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朋友圈最真实的漫画:一个女人生孩子到底要经历什么?

零基础学美肤 2018-12-09 09:31:53

图片来自:yamadachiko

一个女人生孩子到底要经历什么?

现在很多女人看到明星生完后一秒变辣妈

误以为生孩子都是从这样

?


变成这样而已

?


孩子也是天真可爱小萝莉

?


但是现实呢?

此处想播放一下“我们不一样……”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

他要碰,昨天早就碰了。

不过,他应该是看不上她的。

顾凌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她想起她的衣服,裤子,裙子还凉在洗手间中,着急的喊道:“等一下。”

他冷眸睨着她,目光微微迷上一层昧色,嘴巴往上扬起,“怎么?你想伺候我洗澡?”

她诧异那样高高在上的君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很是局促,朝着他走过去,“不是,怎么可能,我有些东西在里面,我收拾一下,你再进去。”

顾凌擎没有拒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白雅着急把东西收下来。

一次性鞋子沾到水特别的。

“啊。”她惊叫一声,眼看着要摔了。

他疾如闪电的进去,握住了她的手臂,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动作太大,浴巾掉了下来。

他不小心,握住了她的柔软。

顾凌擎魅瞳收紧,体温升高,睨向她。

白雅尴尬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肌肤的颜色都变得绯红起来。

“对……对不起。”白雅开口。

顾凌擎松开她。

掌心中,她滑嫩的触感还在,正如三年前的她。

白雅立马捡起浴巾围住身。

他似乎不着急走,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红润的脸,走向前。

白雅往后退,靠到了冰凉的墙面,那凉心透的温度让她一怔。

他走到她的面前,手撑在她的脑残,俯视的目光让她觉得快要把她灼伤了。

“你在害怕?”顾凌擎低沉的说道,目色混乱。

他见她不否认,又黯淡几分,“你对我来说,更像毒蛇猛兽。”

白雅不解的看向他。

他是在说她讨厌吗?

不穿衣服的是她,非要进浴室的是她,摔倒的也是她,甚至,浴巾掉的都那样巧合。

如果她是他,也会觉得她自己是故意的。

“对不起。”白雅道歉道,低下了头,很是难堪和局促。

顾凌擎看了她一眼。

“房间留给你,我出去。”他沉声道,转过身,眼中多了一层幻色。

他深怕,对她又做出三年前的那种事情来。

三年前,他是受了药物的蛊惑,刚才……是他也说不明白的一股冲动。

二楼的大厅

陆嘉怡坐到了顾凌擎的旁边,优雅的帮他倒上茶水, “表哥,外婆说,顾氏集团是你的,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你不出席也就算了,晚上的宴席一定要来!”

顾凌擎清幽的目光瞟着她,如若洞悉一切,“宴会我可以出席,但是如果动机不纯,以后就休想我参加。”

陆嘉怡面有难色,劝解道:“表哥,其实筱灵从小就喜欢你,过去的那些所作所为也是因为太爱你。外婆的意思,也是觉得你到了适婚的年纪,筱灵不管从家境,学识,能力上都是最配你的那个。所以,明天的宴会真的是鸿门宴。”

顾凌擎嗤笑一声,放下茶杯,偏冷道:“如果我不喜欢,就算是放下整个家族企业,我都不会要她。明天我不会出席”

“那你喜欢今天来的那个女孩?”陆嘉怡歪着脑袋试探性的问道。

顾凌擎顿了一顿,漆黑的眼眸如同浩瀚如大海,让人看不清他所想。“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她太柔弱了一些,你知道外婆的择媳标准。怕表哥选择的这条路会难走。”陆嘉怡担忧的说道。

“你想多了,只要我喜欢,不管前面有多少的障碍,我都会事先清除。”顾凌擎自信的说道,整个人都焕发着光彩。

他现在的成绩是靠自己一步步拼出来的,而不是靠副统的老爹和富可敌国的背景。

陆嘉怡对自己这个表哥一项很崇拜,露出笑容,“如果你不是我表哥,我可能会比筱灵还疯狂的。”

顾凌擎眼眸沉了沉,“不喜欢,就是不会喜欢,我宁缺毋滥,不会勉强自己。”

“呵,表哥以后肯定会宠自己的妻子。”陆嘉怡感叹道。

顾凌擎的脑中闪过白雅的模样,眼神深了一些,“帮我准备一套女士服装,棉柔质感的平底皮鞋。明天上岸之前送来。还有……给我拿条被子来,我今天睡客厅。”

“啊?你被她赶出房间了啊。”这点,真让人始料未及。

陆嘉怡调侃道:“表哥的魅力应该无人能及的。”

“去做你的事,话那么多干嘛。”顾凌擎烦躁的拧起眉头。

“哦。”陆嘉怡睨了一眼顾凌擎,笑着站了起来,走出了客厅。

顾凌擎躺在了沙发上,脑子里想的是刚才在浴室的一幕。

那一幕又和三年前的一幕完全重合。

如果那个时候,他就告诉她,会怎么样?

他只是不想破坏她的幸福,但是现在看来,她并不幸福。

上一章


他要碰,昨天早就碰了。

不过,他应该是看不上她的。

顾凌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她想起她的衣服,裤子,裙子还凉在洗手间中,着急的喊道:“等一下。”

他冷眸睨着她,目光微微迷上一层昧色,嘴巴往上扬起,“怎么?你想伺候我洗澡?”

她诧异那样高高在上的君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很是局促,朝着他走过去,“不是,怎么可能,我有些东西在里面,我收拾一下,你再进去。”

顾凌擎没有拒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白雅着急把东西收下来。

一次性鞋子沾到水特别的。

“啊。”她惊叫一声,眼看着要摔了。

他疾如闪电的进去,握住了她的手臂,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动作太大,浴巾掉了下来。

他不小心,握住了她的柔软。

顾凌擎魅瞳收紧,体温升高,睨向她。

白雅尴尬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肌肤的颜色都变得绯红起来。

“对……对不起。”白雅开口。

顾凌擎松开她。

掌心中,她滑嫩的触感还在,正如三年前的她。

白雅立马捡起浴巾围住身。

他似乎不着急走,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红润的脸,走向前。

白雅往后退,靠到了冰凉的墙面,那凉心透的温度让她一怔。

他走到她的面前,手撑在她的脑残,俯视的目光让她觉得快要把她灼伤了。

“你在害怕?”顾凌擎低沉的说道,目色混乱。

他见她不否认,又黯淡几分,“你对我来说,更像毒蛇猛兽。”

白雅不解的看向他。

他是在说她讨厌吗?

不穿衣服的是她,非要进浴室的是她,摔倒的也是她,甚至,浴巾掉的都那样巧合。

如果她是他,也会觉得她自己是故意的。

“对不起。”白雅道歉道,低下了头,很是难堪和局促。

顾凌擎看了她一眼。

“房间留给你,我出去。”他沉声道,转过身,眼中多了一层幻色。

他深怕,对她又做出三年前的那种事情来。

三年前,他是受了药物的蛊惑,刚才……是他也说不明白的一股冲动。

二楼的大厅

陆嘉怡坐到了顾凌擎的旁边,优雅的帮他倒上茶水, “表哥,外婆说,顾氏集团是你的,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你不出席也就算了,晚上的宴席一定要来!”

顾凌擎清幽的目光瞟着她,如若洞悉一切,“宴会我可以出席,但是如果动机不纯,以后就休想我参加。”

陆嘉怡面有难色,劝解道:“表哥,其实筱灵从小就喜欢你,过去的那些所作所为也是因为太爱你。外婆的意思,也是觉得你到了适婚的年纪,筱灵不管从家境,学识,能力上都是最配你的那个。所以,明天的宴会真的是鸿门宴。”

顾凌擎嗤笑一声,放下茶杯,偏冷道:“如果我不喜欢,就算是放下整个家族企业,我都不会要她。明天我不会出席”

“那你喜欢今天来的那个女孩?”陆嘉怡歪着脑袋试探性的问道。

顾凌擎顿了一顿,漆黑的眼眸如同浩瀚如大海,让人看不清他所想。“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她太柔弱了一些,你知道外婆的择媳标准。怕表哥选择的这条路会难走。”陆嘉怡担忧的说道。

“你想多了,只要我喜欢,不管前面有多少的障碍,我都会事先清除。”顾凌擎自信的说道,整个人都焕发着光彩。

他现在的成绩是靠自己一步步拼出来的,而不是靠副统的老爹和富可敌国的背景。

陆嘉怡对自己这个表哥一项很崇拜,露出笑容,“如果你不是我表哥,我可能会比筱灵还疯狂的。”

顾凌擎眼眸沉了沉,“不喜欢,就是不会喜欢,我宁缺毋滥,不会勉强自己。”

“呵,表哥以后肯定会宠自己的妻子。”陆嘉怡感叹道。

顾凌擎的脑中闪过白雅的模样,眼神深了一些,“帮我准备一套女士服装,棉柔质感的平底皮鞋。明天上岸之前送来。还有……给我拿条被子来,我今天睡客厅。”

“啊?你被她赶出房间了啊。”这点,真让人始料未及。

陆嘉怡调侃道:“表哥的魅力应该无人能及的。”

“去做你的事,话那么多干嘛。”顾凌擎烦躁的拧起眉头。

“哦。”陆嘉怡睨了一眼顾凌擎,笑着站了起来,走出了客厅。

顾凌擎躺在了沙发上,脑子里想的是刚才在浴室的一幕。

那一幕又和三年前的一幕完全重合。

如果那个时候,他就告诉她,会怎么样?

他只是不想破坏她的幸福,但是现在看来,她并不幸福。

上一章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脑子有些混沌中,“不,不是的,我们只是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她不是他的战士,也不是军人,可是,他身上那种凌威的感觉让她不禁胆寒。

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他的怀中。

那双布满寒霜的眼瞳犀利的紧锁白雅,不说话,她就能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

“怎么了?”她问道,眼眸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当然信他。

拒绝。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脑子有些混沌中,“不,不是的,我们只是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她不是他的战士,也不是军人,可是,他身上那种凌威的感觉让她不禁胆寒。

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他的怀中。

那双布满寒霜的眼瞳犀利的紧锁白雅,不说话,她就能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

“怎么了?”她问道,眼眸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当然信他。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脑子有些混沌中,“不,不是的,我们只是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她不是他的战士,也不是军人,可是,他身上那种凌威的感觉让她不禁胆寒。

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他的怀中。

那双布满寒霜的眼瞳犀利的紧锁白雅,不说话,她就能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

“怎么了?”她问道,眼眸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当然信他。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脑子有些混沌中,“不,不是的,我们只是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她不是他的战士,也不是军人,可是,他身上那种凌威的感觉让她不禁胆寒。

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他的怀中。

那双布满寒霜的眼瞳犀利的紧锁白雅,不说话,她就能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

“怎么了?”她问道,眼眸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当然信他。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脑子有些混沌中,“不,不是的,我们只是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她不是他的战士,也不是军人,可是,他身上那种凌威的感觉让她不禁胆寒。

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他的怀中。

那双布满寒霜的眼瞳犀利的紧锁白雅,不说话,她就能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

“怎么了?”她问道,眼眸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当然信他。





















































































































































































不要总是问男人,“你还爱不爱我?”

 

其实你是能感觉出来的不是吗,当他不爱你了,他的话变少了,人变忙了,心也变硬了。

 

01

爱你的时候,他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以为他是个话痨,因为他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你讲。看到好玩的段子,他迫不及待地马上讲给你听,在公司遇到了什么新鲜事,也第一个告诉你,哪怕是看到一朵奇形怪状的云,都会拍下来兴高采烈地给你看。

 

有时候你嫌他烦,嫌他太罗嗦不愿意回他信息,结果他又开始电话轰炸你,搞得你哭笑不得。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他却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跟你的聊天,也慢慢变成你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不再没事跟你找话题聊了,现在找话题的人是你,他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回一句“嗯”给你,终于你也发现了,他不再爱你了。

 


一位岛国的新手妈妈

记录了自己从怀孕到生娃带娃的全过程

这才是妈妈们真实的生活

不知道怎么的,冷继尘很是不舒服,好像自己很重要的东西被欺负了被夺走似的!

 他安慰自己,那个人好歹是他的太太!嫁给他三年!所以他会抱不平!

 宋博笑容一凝,随后状似惋惜地说:“不瞒你说,依然她虽然是我的女儿,不过她脾气倔,自从她母亲离开宋家后就没叫过我一声父亲,这种女儿不要也罢!”

 冷继尘面色一凝,握着筷子的指节泛白。

 “父亲!”宋陶陶见了,赶紧出声,却被宋博按住手。

 “继尘啊,不瞒你说,依然的去世我也很伤心,毕竟是我女儿。不过人都已经不在了,伤心有什么用呢!不如踏踏实实过日子。”宋博将宋陶陶往他的方向推去,说:“继尘啊,我和陶陶她妈妈都很看好你,陶陶也喜欢你,你如果对陶陶有意思,我们也赞同你们在一起,早点把婚事给办……”

 “了”字还没出来,冷继尘便站起身,打断:“宋家主想多了,我只是把陶陶当妹妹对待。当年她把我从鬼门关救回来,我对她很感谢,没有半分儿女私情。如果陶陶有什么困难,我自然会帮忙。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说完,直接走人。

 被当场拒绝,宋陶陶脸色难看,通红着双眼跟上去,挡在冷继尘面前。

 “继尘哥哥,你当面拒绝父亲是不是因为喜欢上依然姐,还放不下依然姐?”

 喜欢宋依然?怎么可能!她可是伤害了逸尘的凶手!

 冷继尘嘴角扯出一抹讥嘲弧度。

 宋陶陶见他不语,眼泪夺眶而出,顾不上大小姐颜面,不甘心的说:“继尘哥哥,你别忘了依然姐可是杀害了逸尘的凶手……”

 “闭嘴!”冷继尘面色微冷的打断她,“我下次再来看你!”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听到别人说宋依然的不是,宋依然是他太太,能说她的人只有他!

上一章



不知道怎么的,冷继尘很是不舒服,好像自己很重要的东西被欺负了被夺走似的!

 他安慰自己,那个人好歹是他的太太!嫁给他三年!所以他会抱不平!

 宋博笑容一凝,随后状似惋惜地说:“不瞒你说,依然她虽然是我的女儿,不过她脾气倔,自从她母亲离开宋家后就没叫过我一声父亲,这种女儿不要也罢!”

 冷继尘面色一凝,握着筷子的指节泛白。

 “父亲!”宋陶陶见了,赶紧出声,却被宋博按住手。

 “继尘啊,不瞒你说,依然的去世我也很伤心,毕竟是我女儿。不过人都已经不在了,伤心有什么用呢!不如踏踏实实过日子。”宋博将宋陶陶往他的方向推去,说:“继尘啊,我和陶陶她妈妈都很看好你,陶陶也喜欢你,你如果对陶陶有意思,我们也赞同你们在一起,早点把婚事给办……”

 “了”字还没出来,冷继尘便站起身,打断:“宋家主想多了,我只是把陶陶当妹妹对待。当年她把我从鬼门关救回来,我对她很感谢,没有半分儿女私情。如果陶陶有什么困难,我自然会帮忙。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说完,直接走人。

 被当场拒绝,宋陶陶脸色难看,通红着双眼跟上去,挡在冷继尘面前。

 “继尘哥哥,你当面拒绝父亲是不是因为喜欢上依然姐,还放不下依然姐?”

 喜欢宋依然?怎么可能!她可是伤害了逸尘的凶手!

 冷继尘嘴角扯出一抹讥嘲弧度。

 宋陶陶见他不语,眼泪夺眶而出,顾不上大小姐颜面,不甘心的说:“继尘哥哥,你别忘了依然姐可是杀害了逸尘的凶手……”

 “闭嘴!”冷继尘面色微冷的打断她,“我下次再来看你!”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听到别人说宋依然的不是,宋依然是他太太,能说她的人只有他!

上一章



 冷逸尘的葬礼又重新举行,只是宋依然的却没有。

 冷宅的人议论纷纷。

 有人说:“冷先生一直都很很讨厌少奶奶,而且冷少奶奶还杀了二少爷,这种人死了正好,冷先生怎么可能给她办葬礼呢!”

 也有人说:“冷先生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把少奶奶的尸体解救出来,又把自己关在房里两天两夜,只是因为放不下少奶奶,不办葬礼也只是接受不了少奶奶离去的事实!”

 说法不一。

 只是从那天,冷继尘从房里出来后,彻底变了个样子。

 情绪比以前暴躁了,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了,似乎宋依然的离去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

 车停在冷宅楼下,一抹高大的身影从车内走下来,进入别墅内。

 冷继尘脱下外套递给女佣,扫视了一眼宽大的客厅,冷声问:“少奶奶睡了?”

 “冷,冷先生,少奶奶她前天就已经去世了。”那女佣瑟瑟发抖的说。

 冷继尘眸色一暗。

 宋依然嫁给他两年多,快三年,每天晚上都会在楼下等着他下班,接过他脱下的外套。

 “少爷,晚餐好了,可以吃饭了。”那女佣又过来说。

 冷继尘嗯一声回神,坐在餐桌上,看见给他盛饭的女佣,顿时面色一沉,筷子拍在桌上。

 “少奶奶人呢?让她过来盛饭!”

 结婚快三年,每次他下班回来吃饭时都是宋依然亲自给她盛饭。

 “冷先生,您忘了吗?我刚刚和您说了,少奶奶她已经去世了!”

 冷继尘眼眸一眯,空气中顿时散发着寒气。

 难道三年的时间,就对一个人上瘾习惯了?

 他勾唇冷笑,绝对不承认这个事实。

 不过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她还伤害了他弟弟,他又怎么会对那种女人上瘾喜欢!

 “下去!”他冷冷吩咐,然后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吃饭。

 第一口便有些难以下咽。

 以前每次,宋依然都会打电话提前问他回不回来吃饭,然后下厨做一大桌饭菜,都是他喜欢吃的等他回来。

 冷继尘用力捏紧了筷子,更加粗鲁用力地往嘴里扒饭,却被狠狠呛了一口,他习惯性伸手要去接水,才发现给他递水的人已经不在眼前。

 吃完饭,冷继尘便上楼去洗澡了,在路过楼梯拐角那间房间,他步子一顿,下意识朝空荡荡的屋内看去。

 以前他吃完饭上楼休息时,总会看见宋依然躺在床上,翘着腿,拿着笔记本在写着什么,念念有词。

 “少爷,您是想少奶奶了吗?”管家突然出声问。

 冷继尘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少爷可以否认,但少爷如果真的放下了,为何不办少奶奶的葬礼呢?”管家追问。

 “宋依然害死了我弟弟,难道我就要放任她自由?就算她死了,也磨灭不了她是杀人凶手的事实!”

 冷继尘很用力地说,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对管家说。

 管家也只是笑笑不说话,将手里的文件递上去,说:“这是少奶奶生前留下的,说是让我交给您签字。”

 看见“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冷继尘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燥气,当看见最底下的宋依然三个字签名,他胸口像是被堵了棉花,燥气散不出去。

 “想离婚?宋依然你休想!你生是冷家的人,死也是冷家的鬼!”

 下楼梯的管家听见身后的动静,摇了摇头。

 这三年少奶奶嫁入冷家尽心尽力,对少爷的好,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而少爷眼下的状态,分明是已经对少奶奶上心了。


那场大火彻底带走了宋依然和冷逸尘。

 冷逸尘的葬礼又重新举行,只是宋依然的却没有。

 冷宅的人议论纷纷。

 有人说:“冷先生一直都很很讨厌少奶奶,而且冷少奶奶还杀了二少爷,这种人死了正好,冷先生怎么可能给她办葬礼呢!”

 也有人说:“冷先生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把少奶奶的尸体解救出来,又把自己关在房里两天两夜,只是因为放不下少奶奶,不办葬礼也只是接受不了少奶奶离去的事实!”

 说法不一。

 只是从那天,冷继尘从房里出来后,彻底变了个样子。

 情绪比以前暴躁了,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了,似乎宋依然的离去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

 车停在冷宅楼下,一抹高大的身影从车内走下来,进入别墅内。

 冷继尘脱下外套递给女佣,扫视了一眼宽大的客厅,冷声问:“少奶奶睡了?”

 “冷,冷先生,少奶奶她前天就已经去世了。”那女佣瑟瑟发抖的说。

 冷继尘眸色一暗。

 宋依然嫁给他两年多,快三年,每天晚上都会在楼下等着他下班,接过他脱下的外套。

 “少爷,晚餐好了,可以吃饭了。”那女佣又过来说。

 冷继尘嗯一声回神,坐在餐桌上,看见给他盛饭的女佣,顿时面色一沉,筷子拍在桌上。

 “少奶奶人呢?让她过来盛饭!”

 结婚快三年,每次他下班回来吃饭时都是宋依然亲自给她盛饭。

 “冷先生,您忘了吗?我刚刚和您说了,少奶奶她已经去世了!”

 冷继尘眼眸一眯,空气中顿时散发着寒气。

 难道三年的时间,就对一个人上瘾习惯了?

 他勾唇冷笑,绝对不承认这个事实。

 不过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她还伤害了他弟弟,他又怎么会对那种女人上瘾喜欢!

 “下去!”他冷冷吩咐,然后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吃饭。

 第一口便有些难以下咽。

 以前每次,宋依然都会打电话提前问他回不回来吃饭,然后下厨做一大桌饭菜,都是他喜欢吃的等他回来。

 冷继尘用力捏紧了筷子,更加粗鲁用力地往嘴里扒饭,却被狠狠呛了一口,他习惯性伸手要去接水,才发现给他递水的人已经不在眼前。

 吃完饭,冷继尘便上楼去洗澡了,在路过楼梯拐角那间房间,他步子一顿,下意识朝空荡荡的屋内看去。

 以前他吃完饭上楼休息时,总会看见宋依然躺在床上,翘着腿,拿着笔记本在写着什么,念念有词。

 “少爷,您是想少奶奶了吗?”管家突然出声问。

 冷继尘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少爷可以否认,但少爷如果真的放下了,为何不办少奶奶的葬礼呢?”管家追问。

 “宋依然害死了我弟弟,难道我就要放任她自由?就算她死了,也磨灭不了她是杀人凶手的事实!”

 冷继尘很用力地说,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对管家说。

 管家也只是笑笑不说话,将手里的文件递上去,说:“这是少奶奶生前留下的,说是让我交给您签字。”

 看见“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冷继尘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燥气,当看见最底下的宋依然三个字签名,他胸口像是被堵了棉花,燥气散不出去。

 “想离婚?宋依然你休想!你生是冷家的人,死也是冷家的鬼!”

 下楼梯的管家听见身后的动静,摇了摇头。

 这三年少奶奶嫁入冷家尽心尽力,对少爷的好,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而少爷眼下的状态,分明是已经对少奶奶上心了。
























































































































































































































不要总是问男人,“你还爱不爱我?”

 

其实你是能感觉出来的不是吗,当他不爱你了,他的话变少了,人变忙了,心也变硬了。

 

01

爱你的时候,他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以为他是个话痨,因为他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你讲。看到好玩的段子,他迫不及待地马上讲给你听,在公司遇到了什么新鲜事,也第一个告诉你,哪怕是看到一朵奇形怪状的云,都会拍下来兴高采烈地给你看。

 

有时候你嫌他烦,嫌他太罗嗦不愿意回他信息,结果他又开始电话轰炸你,搞得你哭笑不得。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他却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跟你的聊天,也慢慢变成你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不再没事跟你找话题聊了,现在找话题的人是你,他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回一句“嗯”给你,终于你也发现了,他不再爱你了。

 


怀孕了没什么时间料理头发

索性剪了短发

?


幻想中,自己会变成美美哒时尚精

石原里美的程度吧

?


现实呢?短发+我的脸=搞笑艺人

?


幻想中,自己即使做了孕妇

也会像网上的小姐姐一样

运动,克制,只长肚子不长肉

?


但现实是,去产检的时候医生对你说

“最近孕妇都很苗条呢,

你除外?”

什么怀孕会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会更美?

那我一定是怀了一个假孕

?


本来终于以为不长妊娠纹这事可以拿来炫耀了

语气我都想好了

“我都没怎么保养

就是不长,可能是个人体质吧”

内心窃喜ing

?


结果,小心翼翼熬过八个月

第九个月

?


网上经常看到男人表白孕期的老婆

说什么周身发光,有另一种美

我以为他眼中的我一直长这样

?


这让我能不断在各种挫折中安慰自己

我在你眼中是最美就好

直到……怀孕前一直说要给我拍写真的老公

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我才明白我在他眼中就是真实的我

?


听说孕妇吃东西是一个人吃两个人吸收

多吃点不要紧,孩子营养好

好,我就把以前不敢放肆吃的都拿出来吃一遍

?


可是现实就是生完孩子

依旧胖若两人

上公交车还被让位了

?


好不容易熬到孩子要生了

生之前我问各种小伙伴

“生孩子疼吗?”

她们说:“没什么感觉就生完了”

?


结果我生的时候

“就像从鼻孔里弄出个西瓜…

疼得我鬼哭狼嚎的…”

?


大家都说孩子是小天使

那我家孩子为什么好像变异的小怪兽

晚上不睡觉,白天醒得早

睡之前还给我翻了个白眼

?


以为生完孩子

能变成胸大腰细女人味十足的女神

结果生完孩子胸下垂了

还像个大叔

?


我以为做了妈妈

我的全部精力会放在孩子身上

每天爱他24个小时都不嫌多

但现实是

?

我想玩手机


孩子哭的时候我一样会着急

会烦躁焦虑


虽然会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宝宝


但我也并不会变身女超人

都是第一次当妈妈

也会累也想休息一下

每个妈妈原来都是小仙女的

她是为了爱才下凡的

所以你要保护好她的仙女心


希望每一个男人,尊重自己的妻子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成为母亲她经历了什么

就像瑞恩·雷诺兹说得,她已经很辛苦了

请别让她独自面对这一切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传奇故事~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