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同志小说:同居的小帅哥

耽美小说BL漫画 2018-03-13 16:20:37

“我和我爸妈出柜了,我想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


  “呵呵。要不来我这里好了。”我伸了个懒腰给他回了信息。


  大概是那之后的半个月吧,那天晚上已经快十二点了,我收到他的信息,他说他在吉林了。我半睡半醒回了个“哦”字。他打我电话。我困得要死,很干脆地关了机睡觉。第二天开机时就收到他三条信息:“来接我。”第二条:“我在××市的××站。这里有个很大的广场。”第三条:“???”我回信息给他:“开什么美国玩笑啊?”“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我花了三个小时坐车到他指定的地方等他,下车没多久就看见一个穿着黑夹克的男孩。他似乎一眼就认出我朝我笑。我打量他,瘦小的个子,不高,带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他居然真的来了!


  我和他根本不熟,只因为都是Gay,所以上网偶尔才客套两句。他的网名叫“小家伙”,看了他本人才发现真的太贴切了。他很乖地跟着我走,当时我对他很反感……一个随便和别的男人走的人,我真的无法克制龌龊的想法。


  我没想到那句开玩笑的话竟然会变成真的。“你叫什么?”我试图打探他。“裕丰。”他抿着下唇说。我当下心里就认定这个名是瞎掰的。他说他昨晚睡饭店。我哦了声。心里却想:露宿街头的可比你多了,还不知道满足。


  正好到了中午。我们去小摊边吃牛肉拉面。他吃饭的样子挺好看。就是表情不对劲。吃一口就皱一次眉。我当时有点生气,不满意就给老子滚回去。不过还好他没说话。安静地吃完。


  我再三考虑终于决定带他回我的窝里。晚上我帮他安置了睡的地方。他洗完澡倒头就睡了。大概是奔波太累了吧……害我还以为会发生一些……美好的事……

  这个小家伙第二天就捧着一摞搪瓷的碗盘进来,对上我惺松的双眼。他朝我笑:“独居男人醒啦?”独居男人是我的网名。


  我有些不高兴:“你这是在干嘛?”

  “电器都有。怎么就没有碗盘啊?”他好像看不见我的不悦。

  这房子之前是我同事的,他结婚搬家后就租给我了。“能搬的都搬了。我总不可能叫他给我留个碗吧?”


  听完我的话他的嘴角居然弯了一下!

  “笑什么?”他笑起来是挺好看的,就是让我觉得很不大快活。

  “我做饭去。”


  我以为我听错了,立刻冒出一声:“你?”

  他扭过头腼腆地笑:“对。”

  这一笑,才终于有了和年龄相符合的时候。


要是我没记错,厨房好像只有方便面的调料包以及一大块姜。我狐疑地走过去:“这是什么?”他把姜锉成沫撒上盐和粥混在一起。我试了下,味道居然出奇的可口,但我也是第一见到这种怪做法……


  吃饭的时候,我又发现他老是皱眉……后来才知道这是他的习惯。他的小习惯挺多的,例如不喜欢刘海,所以会嘟着嘴巴往上吹气来整理刘海。


  我不是多心,但我也不能没警惕。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我还是挺担心的。这小家伙好像有所察觉,每天下午他都主动跟我开口说想出去转转,我理所当然地锁了门上班去。


  我已经不记得公司上次聚会是什么时候了。


  编辑部的志翔拟出的草案居然受到一家大公司的青睐。这让公司大赚了一笔。当天头儿很阔气的请所有员工去[续]吃饭。


  同部门的柏凯对我说今天不狠狠放他次血就是白活了。我打了个废话的眼神轻笑。每天拼死拼活。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每年都有的。我们十几二十人一桌。尽可能的吃喝玩乐。


  另一桌的志翔开始怂恿大伙给头儿灌酒,起哄声,感叹声,欢呼声,一直没停过。连酒力不胜的我也少有的喝了两杯。直到八点半同事们才陆续散去。可怜了收拾这杯盘狼籍场面的服务生。把头儿扔给少烨。我们各自回家去。


  走出酒店才发现天气还挺冷的。我呵着手走回去。这时候的城市有些冷清。透过灯火通明的窗户能看到忙碌的人们已经吃完饭在看电视了。


  下班不用挤来挤去真好。我心情不由的好起来。哼着不成调的流行歌曲。不用多久就拐回家了。我还以为这时候的小家伙会在门口等我回来给他开门。但是他没有。我打他手机却传出公式化的声音:您所拨打的号码已暂停使用……我没多想转身出去找他。西伯利亚的寒流来得有些快。天气冷了我想他应该走不远的。顺着十字岔口往前走。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画面是不是被我的脑袋经过层层的加工处理了。冬天阴冷的路灯泼在他身上泄了他一身。瘦瘦的他坐在护城河的护栏上拿手揉着眼睛。屋内的人们温暖欢笑。屋外冰冷寂寞。巨大无形态的孤独将他笼罩起来。我心里忽然一颤。聚会那会的痛快居然一消烟立刻都不见了。


  我递给他一支大门的钥匙。他扭头咦了一声。这才发现我。慵懒而悠扬的冷风软软的灌进他的衣襟。我心里冒出一股说不出的罪恶感。我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种不可言语的什么。是一种我一直在追求的什么。


  我用木板把房间隔成两半,躺在床上,橘黄色的灯光把黑暗一并揉在一起。我忽然想知道木板另一边的他是否睡了,于是鬼使神差地从木板中间的缝隙看过去。他背对着我,看不见他的脸。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样看起来有点像我在包养他,他则负责包养我的三餐。这么一个小家伙……他……今天是在哭吗?那时的他在想什么呢?他爸妈不会担心他吗?还是他其实有什么苦衷?又或是……他真的在骗我什么……?想着想着心情居然复杂混乱了。加杂着莫名的失落,我把被子往头上一蒙。睡觉!


  每次休假我都睡到中午。只差没睡死过去。我知道这时候那小家伙已经在厨房忙和了。睡眼朦胧的我看到他忙碌的背影忽然错觉那是我老婆。然后他会转过头来对我说老公早安或者要我给他一个早安吻。


  就在我发白日梦的时候他推过来一块砧板:“你负责剁肉。”然后转身继续洗他的猪肉。一边洗还一边和我说这块可是大腿肉,肉质绵软,和上淀粉剁成泥,味道可不会比狮子头逊色……他说话时头也不回。好像知道我一定会认真的听他所说的每一个字。


  吃饭时我说我怀疑你是厨神的儿子。他盯着我两秒然后傻笑:“多亏我舅舅是厨师。”我完全没发现我枯燥的生活已经因为这个小家伙的出现。变得温馨了起来。象干涸已久大地的沟壑竟安静的冒出晶莹剔透的清泉。慢慢蔓延开来。蔓延开来。


  我发现我多了一个奇怪的习惯。说好听点叫关心。说难听点叫偷窥。


  我总是会在想一板之隔的他此时在干什么呢?然后总是情不自禁地从那个缝隙偷偷望过去。他正安静的写着日记。回到破电脑前继续玩游戏。想起他粉红色的侧脸我总是觉得很安心又或是更不平静。结果不到十分钟就被一个叫“江湖真汉子”的人给KO了,我竟连个反击的机会也没有。对方还很拽地发了句:“菜鸟!不自量力!”我恼羞成怒,一掌拍在了键盘上。


  “怎么了?”木板另一边的小家伙忽然问我。


  我总觉得心里好像闷了一股气。想要释放或是想要压抑,具体的我自己也说不上来。以前从没有这种感觉的。每次想到他的脸。我就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憋了许久我才说了句没事。他只是哦了一句。我早没有了继续玩游戏的心情。于是心里又不安定了。他怎么不问我刚刚怎么了?他不好奇我在干嘛吗?我忽然有些不能接受这种沉默,然后又跳上床从那个小洞窥视,心里又出现了莫名的窒息。


  他出去洗澡后我忽然萌生了偷看他日记的想法。带着一点点罪恶。如果我偷看他会生气吧?我盯着他绿色封面的日记本。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其实我现在想想。如果我有当初有勇气去翻。想必我现在也就不会有那么多遗憾了吧。


  躺回床上,我回想着这小家伙最近睡觉总是很不安份。我想大概是吉林的冬天比较冷,他不习惯吧。要不把我的棉被给他好了,至少我还是个年轻力壮的青年。这么想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在打肿脸充胖子。


  “我和你睡,行不?”小家伙忽然探出个带湿气的脑袋……别乱想,他刚洗完澡。


  我有一刻不能回过神。他大概以为我不愿意又悻悻地把脑袋缩回去。我见状才知道他误会我的意思。一连喊了他两次。连声音都发抖了。


  他抱着大大的棉被跑进来。我发现我的血液里有股不安份的骚动。放下棉被后他一把脱了上衣。我呼吸急促。眼睛象着魔般盯着他光滑的背。一股燥热直窜下身。这么冷的天气他……是想色诱我?他寂寞了?还是他想要我的爱抚?一时间所以乱七八糟的想法和欲望四处乱窜,语言紧张又期待:“你在……”他接过话:“换睡衣。准备睡觉。”


  他是个干净正经的大男孩。我不该乱想的。换好衣服他一溜烟钻进被子里。我背对着他,只怪我那“兄弟”不争气地“站”起来。小小的床上,他软软的身子贴着我的背。我刻意忽略那不规矩的心跳。我早已经不是什么纯情小男生了,可现在我居然会控制不住自己,唯有不停地背着《桃花源记》来抑制那莫名的欲望,不知过了多久才迷糊睡下。


  半夜,我忽然觉得冷,便伸手去抓被子,结果抬头发现房里的落地窗被打开了,凛冽的寒风呼呼地钻进来。


  “吵醒你了?”小家伙站在落地窗外扭头问,银白的月光倒下来在他身上晕开。


  我忽然觉得朦朦胧胧的,他像掉入人间的精灵。但是冰冷立刻把我从错觉中拉回。我皱着眉下床去劝他:“快进来,要感冒的。”


  他冒傻气地朝我笑:“嘘……你听。”


  我竖起耳朵老半天也没听见什么。


  他忽然神秘地说:“听见了吗?是下雪的声音。”


  我望着他被冻得红红的双颊,那一刻世界好安静,听不见一点声音。月光在他清澈不见底的眼瞳里反射,让我再也离不开,只觉得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伸手去牵他冰冷的手掌,那一刻我真的听见了,鹅毛般的雪花簌簌地落下,以及我一下又一下火热的心跳。


  这段时间,他每天帮我洗衣做饭,每天为我打扫房子,每天每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我几乎忘了这么一天——他终究要回去属于他的地方。


  我们面对面站着,我一句话也没说。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更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涌动的人群一拨接一拨,他们嬉笑打骂,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高兴。


  “回去吧。很冷的。”小家伙率先开口了。


  我哦了一声又立刻改开口:“没事,不冷。”


  他家人要他回家看心理医生,说他一定可以喜欢上女生的。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如果可以改变,我们又何苦如此悲哀的生存?只是他笑着对我说:“我相信可以改变的。”我激动了:“你真的相信他们?”


  “我总不可能相信我自己吧?”他轻松地提着背包,回头对我笑,然后他上了火车。


  上车后,他像是想起什么事,扬起手敲了几下玻璃窗。我走过去,嗡嗡作响的头脑听见他对我说:“记得按时吃饭。”


  然后……我的眼眶就红了。我偶尔会想,如果当初我说喜欢他,世界现在是不是会不一样?可惜我当时没能找到更好的理由让他留下。或是当时的我太倔了,觉得他不留下,我就没必要强求。但也许他就是在等我开口,等那句我一直没说出口的话,或是更多更多我没想到的原因。


  想到那段日子,心里痛得无法控制。我知道自己错过了一直渴望的东西。因为我的好强,我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


  半夜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我总会把以前和他的日子一点点在脑袋里回放。他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夹杂着欢乐和悲伤,都静静地从心里淌过。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