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专访快看漫画陈安妮:15亿估值下的漫画独角兽

数娱梦工厂 2018-03-29 15:38:23


从2014年12月的宣传文《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起步,到2017年1月宣布完成2.5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估值攀升至15亿,陈安妮所创建的快看漫画只用了两年零一个月的时间。


如今回过头来审视这段疾速狂奔的创业进程,实际上远谈不上一帆风顺。2014年3月,已经凭借《安妮和王小明》在漫画界小有名气的陈安妮孤身北上,打造自己梦想中的快看漫画。



这期间12个人的团队蜗居在北京五道口华清嘉园的一间三室两厅中,每人拿着3000块的基础工资。由于养不起专业的技术团队,也缺乏互联网行业人脉,陈安妮只能通过外包和qq技术群探讨的形式来打造APP。8个月后,快看漫画1.0版本上线。


事实上,这款给陈安妮带来巨大成功和第一笔300万美元投资的产品远称不上完美,稳定性和界面简陋一直是被广为诟病的地方。直到融资到位,陈安妮从小米、新浪等平台挖来了几位技术大牛,并在2015年4月上线了独立的完善版本之后,才最终实现了后方稳定。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的是,当年那款差点因为瞬间流量过多而瘫痪的APP已经成长为注册用户逾9000万,日活近千万的条漫独角兽,一个95后年轻人愿意每天花上40分钟驻足的内容平台。而手中有钱有IP的快看漫画,也正在加速影视化和衍生品的布局。


陈安妮说,“就目前95后和00后的阅读习惯来看,下一代的超级IP极有可能是从漫画中来。快看漫画想要做的,就是分发尽可能多的IP,在铺量的过程中尽可能保证平台能够抓到未来的超级IP。而影视和衍生品渠道,将是快看漫画下一阶段想要打通的关键节点。”


1从网红漫画家到公司CEO的角色蜕变


出身于潮汕地区的陈安妮身上融合着漫画家与商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这点从她的创业经历便可管中窥豹一番。


以2014年为轴,陈安妮的身份可以清晰地划出两条截然不同的轨迹。


在2014年之前,陈安妮的身份是在新浪微博拥有800万粉丝的网红漫画家。从大二开始,陈安妮用“伟大的安妮”为笔名,开始在新浪微博上连载条漫《安妮和王小明》。轻松诙谐的校园风格吸引了800万粉丝追更,在之后的两年中,这部漫画成功跻身一线IP阵营,并为陈安妮带来了超过百万的版税和广告收入。


2014年3月,带着早先积累的原始资本,陈安妮离开广州北上创业,转身快看漫画创始人兼CEO,从而触发了前述剧情。



2014年12月13日,陈安妮在微博上发布了之后给她带来巨大争议的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在这条以陈安妮自己为主角的漫画中,她以励志的语调回顾了之前在被外界认为只有1%成功可能的情况下,接连逾越画漫画、创业、做APP三重困难的故事。


这条本想针对粉丝宣传的微博夹杂着“梦想婊”的舆论争议很快被疯狂转发,数据最终定格在了“近45万转发,10万讨论,37万点赞,阅读量超过2.5亿”上。


与关注度一同飙升的还有快看漫画APP的下载量。舆论发酵的24小时内,快看漫画APP的下载量便已超过30万,又在三天内超过了100万。



快看漫画由此在方兴未艾的动漫市场站稳了脚跟。


回顾这段转型历程,“自己画漫画和做平台的本质都一样,都是为创作服务的一个环节。”陈安妮说。


目前,快看漫画已经签约了500余位漫画家,平台连载漫画1000余部,其中,总热度过亿作品300余部,粉丝数过百万作品150余部。


那么,快看漫画在吸引作者方面又有何独到之处呢?


鲶鱼效应是陈安妮颇为看重的点。“从IP孵化角度,快看是目前移动端流量最大的平台,作者可以在这里触达最多的粉丝。这是一个战场,你可以在这里成名。”


这个思路与网文时代起点中文网的崛起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对于网文写手而言,起点是唯一一个制造至高神的平台,因此引得各路大神竞相角逐,也开创了一个百花齐放的创作格局。快看想要走的,或许正是这样一条道路。


在建立一个富有活力的内部竞争机制的同时,为脱颖而出的IP打造一个好的后续开发环节同样至关重要。“因为我自己就是内容创作者出身,所以很理解内容创作者想要什么。以影视开发为例,我们能保证的是,合作的都是一线的影视公司。”陈安妮说。


今年1月,快看漫画公布了旗下IP《快把我哥带走》、《单恋大作战》、《零分偶像》、《你好!!筋肉女》等6部作品开发的影视改编计划,在商业化进程加速的背后,是中汇影视、万达影业、企鹅影业、聚合影业、磨铁娱乐等公司的身影。


2快看三驾马车:IP开发、游戏联运、内容付费


快看漫画在过去的两年中一直保持着每年1次的融资频率,截至目前共完成3轮3.7亿融资,公司估值超过15亿元。三轮融资的分批注入,构建并实现了平台基本服务职能,同时掌控并运营着千余部作品发行版权、IP开发头部资源,并开始逐步释放价值,影视化则是快看漫画最先涉足的领域。


2016年,快看漫画公布了旗下IP《快把我哥带走》、《单恋大作战》、《零分偶像》、《你好!!筋肉女》等6部作品开发的影视改编计划,上述作品均为典型的女性向漫画。


陈安妮表示,“这是由于当下女性观众占据了影视剧消费的主流,制作方更倾向于购买女性向IP;此外,女性向内容也是现阶段我们更擅长做的事。”目前,除了《快把我哥带走》在3月上线了泡面番之外,其余项目均处于制作阶段。



广告系统和游戏联运业务则是快看于今年年初上线的新“现金奶牛”。有趣的是,在上线广告系统和游戏联运业务之后,当下的快看漫画正在变得越来越像B站,即一个建立在条漫之上的内容社区。


广告系统是一款建立在开屏广告,内容植入基础上的付费业务,目前正处于试点之中;快看漫画的游戏中心中为15款游戏导流,其中60%为二次元游戏。这个数据距离行业领军企业B站的47款尚有一定距离,但距离A站的18款已经处于同一水平线。有趣的是,快看漫画(15亿)与A站(17亿)的估值也颇为相近。


然而,不论IP开发还是广告游戏业务,其营收来源均为B端。但在陈安妮的未来规划中,C端与B端的营收占比要达到1:1。


“优秀的内容必然是具有付费价值的,我们预计会在今年年内进行付费业务的尝试。”陈安妮说。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种随着触屏手机普及才兴起的新型阅读模式,条漫创作的不成熟和内容快餐化一直是被外界质疑能否成功打开付费阅读大门的问题所在。


即便是在付费阅读业务进展如火如荼的腾讯动漫和有妖气,也并未把内容付费这把火烧到条漫专区。在很大程度上,条漫现阶段的任务定位,仍旧是吸引泛二次元流量。


对于这种质疑,陈安妮有着自己的见解:“条漫与页漫的表达方式各有利弊,条漫也可以在滑动式阅读的过程中发展出富有表现力的分镜方式。条漫内容的快餐化与经典缺乏,更多是跟国漫市场的整体发展阶段挂钩,而非条漫这一载体本身。页漫由于发展更早已经率先迎来内容升级,因此在影视游戏化和内容付费上均先行一步。条漫的内容升级预计将于今年到来。”


在付费方式上,对于目前行业内广泛采取的“单章节付费”、“VIP免费阅读”和“VIP收费+会员折扣解锁价”三种模式,陈安妮表示可以继续借鉴,但同时积极进行创新设想与创新尝试。


“我们一直在寻找一种比较创新的付费方式,给作品创造更多的收益,同时又让用户感觉到满意。这种想法促使我们不断思考,未来快看漫画的内容付费业务争取在吸收已有模式的基础上有所创新。”陈安妮说。


事实上,这种求新求变的态度在过去的两年中一直伴随着陈安妮,同时也让她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能够守住一丝安全感。


数娱梦工厂现已覆盖新浪微博、虎嗅、钛媒体、界面、百度百家、新浪创事纪、今日头条、搜狐、腾讯、网易、DT财经、艺恩、一点资讯等。

内容交流与资源合作请联系:

shuyumgc@126.com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