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亲子阅读】丰子恺漫画让你变成一个好玩的人

爱贝乐亲子阅读指导 2018-11-26 07:48:05
点击「箭头所指处」可快速关注
微信号:taoxiaoai-huiben



芭拉乌拉 最美的名著—全球顶级画家珍藏版(全10册)正在火热团购中,请点文末“阅读原文”进入团购通道】


在中国的美术绘画史上极具影响力的丰子恺先生,由于他,才正式出现“漫画”一词,而“子恺漫画”也由此家喻户晓。他的漫画代表作:《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也深得大家喜爱。


“我们都爱你的漫画有诗意,一幅幅的漫画,就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的小诗。你诗的世界东一鳞西一爪地揭露出来,我们就像吃橄榄似的,老咂着那味儿。”朱自清这样评丰子恺,俞平伯也称,丰先生的漫画“其妙正在随意挥洒,譬如青天行白云,卷舒自如”,“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


今天就让我们来看金叶这篇文章,他说:丰子恺漫画能让你变成一个好玩的人。


文:金叶

按照今人的理解,漫画即便不是带有讽刺意味,至少得是夸张的、搞笑的。但丰子恺的漫画,却是自然清新、富有哲理和诗意的:


想当年,老上海弄堂里的理发店、澡堂子、云吞摊都会挂他的画;他的画又很深刻甚至是伟大,用他远在挪威的粉丝——汉学家何莫邪的话来说,丰子恺是一个绝对的思想家,殊为难得的是他还不像大多数思想家那么枯燥,看他的画甚至会让你变成一个好玩的人。


1932年11月1日,商务印书馆办的《东方杂志》为纪念创刊30周年,发起“一九三三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梦”的征文活动,丰子恺用漫画作答。


丰子恺很多漫画中的人物都是没有眼睛的,甚至有时候连耳朵、鼻子、嘴巴也没有。


比如一幅题为《村学校的音乐课》的画里,所有孩子的脸部均作简化处理,眼睛鼻子一概省略,仅仅画出一张张歌唱着的小嘴,可是却让人仿佛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欢乐歌声;再比如一幅《阿宝赤膊》的画里,简括地描写了小女孩赤裸着上身,双手交搭在胸前的扭捏神态,那张害羞的脸蛋却不着一笔,留给读者无限遐想的空间。


有人说,丰子恺的绘画虽然被称为“漫画”,但实际上是一种水墨的“简笔画”。


丰子恺在自己的《漫画创作二十年》里,曾经坦言自己的漫画之路是从“古诗新画”开始的。


“我从小喜读诗词,只是读而不作。我觉得古人的诗词,全篇都可爱的极少。我所爱的,往往只是一篇中的一段,甚至一句。这一句我讽咏之不足,往往把它译作小画,粘在座右,随时欣赏。有时眼前会现出一个幻象来,若隐若现,如有如无。立刻提起笔来写,只写得一个概略,那幻象已经消失。我看看纸上,只有寥寥数笔的轮廓,眉目都不全,但是颇能代表那个幻象,不要求加详了。”



丰子恺从不讳言自己是一个“儿童崇拜者”。


在他看来,虚伪骄矜的成人大都失去了本性,只有天真烂漫的儿童才是真正的“人”。这就不奇怪,为何丰子恺画了那么多儿童漫画。他自己的孩子——阿宝、瞻瞻、软软也一次又一次地成为漫画的主人公,他们拿着大蒲扇当自行车,忙着给凳子腿套上鞋子、在弄堂口拉着妈妈的衣角等待爸爸的归来……


但在上世纪30年代,丰子恺开始感到这种漫画有点逃避现实和对社会漠不关心,于是他的画笔开始更多地描绘成人世界。


虽然丰子恺最终皈依佛门,且一直抱着陶渊明式的田园隐逸理想,但他又并非彻底的出世者。他始终热切地关注着现实社会,以细腻的感情体味着人生的喜怒哀乐。这里面既有人间烟火的平淡幸福,如红尘万丈的上海,无数屋脊中浮出的一只纸鸢(《都会之春》),也有社会上种种的苦痛相、悲惨相、丑恶相、残酷相。




但最终,丰子恺从审美上抵触过于“触目惊心”的作品。他最后进行的反省是,所谓“斥妄”之道其实不宜多用,多用会让人感觉麻木,反而失效。


“艺术毕竟是美的,人生毕竟是崇高的,自然毕竟是伟大的。这些辛酸凄楚的作品,其实不是正常艺术,而是临时的权变。古人说:‘恶岁诗人无好语。’我现在正是恶岁画家;但我的眼也应该从恶岁转入永劫,不妨从人生转向自然,寻求更深刻的画材。”


丰子恺注意到破墙的砖缝里钻出来的一根小草,作了一幅《生机》。这幅画真正没有几笔,然而丰子恺觉得比以前所作的数千百幅精工得多;



有一天到友人家里,看见案上供着一个炮弹壳,壳内插着红莲花,归来又作了一幅《炮弹作花瓶,世界永和平》……



他用自己最真挚的表达,涵养着人的慈悲。“他是一个有着菩萨心肠的现实主义者。”何莫邪对丰子恺下的这句断语,最为恰当。


——本文摘自腾讯文化往期签约内容


推荐阅读“丰子恺儿童图书奖”绘本书单

《团圆》

《躲猫猫大王》

《安的种子》

《门》

《漏》

《荷花镇的早市》

《一园青菜成了精》

《我和我的脚踏车》

《池上池下》

《想要不一样》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吗?》

《迷戏》

《进城》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团购通道)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