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夏达与姚非拉决裂,“中国漫画梦之队”为何分崩离析

澎湃新闻 2018-10-14 08:58:19

小得盈满丨文


风平浪静了很久的国内二次元圈,近日爆发了一场“地震”。


12月11日,漫画家夏达在微博公开与合作近十年的夏天岛工作室决裂,痛诉夏天岛创始人姚非拉与其签订不平等合同、运营作品不力等种种“罪状”,希望其他漫画作者未来在签合同时更小心谨慎。



截至目前,夏达的微博长文《就到这里吧,我受够了。》已有超10万转发、5万评论与超过15万的点赞。


不少关注此事的漫迷表示,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喜欢的作者是以这样的方式登顶热门微博第一……


国漫奠基人和开拓者VS高人气实力漫画家 


事件的两位主人公——姚非拉与夏达,可以说是国产漫画两代创作人的代表。



姚非拉,70后资深漫画家,中国内地故事漫画奠基人和开拓者。1995年姚非拉开始在《北京卡通》上连载长篇青春漫画《梦里人》。《梦里人》后来由CCTV改编为电视动画片,开创了中国漫画改编动画的先河。


2004年,姚非拉在北京创办了夏天岛工作室,后将工作室搬到杭州。那时夏天岛旗下有猪乐桃、喵呜、于彦舒等漫画家,每年产出大量优质作品,几乎横扫国内有分量的漫画奖项,夏天岛因此被誉为“中国漫画梦之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发掘培养年轻漫画创作者、积极推动中国原创漫画发展的姚非拉也被媒体称为“内地漫画第一人”。



再来看看夏达。出生于1981年的夏达通过《北京卡通》发表短篇作品《成长》而出道,并凭借漫画《冬日童话》于2002年获得中国连环漫画短篇故事漫画优秀奖。2007年,夏达应姚非拉的邀请到杭州发展,奠定夏达国内一线漫画家地位的代表作《子不语》《长歌行》便是诞生在其签约夏天岛之后。夏达对中国古典文化的积累与表现能力强于国内同期的其他漫画作者,浓郁的“中国风”令她的漫画独树一帜,单行本销量极为火爆。


现实中的夏达个子娇小,长发及腰,肤白大眼,颜值在国内漫画家中算是比较出众的。2011年兔年春晚上李小冉展示的“动漫兔”贺图正是她的作品,她也因此在春晚小小地露脸。但夏达本人并不喜欢卖所谓美女漫画家的人设,平时也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她更乐意被漫迷称为“达叔”,并在微博自嘲“老人家”。


春晚上坐在观众席的夏达

2011年上综艺节目《天天向上》


近年,夏达以超百万的版税收入,屡登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长歌行》自2012年连载至今,已经出了11本单行本,并传出要制作单机游戏、拍摄真人影视作品的消息。


然而这位夏天岛旗下最具影响力和吸金能力的漫画家,却在微博长文中表示“《长歌行》连载必须暂停”“(医院检查后)个人状态已经到达无法支撑的极限”“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才能赎回自己的版权”……


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内情?


总结一下夏达的长文,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几个信息:


1.夏达是约满离开,不是毁约走人。


2.因为欠缺相关法律知识并轻信姚非拉,夏达当年签署了权利与义务不平等的合同,且姚非拉以“夏达签过”为由诱导后来人同样签下更苛刻更不平等的合同。


3.在夏达选择不续约后,姚非拉隐瞒了这一点,打着夏达的旗号误导外界继续谈合作。


4.夏达没有签约金与工资,收入全靠稿费、版税等,这些钱还要和夏天岛(姚非拉)分账。


5.负责作品运营的夏天岛(姚非拉)因为一己私欲,导致漫画后续开发项目停滞或黄掉,却让夏达背锅。


在夏达发布此文一小时后,姚非拉也在微博作出回应,表态“从业二十年,做人做事,无愧于心”,暗指夏达“捕风捉影”,并会“整理材料澄清事实”。



夏天岛?不,是寒心岛 


截止目前,姚非拉还未发表“澄清事实的材料”。甚至除了一位夏天岛的编剧曾收到他“暂时稳定军心”的短信,谁都联系不到他。


但圈内画手、写手在夏达发声后已纷纷站队,爆出了更多惊人猛料。


漫画《开封奇谈》作者晓晨兽于今年4月约满离开了夏天岛,她表示姚非拉曾放话要“弄死”她。



《狐妖小红娘》作者庹小新说:“多年来我们的忍让和沉默,换来的是作品上和人格上,更加的不被尊重与得寸进尺。”



随后他发表长文,大意是:姚非拉在小新创作《狐妖小红娘》早期并不看好也懒得管,小新坚持创作。挺过了连载波折,《狐妖》受到读者好评、人气变高后,姚非拉又想来投资,但给画师的薪酬只有新人作者的一半。小新拒绝与姚非拉签这份合同,因此连载了半年《狐妖》却没拿到稿费。没有为《狐妖》的发展出过力的夏天岛(姚非拉),现在强要《狐妖》的版权。



漫画《超合金社团》《星轨是天空的道路》脚本作者风息神泪随后补充,小新被夏天岛(姚非拉)压榨之惨。



漫画家吾皇的白茶曾是姚非拉的粉丝,但现在他也不认可姚非拉卖作品还压榨作者的行为。



众多画手声援夏达,让夏达保重身体,并劝告作者在签合同之前多了解相关法律、学会维权。



网文写手们也加入呼吁谨慎签约。



12日,晓晨兽在微博发图文补充了姚非拉各种毁三观的运营行为。



笔者截取了几段内容,发现姚老师挺会套路的:


漫画创作之初,姚老师必定不看好。



漫画家坚持创作,作品受到欢迎后,姚老师就要来分一杯羹了。


姚老师连哄带骗让漫画作者签下不合理的协议,著作权归我,责任什么的锅都归你。

不听我的话?著作权在我手里,我让你的作品烂在锅里。



也许是被连日来以夏达为代表的漫画家们的集体发声鼓舞,尚在合约期内的夏天岛签约作者、漫画《南烟斋笔录》作者左小翎14日在微博发长文,控诉签约期间并没有获得外界所想象的资源,生活极其贫困,姚非拉没有给予漫画创作上的帮助与推广,却在漫画卖出影视版权后赚走75%的版权费用。



风息神泪之后补充了一张以前所拍夏天岛员工宿舍图,左小翎和搭档壳小杀的房间,并描述“最低处只有一米五高,常年漏水漏风,山顶洞一样。两个小姑娘就住在这种环境里创作,长达五年”。



目前发声的作者们,或单行本销量佳,或改编动画热播中,或影视版权已售出,算是在漫画创作上拥有了一定的成就。他们尚且如此,夏天岛更弱势的主笔、助理们是什么待遇,可想而知。


除了漫画家们的实名爆料,还有很多匿名投稿都对夏达等人的说法进行了补充和证实。


在这个叫做“说给姚老板”的微博里,我们可以看到:



有关保密协议里的“守约金”。



夏达宣布离开夏天岛后,夏天岛出台的更严苛的著作权协议。


【重点】内容均为作者原创,发行后所引起的侵权行为负全部责任,附带的经济和法律责任,将由作者自行全部承担;除署名权以外的全部著作权属于夏天岛;任何商业活动过程中无需向作者支付任何费用;作者保证在公众舆论中维护与夏天岛的良好声誉;以上所有承诺如有违反,我愿意赔偿因此造成的各方损失。



其实姚非拉欺负压榨旗下作者已久,因此被公开声讨,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些国漫粉看到夏达的那篇长文,应该马上能回忆起2013年的猪乐桃事件。


猪乐桃是夏天岛曾经的头牌作者,2010年与夏天岛解约。2013年猪乐桃的漫画代表作《玛塔》系列之《黄金国历险记》被改编成动画,并即将在电视撒播出的时候,猪乐桃表示作为原作者我并不知情!姚非拉贴出动画发行许可证表示早就告诉你了,并在长微博中打感情牌,回忆与猪乐桃多年的师徒情,控诉猪乐桃成名后过河拆桥。猪乐桃于是揭开其与姚非拉11年的地下情、在夏天岛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和解约内幕。


在2013年的这场国漫风波中,猪乐桃无疑是输得非常惨的。几乎所有的漫画作者,包括今天手撕姚非拉的夏达、晓晨兽、小新……都站在了姚非拉这边,只有少数几个站出来帮猪乐桃说话。最后《黄金国历险记》如期播出,猪乐桃承担忘恩负义的骂名离开。


今天回过头看当年大家的站队,感觉有点微妙。



无论当年大家是真心力挺姚非拉,还是受合约要求必须在公众舆论中维护夏天岛(姚非拉)的声誉,曾经为画手们遮风挡雨的“夏天岛”,如今已成风雨飘摇的“寒心岛”,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漫画梦之队”为何分崩离析


笔者曾经买过夏天岛2011年出的一本叫《将爱》的漫画。现在还能在网络上搜到《将爱》的宣传——“由夏天岛出品的漫画《将爱》创作阵容之豪华堪称史上第一,金龙奖、美猴奖、中国漫画奖、新星杯等国际国家级奖项的得主集体报到:中国原创漫画一线的领军人物姚非拉、中国著名漫画家猪乐桃、中国知名漫画家夏达、‘少年王’于彦舒及中国新锐漫画家姜晓晨一起联袂制作,本次合作也是夏天岛旗下漫画家首次联合制作。”


现在重温这本漫画,挺唏嘘的——除了姚非拉,都走了。不但走了,还站出来指责姚非拉。


“中国漫画梦之队”分崩离析至此,绝对不是偶然。处理不好与旗下漫画家因版权归属所致的利益分配,是夏天岛解约狂潮的核心。


夏达和姜晓晨,签约夏天岛的时间都比北京奥运会还早。那个时候还是纸媒的时代,笔者家书柜里至今还放着几十本《漫友》,那时要看《子不语》《长安幻夜》《长歌行》等漫画,只能定期买杂志、单行本。追完《天使图书馆》《MINOR未成年》的连载,杂志开本都变了好几次。那时漫画家的收入基本只能靠杂志连载的稿费和单行本的版税,现在大家很熟悉的漫画App、动画化、手游化、影视剧改编……当时都是浮云。


时光飞逝,资本的东风吹进了二次元。现在漫画家推广作品的途径更多,不签协议就不给上刊、不上刊就没收入、漫画就不会火的情况已大大改善。比如《19天》《SQ》《非人哉》《一条狗》……都是依托网络平台积攒人气,然后出售影视版权、游戏版权等。作品变现的途径更丰富,漫画IP的版权开发所得已远远超出了纸媒时代稿费和单行本的所得。漫画签约门槛也有所放宽,不用交出永久性版权,只给平台短期的授权,画手也可以照拿稿费。


但夏天岛的签约模式依然是多年前的老一套,即作者负责创作,夏天岛执行版权经纪职能。如果不签合约,新作品即使之前已与平台(杂志、漫画网站等)谈妥,夏天岛也不会允许作品上线连载,这就意味着漫画家没有稿费收入。在稿费部分,利益分配极不均衡。在版权经纪部分,项目进展缓慢乃至停滞。根据合约内容,付给漫画家连载稿费和单行本版税以后,夏天岛拿着版权谈商业合作,授权金分给原作者多少钱就看良心了。



同时合约硬性地规定,签约公司期间所创作的漫画版权归属于公司。所以晓晨兽才表示,离开夏天岛之后《开封奇谈》不能继续正常连载,开续作和同系列作品也不行,新的单行本出版无望……即便这部作品的创意和每一根线条都来自于她,但根据合同她只是以主创的形式“参与甲方(夏天岛)出品的动漫作品”。晓晨兽离开后,这部作品随时可以换个人继续画。


而夏达在签约夏天岛期间创作的《子不语》《长歌行》等漫画版权,也很可能随着夏达的离开留在夏天岛。除非夏达出钱赎回版权,她将不能继续创作和这些漫画相关的内容,也没有谈作品衍生开发的权利。



以上仅仅是从目前曝光的协议、作者发声中所能得知的内容。说实话,即使是外行人也能一眼就看出夏天岛合同里种种匪夷所思的不平等,但作者们一个个就是签了……夏达在长文中提到:“十年前的姚非拉老师是名被骗走了版权的创作者,他自费十万赎回了自己的版权。那时他告诉我们:‘现在骗子太多了,我会帮你们把关,不会让你们也遇到这种事’。”只可惜,有的人活成了他曾经厌恶的样子。再坑爹的合约也具有法律效应,只是让作者处在了很不利的地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很傻很天真”“多年真心错付吧”。



最近几年,IP这个话题被炒得很热,大IP成为各大影视公司、视频网站争抢的对象,千万巨资买断某作者某作品的版权,开发为超级网剧、电影、动漫、游戏等形式早已见怪不怪,由此而来的IP纠纷也屡见报端。比如《芈月传》小说作者蒋胜男与电视剧编剧王小平及乐视花儿影视的侵权纠纷官司就打了快2年,上个月一审宣判蒋胜男败诉;匪我思存诉《迷雾围城》电视剧侵权案至今没出结果,不明就里的粉丝们还在翘首等着电视剧开播……


而现在争夺优秀IP的魔爪终于伸向了国产动漫,继今年《秦时明月》《画江湖之不良人》真人版播出之后,明年我们还能看到真人版的《19天》《快把我哥带走》《火王》……其中,也包括《长歌行》。只是不知在近日的国漫地震之后,这个曾极为被看好的影视项目会何去何从?


国产漫画行业已经起步多年,但围绕版权归属分配的变革才刚刚开始。


作为一个关注并支持国漫十几年的读者,真心希望我喜爱的漫画作者们能引以为戒,认真谨慎地对待签合同。自己不懂的话,一定要咨询了解这方面的法律人士,搞清楚了固定酬劳、版税分成、著作权归属、违约赔偿等内容再签约。别再让“当年我什么都不懂就签了一个合同,然后我自己生的孩子这辈子都不会管我叫妈了”的悲剧发生。也希望漫画经纪公司能善待漫画作者,让他们能在和谐的环境中无后顾之忧地创作。“贵圈不乱”,需要共同的努力来维护。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