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从机械情结到女性崛起,一个隐藏在日本动画中的社会万花筒

主编温静 2019-01-16 03:27:45


传媒内参导有人说,日本的动画,尤其是手冢治虫、宫崎骏、押井守三位大师的作品,更像是一本本记录日本历史和发展的代码,每次观览都需要解密,这也成为该民族根深蒂固的一种文化情结。


来源:传媒大眼(ID:cm-dayan)

文/昆布


日本的动画,素以类型多变、内容多元、体系完整而著称,且在全世界拥有稳定的粉丝基础。在其相对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曾涌现出一大批杰出的动画大师。可以说,日本的动画产业,早已被视为日本立足于世界文化殿堂的一个符号,且有着不可复制的独特风格。


究其根源,是因为动画在日本不只被当作一种休闲方式,更被视为一种文化,记录着时代变更和社会发展过程中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以及由此造成的心态波动。



有人说,日本的动画,尤其是手冢治虫、宫崎骏、押井守三位大师的作品,更像是一本本记录日本历史和发展的代码,每次观览都需要解密,这也成为该民族根深蒂固的一种文化情结。


手冢治虫、宫崎骏、押井守

从三位动画大师看日本机械情结


日本对西方文化的学习由来已久,尤其在二战结束后,为重塑民族而掀起“近欧”“近美”风潮,不断学习西方高效率的工业生产模式,并对自动化机械工业有着深入的研究。近年来,日本收获了“机器人王国”的美誉,“机器人”也成为岛国文化的一个重要标签,由此而生的民族认同感和机械情结也孕育于动漫文化中。


正是自动画大师手冢治虫起,由其开创的机器人表现主题很快掀起了一股以机器作为母题的创作狂潮。1963年《铁臂阿童木》的播映,开创了日本科幻动画的先河。此时日本动画开始由手工制作转向工业化过渡。探索时期的科幻动画《人造人009》、《火星博士》等作品主要表现机器人的超强威力,并依托人物传达强烈的反战意识。



但手冢治虫时期受资源、财力、人力等各方面压力的影响,出于节约制作成本的目的,机械情结只停留于低廉的静态画面,作品单一传达着机器人的战斗能力,这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整个日本社会的缩影,资源紧张,人力匮乏,民族焦虑,亟需寻找破解之道。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今,机械情结在日本动漫的表现中也在不断变化。永井豪的暴力美学引领了七十年代初的超级机器人风尚。《铁甲万能侠Z》等作品中的机器人形象则呈现多面化的复杂造型,将超级机器人形象推向极致。富野由悠季创立的“GUNDAM”系列作品,更是在机器人形象的背后,开始表达对战争、社会及人性的深刻反思。



而宫崎骏则试图摆脱SF类动画(即Science Fiction动画)的局限,以清新、自然的风格塑造另类的机械情结,不再拘于机器人这一单一化的形象载体。


在《风之谷》、《天空之城》、《魔女宅急便》、《红猪》、《幽灵公主》中,都曾出现复古风格的飞行机械,这也是机械情结细化的一种表现,在其创作后期的《哈尔的移动城堡》与《悬崖上的金鱼公主》中,则出现了由各种机械装置拼装的神秘城堡,以及靠热能发动的简朴小汽车。



与之相比,另一位漫画家大友克洋的《阿基拉》、《蒸汽男孩》等作品,则进一步深化了机械情结的丰富性。既有展现复杂、精密的机械装置,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对军队、国家、社会制度等问题的深刻思考。


尽管宫崎骏更为国内观众所熟知,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更受人关注的动画大师其实是押井守。正是在他的笔下,机械情结第一次被升华到了哲学追求的精神层面,将时代问题透过机械反映给观者。在《机动警察》、《攻壳机动队》系列作品中,这位酷爱哲思的漫画大师一再表现着科技与机械的发展变化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彷徨不安的情绪,孤独隔离的关系都能在不同层面引发人们的思考和追问。



尤其是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在带给人类诸多便利的同时,也制造着科技犯罪的社会问题。《攻壳机动队2:无罪》中已经开始描述未来世界的模样,为观众设置未来的时间轴。在他的漫画世界中,机械情结变得不再单一,既有对现代网络技术的反思,也有对机器人制造技术的深思,还有对克隆技术的恐惧,都一一涉及其中。


人口老龄化促发女性职场的崛起

也成为动画中的绝对主角


近年来,在经济与科技飞速发展的同时,日本老龄化问题也在不断加重。劳动力的短缺,增加了女性的就业机会。在很多职业中,女性严谨认真的思维模式,冷静严肃的头脑受到高技能职业的青睐。


《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的颁布,参议院、公检法等国家权力机构中出现女性的身影,这些变化都再印证着日本社会对女性群体产生质的改观。对女性的越发依赖,也让在婚姻中处于从属地位的日本传统女性逐渐走出家门,肩负起家庭重任的同时,不断提升着自己的社会地位。这种普遍的社会意识,自然也融入到了日本动画的创作中,并由此衍生出许多内心坚强、外表柔美的女性角色。



比如在宫崎骏笔下,女性形象就已成为举足轻重的显要角色。她们往往以其独立、自由、纯真、乐观的品质深深打动着观众。《龙猫》中悉心呵护妹妹,主动分担家务的善良姐姐让人温暖;《魔女宅急便》中独自来到陌生的海滨城市的小魔女,面包店的老板娘,在森林里作画的女孩都以各自的坚强、勇敢、独立积极地面对生活……


正是这些女性形象的出现,让人开始信任并认可女性的能力。在拍摄制作《魔女宅急便》时,宫崎骏曾表示,对于现代女性而言,独立个性的塑造比经济上的独立更加重要,挖掘女性的潜能,认可女性的社会能力是关键。



同样,在2001年上映的《千与千寻》中,小女孩千寻为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影片开篇,千寻与众多生活中的小女孩一样,有些懒惰,胆小,对周遭人事的态度淡漠,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但是当她离开父母、独自面对困境时,却常是选择主动帮助他人,勇敢寻找拯救父母与白龙的方法。在这个过程中,女性的软弱被逐渐消磨,而女性的强大则成为看点,千寻的变化也刚好折射出日本现代社会中表现愈发出众的女性群体的蜕变。


从樱花、武士道到环保、神话

日本文化的传统与当下 


日本以大和民族自称,以樱花为国花。资源的限制,让这个国家历来看重开拓冒险的精神,偏向内敛细腻的审美情感,努力寻求与世界的共融之道。正因如此,日本动画中的唯美画风、多变人物以及含蓄情感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民族文化的宣传载体。


比如樱花,就在诸多优秀的动画作品中时常出现。樱花所代表的浪漫而细腻的情感,也与其民族性极为相仿,即隐忍中含蓄的表达,却往往暗含能量。在新海诚制作的《秒速五厘米》中,樱花这一意象就被用来隐喻青年之间清纯晦涩的爱情。



与樱花的柔美形成鲜明对应的,是被视为大和民族信仰的武士道精神。在日本动画作品中,这一意象也经常出现,特别是对忠与勇的意蕴表达。比如在以男性受众为主的动画片《圣斗士星矢》、《海贼王》、《死神》、《火影忍者》等作品中,就多次有关这方面的内容。


这些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往往都是以一种不屈的勇士精神,去改变命运、实现理想。这种表达方式显然是对传统的武士道精神的另一种解读方式。



而近年来,日本受到特大地震及其所引发的复合灾害、核阴影的影响,社会危机意识凸显,民族危机感加剧,日本民众对新生、归属感的渴望也变动的越发强烈,这种以勇武精神为核心的社会价值观,已经由个体依托转向集体情结。在《你的名字》与《新哥斯拉》中,均对“3·11”大地震事件进行了或正面或侧面的隐喻。


随着时代发展,日本的民族文化在动画作品中也得到了愈加丰富的体现。唯美的田野风光,自然山水的种种意象,都寄托着日本民族的乡愁和环保意识。


博大的中国文化,悠久的希腊神话,神秘的埃及神话,深奥的印度神话,也都吸纳其中,这种对外来文化海绵式的吸收方式,不仅展现了这个国家在寻求共存之道上的种种努力,也借助动画作品逐渐走向世界性,既保有本民族的特征,也能做到与世界共融共通,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


与日本健全的动画产业和优质的动画作品想比,我们的国产动画还处于一个相对滞后的发展时期。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动画为少儿提供内容服务”的误区后,国产动画似乎也出现了明显的起色。



近年来,《小门神》《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等一系列作品接连获得票房、口碑的双重好评。其中,《大圣归来》更是再度以中国经典IP《西游记》中的人物形象为原型,加以时代性的演绎、阐释和解读。被称为国产电影的“良心佳作”。


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国产动画在面对迪士尼与日本动画的双重夹击时,仍旧显得势单力薄,巨大的国内市场也有待进一步开发利用。对于国产动画而言,想要谋求更大发展直至达到作品输出的理想目标,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这个过程中,不妨学习和借鉴日本在动画产业上的一些成功经验,以时代社会为基础,以文化特性为标志,凸显民族特性,进一步放大视域,持续吸纳不同文化的优秀元素,才是其必经之路。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