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月刊推介 2017与田动漫社11月月刊(上)

西南财经大学与田动漫社 2020-04-28 04:40:54



与田动漫社

 /


十一月月刊


       再过不久,与田动漫社和森林音乐社联合举办的大型搞事音乐会——“热带与林”就要举行了呢!民那桑有没有很期待呢~反正与田姬是超想看这场表演的哦!

文末有惊喜!(其实就是抢票链接啦233)



之前有粉丝sama留言说滑动看文不方便呢,所以我们改了一下形式。如果有其他月刊体验(极差)方面的问题,请一定要留言和与田姬说哦,我会及时改正的喵w

BY

白木


天阶凉如水——岫岫

 越成玦抬头看向澄澈的天空,默默饮下一杯酒。
        四季轮回,时光飞逝。
        越成玦坐在床边,双目赤红,双手握拳,青筋爆起。屋子里能砸的东西都被砸了个干净,一片狼藉。易然走到门口,却不敢进去,站了半晌,听得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心下突然害怕起来,猛的推门进去,喊道:“师兄!”,只看到越成玦颓然的坐在床上,听得一声唤,浑身猛的一抖,抬起头来,笑道:“师弟……”,那笑里,三分颓然,七分凄凉 。两人的目光对上,易然心中猛的一颤,微微移开目光,不敢去看那双情意满满的眸子,“下月初,我便要与曼笙师妹,结成道侣了,望,师兄,赏脸……”“是真的吗?”越成玦淡淡的道,语气里一丝情绪也无。“……是”,易然低头看着地,心里却像被绞过无数次,鲜血淋漓,疼的喘不过气来。沉默了半晌,越成玦反笑了起来,“好,好,我,一定,赏脸……好,好……”每说一个字,都要花去全身的力气。话未说完,人已经倒在了榻上,喘了一会气,越成玦冷冷的道:“走罢。”易然闻声,随即转身出去。越成玦把脸埋在被子里,低低的笑了出来,窗外的桃花早就凋零了,已恨桃花容易落,落花比汝尚多情。门外易然扶着竹子大口的喘气,方才他多怕自己一时激动,表露出不该露出的东西,易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方才指甲都扎到肉里了,血淋淋的,他苦笑了一下,漫无目的的朝前走去。
        门派里为这一件喜事忙的热热闹闹,唯有越成玦从未露过面,门派里众人只知越师兄似乎是修炼出了岔子,在修养身体。灵犀真人去看自己的徒弟时,越成玦正在看一本心法,见到师父淡淡的行了礼,又埋头去看心法,灵犀真人站在旁边看了他半晌,叹了一口气,道:“何苦……” ,回了自己的小院,便宣称闭关了。
        当晚,门派里热热闹闹,易然正被众师兄弟拉着开玩笑,忽然有个小鹤童来说是师父叫,婚礼前师父嘱咐几句也是正常,众人忙松手叫易然去。易然一踏进师父的小院,一股浓浓的不安感猛的涌上心头,他忐忑的跟着小童走进房内,看到了榻上面色苍白,呼吸微弱之人。待看到那熟悉的面容,易然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好不容易站稳了,心痛的感觉时时会从胸腔里跳出,紧紧抓住了胸前的衣衫,易然只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柳曼笙坐在房里,等着易然来接她,与她在师门里结为道侣。柳曼笙第一次见易然是在一次任务里,柳曼笙为凶兽所伤,险些从飞剑上摔下,易然一把扶住了她,她转头看到青年英俊的面容,脸上顿时飞起了红霞,而后听长辈说起易然的修为、品行种种,心里则已暗下决心,这个人,是她的!从小长在明争暗斗的大宅子里的柳曼笙,天性凉薄,婚姻在她看来也不过一场交易,而易然恰恰符合她所有的要求而已,她自幼最擅长揣度人心,对付易然这种心性单纯之人更是容易,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紧一把,什么时候该松一把,最后利用易然的感激逼的他不得不娶自己,她知道易然对自己只有感激,没有爱情,但根本不在乎,只要他娶了自己,其他的还怕什么?...(未完待续)



BY  阿赦




【凯柠凯】DARK HORSE——DNA

安莉洁大感自己的化妆技巧遭到嘲讽,气得押着凯莉去洗手间把画好大半的妆统统卸掉又重新画一遍,顺便亲了好一会儿,出门的时候安莉洁后悔不已,为好不容易画好的咬唇妆捶胸顿足:“我再也画不出那么好的咬唇了啊啊啊啊啊!!!”她抱着头绝望哀嚎,回头瞪着素颜戴口罩帽子墨镜提巨型LV的凯莉:“都怪你!!!早不亲晚不亲偏偏挑我画了这么好的妆在你脸上的时候亲!!!这还不够吗你快把我脸上的粉底全部擦掉了啊啊啊啊”

 

凯莉挑挑眉,手指压在嘴唇上,轻佻地送出一个飞吻:“本小姐走了886.”

 

“滚!!!”

 

“OK,OK,”凯莉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跑出去,安莉洁瘫在沙发上恨恨盯死狗仔队报道,妄想研究出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出晶莹剔透好皮肤的妆容给自己的柠檬糖婊同居人凯莉小姐,然后猝不及防地被亮晶晶的手环住了脖子,涂了粉底的脸颊和嘴唇上都印满了完美的咬唇妆;凯莉把最后一点唇釉全部涂到安莉洁的额头上,满意地打个响指:“不管怎么样,都是狗仔队拍照的错!肯定是因为他们的垃圾拍照技术本小姐的妆才看起来黑乎乎的。”

 

“那是,”安莉洁似乎又在一瞬间找回信心,委委屈屈地靠在沙发抱枕上悼念刚画完不到一个小时的妆面:“唉好麻烦啊又要重画了....啊啊啊啊啊.....”

 

“怕什么,”凯莉看了眼手表。“我真的要走了,顺带一提,你脸上的痘痘消得差不多了,真的。”

 

魔女踩着她的恶魔风火轮咔咔咔走到时尚修罗场上继续杀出血路,被魔女印上凯莉专属标记的安莉洁小姐继续坐在沙发上研究她的终极妆面,顺便吃掉凯莉大采购时买回来的三袋乐事,喝掉两罐柠檬汽水,等待她的完美小姐踩着恨天高回来,再用她甜美可爱的脸蛋做实验。

END



BY 柒月

BY  沛沛

BY  瓜瓜


Game of God ——黑羽

“呵呵……”雷卡突然抬头看向齐拉尔,齐拉尔愣住了,雷卡看向她的双瞳,深邃又不可琢磨,似乎是刺向她的意图,此刻,齐拉尔感觉到自己似乎搞错了谁是猎人,谁是猎物。

“‘神位预言’吗?似乎有点无聊啊,那说说‘神裁流星’吧。”雷卡嘴角微微上扬。

齐拉尔感觉到刚刚一瞬间,自己被瞄准了……

“三千年前,流星落下,将原本完整的奥斯古特分裂成七块,但流星本体呢?它们在哪啊,不可能全落在海底之下吧……”

齐拉尔突然明白过来,雷卡的那一眼并不是看向她,而是她身后的那本书。

“而伴随着大陆的分裂,深渊物质出现了…….”雷卡看了看齐拉尔,“后面的还要我说吗?”

齐拉尔愣住了,虽然雷卡只是说了短短几句,但齐拉尔知道,这几句话所代表的意义……

 

“欸欸欸,雷卡,深渊物质是什么啊?”拉古突然打破两人之间的沉寂。

“对啊,齐拉尔,那是什么啊?”齐拉尔周边的女生问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齐拉尔没有管他们,质问着雷卡。

“不要以为只有你在读书哦。还有,拉古,你也别一天到晚只听父母说故事,有时候看看书也是可以知道很多的。”口气突然平常的雷卡,转身对拉古说,言外之意他拒绝回答拉古的问题。

 

齐拉尔,看了看再次埋下头睡觉的雷卡,莫名感到陌生,似乎在两人对弈的过程中,他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

“喂喂喂,齐拉尔,你给我们讲一下呗,什么是深渊物质啊?”周围女生的嚷嚷,打断了齐拉尔的思考。

“没什么,是他胡说的,哪有什么深渊物质啊。话说我上次……”齐拉尔刻意的避开话题,突如其来的“深渊物质”的出现,让她忘记了原本只是想读书的目的,现在的她,心乱如麻。

唯有拉古,似乎是在理解雷卡说的话,又似乎是搞不清情况在那遭遭的傻站着,此时他的小观众们又把他拉回去,想看他的表演了。...(未完待续)








BY  莜冰



BY  西风



BY  白桉




BY  城阳


BY  小黑子


花枝老——阿赦

斯人已去,梨花树下渐渐只剩了巧秀一人。花瓣被踩过踏过,无垢白花已成了污浊黑泥。巧秀喃喃道:“阮郎,我等你归来。”


“巧秀!巧秀!”

阮威回过头,看到一个妇人正追着一个拿着一枝梨花的小女孩。那不是他的巧秀。

阮威在田间徐徐而行,青色的麦苗焕发着春的生机。阮家的老宅早已被拆掉,现在住在那块地上的是户姓吴的人家。巧秀家的房子已经破败,断壁下杂草丛生。阮威不知道巧秀还在不在。

来到梨花树下,阮威抬头看到几个枝桠上系着红绳。一共六条。梨花树下坐着一位老者,阮威上前向他询问巧秀。

“巧秀?林家那个小姑娘吗?”老者吸了口烟。

阮威想到之前见到的那对母女。“不,是张家的。”

“张家的啊……”老者吐出一口沧桑,眼神变得迷离,已是陷入回忆之中。


巧秀这孩子命苦啊。

巧秀小时候有个青梅竹马,叫……对,叫阮威。说来还跟那位大将军同名呢。这俩孩子从小就好得很,天天在一块玩,家里也都说好了,等他们长的就成亲。

你知道,老天爷最见不得团团圆圆,你日子过得太顺了,他就要给你找不快。大概是十年前吧,那会匈奴闹得凶,兵不够,上边就又派人来抓壮丁。我的两个儿子被抓走了,怕是早已死在战场上了吧。哎,可怜哟。巧秀家她大哥被抓走了,她那青梅竹马也给带走了。巧秀要等阮威回来。这战场上的事情啊谁也说不准。所以送别的时候大家都当这是此生最后一面。父亲、丈夫、儿子、兄弟,半边天都塌了。但谁心里没个侥幸呢?“幸许我家那口子就运气好活下来了呢?”谁都有这样的想法,但人不能就靠着个念想过一辈子。

家里少了张嘴,少了份力,但日子得过,人得活。一年两年过去,巧秀十八了。家里要给他想看人家,巧秀不肯,只守着阮威。那会没人觉得阮威会回来,但巧秀的爹娘也不愿逼她,只说等过段时间巧秀把阮威忘了,就都好了。可巧秀是个情深义重的女子,她每等阮威一年,就在这棵树上系一条红绳。你说为什么是六个?等等,等等,我马上就讲到了。

又过了一年,朝廷里来人把阮威的父母接走了,说阮威当了个……哎,我忘了,反正是个什么官,好像还挺厉害的。这些巧秀的爹娘也觉得阮家小子能回来,就放任女儿等下去了。他们相信阮威不会看上贵女而忘了自家女儿的。巧秀也相信如此。

日子一天天过去,巧秀从二八好年华蹉跎成了老姑娘。春日巧秀系了红绳后,开始有人传堞关失守,十万将士埋骨堞关,无一生还。其中就有一位姓阮的将军。风言风语传来传去,纵是假的也给传成了真的。大家都说那姓阮的将军就是阮威,巧秀再也等不到阮威了。...(未完待续)


BY——梵蒂冈教皇

板绘试水,BY——端午

感谢大家阅读本期的与田月刊

如果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哦

也欢迎有绘画和写作意向的朋友向我们投稿哟

(^U^)ノ~YO

下面献上“热带与林音乐会”抢票链接

没时间了!快戳!热带与林 | 抢票篇!


THE END


与田动漫社

西南财经大学

第一ACGN交流平台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