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二熊:“他随时出现都可以,婚礼上出现我就逃婚”

闹味 2018-09-16 12:21:01

点击 [ 闹 味 ] 关注我 

也许是最棒的二熊安利账号


今天的推送

是我很喜欢的二熊旧文

《七月无夏》

写给一个叫藤真健司的人


他是漫画《灌篮高手》里面的配角

却让她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


她发过一条微博:

还有可能遇见藤真健司君吗


「希望啊,他随时出现都可以,婚礼上出现我就逃婚,低谷时出现我就振作到光芒万丈,藤真様のために万全の準備をしてきたよ



《七月无夏》

作者:八月长安



经常在论坛里面看到,华美的文字,作者都在感慨自己喜欢藤真仙道三井流川(我一定要把仙流分开放,恶趣味)有多少年,执迷不悔。


曾经有个女生说,自己把藤真的照片挂在墙上八年,高考前夕翻漫画被抓住的时候老妈痛心疾首地指着墙上的藤真说,你还真想嫁给他啊?!


然而该女生淡定地一笑说,我当然想,他也要娶才行啊。


看到这段,我笑翻了,直接滚落在地。


顺便说一句,那时候,我也高考。


很多人不能懂得的那种爱。

藤真是一种理想。高山仰止。


我的电脑里面存有很多SD的同人文。从各个地方搜刮来的,SD学园也好,藤漫星空也好,乃至百度贴吧(乃至……)。


SD,不是那些长得像被非主流ps过一样的大眼睛娃娃。


slum dunk,我想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你可以叫灌篮高手,也可以叫它篮球飞人,我偏爱前者,因为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就是前者的名字


人总是执着于“第一次”,比如初恋永恒的魅力。


所以我一直在想,我的初恋,是藤真健司吗?



应该不是的。


前几天我和失散多年的小学同学用站内信胡侃,想起来当时小学四五年级,
男生女生总是一边互相嫌恶,一边又萌动着丝丝缕缕的倾慕


女生聚在一起要么八卦别人,要么就开始酸溜溜地贬低校草和大众情人——


但是后来想想,往往越是攻击得很凶猛的,往往心里有鬼


“那个XX哪儿帅啊,我觉得XXX和XX都瞎了眼才喜欢他”,抑或“就那个XX,她也算班花?你可别逗了”……


但是你要真的追寻蛛丝马迹,那些慌不择言的贬低里面,往往隐藏着算不上爱的情绪——


姑且叫做吸引


所以大家都掩藏着自己的心意,却一个劲儿地揣测别人。


曾经被两个女生揪住,“你一定得说,说!男生你喜欢谁?”


为了表示真诚,她们也的确对我说了自己喜欢的人是谁。


我也很真诚,抵抗了半天,十二分羞愧地涨红了脸,说,
我喜欢……夜礼服假面……


是的,真的喜欢。


我脸红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喜欢别人连带而来的羞愧,而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的美少女战士里面月野兔和夜礼服假面刚刚KISS过,我觉得别人一定会笑我低级变态。


结果人家压根没考虑我复杂的少女心思,看了我几遍之后,阴阳怪气地说我
不实在



后来,大学的时候,上海东方卫视三周年台庆晚会在学校的讲堂举行,当时讲堂里来了很多搭飞机奔过来看MY SHOW和加油好男儿的粉丝团。


散场的时候,我经过后排,一个女孩子站在那里略带绝望地尖叫,王啸坤,王啸坤……泪流满面


周围很多同学都笑惨了,窃窃私语说她有病。


我心里泛起很怜爱的情绪,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一群穿着短裙的女孩子,站在场上大喊,“流川枫,我爱你!”


粉丝的心,除非同病相怜,否则很难理解。


统统划为精神病妄想症。
  
所以我想,那两个女孩子,并不知道我把“夜礼服假面”五个字吐出来的时候花费了多大的勇气,她们不会理解,只当是敷衍和隐藏。


(我的少女心啊~~~~)


(我跑题了吗?好吧,我把所有的跑题一概划归为铺垫和蓄势,恩恩。)



单恋虽然苦涩虽然懦弱,但是有一点很方便,那就是,这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只要想变心,都不用跟别人打报告,更不用处理一切后续的麻烦,道德的指责和良心的愧疚。


如果你单恋的人是动画片里面的,那就更简单了。


你都不会发现自己变心了,随着这本漫画完结,你开启下一本,时间就把上一部漫画里面所有的感慨和激动冲散变形。


直到很多年突然有人提起来某个名字,你惊觉,自己曾经喜欢过他,扬言非他不嫁。


只化作一句轻描淡写的“我曾经。”

作为粉丝,我水性杨花。
  

藤真不是。


我说过,我爱的太多。


我也喜欢仙道坐在湘南海岸钓鱼死后懒懒的打哈欠,也喜欢流川逗弄小黑猫被无视时后脑勺的大滴汗珠,还喜欢鱼住在全国大赛朝赤木大吼被保安拖走,喜欢飞影(kao,刹那跳到《幽游白书》)坐在雪地里面的黑白剪影……


我喜欢的东西,实在太多。


所以,我遗忘的也太多。   
 


毕竟可以理解。


一个虚拟的人物,能够扩展的空间实在狭小,他被封锁在某部作品里面,拥有作者设定给他的就算复杂也都被情节阐释完全了的性格和经历,他不朽,却也永远不再成长。



而我在成长,所以我不断丢弃他们。


不同的时段我爱上不同的人,交不同的朋友。等我成长了,自然而然地开始下一轮的寻找、追逐、得到、抛弃。


唯一留下来陪伴我的,除了我自己,就只有藤真。


可能因为,我从来不曾接近他,从来不曾拥有喜欢他的资格。


所以他和我一起活着,永远在我的前面,我永远没有抛弃并遗忘他的权利和资本。

能被我记得的人,也许只有这样的藤真。


在网络上寻找当时SD里面神奈川各高校的原型,打算,一个一个地“故地重游”。


我想去日本,不单是为了藤真。但是藤真让日本变得不同。

他也让我的人生变得不同。

经常在电影中看到这样的情节。结婚仪式上大家起哄让新郎讲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我当时就在想,的确。世界上的好人千千万万,我们在被问到为什么喜欢某人的时候总说,他是个好人。


被问到为什么不喜欢某人的时候,也同样会叹口气说,其实,他是个好人……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三个主要的问题,那应该是what why how吧(原谅我省略了另外两个)。

有时候,我总想,可能how比why要重要得多。许许多多我们根本找不到原因的why,其实都隐藏在how里面。

假设,某男,善良细心。


你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听到别人夸他是好人,你自己也相信,可是你没有办法对他来电。


直到某天,教室里面人都走光了,外面残阳如血霞光满天,你推看门,看见走廊里面他正在好脾气地哄着一个摔倒了擦破皮的老师家的孩子,还给孩子洗伤口买零食。


顺便,夕阳把他的侧脸映照的英气逼人,然后,你就突然沦陷了。


这个情节很狗血,然而,过程真的很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可能张三和李四放在称上量一量,良心和才华甚至性格都均等,然而你义无反顾地选择李四,只是对张三说,其实你是个好人……


如果你让我说,为什么喜欢藤真?我说不出来。


这个WHY太难解释。英俊?动漫里面除了搞笑角色以外,现在包括反派都帅的一塌糊涂。


优秀?不过就是学生教练,大家说他家世好成绩好无非都是出于他的气质而进行的推测。


你让我列出指标来,我投降。


但如果你问,你怎么喜欢上藤真的?我会搬把椅子,叙叙说上很久。


就像高中暗恋过的人,至今我没有给自己一个关于“为什么”的答案,然而你要问我“怎么就喜欢上了”,日记本里厚厚一沓,统统是证据。


现在我搬着我的小板凳,跟你讲,我是怎么爱上藤真。

小学的时候,电视台放映灌篮高手,大家都像中邪了一样。我们地方电视台放映过不下五次灌篮,然而每一次,都在翔阳对战湘北的中途就戛然而止。


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藤真健司扯掉身上的运动外套,镜头超级狗腿地啪啪啪给了三个角度的回放——他上场了。


然后动画片,居然结束了。我再也不知道后面的内容。

那时候我不上网,乖乖的小班长,也不去外面借除了多拉A梦之外的漫画书,不会像现在这样,手里的东西是个坑,就爬到百度google维基上面一路狂搜免费资源——


那时候,年少的我所做的,就是最单纯的,等!


至今我很少蹲坑。不小心遇上,我弃坑弃的比坑主都决绝。


我人生中蹲的最执着的坑,居然叫灌篮高手,居然为了藤真健司。

他一出场我就脸红了,抱着靠垫把脑袋埋进去。


听樱木喊,“那个候补的”,我居然忘了笑。

所以,我等。一开始我不知道真的就结束了。


适逢全国还是哈尔滨的什么XX大会,六点钟放动画片的时间开始进行会议现场直播。是的,连着三天。


我很执着地,天天开电视看大会,我妈都要疯了,可是我坚持,万一会议突然结束然后开始放动画片怎么办??


长大了我才知道,会议只能延长,怎么可能突然结束?
  

然后,电视台六点钟之前莫名其妙的各种广告终于过去,第一个画片蹦出来的,并不是人群的喧闹声、打着炫亮灯光的球场天花板和熟悉的前奏。
  

是的,灌篮高手就这样,不见了,我的藤真,还有那场挂在我心上的比赛。不见了。
  

我记得我哭了,巨惨无比。


  

电视台后来放过几次灌篮高手,无一例外都是在翔阳湘北一战的时候掐断。我每次都看,每次都觉得,肯定会演下去。


爸爸问,你都看过多少遍了?我一直特别执着地说,后面没有看过!
  

可是,没有后来了。

  

我一直特别讨厌我们地方电视台。
  

不过也谢谢它,残缺让人执着。我看了那么多遍藤真。
  

所谓执迷不悔。


  

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


小学六年级看报纸,电视报,上面有篇文章讨论中国孩子的姓名观。


越来越多的孩子不喜欢父母给起的名字,觉得俗气大众化,纷纷在同学面前使用自己编造的名字,甚至在作业本上也写假名。

  


不知道编辑后来看到铺天盖地让人想吐的网名的时候怎么想。
  

其中有个事例,那个女孩子本名叫思荫,可是偏偏在作业本上些司音,因为她迷上日本动画片中一个叫藤真健司的人物。我看到这儿手一抖。
  

下一句话是,“她对记者说,藤真健司胜败转瞬成空,我想成为他的知音。”
  

谁也不知道板着脸的报纸怎么会出现一片这么无厘头的报道,可是我盯着的只是胜败转瞬成空这六个字。
  

输了吗?
  

就像你一直在等待某个人,等啊等,充满希望和未知,然后在一个狗血的桥段里,你无意中听到某两个旅人甲乙聊天,正好说到你心里的那个人,结果人家两个轻描淡写地继续讲,说可惜啊,英年早逝啊~~~~~~


其实早就知道,湘北不会输,藤真肯定赢不了。


可是那个人上场的时候,笑容流转,让我没来由地有信心。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现在,见到了。


  

后来地方台又放灌篮高手。这次完整了,有藤真的后来——可是我没看。
  

我不敢。


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地执着于一场比赛,执着了三年。


很多人喜欢上藤真,就是因为他场上场下截然不同,因为他场上实在光彩夺目,因为他输了之后谦谦有礼地鞠躬说,谢谢你们,尽管眼里液体清浅。


可是这些我都还没有看到呢。


我所记得的,只有他出场时候我的脸红,和后来电视台突然转播的第XX届XX大会。
  

一见钟情?好像还不是。
  

但是如果不是,为什么我拿着报纸,手抖了很久。


  

初一的时候,我才看到后面的故事。
  

同学的漫画书。我看到了后来的海南与陵南一战,海南与湘北一战,看到了全国大赛,看到了泽北荣治和河田美纪男,看到了最后海边疗养的樱木花道很大声地说,“因为我是天才嘛”,和那个无比耀眼的笑容。


可是,我仍然把那部分,藤真比赛的后半部分,跳过去了。
  

翻页的时候小心翼翼,还是看到了一张大特写,藤真流着泪,鞠躬说,谢谢你们。 


  

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剁下来,赶紧翻过去,看后面的精彩内容。
  

可是整本书看完了,心理泛起很柔软的情绪。


那时正是运动会,我把薯片吃了一身,天气不好,风很大,大家都灰头土脸,校服又大又傻,老师一脸菜色,运动场上也死气沉沉的。


  

我想,为什么,我们的青春那么不同?
  

说真的,我想过学篮球。只是为了我的青春能美好些。
  

想到那里,藤真流着泪的脸,好像比书里面任何一张图片都要清晰得多。


包括备受推崇的流川枫对着泽北充满斗志地微笑——完全忽略。


我看到的,只有那张脸。


  

初二开始看同人。
  

这么说来,我对耽美的了解还真算得上是比较早的一批。


但是我后来并没有成为同人女。大抵是因为,我只看SD的耽美同人,清水暧昧居多——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至于BL与萌,攻与受我甚至都没怎么关注过。


让我留意的,只有那些文本身,只有那些人本身。

  


很多人鄙视同人,包括同人写手,很多年之后,不写了,回头看最原始的SD漫画,也会说一句,同人真害人,让人忘记原著里这群少年原本的样子。


(尤其是耽美,默,很多热爱SD的男孩子听到仙流花流的说法都很愤怒。我理解,我懂得那种愤怒。)


可是我感谢同人。


其实说来好笑,我看过的第一篇不是同人,只能算得上是感想,连藤真相关都算不上。题目叫做,《真的理解藤真君吗》


现在想起来,写的挺稚嫩而冲动。


作者当时问,喜欢藤真坐在教练区镇定严肃的样子,有没有想过,教练抽签开会的时候,面对高头安西等等老奸巨猾的同行,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压力很大?


其实,既谈不上深度也谈不上文笔,可是对于初中二年级的我来说,我突然发现,原来,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话是这么说的吧……),原来,我们可以这样看藤真。


从此,掉入深渊。


艾菲儿的《他们》《灰》《左岸流年》,memories的《夏天》《独行》(我讨厌《成全》!!!!!),Asuka的《紫伤》,还有《岁月无声》,阿蝶大人的《于无声处》《桃花灿烂》《五栋男生》,然旖的《少年老成》,还有《绝爱》(这个……忽略一下)《绿野仙踪》《witness》《大逃杀》《东京日照》《东京很远》《冬天的心》《玛丽,玛丽》……


我举例都举得混乱。


太多年,太多文都扭曲在一起。


甚至不得不说,某些文中的人物形象,比原著还要精彩与生动——比如,土屋淳,岸本,南烈(其实不如说是原著当中压根就没多少戏份吧。。。。)



我在这个世界里面,慢慢拼凑出一个我的藤真。

未必完整。


某些文里的藤真优雅和煦,某些里面就是会骂脏话的刑警,某些里面是八婆一般的宿舍长,某些里面没有藤真,因为是仙流(pia)……


可是,奇怪的是,我看着那么多人对藤真不同的塑造和理解,有人偏阳光,有人偏深沉,有人客观,有人肆意改造——


我却从来没有觉得我自己脑海中的藤真有半点模糊或者迷惑。


终于,一年之后的高一,我在尖子班里面成为模糊灰暗的一团物质的时候,我鼓起勇气,打开书,去看了藤真输掉的那场比赛。


我忽然发现,其实那场比赛藤真没有输。


井上雄彦不得不让他输,于是,三井都下场了,比赛还剩下不少时间,他居然用一句陈述句省略概括了后面的比赛战况,直接把终场的哨子给吹了,然后逼迫藤真低头认输。


井上大神,您大爷的。我想。

然后笑。

藤真啊,我的藤真,没有输。真的没有。



藤真成为我的理想,是因为同人吧。


漫画里的确没有太多关于藤真的内容。


场下冷静机警,场上热情拼搏略微嚣张,白衬衫穿得帅气逼人,连亲卫队都不像流川的那帮女生那么张狂,温和小心地请求握手,得到一个外交式的宽和笑容——


同人里面则大大丰富。


无论是得意的藤真还是失意的藤真,军师一般聪明内敛的还是王者一般霸气狠辣的,最终都指向同一个内核。


我不会觉得别人眼里的藤真不确切,不深刻,但是我绝对保留我自己的。


我刚才说,漫画里面的藤真也许不会长大。

但是,如果爱他的人让他长大呢?


那么多同人,SD写手一般都出道较早,年龄层偏大,文章里面字里行间的内涵阅历丰富,让人对同人起敬的同时也顺便把SD推上了不朽的境地(虽然我要说没有同人它同样不朽)。


藤真早已经从四五岁丧母的懂事男孩到三十多岁的商界精英跨越了多个年龄层,我几乎看遍了藤真小朋友前世今生的各种境遇。。。。。


可是无论任何时候,藤真永远是骄傲的明朗的深沉的聪明得优秀的光芒四射的。永远不会改变。


也许因为我,我们,爱他。



高二高三的时候常常逃掉一下午的课,回家。其实老师同学都知道我装病。


我就是在学校呆的烦,心里面住了一个人,呆不住。


我心虚地背着一大堆作业和参考书回家,然后拨号上网……


看过的没看过的,一片片的漫画,一片片的同人,然后坐在地上,四点钟的阳光斜斜地射进房间里,我关掉电脑,叹气,发呆,不知道做什么。


曾经初三的时候看Shaman king,看完了就哭。


越是大团圆我越难受,包括多拉A梦剧场版。


那么憎恨自己的灵魂居然寄居在这样一个躯壳这样一个世界里过着这样的日子。


我曾经以为是幼稚,从来没有想过同样的情绪居然会泛滥到高三。


那时候,我看到了《少年老成》,那篇文章我一直漏掉,才捡起来看。


跟着藤真的背影一直走一直走的女孩子。


简直就是高中的我的翻版。或者我是她的翻版。


我不知道我暗恋那个人是不是因为藤真。


我心里模模糊糊的影像投射到现实中的一个人身上,也是一个HOW的问题——


如果夕阳不那么好看,如果当时心里不那么空虚,如果对方的打扮穿着不那么对自己的胃,如果之前不是心心念念那么久却庐山未见真面目……


后来,都能和人家笑着拿当初的暗恋开玩笑了。我把《少年老成》的文本发给他。


他自己都讷讷地说,我哪里像藤真?


我在屏幕这边淡淡地笑。是啊,你哪里像。


只有藤真。




后来,不再看同人。


SD学院沉寂了一段,突然又出现了几个很好的写手,仙流写得特别迷人,然而字里行间作者的阅历和犀利都对我的味。却也不再看。


累了。

我懒惰,我不纯粹。我没有学过篮球,这世界上也永远不会有藤真。


前几天,在校园附近的拉面店,一个高中生拉开门进来,书包往椅子下面一扔,手里拿着SD的单行本。


我在东京,周围都是叽里瓦拉的日语,热气腾腾的拉面摆在眼前,一抬眼睛,就看到那本灌篮高手卷着的封面。


谁说SD已成往事?所有的漫画店里你都能找到它,在最显眼的位置。


那群少年。


我走近店里,抱着学日语的目的,重新看SD。没有同人,没有小女生的玛丽苏带入情结。


经历了同人洗劫的我,再看漫画,顿觉很纯。

是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然后活得很简单,那是蠢。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仍然一颗水晶玲珑心,活得简单剔透,那才叫纯。
 

纯粹的藤真健司。


  

今天在电脑里,把《七月无夏》翻出来看。一直觉得,这是比较接近我心里的藤真的一篇。
  

什么是我心里的藤真?我没有写过。
  

我并不经常想起藤真,可是一刻也没有忘记。因为我每一次想起来的时候,都没有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对啊,我还喜欢过他呢”。
  

没有。如同想起自己的家人。
  

所以,我第一次路过日本的印章店,走进去,慢慢地找。


藤字开头的姓氏摆满一排,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像小说电视里面暗恋男主人公偷偷给对方买手套织围巾的小姑娘一样,甚至有点脸红(甚至……)


  

然而没有。


不甘心地再找一遍,的确没有。
  

后来每每路过印章店都要进去找。


就是没有。

  

这个姓氏不常见。
  

很遗憾。


于是告诉自己,离开日本之前,一定要去订做一个。
  

堂堂正正的四个大字,藤真健司。


我想我永远都找不到他,永远无法做的和他一样,永远无法哪怕接近。
  

我并不沮丧,甚至很高兴。
  

这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




这是多年前写的,今晚重新发到blog上。


很多地方现在看起来很傻缺,但是,毕竟原汁原味,还是一字不动发上来吧。


深夜发神经的原因是,登陆一个好多年前注册的论坛,忘记了密码。


选择回答密码提示问题来找回,发现我当年选择的问题是:你最爱的男人是谁?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就敲下四个字。

    

藤真健司。

    

我找回了我的密码。但是我从来没有找到过滕真。

    

晚安,不老的藤真君。


我已经老了呢。



-END-


你迷恋过哪个角色吗?


[推荐文章]


你好旧时光 | 每个人都有一瞬间,全世界为自己做了配角

你好旧时光:总有些时光值得怀念,却又回不去


喜欢本文请点赞/评论告诉我~


  

迟 雨 落

写作者

一书一画一影,一箪食一豆羹

思考,分享,交流

玩味无限


长按二维码,扫描即可关注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