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女生怎么判断下面的松紧度?

歪漫画 2018-09-18 17:35:15


云州市,高级会所玉煌宫。

苏子悦抚了抚身上堪堪到大腿的吊带红裙,拢了拢长卷发,确定没有乱,这才迈开修长雪白的腿往里面走。

到了包厢门口,应侍生替她打开门,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苏子悦扭头看了应侍生一眼,红-唇微勾:“谢谢。”

满意的看着应侍生红着脸离开,苏子悦才转身进了包厢。

迷离的水眸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圈,落在坐在最中间一身白裙的堂姐苏依歌身上,齐膝白裙,黑发披肩,微侧着头和人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格外温婉动人,当然,这只是外人的感受。

四年不见,还是那副浊世小白莲的样子,不对,是老白莲了。

身旁的人碰了一下苏依歌的手臂,苏依歌这才朝门口看过来。

“子悦,你终于来了,说好要给你接风洗尘的,姐姐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苏依歌故作亲昵地走过来挽着她的手,话说到一半,就故作惊讶的捂着嘴惊叫了一声:“呀,你怎么穿成这样!”

苏子悦撩了撩头发,眼中带着一丝冷意,面上却是笑得妩媚,“姐姐不喜欢我这么穿么?也是,姐姐天天在爷爷公司,穿的都是一本正经的,哪儿见过这样。”

看着苏依歌一脸尴尬,为了保持自己的女神形象,她一直穿的端庄大方,苏子悦看着她没有说话,扬了扬下巴转身往没人的角落里走去。

苏子悦眸色淡淡的端了果汁慢慢啜饮,她一回国,苏依歌就装模作样的在爷爷面前约她,不用想也知道,她不安好心。

谁知,才刚坐稳,一只肥大手就覆上了她的腰际,苏子悦眸子一冷,起身就将杯中的果汁倒在了摸她的那人身上。

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惊叫一声:“天哪,沐大少!”

“你怎么这样,还不给沐大少道歉!”

苏依歌闻声走了过来:“子悦,你泼的?还不给沐大少道歉。”

苏子悦睨了她一眼,随手将手里的空杯一扔,转身就要往外走。

没等苏依歌说话就已经有女孩开始为她打抱不平了:“依歌是你堂姐,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有没有教养!”

另一个很快接了话:“从小就死了妈,爸爸坐牢,有人生,没人养,没有教养也正常。”

苏依歌皱着眉,委屈得眼眶泛红:“你们不要这样说子悦,她的性格就是这样,但她不坏的……”

“依歌,你就是太让着她了,苏子悦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

“就是啊,高中就堕胎能是什么好货色!”

“……”

多么熟悉的场景,四年前也是这样,她被所有人堵在学校门口,众口烁金,把不属于她做的事硬盖在她的头上,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苏子悦攥紧手,面色发冷,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沐大少挥开一堆给他擦脸的女人,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一杯酒,眼底闪过狠辣,一把拉住苏子悦:“你跟我喝杯酒,我就不跟你计较!”

苏子悦甩了一下他的手没有甩开,沐大少已经将酒塞到了她的手里,苏子悦正准备将杯子扔掉,不经意转头就看见一步之遥的位置站了个男人,正脸色漠然的看着她。

男人身形高大,黑衣黑裤,身形极为宽阔,微垂着头,五官深邃,眸色漆黑,英俊的脸上凭添了几分神秘与冷傲。

有人小声议论:“那人是谁啊?”

“不知道跟谁来的,长得好帅!”  

这么一说,便没人把他放在心上了。

似乎感觉到苏子悦在看他,他也刚好抬起头来,眸色幽深得如同夜幕下的远山,神秘而危险,五官深邃而立体,俊美异常,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苏子悦呼吸一窒,这个人的气场,很强。

随后,男人低下头下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红酒,眼底有异光闪过。

苏子悦捏着酒杯的手动了动。

嫌恶的甩开了沐大少,走过去就将男人手里的酒杯夺了过来,举到沐大少面前,唇角勾起冷然的弧度:“不就是喝杯酒么!沐大少可要说话算话。”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随将杯子一扔,目光如刀的扫了苏依歌一眼,转身出去。

黑衣男人看着消失在门口的窈窕身影,笑得意味深长。

……

出了包厢,苏子悦先去了趟卫生间,心里觉得有点不安。

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沐宁辉带着人从另一头跑了过来,苏子悦转身就跑,没跑多远,整个人就一软,心底浮现起一串酥麻之意。

恐惧感将她笼罩,苏子悦喃喃道:“怎么会……”

“聪明反被聪明误。”

身后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流水似的质地,听得苏子悦心间发麻,下一刻,便落入了一个冷冽的怀抱。

苏子悦感觉自己被冷冽而陌生的气息所包围,视线逐渐模糊,整个人软成一滩水,但她还是试图挣扎,出口的声音却是说不出的软糯勾人:“你、放开……”

她不想被苏依歌设计,也不想被沐少那个垃圾糟蹋。

“你想被沐宁辉抓住?”男人的声音清朗好听,苏子悦凭着仅存着的一点意识,知道这个人不是沐少那个垃圾。

男人低头,看着苏依歌绯红的脸上露出一丝认命的神情,幽深的黑眸一眯,眼里是更浓烈的阴沉。

而苏子悦此时已经开始神智不清,控制不住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使劲的往这个男人身上贴。

男人低头看她,蓦的弯身将她打横抱起,临了,微偏过头朝身后的手下说:“不用跟过来了。”

……

翌日。

“哗哗……”

还未睁开眼,一阵水声便率先传进苏子悦的耳中。

被打扰了睡眠,苏子悦不耐的想翻身坐起来,不料,整个人才刚动了一下,疼痛感在一瞬间侵入了四肢百骸。

“咔哒。”

就在此时,水声戛然而止,一侧响起了开门声。

苏子悦撑起身子费力的坐了起来,和刚从浴室里出来的男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男人生得高大挺拔,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遮住重要部位,身材比她迷恋的那个韩国男星还要好,她忍不住数了一下,一,二……八块腹肌!

“醒了。”

好听到让她头皮发麻的声音,完全和身材匹配。

苏子悦愣愣的抬头,赫然看见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记忆回笼,她猛的想起来这个男人就是昨晚她在包厢里夺了他酒的那个男人。

“怎么会这样?”

这种情况,不用她多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人朝她走来,目光在她脸上搜寻,随后语气淡然的答非所问:“秦慕沉。”

他这是在自报名字。

他身上微湿的热气表明他洗的是热水澡,但随着他的靠近,苏子悦感觉到的却产凛冽的气息,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待他走近,她才看到他赤着的上身上面那些可疑的红痕,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惊叫一声,猛的抓起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昨晚的酒……”

苏子悦不敢置信的看向秦慕沉,沐大少给她的酒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秦慕沉的酒怎么也会有问题?

难道他们还想害秦慕沉?

昨晚她已经万分小心,沐大少带人追她,她没跑多远身体就出现了异常,后面的事情她也记不大清了,头疼,身上也疼。

“酒是你自己喝的,后来的事,我也记不清了。”秦慕沉似乎不爱说话,他冷着脸,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质问,似乎还在责怪她。

苏子悦瞪他,听起来似乎在说她是故意去喝他那杯有问题的酒的,他这么聪明自己还不是也中招了!

“叩叩。”

敲门声打断苏子悦的思绪,秦慕沉走过去开门,很快走回来,丢给她一个袋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秦慕沉就已经拉开浴巾开始换衣服。

“啊!秦慕沉你不要脸!”苏子悦拿被子捂住自己,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刚看到了……好大。

秦慕沉回头睨了她一眼,目光微闪,作风很大胆,实际胆小纯情。

“如果你再不穿好衣服,丢脸的在后面。”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房门就被撞开了,一下子涌进来了一群记者。

镁光灯照在苏子悦惨白的脸上,记者已经争相恐后的出声:“苏小姐和沐先生是……”

等记者看清站在房间里的男人不是沐宁辉的时候,都愣住了。

不是有消息说苏家的二小姐和沐大少在玉煌宫春宵一度吗?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男人看起来面生,显然不是哪个豪门子弟,但是长得好看,以苏家二小姐平常的名声,也是大新闻。

“请问苏小姐,这位是您的新床-伴吗?”

“这位先生,你这种身份的人苏小姐开什么价呢?”

“……”

记者围在床边,摄像机几乎凑到她的脸上,问题也一个比一个难听,苏子悦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屈辱蔓延至全身,苏依歌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身败名裂,被苏家驱逐。

“苏小姐,请问,您是因为受你坐牢的爸爸的影响,才会……”

苏子悦猛的瞪大眼,眼里腥红一片,但却没掉一滴眼泪。

站在人群外面的秦慕沉眼神倏的一变,大步走过来。

随手夺过一个人的摄像机,毫不留情的砸向这群记者,神情阴鸷仿佛在看死物:“全部滚出去。”

被砸到的记者都被秦慕沉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场吓到了,而且他的眼神很可怕,好像他们十秒钟之内没有出去,就有可能被他打死。

不到十秒,房间里的记者全都出去了。

苏子悦虽然仍旧是面色灰白的样子,但已经回过神来,拿起之前秦慕沉丢给她的衣服,当着他的面就直接换了起来。

换好衣服,她翻身下床,不想却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秦慕沉适时的伸手扶了她。

苏子悦这才抬头打量,他的五官深邃立体,脸部的线条完美得不可思议,比她见过的云州市任何一个权贵都要英俊。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幽深得如同夜幕下的远山,神秘而危险……

苏子悦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盯着他的眼睛差点陷了进去,连忙推开他:“谢谢。”

有点讽刺,她在对一个夺走她初次的男人道谢。

说完,她捡起了自己的包走进浴室,快速的整理好自己,化了个明艳的妆,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秦慕沉还没走。

她走到门边回头看他,神色冷漠:“出了这道门,以后在路上遇见,也要装作不认识。”  

门外。

记者仍旧没有离开,还添了苏家一群人,苏依歌一身白裙站在人群里极为显眼。

苏子悦扬起下巴走了过去,还没等她开口,苏依歌就一脸痛心的开口:“子悦,你怎么还是这个性子,你高中那年堕胎……啊!”

“啪!”

苏子悦扬手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苏依歌是优雅小白花,无数贵家公子爱慕的苏家大小姐,任何时候都要保全面子,可她却是声名狼藉的苏家二小姐,目无尊长,粗鲁无理。

所以,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扇苏依歌这一巴掌,苏依歌决不会还手。

记者还在拍个不停,苏依歌捂着脸,目光落在苏子悦身后气质非凡的秦慕沉身上,眼神一凛,可恶,便宜这个小贱人了,居然不是沐宁辉。

不过,只要目的达到了就好。

“子悦,你不要这样执迷不悟,等爷爷回来你好好跟他认个错就行了。”苏依歌捂着脸,眼底有泪花闪烁。

苏子悦往前一步,一手揪住苏依歌的衣襟,侧头紧贴着她的耳朵,冷声道:“苏依歌,这一次,你最好弄死我一劳永役,不然,只要我活一天,就会把你对我做的事全部奉还给你!”

说完,将苏依歌狠狠推开,面色倨傲的将拦在面前的人一一推开,大步离去。

记者看到后面出来的秦慕沉,也不敢再拦着苏子悦。

记者都是苏依歌找来的,苏子悦离开了,他们自然也走了。

秦慕沉站在原地,幽深的眸子深不可测。

高中堕胎?昨晚之前明明还是个雏。

有脚步声靠近。

秦慕沉抬头,就看见红肿着半边脸的苏依歌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走。

苏依歌柔柔弱弱的开口:“先生,你看起来是一个好人,我代子悦向你道歉,我不会让记者把你的照片流露出去累及你的名声。”

这个男人,真的太有魅力,她特地让人查了,这人没什么来头,若不然,她也要为这样的男人倾心。

要是换作别的男人看见苏依歌这个样子,恐怕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但秦慕沉冷睨了她一眼,恍若未闻一般,转身就离开了。

苏依歌站在原地恨恨的跺脚,云州市多少权贵她都不看在眼里,现在屈尊降贵提醒这个男人,他居然还不领情!

……

苏子悦回到自己在外面的单身公寓,将整个人塞进被子里睡了个昏天暗地。

她知道,不出两个小时,云州市的各大头条上都是她和秦慕沉的事。

一觉睡到天黑,随便煮了碗面,坐到电脑跟前上网,刷了一下各大新闻网站。

没有,统统没有。

这不符合苏依歌的风格。

苏子悦丢掉筷子去开电视,换了无数个新闻频道都没有,倒是留意到一个新闻。

“欧洲金融巨头L.K集团总裁,已于近日回国,但却一直未在媒体面前露面……”

苏子悦仔细想了一下,这个LK集团总裁,据说很神秘。

长相未知,不知道是老是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祖籍是云州市,是商界传奇,云州市这些所谓的权贵跟他一比,秒成渣渣。

LK集团的总裁,跟她没什么关系。

关掉电视,她并没有看到有关她的新闻,正觉得纳闷,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居然是苏有成的电话。

苏子悦给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设,这才接起电话,尽量放缓声音:“爷爷。”

电话那头传来苏有成的怒吼声:“还不滚回来!”

苏家别墅门口。

苏子悦从车里出来,目光淡然。

因为要见苏有成,所以她没有化妆,穿得也极其朴素,没有选大红大紫的颜色,但愿她这细微的改变能让他少点怒气,她今天来除了被骂,还有自己的目的。

深吸了一口气,苏子悦才大步朝里面走去。

一进大厅,就看见坐了一圈的苏家人,苏有成坐在最中间,苏依歌乖顺的坐在一旁,两个人有说有笑。

“爷爷,我回来了。”

苏有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皱着眉头仿佛在看什么恶心的东西:“混帐东西,还知道回来!我只不过不在家一天,看你做的好事!”

说罢,将一叠照片丢到她跟前,正是早上她光着身子坐在被子里被拍到的照片,即使没有被报导出来,这些照片却是存在的。

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她的名声早就烂透了。

“爷爷,这些照片,我可以解释。”苏子悦状似不经意的瞟了苏依歌一眼。

这些照片都是真的,可是,这都是苏依歌设计她的,恐怕她说出来苏有成也不会信她。

“解释?从小到大你做错了事,哪次承认过错误了?照片都在这儿还有假!”苏有成猛的站起身来,手指头都外指到苏子悦的脸上了。

果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选择无条件的相信苏依歌,苏子悦嘲讽的看着苏有成:“我没有做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

“啪!”

苏有成恨铁不成钢的甩了她一巴掌:“到这种时候,还不知悔改!自己承认错误有那么难吗?跟你爸一样,死不承认!”

苏有成这一巴掌几乎用了全力,苏子悦被打得半个身子晃了一下,扶住一旁的沙发椅背才站稳,耳朵里嗡嗡一片。

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有成,声音因为嗓子酸涩变了调:“爷爷,我爸是你的儿子,别人不信他,为什么您也不信?”

“不要提那个混帐,大混帐生的小混帐!苏家的脸都被你们父女俩丢尽了!”

如果是苏依歌说这种话,苏有成一定会跳上去撕烂她的嘴,可是说话的人是苏家权力最大的苏有成,也是她敬重的长辈。

苏依歌站在苏有成身旁,轻声安慰他:“爷爷,别太生气了,子悦向来是这样,年纪小,一时糊涂而已。”

“就因为向来是这样,所以才得改,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她,她却始终不知悔改!”

原谅她吗?她一点都不稀罕!

苏子悦的脸很痛,但却比不上心里的痛。

她以为,只要她好好努力,总有一天能让苏有成对她有所改观,可是苏依歌一回来,如此漏洞百出的一个计谋,就让苏有成完全相信了。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家。

“我没做过的事,我不会承认,我也不会滚出苏家,我爸给我留了股份,我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早就成年了,可以继承股份了!”

“你!”苏有成似是没有料到苏子悦会这样顶撞他,气得摇晃了晃身子,朝她大吼:“还想要股份,放眼整个云州市还有谁敢娶你,想要拿股份,先把自己嫁出去再说!”

“那是我应得的!”她不敢相信,苏有成竟然这样明目张胆的要扣掉爸爸留给她的苏氏股份。

“苏家的孙女应得的东西,不一定是你应得的!”苏有成面色阴沉的看着苏子悦,这个孙女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这是要把她驱逐出苏家,连本该是她的股份也不给她吗!

明明是夏天,苏子悦却感觉到迎头被冰水浇了个透彻的寒冷,她不敢再多说,苏有成此刻看她的样子仿佛在看一个仇人。

如果她再说出惹他生气的话,他极有可能真的将她身无分文的赶出去。

她不在乎是不是苏家的二小姐,但她在牢里的爸爸在乎。

“爷爷说话算话吗?只要我把自己嫁出去,您就把股份给我。”

微信尺度限制,点↓阅读原文↓可查看无删节版全文!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