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CP文化”里的“假狗粮”只要够“甜”就好?

清娱 2020-11-14 13:58:56

锋芒智库

品牌立论 | 口碑行销 | 舆情数据 | 策略咨询


文|郭丽娟(文化产业评论)


近日,网上爆出刘亦菲与宋承宪分手事件,一众网友调侃道:“我们的神仙姐姐终于回来了”,调皮的网友们居然纷纷送上“祝福”。神仙姐姐被爆分手不久,胡歌的微博再次沦陷,灵遥(赵灵儿和李逍遥)党的13年CP情再度成为热门话题。当下炒“CP”在网络上十分流行,各种炒法层出不穷,热播的剧综节目更是将“CP文化”从一个小众宅文化逐渐打造为泛娱乐领域的“新流行”,“CP”的话题量、报道量居高不下。


仙剑


1

“CP文化”从幕后到台前

 

CP这个词来源于日本同人圈。日本的同人作者在创作同人作品时,将其作品中存在恋爱(情侣)关系的角色配对,称之为カップリング(coupling的音译),简称カプ或CP。近几年“CP文化”在中国不断发酵,多类型“CP”打造也成为剧综节目吸睛的营销点。

 

“CP”原像

 

“CP”这种称呼最早起始于日本腐文化圈,在耽美(BL)向的同人创作中最早出现。“耽美”日语唯美、浪漫的意思,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为日本漫画界使用,成为一种漫画题材:即美型的男性及男男之间的纯爱。这种漫画的主要受众是一群青少年女性,他们自称“腐女”,“腐”在日文中有无药可救之意,这样的称呼也是其自嘲的一种方式。


耽美漫画


随着腐女群体的不断扩大,她们不再囿于耽美圈,各种漫画、小说乃至现实生活中的人物都成为她们的幻想对象。在腐女的日常交流中,“CP”成为其使用的高频词汇,无论作品形式为何,腐女们都可以按照自我想象“拉郎配”,而其所散发热情的对象往往是一对具体的CP。



在日本,CP使用场合基本出现在同人创作活动中。谁和谁配CP仅是同人创作者的个人喜好与想象,属于二次创作。虽然我们经常会看到官配一说,但这也只算是同人爱好者的私下交流罢了,官方是几乎不会使用CP这种表达用语的。

 

“CP”的娱乐“泛化”

 

近年来,“CP”之说在中文同人圈中逐渐流行开来,其含义也越来越广泛,并且不仅限于二次元同人,在三次元的多种场合中也开始频繁出现。“CP文化”实质上是一种“粉丝经济”,随着“粉丝经济”走热,“CP文化”也必然受到关注。


百度指数“CP”


在中国,“CP文化”最开始也只是在小众粉丝圈流行,很多小说、漫画中的CP也都是粉丝们的自建形象,尤其是同人圈,通过二次创作,把这种形象加深。而小说作者等“官方代表”不会为自己的人物设定“CP”,但是粉丝们的“自发理解”让作品吸粉量大增,“官方”也是乐见其成,虽然不会明确表态,但也会与“CP”号、“CP”粉丝互动。


鹿晗与邓超


随着粉丝经济的发展,“CP”党们也不断壮大,如果说曾经的“CP文化”隐在小众中,那么当下,伴随各种娱乐节目的“CP”营销,“CP文化”已然走向台前。在很多娱乐节目中,“炒CP”已经成为宣传的重点手段,而且“CP”组合不仅限于“恋人关系”,比如《奔跑吧》中李晨与陈赫打造的“母子CP”,邓超与鹿晗打造的“父子CP”,《爸5》中嗯哼和小泡芙的“熊孩子CP”等都是泛化“CP”营销,更有甚者直接打造“CP”节目,比如《我们相爱吧》,直接将“炒CP”作为内容本身,而观众很吃这一套。

 

2

“CP”牌局原来都是套路?

 

“炒CP”其实是营销的老手段,早些年,娱乐新闻动不动就爆出某某明星疑似恋情类的消息,然后媒体蜂拥采访,看双方你来我往反复澄清,最终随着时间的流逝,绯闻也烟消云散,而事件双方不仅提高了知名度,还吸引了一票吃瓜粉。这样的老套路在今天依然存在,而且换了“衣服”的“CP营销”更加走俏,很多观众明知是套路,也心甘情愿干了这杯“假狗粮”。



“狗粮”假没关系,只要“甜”就好

 

很多时候,在娱乐节目中观众不会在乎“CP”双方的真假,只在乎“CP”呈现的“甜度”,观众不仅沉浸在“假甜”之中,更有甚者希望明星“CP”真的在一起,满足观众的幻想。在江苏卫视与韩国MBC电视台联合制作的明星恋爱实境真人秀节目《我们相爱吧》中,明星们组成假想情侣,进行假想情侣生活,节目组则进行着“假CP”的甜度营销。



崔始源与大表姐刘雯,余文乐与周冬雨,潘玮柏与吴昕等“CP”成为观众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在第二季中余文乐和周冬雨打造的“宇宙CP”,由于两人12岁的年龄差距,这对大叔与萝莉搭配几乎承担了节目一半的话题量,不仅是节目组打造的最成功的一对“CP”,还是节目的流量担当。



同样第三季中自带“热搜体制”的吴昕搭档潘玮柏,这对“无尾熊CP”话题不断,更是节目重量级吸粉利器。《2018微博之夜》人物榜上,吴昕成为唯一一位跻身前十的女星,恐怕“CP”营销功不可没;近期的《吐槽大会》上,吴昕的“CP槽”也是“受宠”不断。


微博之夜人物榜


“套路”被玩坏?

 

如果上一秒还对“陆地夫妇”津津乐道,下一秒就面对“鹿彤”恋情惊叹,恭喜你,已经入坑。“CP”套路说到底只是为了节目效果,“CP”牌不管打得好不好都注定会引来关注,打好了节目组高兴,观众乐见。《爸爸去哪儿5》中的“熊孩子CP”,嗯哼和小泡芙虽然节目官方没有明说,但剪辑、字幕却处处是“套路”,而霍思燕的一声“儿媳妇儿”,更是明面上的“套路”,这波童真的玩笑“套路”观众买张,但是入坑的观众早已告别“皮下注射论”的年代,“CP”牌也不是想打就可以打,一不小心“套路”就会被玩坏。


嗯哼和小泡芙


前段时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吴亦凡、赵丽颖合唱一首《想你》,“凡颖CP”一度引起热议。早在晚会开始前,双方微博都发布了歌曲信息,明眼人一看就懂得流量“CP”套路,却引来双方粉丝大战,让现场表演的两人也略显尴尬,真是不得不感叹粉丝经济的“可怕”。如果“凡颖CP”引来双方粉丝的互撕,观众还能作为看客,那么有些“CP”营销触及伦理底线,我们就不能忽视。


吴亦凡赵丽颖


《爸爸去哪儿4》中很多网友被董力和阿拉蕾这对临时父女吸睛,董力和阿拉蕾在网络上迅速走红,然而节目组通过后期剪辑,将“虐狗”“嫁给你”等暧昧词汇用在这对“父女”身上,意图打造“蕾力CP”,但这波“CP”营销引来巨大争议,“女童保护基金”志愿者发文《准妈妈来信:请停止渲染董力阿拉蕾CP》对节目导向提出质疑,一时间将其推向风口浪尖。“蕾力CP”将娱乐节目的伦理边界清晰摆在大众面前,不仅是给从业者当头一棒,更是对每个“入坑已深”乱配“CP”的网友一个警醒。


董力阿拉蕾


3

“塑料狗粮”还能撒多久?

 

“CP文化”似乎犹如一条射线,从起点望向看不到的终点。“CP文化”凭借独特的形式不仅成为内容制作方营销的有效手段,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受众满足个人情感诉求、寄托美好幻想的出口。从同人圈中走来,“CP文化”这条射线,不只贯穿了漫画、小说、综艺、剧集、游戏等泛娱乐行业,作为营销利器,正在迈向更广阔的天地,连场景营销中的“数据+技术”都开始“炒CP”,不得不感叹“塑料狗粮”也是“狗粮”!



但在一切都在快速变化的今天,“CP”迭代率极高,可能前天炒的“CP”,第二天就会被另外一对“CP”淹没。当“塑料狗粮”如信息洪流一样涌来,受众或许会麻木无视、或许会避之不及,但“CP文化”也会在淘汰糟粕中自我升级,改造一下配方,裹一层彩色糖衣,或许未来的“新狗粮”也值得期待。

 

在泛化的“CP文化”中,我们可以炒、可以闹,但必须守住底线。“CP”可以泛化,但娱乐不能无度!毕竟,我们也是走过时光的正经“人”。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