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丸尾末广《少女椿》的密话(二):从纸芝居到漫画再到动画的少女椿

Anitama讲道理 2020-04-25 20:38:06

文:塔塔君、协力:北村勇志


封面: 《地下幻燈劇画 少女椿》海报


丸尾末广的《少女椿》并不是原作,原作是纸芝居表演家秋山呆栄的纸芝居中其中一个剧目(纸芝居:日本街头艺术,边给孩子讲故事边给孩子看画书的一种表演,可参考动画《暗芝居》),这位表演家很可惜地在本世纪初就去世了。故事发生在昭和天皇即位后(20世纪20年代)。




原本是一个给小孩子看的悲剧童话,经过丸尾末广的改编,摇身一变成了带有S/M情节的猎奇漫画。该故事讲述了少女小绿成为孤儿之后,误打误撞进入了“畸形秀”马戏团,经受了团员们对她痛不欲生的侮辱欺凌后,难得找到了生活的支柱——侏儒梦正光,却立刻被命运抛弃,一个悲惨的故事。丸尾末广深受上世纪20年代德国表现主义、梦野久作和江户川乱步的影响,在漫画方面つげ義春是精神导师,《少女椿》这部作品东西结合,以怪异丑陋的鬼怪表现丑陋的人心,显得异常诡异。而《少女椿》的一个重要背景是二战前日本盛行的畸形秀,这种展览在十九世纪40年代于美国流行开来,以畸形的生物来对猎奇者造成冲击,并且融入马戏团的表演中。现在这种展览已经被一些地方定义为不人性的活动,美国的密歇根州以法律手段禁止除以科学研究为目的之外的展出畸形人类的行为。丸尾末广对这种畸形文化描写的生动形象,畸形的还有人的心。


畸形秀照片


小绿这个角色不知是深得丸尾末广喜爱还是怜悯,似乎丸尾对她产生了一种抖S的心态。小绿还曾经在丸尾两部作品中出现过,一次是《少女椿》画成长篇之前的短篇版《少女椿》,在1981年发表,1982年此短篇收录在《蔷薇色的怪物》单行本中;第二次是单行本《堕胎》的几个短篇中,小绿在里面撑着怀孕大肚子放尿全裸登场,让人唏嘘,而梦正光也在目录插画成了玩捆绑play的大叔,由于过于暴露就不再给anitama添加色情度了xd。小绿的悲惨人生已经在丸尾末广笔下衍生出了一种与性分不开的毁灭美;她在马戏团中无德无能,只能被欺压,想要美好的明天却总是依赖他人,少女椿似乎代表着丸尾末广的一种消极的社会观点,这种颓废的人文风气浓缩在小绿身上。


《蔷薇色的怪物》中收录的《少女椿》短篇


而这样一部作品居然被一个叫絵津久秋的动画监督改编成动画《地下幻燈劇画 少女椿》。先说说这个动画的监督。絵津久秋是原田浩的马甲,而这部动画中他用了“絵津久秋”的名义署名了“演出、台本”双职(此片staff表没有写“监督”,只写了“演出”),而作画、赛璐璐上色却以本名原田浩署名。根据一个欧洲的日本电影爱好者网站“Midnight Eye”介绍:原田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进入动画业界,然而却很讨厌这个业界。他觉得自己对艺术的野心和动画业界中让无法自己发挥自主性导演本位主义的实际情况相矛盾,最终他在1979年另起炉灶成立了他的独立动画工作室。1985年,他发表了两个作品,分别是《无尽的乐园(限りなき楽園)》和《无法再醒来的摇篮曲(二度と目覚めぬ子守唄)》(可在youtube上观看),尤其是后者,对比别人在当时看到的日本黄金时代,原田浩认为工业社会畸形发展到了让人绝望的地步,并且将此映射到一个外表丑陋懦弱内心变态的小男孩上,把自身的厌世情结用意识流映像表现的淋漓尽致,再加上诡异的气氛渲染,俨然一个Cult片。无论是颓废的社会观点还是怪诞黑暗的美学,都和丸尾末广有相似之处。这种相似性宛如万有引力一般,冥冥中催促着原田浩启动了他下一个动画项目:《少女椿》。


《无法再醒来的摇篮曲(二度と目覚めぬ子守唄)》剧照


要把《少女椿》改编成映像作品是很有难度的,丸尾末广的漫画题材过于敏感,让赞助商对此企划望而却步,原田浩也因此碰到了不少钉子。原田浩只好到处借钱,耗尽一生的积蓄来启动这个项目。于是动画便在1987年开工了。在制作过程中,丸尾末广除了提供了昭和风格的汉字美术的帮助和相关历史资料,还提供了两首主题曲的歌词,并且放言道:“按你的想法放手去干吧!”经历了5年的曲折制作后,终于在1992年时于东京的御岳神社首映。随后该片还被拿到了法国放映。可惜的是,在回国经过成田空港的海关的时候,该片的原版胶片和一切拷贝都被海关没收,并且被命令全国禁播。虽然不知有没有被销毁,但是从此也没人见过胶片的真迹,可谓名副其实的日本禁片。如今我们看到的版本是美版DVD的网络资源。


《地下幻燈劇画 少女椿》海报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