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在日本,儿童色情漫画为何不被禁止?

利维坦 2018-12-05 16:13:45

利维坦按:不管去没去过日本的都大概知道,这个国家对于色情业的态度是大致什么样的。但今天的话题涉及到其中一个很敏感的产业局部:儿童色情漫画。



文/James Fletcher

译/雪山飞猴



日本的漫画和动漫(分别被称为manga和anime)是世界闻名的大型文化产业,但有些内容十分惊人。有些漫画露骨地描绘儿童性行为。日本为什么尚未禁止此类内容?


周日下午,位于东京的阳光创作现场气氛十分火热。这家展览中心里面排满了摆着待售漫画杂志的支架桌,数以千计的日本漫画粉丝(大多数为男性)挤进展览中心阅读。


卡通中的女主角有着精灵一样的脸和天真无邪的双眼,并且其中有很多角色衣着暴露,身材夸张。这样的海报四处可见,使得本来空洞的空间色彩多样。


此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Hide解释道:“这一区域主要是与性相关的作品。”


我们站在一张桌前,桌上摆着的书的封面是两名裸露上身的女孩。在我看来她们也就十来岁。故事内容包括她们参与性行为的具体画面。


其他的几个货摊也有内容相近的材料。在英国、澳大利亚或加拿大,这类内容显然是有争议的,而且可能是非法的,但在这里,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Hide说:“大家都知道,虐待儿童是不对的,但怀有这样的情绪,喜欢与儿童发生性关系的幻想是不能被禁止的。”


他的坦率出乎我的意料。接下来,他为我解释了“萝莉控”的意思。“萝莉控”是“洛丽塔情结”的简称,是以描写少女性行为为内容的漫画。其情节可包括乱伦、强奸等禁忌。Hide本人更喜欢高中时期的恋情。


他说:“我喜欢关于少女性方面的作品。‘萝莉控’只是我众多爱好之一。”


他妻子就站在旁边,我问她怎么看待她丈夫的“爱好”。


Hide说:“她或许认为这没什么,因为她喜欢少男系列。”


这种题材的作品只是日本巨大漫画产业的一小部分,每年的销售额大约是36亿美元。但是,它引起了众多关注和争议。


2014年6月,日本国会投票禁止占有关于儿童性侵的图像。这类图像的生产和分销自1999年就被纳为非法范畴,但是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OECD),日本是最后一个把私人占有此类图像纳为非法范畴的国家。


当时也有人要求把“虚拟的”性图像定为非法,即漫画、动漫和游戏中出现的18岁以下角色的性图像。但在经过许多争论之后,国会没有通过这一要求。国会的决定引起了儿童保护人士和非政府组织的谴责,尤其是国外人士。


要理解这种现象,一条线索就是Hide在认识我不久后就津津乐道地跟我谈他的“爱好”。尽管关于儿童性行为的漫画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是社会的耻辱,但是有关青少年性行为的材料确实是主流爱好。


显然,日本的立法者不愿意让为数众多(可能有数百万)的漫画迷陷入违法的境地。像Hide这样的漫画迷会争辩说享有这种幻想是无害的,又不是真的有儿童模特或者演员实拍,所以,他说道:“创作以儿童性行为为主体的漫画不是虐待儿童。”


但是,幻想和现实之间的界限是否总那么清晰呢?


日本秋叶原街是日本漫画的精神家园,这里的霓虹标志让人眼花缭乱,喧嚣的流行音乐在人们耳边聒噪;盖着好几层楼的书店鳞次栉比,里面公开销售各种题材的漫画。在成人区(18岁以下禁止入内),像《强奸高三生》和《日本少年套房》这种题材的漫画到处都是。



成人书店收银员Tomo说:“人们对某种东西产生性兴奋,并且逐渐习惯这种状态。所以,他们总是会去找新的刺激,开始对年轻、稚嫩的女子产生性兴奋。”——这就是批评家所担心的:即使没人因为详尽描写性行为的漫画受到伤害,这种题材也可能会促进性虐待,把性虐正常化,或者增加发生性虐的危险。


没人知道上述情况是否是事实,研究还没有发现确凿证据。但是日本大众,尤其是女性,对此也有更多担忧。她们认为,社会中的一部分人对极端色情文学的熟视无睹,这些题材的作品就是证据。并且,这些色情描写经常贬低女性,还把少年性化。


要了解日本人对少年的迷恋,用不着追溯。少女流行组合为一群成年男子表演;漫画广告牌以及宣传上,少女形象比比皆是。


Lily是一名当红作家,她的作品以年轻女性为受众。《城市性爱》、《东京范儿》和《她说》讲述了她上学时的故事。那时候,男性会接近她和她的朋友,花钱买她们的内裤和袜子。



她说:“我觉得那种行为特别恶心,简直变态。”她反驳迷恋青少年性行为,说那是“全都是男人想要获得权力,男人对自强自立的女性的厌倦”。


Lily父辈那一代的家庭模型现在在日本仍是主流。人们觉得一个家庭中,父亲该去工作,母亲该做家庭主妇。但是,日本经济不景气的现状使男性难以成为家中的主心骨。“商界的失败者可能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萝莉漫画”。


Lily还说:“我很厌恶这种东西。我希望日本能把这种变态行为剔除。放过那些儿童,连幻想都摒弃。”


但其他人对政府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干涉此事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关于人们的幻想,政府应该在何种程度上规定并强制执行一种“好”或者“合适”的看法。


Dan Kanemits说:“批判地看这个问题没什么不好。”他是言论自由的倡导者,同时也做日本漫画的翻译。“但是,如果人们因为自己可能会做的事或者他们的思想被逮捕,这就相当于给了人们抓捕思想犯的权力。”


那么,他会支持漫画创作者创作有关青少年强奸和乱伦的内容吗?


他说:“我本人并不支持这种题材。但是我没有权力告诉别人应该怎么想活着他们应该分享什么样的内容。只要不侵害人权,有这种幻想没什么错。”



秋叶原街的漫画书店中,儿童保护运动人士Kazuna Kanajiri把我带到了一处装满DVD的房间。我们爬了会儿楼梯离开主干道才到达这个地方。她认为这里的问题比动画和漫画要严重得多。


她从架子上拿下来一张DVD,上面有个据她说只有五岁的小女孩(真人实拍),这个孩子只穿了一件很暴露的泳装,并且在做含有性暗示的动作,就像成人色情片一样。这家店里所有DVD上都有儿童真人出演。她说:“我为这些孩子难过。”


1999年,儿童色情文学被裁定为不合法内容之后,这些所谓的“少年偶像”DVD开始流行。只要儿童的生殖器没有被拍到,就可以钻法律的空子。但Kanajiri说,6月份对法律进行了完善,这些DVD就是非法的了。


“做这一行的人应当得到相应的惩罚。依据法律规定,这些东西完全是非法的。但是警察还没有进行取缔。”


尽管一些漫画和动漫涉及到未成年人性行为的内容或许令人震惊、引人注目,Kanajiri和其他跟我谈话的儿童保护运动人士都要把注意力放在保护现实生活中的儿童身上,这样的斗争更为重要。


不过她告诉我,对于取缔有争议的漫画及动漫,她也没有放弃希望。


她说:“我想让这种东西全部消失。2020年,日本要举办夏季奥运会,到那时,我们必须把日本文化中扭曲的部分剔除,免得人家说我们的文化变态。”


这样的说法遭到漫画支持者们的强烈抗议。但是奥运会的临近确实给漫画和动漫产业施加了很大压力,因为日本需要让其他国家看到他们文化产业中“酷”的成分,而不是“怪异”的成分。





这是广告——我的诗集《双行星与小卷兽》

目前当当、京东和亚马逊均已上架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也就是我本人吴淼(写诗的时候叫“二十月”)的订阅号,纯粹个人兴趣——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诗歌、小说、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不以商业化为目的,也不追求所谓用户数量,喜欢就来看看,没准儿能给你些启示,不喜欢就麻烦你手一哆嗦取消对我的关注。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