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少林寺小龙武院资讯:龙子虎父陈同山:活在当下 常新恒远

河南小龙武院 2018-10-04 12:50:35





少林寺小龙武院宣传片


龙子虎父陈同山

活在当下  常新恒远


核心提示

  圈外人谈登封论武术,绝大多数是先知道释小龙,然后才知道陈同山先生。圈内人谈论,则大多数先知道陈同山,后知道释小龙。陈同山先生是动作明星释小龙的父亲,是很多人津津乐道的培养出“龙子”的“虎父”,更是中国武术段、少林武术名家、郑州市武术家协会特邀副主席,青年时便名列“少林寺十八金刚”。

 如今,陈同山先生创办的少林寺小龙武院历经30多年发展,已成为拥有在校生8000多人的知名武术、艺术教育集团,持续培养出“全国道德模范” “全国劳动模范”,十八大、十九大代表,河南省总工会副主席黄久生,南粤著名教育工作者、湛江少林学校董事长黄治武,“全国180万警察总教头”、河南警察学院总教官丁峰,全国武术锦标赛全能冠军、中国武英级健将运动员、“广东省十佳特警”、优秀共产党员王马万,武英级健将运动员、中国十大武星之一、世界散打冠军、国家一级裁判员王世英,多届全国武术比赛套路冠军、“国际教练培训基地”少林拳的推广教练、“少林武术形象代言人”“少林新拳王”黄俊,全国武术套路冠军、武林精英、《风中少林》武术编导、郑州歌舞剧院武术指导乔红亮等诸多优秀人物以及释小龙、释小虎、蒋璐霞等众多影视明星。

“活在当下”“思者常新”是陈同山时常提起的理念。酷爱吹奏萨克斯,擅长榜书,颇有文艺气质的他,为何能从39年前默默无闻的青年拳师变成今天名满天下的“龙子虎父”?是什么,能让他利用最初的一片荒废地、几间小瓦房不断培养出上述一系列优秀人物和明星?


 

走近陈同山:偷闲挥毫弄管弦

 

颇有造诣,对书法也很精通,很多主流网站上陈先生吹奏萨编团队专访了陈同山先生。

拜访之前,便略闻陈同山先生对萨克斯管克斯的视频,随便一个点击量都是数万甚至超10万。刚一踏进陈同山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右边长几上摆放的一架金光闪闪的萨克斯管,便证了圈内传闻。作为少林寺小龙教育集团董事长,陈同山每天需要研判和规划的事项接连不断,但他依然喜欢不时“偷得浮生半日闲”,吹吹萨克斯,弄弄笔墨。

陈同山的文艺细胞不是功成名就后突然爆发的,“我从小就喜欢音乐艺术,但那时家里穷,又没老师教,一直没能系统学习。”他说,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童年的他就想方设法踅摸一些唢呐、笛子,自得其乐摸索着吹。系统学习和深入地沉浸,在当时实在是遥不可及的美梦。

直到2011年的一天,陈同山早已名扬天下,小龙教育集团也驰名全国,此时的他似乎早已将少年的梦想淡忘深埋。那天,他正忙着到郑州办事,走到该市建设路工人文化宫附近时,他无意中忽然看到一条萨克斯管培训教育的宣传横幅,一瞬间,他脑中突然电光石火般激灵了一下,随即,无数或七彩或黑白的记忆碎片焰火喷泉般无法遏制地喷涌起来。他蓦然发现,儿时的音乐梦,并未随时光的流逝而风干石化,反而是厚积薄发,沉酣猛醒般地适时迸发出来了。

40多年来的幕幕怀想与憧憬,他已来不及细数,忙上前咨询。这位开班培训的姜文老师是位颇有名气的作曲家,陈同山当即决定学定了。

此后,陈同山坚持每期按时到郑州学萨克斯,那种重拾幼时梦想,夙愿一旦实现的振奋和快乐,很难用言语说清。“开始吹得叽叽啦啦的,总跑调,可我上课来回路上都生怕萨克斯会跑掉似得,不停地吹,把我的司机折磨得龇牙咧嘴。”练得太投入,他竟一度把嘴都练肿了,刷牙都噙不住水。

就这样忙里偷闲,见缝插针地持续练着,如今,他已成为圈内外小有名气的萨克斯手,声情并茂演奏一二十首乐曲没有问题。他自己乐在其中,发在网上的演奏视频还吸引了众多粉丝和同好的留言。“只要是点评,都是对我的关注和指点,这也是一种享受。”

“琴棋书画”似乎总是难以分家,陈同山先生在酷爱萨克斯的同时,还异常沉醉于榜书(字体直径20-30公分以上的毛笔书法,又称“擘窠大字”),他还是河南榜书艺术研究会会长。

陈同山说,他之所以喜欢书法进而痴迷进去,就是因为习字将他过去的暴脾气神奇地练下去了。

以前他总是在屋里坐不住,总想外出活动。但练了书法后,他往往一整天都不想出去,只想呆在屋里如坐白云地写字。他每写一个字都能看得出神,写到妙处,不光是心里的杂念和眼前景物都如雪融冰销,就连空间和时间都似乎霎时消失了。

“虽然我写得不好,但我能静下心来写,好坏没关系,关键是能写出个精神和味道。”他说写字和练武一样,贵在有创意,能云卷云舒般率性自然地挥洒。

2014年,中国榜书艺术研究会特地推选他为河南榜书研究会会长。

驰名华人圈的台湾漫画家蔡志忠在登封见到陈同山的榜书后,十分喜爱,特地抽出近一天一夜时间,在陈同山手书的“禅拳合一”横幅上,颇有情趣地画上了达摩祖师、少林武僧、佛陀菩萨等画像,特地赠给陈同山。该作品书、画相映成辉,巧趣天成。

 

“虎父”陈同山:教子成龙心眷眷

          “虎父龙子”,是武术界、影视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对陈同山和释小龙这对父子公认的赞誉。在陈同山接掌少林寺武术学校的1988年,儿子释小龙(原名陈小龙)降临人世。
       陈同山自幼痴迷武术,崇拜李小龙、成龙,喜得麟儿后,他几经沉吟,为孩子取名“小龙”,一是孩子属龙,二是寄托了他望子成龙的厚望。
       起初,忙于武术事业的陈同山并没有把太多精力都投入到儿子身上。可随着小龙逐渐成长,他身上那种特有的灵秀之气越发闪耀出来。陈同山最初是不经意,后来反复发现,每当自己练功时,一旁玩耍的小龙都会不由自主停下来出神地看,两眼熠熠放光,不时还有板有眼地伸拳踢腿“嘿嘿哈哈”。陈同山从此便开始悉心培养小龙,孩子两岁多开始,陈同山每天清晨便带着他跑步到少林寺练功,早早勤学苦练,并多熏染一些千年祖庭的灵气。
      199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少林寺当家和尚释永信(现任少林寺方丈)见到了释小龙,他法眼独具,立刻被小龙满身的灵动俊秀劲儿吸引了。永信法师随后主动收小龙为徒,
其法名“释小龙”。
       1992年,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少林武术节在登封和郑州举行,年仅3岁多的释小龙以年龄最小选手的形象亮相盛会,一举获得了通背拳、罗汉棍两项优胜奖,爆出该届武术节的最大冷门。

       1993年,刚满4岁的释小龙随释永信法师率领的“中国少林寺佛学文化访问团”应邀赴台湾访问,成了访问团焦点中的焦点,机警聪慧的最萌小沙弥形象迅速占据了台湾各大媒体的显著版面。被誉为“来自大陆的和平使者”“神奇的少林龙子”的同时,小龙还受到了蒋纬国、郝柏村等台湾政要的亲切接见。
       与当时的台湾影视业龙头老大——长虹影视公司签约后,释小龙首部电影《笑林小子》便一举刷新了台湾票房纪录。在陈同山的运作下,小龙随后相继主演了《新乌龙院》《中国龙》《无敌反斗星》《赌圣2》《十兄弟》等10余部动作电影,其侠义诙谐、萌化人心的形象让无数影迷为之痴狂。
       2003年,陈同山在小龙的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作出一个惊人决定——送他去国外读书,这让很多影迷和同行颇为不解。

  “其实一是想让他静下心来好好读几年书,二是让他从小多学习和接触些国外文化,与国际接接轨。中国文化如果仅仅在国内宣扬,不去更多地走出国门,那么世界对武术的认识永远都只是一知半解。”

   回顾起对儿子近30年来的培养和规划,陈同山说,如果孩子在人生的初始阶段,影视、武术表演方面的能力很突出,而你却有意忽视这一点,偏让他把全部时间都用于文化课学习,那就等于是湮没了他的天赋,这一阶段耽误的文化课,随后其实是有时间和机会再学习的。

   “人一生会遇到不止一次的好机遇,能抓住一次就很好,如果每次机遇都把握得过于滴水不漏,那也会限制和妨碍人的发展。”陈同山说。

   而今,“功夫小皇帝”已步入成年期,今后的星路怎么走,陈同山说他也在期待:一是依然应该多出大片,二是还要不断推出优秀的作品,以回报从小到大都在支持他、关爱他、对他报以厚望的广大影迷。

  陈同山曾不断地叮嘱小龙,有几个(几类)人是永远都不能忘记的:一是支持他的影迷,二是南方的师父释宏满,三是师父释永信方丈,还有小龙在美国的干妈以及媒体界朋友。

   “小龙其实很有福气,也一直算很顺利的。”

 


名师陈同山:妙手栽培群星灿

多年来,陈同山不仅培养出了“龙子”释小龙,更接连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武术人才和影视明星。在他的领导下,小龙教育集团为全国各大体院、省体工队、公安武警部队、影视拍摄基地等用人单位输送优秀武术人才2000多人次,累计培训外籍学员1000多人次,获得世界级冠军、国家级冠军、国家武英级健将称号的85人,共获各种奖牌3000多枚,其中国家以上级金牌620枚、省市级金、银牌2500多枚。

陈同山先生的得意门生黄久生,是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代表,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模,河南省总工会副主席。

南粤著名教育工作者和名拳师、湛江少林学校董事长黄治武,从1987年便跟随陈同山、陈同川兄弟刻苦学武,他创办的学校如今已荣膺“全国十大武术名校”、国内首家“中国空手道示范学校”、“武汉体育学院武术训练基地”“全国青少年体育工作先进集体”等20多项国家(省)级荣誉称号。

被称为“全国180万警察总教头”的警界明星丁峰,1970年代便师从陈同山、陈同川兄弟习武。他是全国散打冠军,曾任河南电视台《武林风》节目主裁判,现为河南警察学院总教官……

陈同山不仅善于培养武术界和警界的冠军和明星,更重视和擅长培养影视圈的明星和人才。

自幼便在小龙武院习武的释小虎已成为继小龙之后培育出的又一明星,曾获2006年全球功夫之星大赛“最佳人气奖”。其代表作有《七种武器之孔雀翎》《安娜与武林》《大内低手》《河东狮吼2》等。

13岁便进入小龙武院习武的蒋璐霞,在陈同山的长期培养下,已成长为全国少林拳武术冠军、中国武英级运动健将、国家一级武术套路裁判员、中国新生代功夫女星。  

此外康佳琪、孟彦森、仇奎等众多影视明星和知名艺人的成功,均是陈同山擅长造星育才的又一明证。

 

“金刚”陈同山:世代习武大金店

自己功成名就,并接连培养出明星的陈同山走到今天并非凭借幸运,在公众视野中大多时候都隐身幕后的他,自身也有着颇为传奇的过往。

陈家是登封市大金店乡书堂沟村的武术世家,到陈同山这代已是四代习武。大金店和书堂沟村在上个世纪便是全国武术之乡和全国武术之村。

陈同山的祖父陈天宝民国时代便是闻名遐迩的拳师;陈父陈成文、叔父陈五经自幼便跟随一代武术宗师“少林武术宗师”“现当代少林武术俗家弟子代表人物”李根习武,陈同山的师父和世交长辈郝路(郝释斋)也一同拜到李根生门下。

陈成文先生1996年获全国武术比赛一等奖,名列“登封十大老拳师”。陈五经先生则是“十佳老拳师”“登封十大老拳师”。

而郝释斋先生先后拜李根生大师、少林高僧素喜禅师、行章法师、永祥法师为师,又精通医道,并皈依于少林寺29代方丈行正门下,被誉为“少林活拳谱”。

在这种武风浓郁的家学背景和师徒谱系中,陈同山15岁时便熟练掌握少林传统套路和各种器械20余种,尤其精通黑虎拳、达摩杖、少林长兵器等。

1979年,14岁的陈同山首次参加登封县武术运动会便荣获少林单刀第一名。1980年,他入选登封县体委表演队到全国各地进行少林武术表演。1981年夏,陈同山被上级主管部门任命为东金店乡一知名武术班武术教练,当时,他年仅16岁。

1982年初,随着改革大潮的持续澎湃和民间武术教育气候的逐渐回暖,陈同山敏锐地意识到自主创业的重要性和百年难遇的好时机的来临,便果断在自己家里开馆授徒,消息一传出,他曾经教过的学生都纷至杳来,不到半年时间就有了20多名学生。

1983年,陈同山的家庭武馆升格为大金店乡少林武术馆,总人数达到260人。


   

当家陈同山:超前布局谋发展

时光荏苒,数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陈同山从最初的一块荒废地、一片小竹林开始创业,而今已和兄弟及同仁开创了占地面积180余亩,建筑面积15万多平方米,各种科技化、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的少林寺小龙教育集团。

该集团是全国最早的少林武术专科学校,目前集文武教学、影视人才培训、少林功夫表演、国际武术文化交流于一体,并具有招收外籍学员资格,被登封市委和登封市政府首批批准成立的三大教育集团。

 “今年报名的学生比前5年的都要多。”陈同山介绍,2012年以来,该集团的招生和很多武校一样,受大环境影响呈缓慢下降趋势,今年则一举扭转,呈逐渐上升趋势,仅夏季招生目前便已突破2000人,目前该集团的在校学生已超过8000人。

陈同山分析说,现在学武的孩子出路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孩子都更加爱好武术,对武术充满信心。

“学武前途除了以往的参军参警、当教练做保镖,目前更包括进入各大体院深造,进入影视圈从事演艺事业等,国家也更加提倡武术进校园、进社区、进乡镇、进企业、进机关、进军营。”

    作为集团的创始人和当家人,陈同山的谋篇布局早就不局限于单一的武术教育和培训。

“从前年开始到今年,我们就广泛考察、周密筹备并建成了一个艺术学校,今年已开始招生了。”这学校就是小龙国际艺术学校。

这是陈同山多年的心愿。“从小我就很喜欢音乐、美术、戏剧,一直很想开办一个艺术类学校。”

就像35年前敏锐地意识到民办武术学校的全盛时代即将来临,而今,陈同山同样洞烛先机地意识到,“武术表演融合艺术演绎”的创新正成为又一充满希望的“新航线”。

“现在电视台数以百千计,各类综艺选秀节目备受热捧,青年人大多喜爱时尚综艺、炫酷音乐等具有鲜明时代气息的全新艺术形式,这些东西就完全可以成为我们学校的金牌课程。”

在陈同山看来,民办武术教育经过近40年的不断发展,时至今日如果还是只让孩子们一味苦练套路散打,那就会与当下的市场需求和学员诉求产生不小的缝隙和距离。而武术与艺术两者其实有很大交集,“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全面而科学地重设和编排这些课程,‘武术+艺术’,让孩子们拥有更具时代气息、更丰富多元的选择。”

小龙武院首创的“功夫街舞”,就是将少林功夫与时尚新潮的街舞在一个相当完美的平衡点上充分融合和升华,这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学员和观众的青睐和热爱。

在陈同山的规划里,小龙国际艺术学校将逐步而快速地发展成一个融教育、培训、考试、比赛、艺术、武术、展演等多种功能和范畴为一体的综合性机构。

目前,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河南联盟艺术教育研究中心、河南国标舞艺术教育产业孵化基地及艺考基地、河南省艺术考试指定考点纷纷在小龙国际艺术学校挂牌落户,该校正倾力打造河南艺考之都。

该校长、登封市舞蹈家协会主席刘怀敏介绍,在陈同山、陈同川等人的规划和努力下,学校专业课教师团队大咖云集,汇集了众多中国CBDF职业组拉丁舞冠军,中央电视台舞蹈世界中国拉丁舞之星,CBDF中国国标舞总会国际评审、教官、考官,全国锦标赛职业新星拉丁舞冠军、美国职业新星冠军IDTA国际舞蹈教师协会教师(院士)、国家一级教师等众多专家和名师。

文化课教师团队同样强悍霸气,骨干师资包括众多高级中学教师、专业技术岗位一级教师、市级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优质示范课教师等。

 


思者陈同山:求新求变恒者远

思者常新,恒者行远。

40年来,小龙教育集团在陈同山及其团队的不断拼搏和创新下,持续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不停创造着武术教育和影视艺术领域的骄人成绩。尽管如此,陈同山依然没有固步自封,他说:“小龙集团能有今天,我们登封市委市政府和各界朋友都给予了很多支持,我们还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也正在逐渐完善和拓展。”

陈同山眼下着力推进的集团发展重头戏中,有四个方面尤为引人注目。

一是该集团目前正积极投建并已初具规模的小龙大酒店。该中心建设目的,主要是为武术界、艺术界日益增多的会议、培训、展演、考试等提供一个设施先进便捷、环境优雅舒适、功能多元健全的场馆和基地。中心仅500人多功能阶梯会议厅就有两个,另有中小型会议室5个,住宿接待中心目前已建成房间200多个,宴会厅上下两层可同时接待1000人就餐,约40名厨师可同时烹饪粤菜、湘菜、豫菜等多个菜系的经典菜品。陈同山说,下一步他们还要在此基础上建成多个大型室内武术(体育)场馆,为政府的武术、体育事业分负担,为各界朋友提供一个优秀的交流展示平台。

二是目前已初具规模的小龙武院康复医疗中心。陈同山在数十年的武术教育中深切感受到,习武师生运动强度大,负伤是常有的事,他们专门投建这个中心,除了具备普通校医院的医疗救治功能,还特地展开了按摩理疗、武医挖掘、针灸刮痧、传统养生等多领域的探索和配套建设。“这样能让孩子们掌握更丰富的知识和技能,也为他们将来的出路创造了更多的优势。”

三是别具特色的“小龙功夫禅茶”。陈同山介绍,该项目将我国悠久的茶礼仪、茶文化与少林禅武文化结合到一块,一来利于武术界朋友修生养性,转化自己过于刚烈的一面,二来也能从禅茶交融中进一步传承发扬少林文化遗产。“我们现在在福建有一个面积达数百亩的茶山,像高山茶、红茶、铁观音、福鼎白茶等福建这些优良的茶叶品种都进行了精心培育。”

四是科学布局、不断壮大中的小龙影院体系位于登封市大禹路的奥斯卡小龙国际影城是该市第一家,很长时间内也是唯一的一家现代化大型影院。与此同时,陈同山在郑州市繁华地段开设了奥斯卡亚星小龙影城。

登封小龙影城拥有4个放映厅,可同时容纳700多人观影。郑州亚星小龙影城则有6个厅,1100余座位。

目前,陈同山又做出魄力之举,正在郑州市东风路与园田路交叉口附近筹备一个该市最大的电影超市,计划建成1112个厅,投资近1个亿,目前该工程已进入实际实施阶段。同时,陈同山还在登封筹划了拥有7个放映厅的嵩山广场影院建设项目。

“思者常新,恒者行远”,陈同山说,过去的宝贵遗产不能遗忘,对现在的新生事物更不能轻率否定,必须要坚持不断的创造和创新,与时俱进推动少林禅武文化不断向前发展,这是他看重的东西。

 


行者陈同山:活在当下天行健

专访陈同山时,他手头正摆着两本版本珍贵、注解各异的《道德经》。而时刻关注于当下,始终不忘拼搏,将人生价值牢牢定位于现实现世的他,除了道家、儒家,对佛学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

他认为,传承少林禅武,佛教佛学肯定是绕不过去的。但是,“宗教异常兴盛的时候,社会是会倒退的;而科技过于发达的时候,人也会变懒的。”他说,如果过于提倡无欲无求、与世无争,那也就容易失去进取心和发展意识,进而陷入停滞;而换个角度来看,人如果过于迷信和依赖科技,衣食住行都不用动也不想动了,那就会越来越懒,越来越萎靡,进而丧失坚韧和进取的精神。

佛家《金刚经》有句名言:“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陈同山则对其稍作改动——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攀,人不能过于迷恋和沉溺于历史过往,也不能杞人忧天般过于担心或热望将来,应该活在当下,做好眼前的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该奔波还是要奔波。

              

                                          文稿来自网络

发布:少林寺小龙武院宣传科

编辑:河南小龙武院

全国招生热线:

0371-60164077,

18103838855(同微信号)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