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大侠一路风霜,今后欲向何方?

晔公好龙 2018-11-07 16:44:02

大侠一路风霜,今后欲向何方?

——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三十年思绪


1984年,我在人民日报任编辑记者,报纸上两幅漫画震惊了我,一幅是李滨声讽刺北京打电话难的——

另一幅是讽刺生态灾难的——


就像武侠小说中小李的飞刀,像霍香正气水,给我的刺激是那么的辣爽,几十年过后都难以忘却。我从那时候知道了漫画绝不仅仅是画,那里面有针砭有思想,有情怀有艺术,还有思辨的哲学,更有生存的政治。于是,我就喜欢上了漫画。

不久,我儿子要出生了,单位安排我住到北京东城遂安伯胡同的一个院子里,一打听,可巧不巧,我住的是我极佩服的大漫画家华君武先生曾经住过的房子,为此我好激动啊。

那段时间又因工作关系,我多次跑丰富胡同拜访老舍夫人胡洁清先生,又催逼着舒乙写老舍的回忆,催逼出《老舍的爱好》《老舍的关坎》两部连载,又骑车子跑北京西城区拜访大漫画家丁聪先生,求他为连载插图。他那时候忙得满桌子都是活,而且他那时候就在吃饭的方桌上工作,条件非常差。我再三恳求,让他先看看稿子,但是我把稿子放在那儿后心里又一直打鼓:舒乙是在稿纸上手写的(那时候一般报纸杂志还都是铅字排版,电脑打字机什么的根本没几个人见过),看丁聪先生桌子那个乱,万一要是不小心把稿子弄丢了呢?我想想就害怕,就这样担惊受怕了两个礼拜,终于通知我去取插图稿子了,就这样来来回回,给丁聪先生家跑了很多次。连载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出来后,反响出奇地好,甚至日本媒体还争相翻译出版。舒乙后来还给我一本日本出版的小书。

最可气的是,丁聪先生给我画的五十多幅插图,被人从办公室里偷走了。我也几乎能想到是谁偷走的,但是又能怎么着呢?这种事情揭穿了很不好看,况且我又没有直接抓住,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摄像头。再说了,他也有一把年纪了……

在人民日报有一段时间,大家都比较沉闷,不知方向,于是就搞点私人活动,有时候闷了就约,大漫画家方成先生,著名的杂文作家舒展先生,青年才俊伍立扬……我们几位就到附近去喝酒。因为几个人都很土,把人家的鱼刺当做粉条嫌弃……

1997年7月,我调任《中国土地报》副总编,过不久又奉命组建《中国国土资源报》,从那时候开始我不断在版面上开设漫画栏目刊登漫画作品,多次组织主题漫画比赛和漫画家活动,徐鹏飞、孙以增、徐进等漫画家就是那段时间熟悉起来的,第一次书画活动就请了李滨声先生,留下了他精美的作品。

这段时间,我自己写《青铜时代的土地战争》一书,在《中国国土资源报》上和香港《大公报》连载一百多期,每一期我都自己亲手配了漫画插图。我从来没有接受过美术训练,纯粹就是一个思想的表达,但是,从此我进入了我对漫画不可遏制的喜爱。那些漫画剪影如下——

昨天,收到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三十周年纪念一书,里面有我的几个影子。

可惜当时通知提供照片时我在外地忙,没有把自己的照片发过去,很是遗憾。留在此处以存念——


与方成老师在会上



与方成老师



与孙以增先生



与徐鹏飞讨论


想想那些年的漫画如此有风骨,华君武小刀般的讽刺,丁聪入木三分的社会相,方成敦厚幽默的规劝和自嘲,李滨声的奇思妙喻……

大侠一路走来,风霜雨雪披荆斩棘,有伤否?有恙否?

功夫精进了还是内功损耗了?

大侠今后欲向何方?


往期精彩文章:

没有羞耻感的人

酒香肉烂人退休,挥杆一击去个球

终南进士政治成熟

关于养狗人与狗屎的一点建议

醉者不知醉,看见无盐当刘亦菲

贪腐胆大无忌,智慧泛滥成灾

观醉:羞耻感

观醉:身份感

胡闹,我们是认真的,是有程序的

土地神来了(神话故事)

日日夜夜欢爱,直到恶心地呕吐

活在这醉生梦死的时代

红灯区和马克思故居

不准说话不许想,厉害了我的你呀!

你的隔壁老王是谁?

你有什么资格万寿无疆?

…………


本平台所有文章均为晔公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