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奥飞动漫9亿元收购有妖气:喜羊羊与哪吒的共舞

中外玩具网 2018-12-05 13:08:31

撰写:李拓

采访:李拓、罗砚

资料收集:虎嗅实习生郭旭东


9.04亿元——迄今为止国内动漫产业最大的一场收购案,于本月11日宣告成交。


停牌近三个月的奥飞动漫,于8月11日夜间发布公告,正式宣布以将以9.04亿元人民币收购“有妖气”母公司北京四月星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而在次日(8月12日),奥飞动漫在京举行了这家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主题发布会,它请来日本团队,使用VR+AR技术做了一支包含奥飞系公司的“IP宇宙大爆炸”动态全息短片。AR化的哪吒形象不仅成为全场的主持人,还与奥飞动漫的黄金IP形象喜羊羊人偶共舞一曲。


在“有妖气”品牌被奥飞列为“动漫生态”的核心要素之一予以呈现的大背景下,主办方显然想通过这支舞向世人表明,K12与青年动漫的结合并无违和感。


从7月21日有妖气平台举行季播动画《雏蜂》的发布会至今,虎嗅君陆续对周靖淇(有妖气CEO)、董志凌(有妖气COO)和陈德荣(奥飞互娱CEO)进行了专访,一起来看看奥飞动漫和“有妖气”是如何看待ACG(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行业的现状和未来,喜羊羊与哪吒今日的共舞背后,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信息。


一、从玩具商到动漫大佬:奥飞动漫的生态故事


在国内互联网巨头都纷纷向动漫文娱产业砸巨资的时候,有妖气团队并未选择BAT,而选择了奥飞,颇令人意外。


光鲜亮丽的交易背后令外人心生疑问:有BAT这些大腿,有妖气为何选择奥飞动漫?奥飞动漫的标的为何是有妖气?这家以四驱车玩具起家、以喜羊羊形象行世的动漫公司,未来又会给市场讲一个什么样的“IP生态故事”?


以一台注塑机仿制大喇叭玩具起家,蔡东青逐渐开始走上玩具制造商之路。曾经在大陆市场火爆一时的四驱车“奥迪双钻”为这家动漫公司打下了基础,尽管后来成立的奥飞动漫已经涉足诸多K12动画,但在2008年上市之时,媒体还将这家家族企业与国外玩具巨头孩之宝对标。但到了2015年,这家被外界认为只有“喜羊羊”系列低幼动漫形象的公司,俨然已成为K12和青年动漫领域中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事实上,“言必称迪士尼”几乎成为奥飞的企业文化,其投资动作也都围绕“中国版迪士尼”的图景展开。停牌前的奥飞动漫或投资,或收购,或合作,或成立子公司,在ACG领域已然进行了至少5年左右的布局。我们依据公开消息,对奥飞动漫的产业投资进行了如下盘点。


1. 动漫影视领域:注重产业链延伸与内部协作


奥飞动漫上市之初就在动漫影视产业进行了投资布局,其中2010年收购案仅1例,控股嘉佳卡通,成为全国唯一具备电视台播出平台的动漫公司。此后都维持着每年两到三例的投资频度,2015年成为奥飞收购动作的高峰,到今年8月,奥飞发起的投资收购数量已与去年全年相侔。


以虎嗅目前收集到的信息,奥飞在动漫影视领域公开的收购、融资或入股案件高达10起,这还不包括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个人对AcFun、布卡漫画等的投资行为。


奥飞动漫在动漫影视领域的投资动作趋势明显:从下游的电视、移动端入口到上游的制作方再到源头IP生产方,鉴于被投资的有妖气与剧角映画一直有相当密切的合作,不难看出奥飞的投资有更加注重内部协作、注重产业链延伸的趋势。



2. 游戏领域:不求顶尖,全面下注


在游戏领域进行投资并购,是从K12领域快速进入成年人娱乐的最便捷、最赚钱的方式。



奥飞动漫在手游、页游、端游的产品开发和发行、运营等诸多领域全面下注。尽管这些游戏厂商并非顶级级别,但奥飞似乎乐意为此买单,其中为全资收购方寸科技+爱乐游付出了奖金7亿元人民币,而对叶游的收购案中,收购溢价超过100倍。奥飞在12日的发布会上,也披露了之前在游戏领域的部分未公告的投资,包括攀塔工作室、斗鱼TV等。攀塔工作室曾出品有妖气的动画同名手游《撸时代》。


3. 周边行业:散点布局


与一般的动漫企业发散路径不同,奥飞先做周边后做动漫。目前,除了汕头奥飞、汕头奥迪等奥飞原有的玩具公司外,奥飞在鞋服、玩具、甚至互联网教育领域都有投资。


尽管奥飞在以玩具为代表的周边行业投资逻辑尚不清晰,但并不代表它不重要。以2014年为例,是年为奥飞动漫成立的第8年,也是上市的第6个年头,从2014年财报来看,动漫玩具以其超过50%的营收比,仍然成为奥飞营收的主力,陈德荣告诉虎嗅:“玩具所占营收比在理念财报中呈现下降趋势。”目前奥飞介入智能硬件(互联网电视)跨度较大,若以乐视、小米做对标,盈利胜算有多大,尚难定论。



收购有妖气之后,一向乐与迪士尼对标的奥飞动漫“IP故事”初见雏形。已经有乐观的观察人士看好奥飞后市,称其股价一年内可能从停牌时的37.85元涨到75元以上。


目前拥有文化创意、游戏、消费品、入口和影视业务的奥飞动漫,一向以中国版迪士尼为目标。但面对“何时能达到迪士尼现有水平”的问题,陈德荣并未设定时间表,只为此提出了三个标准:中国文化、玩具制造实力和互联网特色。


面对BAT,奥飞强调自己是个具有护城河的动漫公司,一切不是BAT用钱能砸出来的。“奥飞不会像BAT一样做大平台。”陈德荣告诉虎嗅,“奥飞最可能像迪士尼一样做动漫、消费品等产品,一切都是基于现有的品牌进行延伸。”但从发布会和媒体沟通会现场来看,奥飞动漫官方对于互联网产业的兴趣溢于言表,陈德荣即对虎嗅表示:“很难想象今天的中国电影没有互联网会是什么样子,而没有互联网,中国动漫产业也不可能有今天。”


看起来,9.04亿元的故事还只是个开始,更多的互联网故事还在路上。


二、BAT的腿那么粗,有妖气为何选择奥飞动漫?


事实上,业界对有妖气的争夺战,从2014年初就开始了。


尽管陈德荣自言在广州和北京之间飞了17来回才谈下了收购案,但双方也都表示,9.04亿元虽属业内天价,但这场交易并非价高者得,且现场也有同行指出,奥飞收购“喜羊羊”一个IP就用了5.4亿元,而买下拥有超过40000个动漫IP的有妖气,价格却没有翻倍,言外之意,有妖气似有被低估之嫌。


陈德荣回应称:奥飞动漫挖到了金矿,双方理念非常接近。#这话与外界当年对迪士尼买下漫威之后那种语焉不详的评论何其相似#


不过在随后的专访中,陈德荣进一步告诉虎嗅,从IP开发的角度而言,奥飞是有妖气最好的选择。奥飞的动漫产业链完整程度胜过其他竞标公司,尤其在动漫IP周边制造方面没有对手。


但就有妖气而言,作出这个抉择则是一个更长的故事。


1. 时刻考虑“如何死”的有妖气


有妖气并非生来骨相清奇,从2009年正式成立至今,动漫行业从低潮到高潮,才令有妖气渐入佳境。


漫画爱好者周靖淇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度知名的“浩方对战平台”,而在动漫行业还得靠着国家政策补贴生存的情况下,他仍然选择进入这个并不被看好的产业,“反正大牛那么多,我在游戏行业也是小明,不如试着改变动漫。”他说。


一开始,“有妖气”的原型是周靖淇(昵称“妖气君”)自己搭建的个人网站,主要做漫画交流,在支撑了两三年之后,在2009年确立了以原创动漫为主业的“有妖气”平台。“一般人都会考虑企业做大了会怎样怎样,但我们的团队不是这么想的。”像团队的其他成员一样坦率,周靖淇告诉虎嗅,“我们没有考虑它如何成,而是考虑它如何死。”


未知生,焉知死?


“我不认识一个漫画家,我不知道一家动漫公司,我也不知道所有跟动漫行业实际工作相关的东西,我只知道我有几个小伙伴喜欢这个。”六年前有妖气起步之时,颇有些悲壮的色彩,“如果做不成的话,第一我跳不回来了,因为如果你离开一个行业一段时间——离开三年后再回来,那基本上大家就不太认你了,你还得从最小的小兵开始干起,你也未必有那个年纪和岁数了;第二当时那个行业的状况,我们是来搅动漫的混水的,搅得动?搅不动?其实并没有十足的信心,因为有太多人死在前面了,我们完全有可能挂掉,我一直在说挂掉了之后可能就回家开小卖店去了,因为我赌上了一切。”


2. 融资:从少人问津,到机构争抢


动漫产业在慢热,有妖气的融资之路却并没那么顺利。


一切源于动漫产业一度的凋敝境况——漫画家一个个离开,出版社政策日渐严苛,电视台审片更严,中国动漫市场一度趋于消亡。“品牌授权、产业链结构几乎全部退化消亡。”


创作力量日趋薄弱,盗版又泛滥不止,周靖淇团队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开始了与投资圈的谈判,“从一般的天使投资人一直到软银。”人们不相信中国动漫会有原创:文字人人都会写,漫画一天能画几页?“我承认,动漫做起来难:一人一天画一页,十人当中有一个会画就不错了。但日本插画家有很多也是自学成才的嘛!在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面前,只要有一万、两万、三万人来创作,数量就很可观的。”


第一个接受他们观点的是盛大。从天使轮(金额未知,2009年)到A轮(数千万人民币,2011年),作为大股东的盛大一直在支持他们。“一般的投资方不会像盛大一样是大股东,但这不重要。”周靖淇告诉虎嗅,“我们只想改变这个行业而已,为自己考虑得很少很少。”


2014年,文化产业热潮令有妖气也受到投资人的关注。4月,有妖气迎来了中国文化产业基金的数千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占股25%),这个当时有60多人的团队很快搬进了美术馆后街的77文创园。当年11月,创新工场又向有妖气投资了数百万人民币(占股2.28%),此时,有妖气估值已达5000万美元(对比奥飞动漫全资收购的出价金额,可见溢价比例),而经过股份回购之后,当年的大股东盛大手中的股份已经不足2%。


3. 周靖淇: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2014年春节前,周靖淇在经过一夜长考,以短信形式拒绝了陈德荣的谈判建议。“奥飞是针对的是低龄受众,他们是儿童次元,我们是网络次元。”他告诉虎嗅,这是他对奥飞这家公司的最初理解。


然而这家“儿童次元”的公司在2014年发生着飞速的变化。它在游戏、动漫、视频领域的扩张速度之快,令周靖淇有些惊讶,这家公司甚至投资了AcFun、斗鱼乃至布卡漫画。当周靖淇向一位他倾慕已久的导演发出合作邀约的时候发现,对方告诉他,经过良久思考,自己已决定要加入奥飞动漫,去美国学习三维动画制作体系。这令周靖淇大受震动,并开始重新审视这家公司——奥飞动漫已经“飞速从儿童次元融入到了网络次元”,周靖淇说,“当我身边的小伙伴们都一个个加入奥飞体系时,我发现它的链条已经足够完整。”


奥飞给有妖气开出的隐性福利足够优厚,包括在动漫、电影、玩具、游戏领域为有妖气IP开放产业链条,同时又保持其运营独立性。奥飞给了有妖气足够的资源、自由度和尊重。在12日的发布会上,双方甚至都默契地避免提及“收购”一词。“他需要我,我需要他。”周靖淇总结道。


事情就这么谈成了。


三、这支舞还要怎么跳下去?


在12日的发布会上,双方还宣布了若干利好消息。这包括:


  • 漫画家和漫画数量都将翻10倍。这意味着有妖气未来的漫画家将达到17万人,月更漫画数量达到60万页,存量漫画作品超过40万。


  • 成立上海分舵。暂无更多消息,但可以肯定的是,有志于二次元产业的魔都朋友有福了。


  • 妖气影业和妖气剧业要开张。这两家刚成立的影视公司几乎要把现场变成有史以来国内最大规模的动漫电影发布会。周靖淇宣布,与奥飞影业、剧角影业和451集团一起开发“妖气三大漫”(《端脑》、《雏蜂》和《镇魂街》)的真人电影;未来3年,将推出20部动画电影、15部动画和50款游戏产品。



从左至右:奥飞影业CEO苏志鸿、奥飞互娱CEO陈德荣,有妖气CEO周靖淇


妖气影业+妖气剧业是否与奥飞影业及其投资的剧角影业有业务冲突?陈德荣依然援引了迪士尼收购漫威、卢卡斯及皮克斯动画之后的处理方式来类比。他对虎嗅表示,有妖气的影视公司主要开发自有生态内动漫IP,而奥飞影业和剧角影业既可辅助有妖气,又可独立开发IP。奥飞影业CEO苏志鸿则算了笔账:有妖气目前拥有的40000部IP作品,以1%的保守转化率,将可拍成400部电影,一年拍4部,也得100年才能完成。


言外之意,奥飞影业颇可从中分得杯羹。


在广东,有一名流浪在外的画手,他与家人关系不佳,没有工作、身无分文地在公寓对付了两年,他随身带着画板,有灵感就随手画下来,但两年中没人欣赏他的韩式画风,没人愿意发表他的作品。他在有妖气注册了一个名为“深流”的ID,开始发表作品并赚取稿费,购买胰岛素疗病。而在进入作者排行榜前二十名后,他能租得起房子,并能买了台扫描仪来改进漫画质量。2015年,有妖气决定为他的作品做一些改编和商业开发,但在合同寄出三天后,却得到了他去世的消息。


“消息传来之后,团队的人都很伤心。”董志凌告诉虎嗅,“老大(周靖淇)甚至说应该把我们的收入都分掉,帮助有困难的漫画作者——有时候,情怀和商业交织在一起,很难分清。坦白讲,没有那份情怀,我们很难熬到今天。”


在12日的发布会上,周靖淇在发布会上发表了一段长长的独白,当他如数家珍般地向台下观众提起有妖气排行榜上的作者ID、姓名、职业甚至是与之交流的点滴时,几度哽咽。


本文头图:奥飞动漫发布会上,用AR做成的哪吒全息形象正在与《十万个冷笑话》原画作者寒舞握手。


虎嗅个人微信号huxiu302,欢迎勾搭,勾搭时注明工作背景(如创业者、营销人)哦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