。他们用情专一,无微不至。
干物女(放弃恋爱的女性)
干物女(日文:干物女;又译作「鱼干女」;繁体字可写成「乾物女」)指的是认为很多事情都很麻烦而凑合着过的女性。这个名称源自日语对鱼干的称呼干物。该词源于火浦智漫画《小萤的青春》(《萤之光》)的女主角「雨宫 萤」的单身生活。(包括工余在家,喜欢独自看漫画,饮啤酒;假日好睡,幸福写意)。后被用来指无意恋爱的二十、三十岁女性。代表人物土间埋《干物妹!小埋》
不婚男,指30岁以上,经济独立,事业有成但不愿结婚的男人。他们有固定情人或性伴侣,却始终对婚姻绕道而行,是婚介和相亲的绝缘体。

《昼颜》节选
    “真正的恋爱必须要等到结婚以后才能体会的。”利佳子摆出一副教育人的姿态。
 “借口!我想过的日子可不是和年轻男子胡搞,我是要营造一个温暖的家!”纱和哼地一声。
 “结婚就是平稳地把激情慢慢丢掉的过程,只要婚后三年,丈夫就把你当个电冰箱。他们想着,只要打开冰箱门里面肯定装的都是吃的东西。可是冰箱坏了,他们却懒得修理。”
 纱和不吭声,可她觉得,偷情,这条一旦发现便再无法改变的不归之路,可以毁掉一切的禁断之恋,一辈子都与自己无缘。

 现在的金泽八景一带是横滨市立大学等设施所在地,这里虽然是有名的学生街,但周边也盖了很多漂亮的公寓楼,在这些公寓楼的阳台上,很容易看到海边花火大会时腾空的花火。
 这天晚上,伴随着救火车的警笛声,万家灯火在熊熊大火的映衬下显得黯然无光,街道旁一间独栋别墅着火了。
 屉本纱和站在自己家的阳台上,一边吃着冰棍,一边呆呆地望着楼下。她家所在的公寓楼和那栋着火的独栋别墅之间有一幢新的幢独栋别墅,从里面出来的一家四口引起了她的注意,丈夫、妻子和两个女儿,站在估计比纱和家卧室还大的露台上,丈夫一把抱起了缠着他的小女儿,一家人关注着火势。他们住的这幢别墅位于河边拐角,刚建好,十分漂亮。
 纱和就这样看着,直到融化了的冰棍滴落在她脚趾上,她才不由自主叫了一声。
 低头看着冰棍儿在人字拖和脚趾间继续融化,纱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但紧接着身后传来开门声阻断了她再去探究。
 “老公回来啦。”纱和顾不上把脚趾上冰棍残迹擦干净,转身离开阳台,穿过黑黢黢的客厅来到门前,丈夫屉本俊介已经脱了鞋迈上地板高台,可纱和却忘了开灯。

 第二天 ,俊介按往常一样叫了一声“麻麻”(妈妈),正在阳台晾衣服的纱和回过头来。“听说昨天的大火是有人放的。”
 “放的火?”
 纱和把自己那些一点也不性感的再普通不过的胸罩晾好后又转过身来,看到俊介把宠物仓鼠放到手上,再放到饭桌上铺开的早报上,喂它们吃东西。即使上班前这么匆忙的时间段,俊介也会细心地照料着小仓鼠。
 “想想都可怕!”纱和把视线又投向昨晚发生火灾的那座独栋别墅,烧得只剩房梁的现场已经被蓝色塑料编织布围了起来。“那犯人抓住了么?”纱和又问了一句。
 “应该没有。虽然里面的人都跑了出来,没什么伤亡,可房子全毁了。好不容易盖好的,哭都没地方哭去!”俊介说。
 俊介喂着仓鼠下面铺的早报的社会版上,有一小段新闻,标题是《横滨金泽区一幢独栋别墅发生火灾,建筑全毁,疑是有人纵火》。
 “说起来的话,住他们家旁边那幢别墅的是刚搬来的。”纱和继续说着。她晾完衣物,回到房间,来到厨房。这是一间开放厨房。
 “唉?你说那幢新盖好的别墅?”俊介起身来到阳台,眺眼仔细看了看楼下的那幢特别显眼的新宅。
 “一对夫妇和两个孩子,看上去是蛮普通的一家人。”纱和把两人份儿的便当装好,又把茶注入保温杯,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露台上的情景。
 “能住进这样的新居真厉害啊!”俊介关上了阳台的外窗后,低头看了下手表,大呼一声“啊!都这个点儿了,今天早上还得去趟展厅呢!”俊介慌忙把仓鼠塞进了笼子。
 “粑粑(爸爸)先走了啊!”俊介准备出门。
 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精巧的木笼上鑲着一块木牌,上面用可爱的字体写着“仓健和仓美的家”,足见俊介对仓鼠的喜爱。
 “粑粑,我也走!”纱和慌张张地跟了出来,灰色套头衫牛仔裤,这种临时工的装扮怎么也谈不上时尚。

 “妈说是六点来咱家,你照顾一下啊,”俊介交待着。
 “又来啊?”纱和想要尽量克制自己不喜欢婆婆的情绪、努力维持友好的表情,但口气上还是表现了出来。俊介自动屏蔽妻子的不满,没有任何表示。,来到电梯前按了下行的按钮,等电梯门开。屉本家刚好就在电梯口旁边。
 “妈来了还是你做饭,也不用太讲究,做个土豆烧肉,再加上鱼干、色拉,还有酱汤就差不多了。”俊介继续交待。
 “这还不讲究?”纱和嘟囔着发泄不满。俊介对她根本无视。
 “麻麻,鞋带又开了。”俊介指着纱和的匡威鞋说,同时,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啊,电梯来了,麻麻,我得先走了哦。”俊介钻进电梯。
 正蹲着系鞋带的纱和“唉?”了一声,仰起脸一看,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纱和心想:我可不喜欢被丈夫老叫我麻麻,又没生孩子,他纯粹是为了讨我欢心才那样叫的。算了,叫就叫吧,无需非得惹他不高兴。
 纱和骑上自行车直奔打工的超市,这是一座可以骑车上去的过街天桥,纱和奋力蹬着自行车上桥,一眼瞟见了那家高级独栋别墅里出来的女人,短发配上她性感而苗条的身材显得十分动人。即使离得很远,纱和也能看出她身上那件夏款蓝色毛衣无论是款式还是面料都是绝对的高级。
 纱和骑车路过她家,门牌上刻着“泷川”,小院里停放着两台豪华轿车。还路过了被蓝色编织布围裹的火灾现场,确实如报纸上说的一样,高级别墅烧得只剩房梁了。

 纱和心想:虽然这话不能跟别人说,但说真的,如果换做我家着火,我倒不会感到特别难过。又没有什么失去之后就痛不欲生的东西,反倒可以把平时想丢却不能丢掉的东西打发掉,从头再来不是更清爽么?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