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友人by鬼【黑白无常】

耽美腐吧 2018-11-13 09:53:57

小黑和小白是一对基友,六道众生,人鬼皆知。
可是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只是一对很合不来,又不得不因为命运而拴在一起的一对搭档。
小黑是个面瘫,说话难听,做事认真,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于是他十分看不惯小白成天嘻嘻哈哈,完全一副没事穷乐呵,把工作当游戏的玩闹态度。
有一日,小黑和小白又一起遣送鬼魂去地府。
走到半途,小白心情好,突然唱起歌来。
小黑一听就怒了,瞪着小白道:
“你做事能不能认真点?!”
小白无辜,“我一向很认真啊!难道唱歌都不行?”
小黑道:“现在还没送到地府,你就唱‘葬魂歌’!你想让这姑娘魂飞魄散,□□?她生前又没犯什么大错,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小白还没开口,那脖颈上套着勾魂锁链的年轻姑娘,魂魄飘在半空中,“切!”了一声,吐槽一句,“啧,他是小白,你跟他计较什么?我都不计较了。受受一般都比较二,我是攻控。”
小白和小黑一时都愣了。
特别是小黑,额头开始不自觉地冒汗。
想他一个大名鼎鼎的鬼差,纵横六道数千年,拉扯遣送魂魄没有千万,也有百万,见过的事物,精通的学识,加上他天生做事一丝不苟的态度,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如今听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说出一番完全搞不懂的言论,别提有多尴尬了,更不知该如何作答。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个匆匆而过的游魂野鬼,只要不让对方看出来,自己还是可以保持阴间第一权威,严肃不可动摇的社会地位与形象的嘛!
可惜小白是个不懂事儿的。
这姑娘话才出口,他已按耐不住,直径冲到小黑面前,劈头就问:
“她说的话什么意思?我怎么都听不懂!”
这下子小黑岂止是脸黑?额头大滴大滴的鬼汗哗哗地流,看得面前的小白,喜笑颜开。长长的舌头,一向缩不回嘴巴内,于是便钟摆似的在空中愉快晃荡,两只眼睛弯得好像头顶新月。
“哟,你也不懂对不对?不要装了!现今的世道,变化太快,我们都落伍啦!不知道的事情多得去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呗!”
小白这番话本意是安慰,可惜啊……
安慰人,也是个技术活。对不同性格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
做事方式一定要对,才可事半功倍,又不招人记恨。
所以说,方法很重要!
要不然,就是如下的结果……
小黑暴跳如雷地冲小白吼道:“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我不懂,你懂?!”
小白无所谓地手抱后脑勺,吹着口哨,“不会可以学嘛,这儿不是就有个现成的老师……叫她教!”
然后兴致勃勃飘到那姑娘面前,笑嘻嘻道:
“你教我吧,教我吧,教我吧!”
那姑娘瞪圆一双鬼眼,而后笑得……有点奸诈,“教你可以,不过你得帮我去阎王那儿走走后门,给我个好点的胎投投。”
“没问题!”
“GJ!”
小白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姑娘立即竖起大拇指!
二个人自说自话,气得小黑在旁边直跳脚,“不许走后门!不许和鬼魂拉关系!这些都是阴间明令禁止的!小白你想下岗是不是啊?!”
小白远远朝他吐舌头,“下岗就下岗呗,我不愿再和你这种不苟言笑的东西呆在一块儿了!忒没劲不说,还一天到晚板着个马脸!”说着,舌头故意吐出老长老长的一大截子,几乎耷拉到地面上,垂在白衣服前边,像条腊肠。
小黑突然听到他这一席话,莫名其妙居然有点伤感,眼看着他和那姑娘的鬼魂“叽叽咕咕……”,在旁边不知道讲些什么,也不再插嘴,安安静静黑着个扑克脸,拉着那姑娘的勾魂锁链,缓缓向前移动。
小白则在后面跟姑娘聊天聊得倍儿欢!
两人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很快来到了鬼门关。
姑娘说:“你真可爱,可惜有人不懂欣赏!”说完,鄙视地瞥了眼一旁安静不讲话的小黑。
小白同她挥挥手,“一路顺风。”
姑娘笑呵呵地投胎去了。
小黑眼瞅着那姑娘真的走了,一转头,却见小白蹲在地上,手里抱着一本阳间的漫画书,看得是津津有味。舌头上分泌出来的唾液,哗啦啦流得好像馋狗。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小黑凑过去搭腔,“哎,看什么呢?”
小白立即背过手臂,收起正在看的东西,弯弯的眼睛,笑得好似成精的白狐狸。
“这是那姑娘留下的,看这个就能明白她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咳咳……”小黑咳嗽两声,眼睛瞟向一旁,并不看小白,却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去,摊在小白面前,嚅嚅喏喏低声道,“拿来我瞧瞧……”
小白闻言,哈哈大笑,非常得意地飘远一点,然后十分欠扁地在空中倒转圈圈。
“不给,就不给,哈哈哈,想要啊?想知道哇?你求我啊!”完了,还说出一句,刚从小人书里学来的台词。
于是,他很不幸地……很不出所料地……惹恼了本就脾气不好的小黑。
只见小黑瞬间额顶青筋,‘哧溜’一下逼近小白,一手抢过漫画书,一手掐着小白收不回嘴的长长红舌头,跟牵狗似的,将他栓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让其轻飘飘的白身体吊挂在树枝上,脚不着地,在空中荡秋千。
远远一看,就跟那吊死鬼差不多。
“你……快放我下来!我要流口水了!待会儿你又嫌弃我衣服上臭臭的!”
小白舌头被绑住,说话时,唇边止不住唾液直流,暧昧的透明痕迹,挂在嘴角和下巴处,让人看着,别有一番异样的火苗,在胸中燃烧。
小黑拿着那本不知道画了什么的小人书,仔仔细细研究了一番,然后在小白惊慌的眼神中,阴沉沉发出些让小白莫名恐惧的笑声。
之后,‘哗啦’一下,丢弃手中的漫画,来到小白背后,贴耳低语道:
“怪不得那丫头说你是受……你还真是受!二得可以!”
说完,也不待小白反应,抓着他纤细的后腰,荡秋千似的,由身后攻他。
两只鬼差在夜深人静的阴阳间交界处,大玩特玩,飘来荡去,好不快丨活。
攻到后来,小黑眼神都醉了,抱着哭得呜呜流口水的小白道:
“以后你敢再忤逆我,我就变着法子让你做受,攻得你叫都叫不出来!”
小白大着舌头哭道:“凭什么你是攻啊?呜呜……有本事你放我下来!看我不弄得你飞升!”
小黑闻言,眼色一沉,又冲进去,顶得小白除了流口水,再说不出其他。
等小黑终于累得鬼都受不了的时候,小白早已翻着白眼挂在树枝上,活像被弄死了。‘尸体’挂在半空中,没了知觉,随风荡漾。
小黑看着,心中没来由地升起一股子怜惜,是两人这么多年来,天天在一块儿,都没察觉出来的,于是心软帮他解开打结的舌头,将他放下来,搂在怀里,想让他躺靠得舒服一点。
哪知小白豁然一下睁开眼,没等小黑反应,已一把将其压倒在树下,分开他两条大[月退],二话不说,就用自己长长的舌头挤开小黑的菊花褶皱,又挤进内里,大肆蠕动翻搅起来,舌头好似一条红艳滑丨腻的灵蛇,在穴中癫狂起舞,当真惹得一向严肃正经的小黑,连连发出从未曾有过的销丨魂呻[口今]。
到最后,小黑被他折腾到完全似变了一个人,又变了一个鬼,躺在小白身下,大大分开双[月退],屁股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般,前后摩擦地面,扭丨摆晃动不停,咿咿呀呀叫唤着自己都不明所以的话语。
看得小白胸中擂鼓,心潮澎湃,鼻血都差点喷出来,直恨不能将自己的几丈长舌,通通塞进去算了!
于是一想到此,立即变得很兴奋,做的时候,痛得身下的小黑,又哭又闹,叫出来的声音,却隐隐透着爽。
“啊……不要了……太深了……我肚子都鼓起来了……好像要生孩子一样啊啊啊……”
小白大着舌头,在他大张开的双[月退]间笑弯一双新月眼。
“你是男人,生不出孩子的。你说,你给我说清楚!咱俩谁才是攻?不老实说,我以后就次次干你干得好像怀孕!”


耽美吧
微信号:danmeiba1015
QQ群号: [一】201941232
【二】 383685042
回复“首页”查看微网站
回复“社区”查看微社区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下载手机APP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