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川观专访:这个成都女孩,站上了好莱坞红地毯!

微言耸听 2018-11-08 14:14:37

黄微




《川报观察》特约作者


     资深媒体人、高级编辑、专栏作家







洛杉矶时间2017年1月7日,好莱坞国际电影节获奖得主成都女孩王切尔踏上了红毯并接受了美国知名记者Dani Jae女士的采访。今天,王切尔远程接受《川报观察》黄微在国内的独家专访。

 


黄微:恭喜你荣获2016好莱坞国际电影节的The Winner of Stop-motion Animation: Dystopia Rooms,这是个什么奖?


王切尔:这是一个由好莱坞举办了四年的以国际多元化文化交流为目的一个电影赛事。我的动画短片“ Dystopia Rooms”(绝望乡的房间)

在定格动画单元获奖。




黄微:我看了这个短片,好抽象啊,表达的是什么?


王切尔:我的作品Dystopia Rooms属于实验定格动画,我采用了粘土动画、玻璃作画(paint-on-glass)等,方式来描述几种生活中最常见的四种精神疾病:不安、抑郁、躁郁、妄想。我希望借用抽象的几根木条粘合在一起构造成的空间形态,以及以不具有辨识度的粘土人物来模仿我们每个人都可能遇到的某几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这次的作品是我探索精神领域的初级任务——用视觉将感觉诠释。关于制作定格动画的整个过程我在Tumblr上有写过一篇po文,如果有兴趣可以去那里瞧瞧。(http://qieerwang.tumblr.com/)

 



黄微:涉及这么复杂的精神世界,你有没有读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呢?


王切尔:读过一些杂书。例如禅学、精神分析学、柏拉图、梦的解析、不安之书等。我个人倾向于读描写知觉与义象的文字,例如自决之书和看不见的城市一类的。这些可以给我很通透的美的感受,但又很难以抓住。像一场零重力赛跑。关于这个题材的创作仅仅读读书还是不够,作品重在有感而发,所以这个片子里面也有许多来自我身边人故事的缩影。

 

黄微:我也看了你的一些插图,一幅都看不懂,是印象派吗?


王切尔:按形式主义的定义来讲应该算是后现代主义抽象派别。按我自己的话来讲,我没有在追求某一种风格而在努力尝试表达一种情绪,并用最恰当的语言来描绘给你看。读不懂是很正常的,为情绪本身复杂又微妙。读画这件事,实际是你看到什么他就是什么,这才是真正解答。所谓读不懂应该都是读者在谦虚。哈哈。或者你可以很生气的骂我画的什么鬼,这也是一种解读!

 



黄微:你是我们成都女孩,在成都哪里?


王切尔:我可是地道成都土特产,二医院生的,书院南街长大,在东门上也混过日子的女娃子。成都到处都是我的脚板印,只可惜成都变得比我快,偶尔回来都找不回当初的老院子了,叹惋。


黄微:你今年有多大了?什么时候去的美国?


王切尔:快26了。我是2014年因为有幸拿到了MICA(马里兰艺术大学)的插画研究生的offer才开始在美国的创作生活的。

  



黄微:我注意到,你接受过国外许多媒体的采访,为什么一直没有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


王切尔: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哈哈。也许是因为我的作品涉及的话题领域还不属于大多公众关注的范围,再加上我的表达方式通常比较抽象,也许会让人觉得不太好理解。

 

黄微:你仅仅于2016年在国外获奖的次数就近50次,说说你这次的获奖感言,好吗?


王切尔:电影节的意义也就是希望自己的观念能被更多的人看到,这点我非常感激我们的行业内为推动这种交流的各种电影节的策展人们。其实我最想感谢父母愿意给我这两年出去放疯的机会。这种安心只有父母能给我,所以我一直很感激。此外就是希望之后的创作里能一如既往的充满当初的赤忱。继续关注人们看似坚强却又万分脆弱的精神领域,并且继续认真专研这个课题。在做这个课题的动画时,我尤其想感谢一下集才华与热情一身的独立音乐人金豆(Lane Shi)的音乐。悄悄告诉你我正在为金豆的乐队DENT制作一部时长九分钟的动画MV,这首歌将在17年5月以乐队专辑主打歌的形式推出,请期待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我也很渴望能有机会和各个行业领域的能人们合作,共同研发一些有趣又能帮助人们的产品。如果你有兴趣看到它的进度,也可以关注我的个人网站www.qieerwang.com。目前我已经进行到了这个课题的下一步研究,有兴趣可以搜索“ Utopia in Dystopia GIFs"。

    


黄微:这次颁奖现场,你在接受好莱坞的名记者Dani Jae女士的采访,她了问你什么问题?


王切尔:她问了我在做什么课题以及为什么,还有接下来还会做些什么项目一类的话题。




黄微:那你接下来会做什么呢?


王切尔:打算接着做我觉得该做的一切。

 

黄微:这个奖是奖励你哪方面的成就?为什么?


王切尔:之前提到过这个比赛是以国际多样化的文化交流为中心。所以应该是对站在不同视角来看待世界,并成功地用不同视觉语言来阐述自己的想法的人们的一种褒奖吧。



  


黄微:谁在你的成长道路上付出最多?


王切尔:一定是父母,没得说。

 

黄微:你什么时候到《纽约时代周刊》做插画师的?


王切尔:2016年11月初是我第一次跟纽约时报合作。我个人很喜欢那个编辑,因为我非常享受与做事和我一样有热情的人一起共事!

 

黄微:插画师具体做什么?


王切尔:插画师是个万金油的行业。也就是说基本上与图案相关的任何工作都可以接。例如杂志报纸、产品包装、服装布料、童书漫画,甚至连汽车公司或是银行的广告都统统包括在内。应该会有我说漏了的可能。因为这个行业能接到的工作无奇不有。

 

黄微:你喜欢你的工作吗?喜欢到什么程度?


王切尔:喜欢得不得了。可以不吃不喝不睡通宵达旦的玩耍并且乐此不疲。但这个热情尤其需要自己去捍卫。所以偶尔也会有无可奈何的时候,挺过去就没事了。

 


黄微:除了工作,平时喜欢做什么?


王切尔:因为我是自由职业者。所以生活和工作基本没有界限。我的爱好就是职业,职业也是爱好。这么说好像也有点过分美好,实际上还是看接到的单子能给我多少自由发挥的空间的。除了本职工作以外我还是个业余刺青师。偶尔给人纹自己设计的图案还是蛮开心的。此外就是吃喝玩乐人来疯,电子后摇techno,喜欢交朋友然后又拉拢一起做有趣的项目。好,这样算不算一个完美循环呢,哈哈。

 

黄微:techno是什么?


王切尔:Techno是上世纪末起源美国底特律本土黑人音乐的一种电子舞曲形式。属于地下音乐,但这几年因为受到许多其他乐种形式的影响,techno开始渐渐受到更多人的接受。虽说偶尔在家里听最纯粹的techno还是会遭到爸妈的白眼,不过我个人还是非常享受这种音乐给人带来的永恒力量感的。我平时也会自己做techno,设备很简陋,偶尔也会做白日梦希望天上掉下一台2000刀的mix机,这样我就能给自己的动画配乐了。

 

黄微:看你的录像,接受采访都是用英文,你平时还说中文吗?


王切尔:当然说!但一般都说川普,教坏了不少身边的朋友。语言这种东西就是个媒介而已。说什么不重要,意思领会到了就好。

 

黄微:有没有忘记成都、忘记四川?


王切尔:你这题是在跟我开微笑吗!我在美国这几年,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穿着人字拖打个蒲扇呼朋唤友到玉林吃个手提串串,完了再喝个夜啤酒,可能再去大象坐一坐,最后去小酒馆听个live。我对成都的生活依旧痴心一片。

  

黄微:有没有其他兄弟姊妹?


王切尔:有一个热爱服装设计弟弟。

 

黄微:你有英文名字吗?


王切尔:没有。我会教会身边所有外国朋友怎么念我的中文名字,所以不需要英文名。熟知我的人都叫我大切或者土刀。

 

 


黄微:听说你很快又有两个大奖要拿,是哪两个?


王切尔:你消息很灵通啊!是柏林国际电影节和丹麦(哥本哈根)国际动画电影节上的奖。今天刚收到另一个维也纳的动画节的入围放映通知,节的名字叫Tricky Woman是举办了16年的针对女动画导演的一个有趣电影节日。另外,中国艺术大师网在帮我安排全国巡展中。今年二月我的作品也会参与到一位纽约策展人Jordin Isip的展览当中。预计今年底也会在纽约有个人展览。详情我会在我的几个主要社交软件上po出来。脸书:Qieer Wang;INSTAGRAM: qieerwang;和微博:大土刀。

 

黄微:有什么话要对成都的年轻的朋友们说吗?


王切尔:每个人都拥有一份最炽热的愤怒。不要浪费,好好使用,为这个脆弱又浮华的现世做一些微不足道又美好事情。








【作者简介】


黄微Jamina

川报观察特约作者。资深媒体人、高级编辑、专栏作家。(微信公众号“微言耸听”)


编辑:黄颖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7亿读者的“今日头条”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