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耽美】在竹马的书包里发现了姨妈巾怎么办?

小说酱TXT 2019-01-16 06:18:03


单本强推



【耽美】《在竹马的书包里发现了姨妈巾怎么办?》


作者:柒神


 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婆奴,单麟甲的终生信条只有一个:宠老婆!宠老婆!把老婆宠到与太阳肩并肩!
  当然这个老婆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老婆,而是跟他同年的青梅竹马。
  因为从小就把莫垚当宝贝疙瘩来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所以被周围的朋友们戏称他养了个宝贝老婆。
  如果有一天突然发现一直当老婆宠的竹马小弟正在偷偷用着女性才会用的姨妈巾该怎么办?
  单麟甲:什么?我老婆来姨妈了?我先去买几包姨妈巾先。
  众人:醒醒啊!他可是个男人啊!你再怎么宠他也该有个限度啊!
  单麟甲:你们说我是选八度空间还是护叔宝比较好?
  众人:没救了!这个老婆奴真的没救了!

  竹马竹马文,攻宠受,单向暗恋转变为双向明恋。
  粗鲁霸道迟钝攻×纤细貌美诱受。
  受因为家族原因双性生子,雷者慎入!慎入!慎入!

  内容标签:生子 青梅竹马 甜文 爽文 
  主角:单麟甲、莫垚 ┃ 配角:单麟乙、莫鑫、莫森、莫淼、莫焱 ┃ 其它:宠文套路



☆ chapter 01 

小李村有一个全村人都知道并且也默认存在的现象。

  村里的人大到孤寡老人,小到七岁孩童,全都知道村头老单家的大儿子对村尾外来的那个姓莫的小子,宠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含在嘴里想吞了,捧在手里还想攥着,就是疼媳妇儿也没他这个疼法的。

  所以村里的人就自发自觉的把莫垚划到老单家的户口本里了。

  这天陈蓉包了饺子,一个个小白鹅在锅里浇水开了两滚后,这才关了火拿过旁边的不锈钢饭盒把饺子一个个夹起来放进去。

  “大甲,大甲赶紧的过来,饺子好了!”

  “知道了,来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男生掀开厨房的帘子弯腰走了进来,现在天热,他只穿了一件工字背心,露出来的肩膀宽厚结实,手臂上的肱二头肌适度的隆起,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精壮,结实,感觉浑身都是青少年的鲜活劲和用不完的精力。

  单麟甲刚起床,这会明显还没醒困,打着哈欠挠挠头发,一只手伸背心里挠着肚皮,下面随便套了个大裤衩,上边还印着日本的动漫人物漩涡鸣人的图案。

  “妈,这么快就好了啊,来给我尝一个。”

  说着就直接伸手捏起一个塞到嘴里,还没等他嚼就被烫得直吐舌头,在嘴里来回咕噜了几圈愣是忍着烫给咽了下去。

  “操!烫死老子了!”

  “你老子在外面下象棋呢。”

  陈蓉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被上面的腱子肉震的手疼。

  “别吃了,一会还有两锅,这些你先给莫垚那孩子送过去,快点的,一会凉了。”

  “给我媳妇儿的啊。”

  一提到莫垚单麟甲直接就乐开了花,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

  “那家伙最喜欢吃妈你包的饺子了,我现在给他送过去他一准感动的蹦起来。”

  “别贫了,赶紧去。”

  陈蓉拍了一下他的背把他往外赶,嫌他这么大块头杵在本就不大的厨房里碍事。

  单麟甲不怎么在意的拍了拍屁股,拿着饭盒走了出去。

  这大中午的天气太阳正毒,这种天气他本来是一点都不想出来的,可一想到他得给莫垚送饺子,又像打了鸡血似的,浑身抖擞的抱着盒子出发了。

  刚出门就看到葛大爷扛着锄头,领着他家小孙子从地里回来。

  “哟,这不是大甲吗,又要给你那宝贝媳妇送好吃的去了。”

  “嗯,我妈包的香椿鸡蛋陷的饺子,他就爱吃这个。”

  “年轻人啊。”

  葛大爷摸摸自家宝贝孙子的卤蛋脑袋,“以后也学着大甲哥这么疼媳妇儿知道吗?”

  葛二蛋每天跟他爷爷下地,晒得跟黑猴子似的,一咧嘴那排小牙白的直放光。

  “哼,我就是找也要找个女媳妇儿,大甲哥最没用了,找不到女媳妇儿就找男媳妇儿,丢人,丢人!”

  “这熊孩子。”

  单麟甲懒得跟这黑猴子多废什么话,他还得赶紧趁热把饺子送到莫垚那儿去呢。

  又走了没两百米又碰到了在门口乘凉的何阿姨,她老人家估计是刚吃过午饭,正摇着手里的大蒲扇对单麟甲笑得花枝乱颤。

  “瞧瞧,大甲又要给他媳妇儿送吃的了,小两口恩爱的哟。”

  她一说完旁边的两个阿姨也跟着凑热闹,一个个乐得跟古代招揽客人的老鸨似的。

  单麟甲逃也似的赶紧跑开了,一路上不知道碰到了几个葛大爷和何阿姨这样喜欢八卦的大爷大妈,眼看着过了座桥就要到莫垚家的房子了,偏偏又被在河边洗衣服的李寡妇给看到了。

  李寡妇的家离莫垚住的地方不远,平日里也挺照顾他的,在心里抱着对自己媳妇儿好的人都是大大的好人的想法,所以单麟甲对她的印象也一直很好。

  “大甲又来给莫垚送东西来了,莫垚这孩子真有福气,能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

  “李姨这话你可别在他跟前说啊,不然他一准得跟我翻脸。”

  李寡妇听了只是笑,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那孩子就是嘴硬,其实他私下里在我跟前偷偷说了好几次你的好话啦,他可喜欢你了。”

  “是吗。”

  单麟甲一听这话乐得两脚又开始发飘了,心里美滋滋的吹了声口哨。

  “谢谢李姨,你慢慢洗,我去给我媳妇儿送饺子去了。”

  “去吧,去吧。”

  过了桥拐了个弯就到莫垚家了,两层复式小洋楼,墙上刷着白漆,洋楼前有一个三十多平的院子,用篱笆围着,院子里有很多他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花花草草,姹紫嫣红的一大片,美的跟他媳妇儿似的。

  熟门熟路的推开栅栏门走了进去,离老远就看到正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莫垚。

  细胳膊细腿的搭在沙发上,掀起来的t恤一角露出一小节又细又白的腰,白花花的,直晃人的眼睛。

  单麟甲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走到沙发后面。

  “如果你不想挨踢的话就再往前走两步试试。”

  离沙发背还有两米远左右,就听到一个清冷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单麟甲索然的耸了耸肩,一脸无趣的走到前面。

  “媳妇儿你背后是不是长眼睛了,怎么回回都这么敏感。”

  “我背后长没长眼睛你不比谁都清楚吗。”

  莫垚从沙发上坐起身,嗅着鼻子凑过来。

  “饺子,香椿鸡蛋馅的。”

  看他像个小动物一样乖顺柔软的蹭到自己怀里,白皙干净的小脸蛋贴在自己胸口,一点也没有刚才拒绝他时的冷淡模样。

  单麟甲伸出手在他的脖子上捋了一把。

  “狗鼻子,我包的这么严你都能闻出来?”

  “我饿了。”

  莫垚抬头瞅了他一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着水灵灵的光,看得人心都化了。

  “是不是看天热又不好好吃饭了。”

  单麟甲敲了敲他的脑袋,把手里吃了一半的大布丁递到他嘴边。

  “先吃口雪糕解解暑,热死老子了。”

  莫垚瞅着自己嘴边的奶油雪糕,单麟甲嘴大,两三口就咬去了大半个,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下面的也已经开始化了,有一部分奶油还顺着木棍流到了他的手上。

  “你都舔成这样了还让我吃,脏不脏啊……”

  虽然嘴上嘀嘀咕咕的嫌弃,可莫垚还是毫不含糊的凑上去咬了一口,奶油蹭到嘴角上就伸出舌头舔了两下,艳红的舌尖沿着粉嫩的嘴唇滑了一圈,最后还故意伸出来在空气中晃了晃,这一画面给近在咫尺的单麟甲造成了一万点的视觉冲击。

  他的胸膛用力起伏了几下,喘着粗气扑上去用力撸着他的头发。

  “媳妇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诱惑我!老子还要找女朋友呢,你这么好看以后那些小妞都入不了我的眼可怎么办!”

  莫垚的脑袋被他按在怀里使劲□□,一张小脸完全被埋没在他健硕的胸膛里,一时间汗臭味,夏天涂的花露水味,还有那种独属于十几岁青少年特有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一股脑全都钻进了他的鼻孔里。

  莫垚头晕目眩,扶着他的胸口使劲钻了出来。

  “干嘛一定要找别的女人……”

  “你说什么?”

  单麟甲刚才只顾得激动了,完全没听到他在嘀咕什么。

  “没事。”

  莫垚摇摇头,小脸因为刚才的□□这会还红扑扑的,他伸长脖子往单麟甲手里瞅:“你赶紧的把饺子给我拿出来啊,我饿死了。”

  “等会,我去厨房拿个碟子,蘸醋还是酱油?”

  “都要。”

  单麟甲熟门熟路的进了厨房,到橱柜里拿出碟碗拌调料,看着厨房里收拾的窗明几净,每一个角落闪闪发光的一粒灰尘都不染,他忽然就想起了这个家里另外一个洁癖狂了。

  “对了,怎么没看到美人舅舅,今天的饺子也有他的份。”

  单麟甲口中的美人舅舅是莫垚目前的监护人,也是这个小洋房的户主,莫垚是在七岁的时候搬到这个村子里来的,当时他的身边就只有美人舅舅一个,虽然莫垚说他有父有母,家里还有很多兄弟姐妹,但这么多年也就只有美人舅舅一个人陪在莫垚身边而已。

  之所以叫他美人舅舅,完全是因为他长得太美了,不是好看,也不是帅气,就是美,反正以单麟甲目前在学校里掌握到的词汇来看,他就是觉得美人舅舅的长相真的只能用美来形容,不过虽然他美得惊人,但也不会让人觉得他像女人一样阴柔和娘气,反而还因为他常年板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模样,有一种很男子汉的气概和清冷的气质。

  用李书的话来说就是,这人就是高岭之花,高贵冷艳,高不可攀。

  李书是他们的语文老师,文学造诣颇深。

  “现在天太热,我让他去镇里看空调了,今天要把空调装上。”

  ☆ chapter 02

小李村不算是一个特别富足的村落,大多数人家还没有搭上新农村的快车正式奔上小康,别说装空调了,就是平时电视看多了还觉得心疼电费呢。

  可人家外来户莫垚不怕贵啊,看他住的这复式小洋楼就知道了,这村里除了村委主任和大队长家住的是这样的房子,别的也没几家能住的起了。

  装个空调而已,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单麟甲一听空调眼睛都亮了:“真打算装空调了啊,媳妇儿,我看我以后真的搬你家来住算了,电视随便看,冰箱放雪糕,现在还能吹空调了,活神仙也不过就这么好的待遇了吧。”

  “不然你以为老子装空调是为了什么。”

  莫垚小声嘀咕着坐起身,走到厨房去洗手。

  “舅舅的就别给他留了,他午饭一准在镇上解决了,我们不用等他。”

  “成。”

  单麟甲把拌好的蘸料端出来,两人一人一双筷子,没几分钟就刷刷刷的把一盘饺子给解决完了。

  莫垚摸着明显鼓起来的小肚子:“你妈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她知道你好这一口,每回包了都让我给你送来。”

  单麟甲把碗筷碟子都收起来,拿到厨房洗干净放好,贤良淑德的好像他才是那个小媳妇,不过他也就只在莫垚面前贤惠而已,在自己家就是他母上大人求着他也不会见他动厨房的一个水龙头的。

  当然,溺爱孩子的陈蓉也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去干厨房的油烟活的。

  两人吃完又窝在沙发上打了会游戏,头顶的电扇扑拉拉的转着,有一阵没一阵的凉风一点用都不管,两个人又喜欢贴得近,没一会就都大汗淋漓了。

  “操!这鬼天气,热死人不偿命。”

  单麟甲扔下手柄,掀起背心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旁边的莫垚看了一眼他掀背心时露出来的腹肌,幽幽的泛着小麦色的光泽,汗水顺着腰窝滑到腰际,然后一溜烟的钻进了大裤衩里。

  莫垚收回视线,不动声色的拿起旁边的西瓜汁润了一下有些干渴的喉咙。

  “你再喊也没用,这才刚进伏天,往后的好日子还多着呢。”

  “啧。”单麟甲皱了下眉头,把胳膊肘拄在沙发背上撑着下巴看他:“我说媳妇儿我怎么就没看你出过一滴汗呢,你这细皮嫩肉的小少爷不是应该冬怕寒,夏怕暑,到了春秋还得捂吗。”

  莫垚打开他乱捏的大手,顶着脸上的红印子看着他:“我天生体寒,夏天不怕热,可冬天我也一直捂不热被窝啊。”

  “也对。”单麟甲点点头:“每次都是天还没冷你就要我抱着你睡了,小脚丫子凉得跟冰块似的,把我小腿都快冻抽筋了。”

  “哪有那么夸张。”

  莫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坐皱的衣服:“反正在家也没事,我们去李一鸣家玩吧。”

  “也成。”

  单麟甲跟着站起来:“那小子家有冷气,不蹭白不蹭,媳妇儿,走。”

  两人把家里大门落了锁,沿着洋楼后面的小河一路向东走,李一鸣的家就在这条河的中游。

  李一鸣是他们的同学,从小就跟单麟甲混在一起,因为崇拜单麟甲在同龄人里的威望,还特地拜他为大哥,每天跟个狗腿子似的在单麟甲跟前打转。

  不过这个狗腿子可不是普通的狗腿子,人家还有一个比较惊人的身份,小李村一村之长的独苗,怎么着也算是个官二代了。

  家里有钱有势,最重要的是长得还行,典型的高富帅,可被方圆几公里的小姑娘盯得那叫一个紧了,生怕一个不留神他们的男神就被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小妖精给勾走了。

  天热,两人一路挨着阴凉地走到李一鸣家时还是避免不了出了一身臭汗。

  何曼正在院子里的菜园子里浇地,看到他们后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招呼他们进来。

  “快进屋,热坏了吧,屋里有冷气,赶快进去吹吹。”

  虽然贵为村长夫人,也算是这个村子的一村之母,但她的热情好客,为人处事没有架子这一点在小李村也是出了名的。

  单麟甲朝旁边的菜地瞅了瞅,忍不住伸出大拇指晃了晃:“何姨你种的菜长得越来越排场了,看看这番茄和青椒,个顶个的漂亮,比我妈种出来的那营养不良的小玩意可精神多了。”

  “我也就是闲着没事照顾的精心点。”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何曼还是忍不住笑得乐开了花,这自己种出来的东西就跟另外生的一个儿子一样,罢不住被人夸。

  两人跟在何曼后面进了大厅,扑面而来的冷气瞬间有一种整个人都活过来的感觉,舒服的全身毛孔都在不停的叫嚣着爽快。

  何曼到厨房里切了一个果盘,顺便又拿了几个冰递给他们:“去楼上吧,一鸣和小覃在上面学习呢,你们也去看看。”

  学习?单麟甲和旁边的莫垚面面相觑,这暑假才刚去了一小半,他们现在学习是积的哪门子的极。

  “其实你们两个来得正好,去和他们一起复习吧,莫垚成绩好,也可以帮帮一鸣那个不开窍的笨小子。”

  身后又传来何曼带着笑意的声音,两人回头看了一眼她笑眯眯的表情,大夏天的背后忽然冒出一身的冷汗。

  他们现在知道楼上的两个小子是积极了给谁看的了。

  这李一鸣除了长得帅,没有架子,平时也不喜欢撩小女生之外,估计也就只有成绩烂这一点还算符合他纨绔子弟的设定了。

  两人上了楼还没走到李一鸣的房间就听到里面模糊传来有人背诗的声音。

  “满园春色关不住,下一句。”

  “一枝红杏出墙来。”

  嗯,接的还行。

  “商女不知亡国恨,下一句。”

  “一枝红杏出墙来。”

  嗯?

  “东风不与周郎便,下一句。”

  “一枝红杏出墙来。”

  呃……

  另外一个提诗的人估计也和他们两个一样崩溃了,隔了好一会才继续提。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一枝红杏出墙来。”

  “桃花嫣然出篱笑?”

  “一枝红杏出墙来。”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枝红杏出墙来。”

  “采菊东篱下?”

  “红杏出墙来。”

  房间里暂时没了声音,又停了大概有五秒钟之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李一鸣我艹你大爷!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得红杏出墙老子就不姓秦!”

  单麟甲和莫垚一听情况不对,忙走过去把门给一把推开,房间里果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刚才一直红杏出墙的李一鸣正被人压在床上家法伺候,眼看着裤子都快给扒了。

  李一鸣叫的跟杀猪的似的,一看到他们俩进来跟看到救星一样,两眼放光的朝他们大叫着求救:“大甲哥!小三土,救我,快过来救我!情情他疯了,你们快来救我!”

  小三土是李一鸣给莫垚起的外号,因为他的名字垚字就是由三个土字组成的。

  莫垚掏了掏被震到的耳朵,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单麟甲:“救吗?”

  单麟甲特别狗腿的贴在他跟前:“听老婆的。”

  莫垚满意的笑了笑,走到一边坐好,顺便招手把他叫过来:“好家伙,又多了好多漫画书,我上次看到第几卷了来着?”

  “我看看,好像是这一卷吧……”

  没想到他们这么无情无义,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这么欺压,李一鸣这下眼泪真的要掉下来了,继续扯着嗓子干嚎。

  “救命啊!谋杀了!”

  鸡飞狗跳的闹了一阵子,终于在秦覃心满意足的状态下收手了,他从床上下来,揉着手腕瞅着床上正哭唧唧活像个委屈的小媳妇似的李一鸣。

  “还有脸哭,抓紧起来把刚才那几首诗给我背熟了。”

  李一鸣扯着自己在挣扎下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满脸通红的指着他控诉:“恶魔!情情你他妈就是个恶魔,魔鬼!”

  秦覃抽了抽眉头,没好气的抬脚又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下:“老子叫秦覃,不是情情,你丫发音能不能准一点。”

  李一鸣语文成绩差还有一个很致命的原因,前后鼻音不分的情况异常严重,考试的时候经常因为这个会把词语搞错,比如他就一直把秦覃的名字叫成情情,这么多年了都没改过来。

  “情情,情情,你不就叫情情吗,我哪里叫错了?”

  “你……”秦覃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用力呼出几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发火。

  “得了,老秦,他这毛病从小带到大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单麟甲嫌他们两个太闹吵到自己媳妇儿看漫画了,于是不情不愿的开口给李一鸣说情。

  “就是,就是!”一看单麟甲愿意站在他这边,李一鸣立刻从床上蹦起来跳到他身后,看样子真把秦覃当成魔鬼来看了:“大甲哥说得对,我从小就是这么叫的,改不过来有什么办法,不服你来咬我啊,咬我啊。”

  看他以为找到了靠山就跟他得瑟的模样秦覃就觉得来气,一屁股坐在床上翘起二郎腿,高高在上的睨着他:“□□。”

  “你也赶紧给老秦道歉。”单麟甲向来不偏不让,揪着李一鸣的耳朵往前送:“人家大热天的过来给你补习,你还一个劲地红杏出墙,红杏出墙的气人,丢不丢人你。”

  “可是我觉得他提的诗用红杏出墙怎么接都接得通啊。”

  李一鸣也委屈的不行,揉着被揪红的耳朵小声嘀咕。



喜欢公众号的推文,可多多分享推荐关注就是对小妖最好的支持了!


识别二维码获取资源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