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核动力 《伪装者》导演:耽美CP?我不懂

网易娱乐 2018-01-11 19:52:44
点击关注有态度的娱乐媒体☝




核动力

“不要指望有能力的人态度好”,这是热播剧《伪装者》王天风的一句台词,因其笃定和自信被网友广为传播,而这句话也被一些业内人用以形容其导演李雪。《伪装者》被称为2015年第一部“基腐大剧”。最初听到人这么形容《伪装者》,李雪并不认同,“关于耽美和CP,我不懂。”




文/梅子笑


李雪进入影视行业已经有18年的时间。从摄影助理、副摄影、掌机、摄影师、摄影指导、执行导演、分组导演一步步做起,《伪装者》是他的第一部完全独立执导的作品。原本是哥们儿兼制作人的侯鸿亮希望用个小成本、商业剧让他在单飞后安全落地,却未曾想,《伪装者》成了2015年的一部现象级大剧。


《伪装者》是一部家庭谍战剧,却因为网友自行把剧中的众多男女角色配对儿创造出大量衍生视频,被贴上“基腐大剧”的标签。生于70年代前期的他,自称是看着《喋血双雄》、《英雄本色》、《纵横四海》那样的港产片长大,对于兄弟情有着强烈的认知,因而最初听闻网友的这种看法,李雪颇有些不解,随后颇费心地思考和寻找这种“误读”的原因。在他看来,当下这一代的观众,可能都是独生子女,是一个人长大,不大了解“兄弟情”。



谈《伪装者》:它不是真正的历史,可以说是个演绎的故事,而把故事讲得有情趣很重要。




《伪装者》在热播的同时,也有不少争议认为逻辑漏洞太大。有人表示,应该“全民狂欢,冷静跪舔”。作为导演的李雪,对于《伪装者》也有清醒的认识。他喜欢《悬崖》这种高级的谍战剧,在他看来,《伪装者》更像是个故事,而不是真实的历史,它综合了那个年代许多的人物形象和创作者对他们的理解。


虽然有情节漏洞,但观众仍然看的不亦乐乎,痴迷不已,这源于大量饱含情感、生动而丰富的细节做了弥补工作。在李雪看来,讲故事给观众,情趣很重要。电脑里,许多文档都是他对剧本的修改、每天的工作日志。人物、细节、情趣、逻辑,在他看来很重要。


网易娱乐:大家反映《伪装者》跟你们既往的风格不太一样。为什么选择以这个项目开始独立执导?


李雪:侯鸿亮跟我说,做个低成本的项目,让我离开孔导后平安降落,找一个相对市场化一点的题材,没有什么大的风险,拍个谍战戏比较好。然后给我看了剧本,我觉得剧本虽然有些问题,但是基础的架构还是有可做的东西,就开始做了。


网易娱乐:其实《伪装者》有特别多逻辑不通的地方。我回头去看了原小说,发现拍摄的成片非常的浓情。从小说到剧本你做过一些工作吧?


李雪:小说家与剧作家是两个不同的职业,小说和拍摄剧本的功能性也是有很大差距。编剧提供的剧本,人物设定和基础架构可以,但是编剧不了解拍摄,会设定很多无法实现的内容,把无法实现的、不适合拍摄的内容删掉之后,需要补充一些内容进去。所以后来在这个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因为我熟悉拍摄的景地和现场实施的难易程度,在做导演拍摄台本的时候更多的是做了这个工作。


网易娱乐:主要是修改什么呢?


李雪:简单讲,是把逻辑不通的地方弄顺畅了,增加更多可表现的细节,把人物的一些行为脉络弄通,性格化更强烈,再就是把表达方式变得有情趣。做台本的时候没有现场,没有演员,所以必须脑子加速到5000转,让自己进到场景里面,知道靳东这会儿在说什么,敏涛这会儿该说什么,在一个什么场合里,应该做什么动作,精确到每一点,这句话合适不合适,不合适的话怎么改,这场的结尾达到了这个节奏,那下一场怎么接……脑子就像发动机一样的,飞转起来才能够进入状态。


网易娱乐:所以其实现场以及演员的表现,都在你的心里呢。我来总结下,是加情趣、立人物、通逻辑、补细节。情趣很好玩,因为很多人都说情怀、情调、情绪,没人说情趣呢。


李雪:差不多是这样,都是讲故事给观众,情趣很重要。说过分点,你把这个戏里面所有家庭的细节、那些好玩的、闹的全都摘掉了以后,那几个人很可能就缺少了生气。他们释放出角色的传统气质后,又加入逗趣、撒娇、玩闹、互相挖坑的内容以后,人物才有了侧面,才能立体,有趣。我真的不喜欢到哪儿都端着,装大尾巴狼。这部戏里也有这些东西,但我想用有趣的东西把节奏给跳脱开,形成一个欢快的、欢跳的节奏。比如王凯和靳东,他俩在戏其实挺正的,但是对话中的小包袱、小逗趣,会让观众觉得不累。你又不是领导听下属做报告,大家都是活人嘛,活人跟活人交流,还是要有点交流感,还是要有趣。就像明楼第一次在办公室接见汪曼春和梁仲春,那场戏的动作本质就是教训,要给明楼立威风,但是怎样在其中找出点有意思的东西来呢?就是梁仲春的那个不服?不服憋着。两个人的眼神,在那会儿要有交流,现在的网友说叫互动。嗯?你再瞪眼?瞪?弄死你。就这种东西,一定要让演员活起来,来个小火花,小情趣,造成一个情绪上的小高潮,把观众刺激一下,如果让观众平平的跟着台词走,可能就乏味了。其实你说那场戏就那么站着,脸对着脸说台词,行不行?也可以,不过我觉得现在的状态才有意思。


网易娱乐:也听其他朋友说过,在研究戏的时候跟在发高烧一样……但是这样真的会好累。


李雪:如果不在开机前把那个导演台本搞出来的话,一月份开机,那么冷的天,好几十个人到现场,冻的嘶嘶哈哈的在那看着你跟演员讨论剧本吗?那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局面?那样大家工作的热情和对你的信心就完全就没有了。所以说我一定要在开机前,我要让我的职员、演员都拿到全剧本,如果某场戏我觉得改不动、没有好主意了,会在剧本上标注“待改”……不多,大概有十场戏左右的样子。但是我至少让大家看到了头和尾,中间可能有的地方有BUG,但是我至少能让大家心里有底,知道我这个角色最后是个啥样。


网易娱乐:中间过程会很纠结吧。


李雪:对,有时候调剧本久了,就拿棒球棍出去对着树咣咣咣,一通乱打。我们还有个胖胖的副导演,他坐我旁边,我实在想不出好主意了,急了,也会咣咣打他一顿,发泄一下,就是那个演林参谋的王大宏。这样一直改到开机前两三天,在那看汪曼春试妆,看着看着,突然就开始不舒服了,呼吸道像一根棍子捅在这儿,我就慢慢坐到沙发上。他们还在说说说,我说你们先出去吧,我不舒服,他们哗全跑了。然后一会儿把制片主任叫来把我送到医院。检查完其实没事儿,可能就是太累了,压力大吧。


网易娱乐:但是网友还是抱怨,《伪装者》的逻辑很不顺畅。就是因为它很多活的细节,这个戏才活起来了。


李雪:这戏是无法跟《悬崖》那样的戏比较的,我是真喜欢《悬崖》,从头到尾的认真看过,真的是好,高级呀,人家那戏,拿出一场是一场,严谨啊。我一直跟侯鸿亮说,《伪装者》这个戏是个故事,它并不是真实的历史。你看,里面奇情身世经历的有几个?明镜、明楼、明台、阿诚、于曼丽、桂姨……每个人的经历都很奇情。它不是按照生活的逻辑在推进,是靠着强情节和戏剧性在推进,这不是一个调性的谍战剧。对我而言,拍出来,顺利的播出,就是我的最大愿望。


网易娱乐:因为《伪装者》与《琅琊榜》播出时候有比较大的时间是重叠的。但是看两部片子会发现,《伪装者》的镜头是饱含情感的,但《琅琊榜》很克制。马上要播出的《他来了,请闭眼》,张开宙导演就很文艺。


李雪:我是一个挺能释放的人,就是我高兴了,我一定要笑出来,我不开心了一定要挂在脸上。在现场,我只要从监视器前一站起来,大家就知道,导演疯了(笑),或者导演开心了。我很表面化,很难克制。《伪装者》我把剧本从头到尾搞了一遍,想释放的地方一定要让它释放出来,文字时候我已经有过这种预设了,拍摄的时候大部分的情感戏又都是我拍,所以情感表达比较充分。《琅琊榜》呢,文本上说它并不是特别关注这种情感,其次人物也没有情感释放的这种可能。梅长苏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他是无法完全释放的;像他对蒙挚、飞流还好一点,但是对霓凰这样的女性角色,因为他的经历和身体原因,所以都是处在发乎情、止乎礼的状态,又是古装的作品,人物表达上比年代剧还是要有克制的。


网易娱乐:《琅琊榜》在小说分类上可以说是轻耽美向的重生文。从剧作来说,我觉得结构是有些问题的,所有的故事都是劫后余生的梅长苏的沙盘推演,所以戏剧的压力不足。


李雪:我不看网络小说,可能小说和剧作还是有差别吧。我还是那句话,尽心认真的做一部作品,我们把我们能倾注的,能释放的,尽量的去释放,不丢我们的气质,审美别丢,职业的素质也保持着就可以了。有人说《伪装者》耍得太狠,而《琅琊榜》节奏慢了……但我想说的是他们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琅琊榜》不是《伪装者》,它有自己独特的节奏,不是像《伪装者》那样的速度感,而是一种发自内里的,推动你情感慢慢跟随的力量,到最后一样会让你欲罢不能。我们在创作中也会根据每个作品的具体情况来确定它应有的风格样式,真把这两个戏的拍法换过来就会是个灾难。再说,拿着一种拍法拍所有的剧就成了偷懒,不思进取了,对吧?《伪装者》一集戏里面上千个镜头,普通的一集戏六百到八百多是正常,因为我就是想要节奏轻快,变化大,要让观众在不同的节奏里有跃动的感觉。



谈演员:胡歌为人、能力、态度都很好 看重程锦云身上的羞涩气质



《伪装者》与《琅琊榜》先后播出,其中大量演员重叠,以至于不少观众有“穿越”之感。实际上,《伪装者》是在《琅琊榜》之后拍摄,导演与演员之间经过一部戏的培养,已经非常熟悉和默契,这表现在成片上,便是明家的家常生活很放松、很自然、很活泛。


对于小弟明台胡歌,李雪赞不绝口,认为他能够走到这一步,为人、能力、态度都很重要。对于观众都颇多负面意见的女主演,李雪则认为责任都在自己身上。程锦云身上的羞涩感和温和气质是自己剧中想要的,于曼丽的小家碧玉感觉也是自己想要的。


网易娱乐:感觉《伪装者》里面,演员的表演都好活泛。


李雪:因为我会提示演员,这个点别那么演,你给我一个这个,不够?那再多来点。我是个挺苛求的人,经常会给演员提这种要求,演不出来?演不出来再演,再演,一条一条的演。也可能是学表演的,自己有点小愿望吧,自己没完成的都寄托在他们身上了。


网易娱乐:所以花絮里明台挨打的那场戏,说你们都试了七八次。


李雪:对,拍了很多条,老胡很辛苦的。那条凳子我先趴上去试了试,他又趴上去试了试(笑)打他,本来说是要给他垫东西,他说不能垫,能看出来。掰扯了半天想给他垫,他不让垫,然后基本上就是空着打的。然后靳东说,我别给他打坏了,胡歌趴那儿说没事儿,打吧,没关系。


网易娱乐:胡歌是个很舍得为戏付出的演员。


李雪:他能走到这一步,为人很重要、能力很重要、态度很重要,他真的都做到了,所以能到现在是有道理的。你想,以他的身份和江湖地位,跟我们一起合作,包括第一次《琅琊榜》,态度都非常好。我以前没看过他的任何戏,只是知道他是个明星,合作起来发现他特别的乖,而且认真,给自己压力巨大。我第一次拍古装戏,给自己压力也巨大,我们俩就对着压了三天,闷了三天,现场就憋着拍啊拍的,也不怎么会融洽的交流,最后他到我房间去我们俩聊了一会,这样就互相有个释放和沟通。虽然我们俩那次叨唠半天基本上没啥实质性的内容,但相互之间有个释放和信任,这样后面拍戏就顺利多了。现在好了,现在我们俩天天胡说八道的。


网易娱乐:现在很多粉丝迷靳东啊。你怎么看他?


李雪:靳东很有能力,以前没有这么完整地给大家释放过,可能是有些角色给他的空间不是那么大,或者剧本对他不是那么有光彩吧。《伪装者》的文戏、武戏可能都比较适合他。希望他以后也能走很全面的路,既能上又能下,既端得起来沉得住气,又能够跌得下份,那是一个演员好玩的地方。就像和王凯、刘敏涛在家里,那种温暖的幽默挺好玩儿的。


网易娱乐:《伪装者》大家共识是女主角不好。但听来的消息是你对女演员还是很满意的。


李雪:公道的讲,所有对这个演员的批评或是不满,归根到底都是我的问题,跟演员是没有关系的,我总是说剧组责权利是明确的,角色没有被观众认可仅仅是演员的责任吗?拍过戏的人都知道,不能这么说。因为她只能尽她作为演员的职责,而她的职责一定是要经过我的认可才可以通过的。说狠一点,如果这个演员演了三五场戏,我觉得选错了,也一定会换掉她的,这对我来说不难,也承担得起换她的成本,那干吗不换呢?因为她是让我满意的。所以说大家对女演员的不满,其实更多的,甚至说全部都应该是我的责任。现在我来看是有剧作结构的问题,有导演把握的问题,有导演对受伤以后她的戏份的处理的问题,几乎说到最后那一点点的原因,才能归结到演员自身的表演能力上,只有那一点点是她需要承担的,而前面这些都不需要让她来承担,都是我们的责任。再怎么说,也是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和设计,没有被观众认可,这是我创作上的问题。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受伤了,有些戏和镜头拍的不尽如人意。


网易娱乐:当时为什么选择与胡歌对戏的两个女演员呢?


李雪:我平心而论,一个作品,它不仅有文艺的属性,艺术的属性,还有商业的属性。这两个演员在她们的表演能力上来讲,贡献出了她们所能贡献给我最好的表演。我也从经济、时间、档期的考虑定了她们,现在如果让我去选的话,可能还是会选她们。王乐君是我跟侯鸿亮去参加国剧盛典时候碰到的,我觉得她的气质符合我心目中的程锦云,也距离开机没几天了,后来看过她的视频资料,见面谈了一次就定了下来。我不想要一个特别张扬的程锦云,希望她比较内敛,比较温和。你可以看这戏里面四个女角色,大姐霸气,汪曼春狠毒,于曼丽极端,是三个极端气质的那样的角色,程锦云你想再来一个啥样儿的?角色要有差别的,不可能人人来了以后都要演个飞扬的性格。所以我对王乐君说,你给我演出一个中国女人的羞涩来,我要一个克制有度的程锦云,因为现在很多女孩是忘了羞涩是什么意思,而这个特点也是我理解的程锦云在面对明台时应有的心态。


网易娱乐:直男的心态。


李雪:我不知道直男什么意思。我们初中、高中甚至到大学以后很多女孩是会害羞的,有羞涩感的,这是中国传统美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是女人很有魅力的一个方面。广场上的那场戏,除夕之夜在马路上夜谈的戏,我认为程锦云这个角色应该是走到明台心里去了……这也是我理解的为什么打动明台的是程锦云而不是于曼丽。


网易娱乐:她看上去比胡歌大。


李雪:实际上她比胡歌小。我选她另一个原因是,很多女演员现在表演能力我不认同。演惯了古装和现代偶像剧里蹦蹦跳跳,说词不走心,走心没节奏,动了就不能说词,说了词就不能动那种女演员,我是很头疼,我也不想跟那种演员合作。所以,既要考虑价钱,又要考虑档期,还要考虑年龄,考虑表演能力,考虑形象,大众认可度、名气,综合起来,几乎就是到了那个时段,谁恰好符合了当时的一切条件就是谁了,说不好听的,我想请刘诗诗,刘亦菲,可能吗?这都不现实。


网易娱乐:如果刘诗诗可能就完美了……现在导致大家一看到女主就想快进。


李雪:嗯,这个属于我第一部戏被大家不认同的一个段落,或者说我创作上的一个缺陷吧。


网易娱乐:于曼丽前期感觉比较分裂,不太粘戏。


李雪:于曼丽是我想像中的另一类中国女性,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动作戏时候利落干脆,但绣花时候就显得这个人很柔弱很平静。谈恋爱时候,就是小家碧玉与先生。


网易娱乐:王凯呢?感觉羞涩感他有,还有那种紧绷的感觉。


李雪:他是很挺括的,就是像你们说的,“那种纯洁的禁欲的气质”。



谈“基腐”:关于耽美、CP我不懂 我们那个的年代这种感情很正常



因为剧中提供了若干个优质男人,且在剧中有颇多充满萌感的互动,《伪装者》开播之初便被网友各种YY和演绎,自行把剧中的众多男女角色配对,创造出大量衍生视频。以至于,《伪装者》被称为2015年第一部“基腐大剧”。


最初听到人这么形容《伪装者》,李雪并不认同。作为最后一代非独生子女,他认为剧中的兄弟情、师生情在自己的生活中,很容易理解。但新一代的观众,没有同辈亲人的概念,按照自己的概念来理解,“关于耽美和CP,我不懂。”


网易娱乐:听说你学过表演,感觉影视作品的各个工种,你都特别熟悉。


李雪:我大学四年学的是表演,毕业以后就进了山东影视中心,应聘做摄影。第一个剧组就很幸运的遇上了张智胜导演和孔笙老师,他们是我的启蒙老师,带了我好多年,从摄影助理、副摄影、掌机、摄影师、摄影指导做到摄影指导兼执行导演,后来做分组导演。从《温州一家人》开始给孔导做分组导演,他拍A组我拍B组,《温州一家人》第一次,《北平无战事》第二次,《琅琊榜》第三次,我们俩在一起拼了三部,然后再第四部就是我独立了,老师帮着踢了三脚,然后到第四个就你自己玩吧。


网易娱乐:你这还真是每一个阶段都没跳跃过。


李雪:其实现在反过来看,孔哥给我的职业规划还是很清楚的,他是个很开放的人,很能接受别人的意见。他带着我做执行导演,也并没有专门说你要去做执行导演,现在看来因为我跟他已经太熟了,他把我放到他的B组,就赋予了我很多在现场说话的权力,可以在现场行使一部分导演的功能和职责,比如说给B组导演出一些主意,告诉演员这段戏的状态,包括演员表演时的走位,我认为是怎么样的,大家可以一起商量。而且那些B组导演也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想着互相扶持着把孔导的B组能拍得更好一些,他们也不会介意说我在现场多说一句,少说一句,所以也是给我后来做导演打了很多基础。2008年拍《生死线》时候,我在B组一方面负责摄影师的工作,一方面负责各部门工作中的年代感是否准确,还有战争气氛的表达,一些细节的考据,可能是从那会儿就开始比较多接触导演工作了。


网易娱乐:《伪装者》现在被大家认为是2015年的“基腐大剧”……我知道你很不感兴趣这种说法,表达下我从腐女那里得到的观点。她们认为现在很多男女之间的感情格局小,大多数男人聪明女人傻白甜,但是男人和男人之间、双商匹配的人之间火花四溅很有看头……虽然你们拍的是正儿八经的兄弟情,但对观众来说,自己会发酵会YY……


李雪:我没有去看那些剪辑的视频,网络小说也没看过,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出现?我的一个推测或者是思考吧,是不是因为现在的孩子们没有了兄弟姐妹的概念,他们就会按照自己的概念来理解这些剧中的人物关系呢?关于耽美和CP,我也不懂,但是这种兄弟感情在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来看,是很正常的,我从小跟我哥就是这么掐大的,不是说我独创的,或者我瞎编的。我想很多我的同龄人都知道,我们那个年代就是这样过来的,我只不过把那些生活经历拿过来,放到剧里面去,恰如其分的洒在各个角落了。就那句“我拆了你书房!”“我打断你腿!”就是我们那会兄弟姐妹之间斗嘴斗来斗去嘛,他能真拆吗?能真打吗?打不了。


网易娱乐:知道你本身不感兴趣男男CP,但现在却是是一种现象或者说审美趣味。在B站,它被玩得最嗨。有没有很恼怒?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李雪:怎么会恼怒?不会的。电视剧有他的商品属性,戏播出了就是给大家欣赏和检验的,是要交给观众的,就像大米卖出去了,难道只允许人家做米饭吗,人家喜欢熬粥或者碾碎了做米线不行吗?没有这个道理。作品拍出来,我只能传达我作为创作者所想传达的,剩下的就交给观众了,他们看也好、闹也好、玩也好,这都是我们不应该介意的。可能是我们那个年代,看得都是《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纵横四海》……港剧和港片中,兄弟之间又轻松又骨肉相连的情感,非常常见。江湖义、兄弟情、父母恩,这些情感对我们来说是共同意识,这些也灌注到了《伪装者》里面,所以里面的打戏、情感戏,有些港剧的影子。但是现在这些年轻的观众,可能没有兄弟姐妹,也不是我们成长的那种环境,所以并不太能够理解这种兄弟手足之间情义重于生命的感情,他们有自己的读解角度吧,这很正常。


网易娱乐:你会容易受到互联网或者其他人的影响吗?


李雪:互联网的许多说法不会影响到我,我上网就是看新闻查资料,看美剧,看一些剧评影评,用微博看看播出后大家的反响,我想互联网对我来说:工具的功能可能大于娱乐的功能。至于很多新鲜词,新鲜概念我不太关注,我身边有许多年轻的合作者,他们会选择性的给我普及,我也会选择性的接受,不感兴趣的就告诉他们不用说了。


网易娱乐:网友说,看明家兄弟日常一百集不会感觉厌倦,就是大家说的“发糖”的情节。就跟现在微博上流行的那种日常漫画一样,很喜欢生活中的小细节。明家的日常有你们家生活的影子吗?


李雪:我每次看到电视剧有家庭的段落或有家庭的电影时候,还是挺关注的。当时拍《北平无战事》和《琅琊榜》时候,我就说我想拍家长里短的戏,还被他们说不可能,因为我看起来不是个很懂家庭的人。我有个哥哥,父亲是军人,母亲是个工人,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管我们,都是扔到托儿所或者扔到学校里,我们兄弟六七岁、七八岁就开始自己做饭,两个人一起打打闹闹、哭哭笑笑长大的。回家我也问我妈,你看《伪装者》是不是有咱们家的影子?我可是照着咱们家吵吵闹闹拍的,好玩吧?我妈说看出来了。


网易娱乐:这个戏里面有很多你们家的影子吗?


李雪:有。比如大姐就是我妈妈嘛。但其实她的宠爱少,宠爱是我的理想,家里的条件没有那么好,她宠你能宠到哪儿去呢?山东人的妈妈尤其很严厉,她的管教很严,管束的你很狠,事无巨细的又都想你按照她的思路来走,当你长大了她也管不了了,你接触的面比她越来越多了,她才开始放手。小时候她是希望你按部就班的,把你护在身边,但是等你长大了,她又发现她不得不放手的时候,还是很伤心的,我越来越能体会到了。


网易娱乐:其实《伪装者》中最有意思的也是明家的日常。现在这种剧实在太稀缺了。


李雪:《父母爱情》就是一个高度,当时孔哥拍《父母爱情》之前,他觉得剧本不是那么的像军旅题材,都是家长里短,就觉得这个方向好像不对。然后我跟侯鸿亮去劝,我说孔哥,这个剧是最好的家庭剧剧本,不是一提军人就是训练啊,战场啊,你能拍一个让一家老小坐在那跟着看,跟着笑的剧,一个就看一家人掐来掐去,闹来闹去过一辈子的戏,那也是一个成功。后来他拍了三天,说哎呀太好玩儿了,这个戏太好玩儿了。拍完了他很欣慰的说是拍给他爸爸妈妈的戏。还有当年央视播《爱情是什么》,我每天中午不管在外面干什么都要跑回家去跟我妈一起坐那看,你说那不是好东西吗,不是好剧吗?一样很棒。真的钻进生活里面去了,观众一定会跟你一样有感触的。


网易娱乐:你自己最喜欢哪场戏?


李雪:我挺喜欢大哥跟大姐汇报打了明台的戏。明楼:“哎呀,明台也不容易……他也挺伤心的……同学们都骂他……他也不敢回来跟你说……我已经打了他了……没给他饭吃……有点发烧了……”明镜:“你为什么打他了?我让你打他了吗?你还不给他饭吃,你是法西斯啊?!我让你管他,没让你把他弄病了,你从来就没个轻重”。这种既完成情节又带有反转性质的戏我很喜欢,而且人物身份和关系的反差出来了。老小在外面要服从大哥,回到家来他就是老大,老大就反过来,老大变老小。明楼在外面端的跟个白莲花似的,装大尾巴狼,回到家立刻被打到谷底,把身上的外壳全敲掉,那才有意思,观众也会被这种反差愉悦到。情感戏我最喜欢的是香港大街上明台和姐姐告别,那场戏也是我和敏涛都不敢讨论的,每次一说都会哽住,我俩就自动停了,点点头都知道对方明白了。那种说不出来,哽在心头的情感每次都会感动我自己。




▼ 点阅读原文,看网友跟贴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