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一个眼神,为何让情窦初开的少女拿起手中的凶器?

法医秦明 2019-09-26 21:11:57

今日午间消息,新疆局部地区,

接连发生2次了3.2级地震;

昨晚,台湾东部海域发生了5.5级地震;

本月16日傍晚,新疆库车地区发生了5.7级地震;

本月10日晚,山东济宁地区发生3.6级地震;

……

#来自小编的吐槽:今年也许真是个不怎么消停的年份吧!#

从今年年初到年中,全球各地关于大小地震、极端天气的报道也是持续不断。

在此,老秦&小站编辑团祝大家都安好特别是总要出门在外的小伙伴们,一定都要平安健康,注意安全

接下来咱们就进入《神经双探》的第六期连载吧!往期连载点击序号【1】【2】【3】【4】【5】快速复习。


一个眼神,为何让情窦初开的少女

拿起手中的凶器?

一个眼神、一个误会、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竟为了这个理由而犯下了罪行……

你正在收看的是马拓《神经双探》的第4期连载


第一章 新娘囚室


上期回顾:经过孙小圣的推理,得知保安是脸盲,得知密室的真相,这些一系列的事件串并一起,凶手究竟是谁呢?

众人一愣,小圣却并不意外。他跟退朝似的朝刘洵一摆手,“行,那案子就交给你们啦,我们三队先撤了。”

三队人班师回朝,在办公室里围着孙小圣叽叽喳喳,都在问他凶手到底是谁。小圣笑而不语,跑到李出阳的柜子里找零食吃,翻了半天找到一袋辣条,边嚼边答非所问:“我看李出阳也别回来了,队里没有他,反而节节攀高啊。这辣条过期了吧?这么难嚼啊,而且怎么不辣?”

“哟,你吃的是他上回网购的狗咬胶吧?”

小圣怒摔,呸了一地,指天诅咒李出阳给他设圈套。

大家汗颜,这才回屋几分钟就原形毕露了。他刚才是不是被哪个大侦探的魂儿上了身,现在又回到本尊状态了?

这会儿小圣派出去的探子王木一回来了,跟小圣说:“刘洵把娄晓月带去做笔录了。”

小圣撇嘴摇头,“这么把娄晓月带过去,她是不会认的。”

“是娄晓月干的?她把岳爽当成情敌了?”

小圣又不言语了。大家知道他的德行,问他他反而不说,等哥几个把这事忘得差不多了,他肯定会犯贱地讲出来找存在感。于是队员们互相瞅瞅,齐刷刷地哼着歌各司其职去了。

孙小圣在电脑桌前看着这帮视自己如无物的家伙,一览众生小,无奈地笑笑,“一个小时之后,刘洵会来找。”

大家都做出一个“who care”的冷淡表情。

离一个小时差六分钟的时候,刘洵来了,花姐也紧随其后。

刘洵说娄晓月不认,她说自己不是凶手,对岳爽也压根儿没有恶意。她的好学妹曲盈欢也拒不指证,无论刘洵怎样敲打,她都是闭目不语,跟要坐化了似的。

小圣整个人紧绷在椅子上,一副主宰国运的严肃架势,“曲盈欢的口供很重要,必须要拿到。这其实是整个案子的关键所在。”

“可是曲盈欢什么都不说啊。”刘洵都快把头皮挠掉了。

小圣摇头。

花姐坐在苏玉甫搬过来的椅子上,小圣听见她的臀部下压时,皮椅子内囊里发出了泄气的声音。她说:“那你去找那个姓曲的小丫头聊聊?二队那边什么话都说尽了,她父亲也来了,都劝她,但是她就是没话。现在这帮小孩儿不知道是怎么教育的,让他们说个真话作个证就那么难?为了什么所谓的哥们义气金兰情义,至于吗?狗屁!”

小圣想,花姐这个怒发得好!他正好能借坡下驴地给她灭火,“王队您别生气了,我去找那个曲同学好好聊聊。”

花姐说:“你去吧!”

小圣看了一眼边上不成器的刘洵,面无表情,“你配合我做几样工作。”


9

午后接近黄昏的阳光真美,照得刑侦支队的楼顶像瑶台似的。小圣和曲盈欢站在栏杆后面,沐浴秋风,极目远眺。今天没有雾霾,古城的老区和新城尽收眼底,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恍惚感。

曲盈欢脸上有了光圈,头发也跟撒了金粉似的挺夺目。小圣看着她,发现她其实挺美的,五官小巧,眉目清朗,一看就是故事都在心里的那种人。

“给你做笔录你为什么不言语啊?公民的应尽义务那些不用我跟你多说了吧?我们是干什么的你不会不知道,这么拖着,你总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孙小圣开口了。

“可是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怀疑晓月是杀人犯,有你们的理由。你们想用我来证实你们的猜测,但我除了看到她给尹老师送过东西、表过白,其他的我真的一无所知了。”曲盈欢语速缓慢,凝视远方,好像已经看到地球的另一边去了。

“那你理解她对尹老师那种感情吗?”孙小圣做梦也没想到,某一天他也能够在夕阳下的天台上跟个小姑娘聊感情。真该把这个场景画成一幅画,永远珍藏。

“我不知道。我不懂感情。”

小圣撇嘴,“其实呢,我也没怎么谈过恋爱。高中时候喜欢一个女生,人家还大我一届,是在操场上跳操时碰到的。她长得一般,但是腿特好看,完全是张梓琳级别的。当时我小心脏跳得那叫一厉害啊,琢磨了好长时间怎么玩邂逅。你猜后来我制造了一怎样的机会和她认识的?”

“怎么认识的?”

“有一天特热,我去洗手池子边洗手,她一个人正在那儿刷饭盆,我不敢搭话啊,再加上那会儿我体质本来就不好,当时又紧张,我忽然就中暑了,顺着水龙头就出溜到地上去了。”

“她肯定带你去了医务室。”

“没有,她直接用她饭盆里的水泼到了我的脸上。那饭盆里菜汤还没刷干净呢。据后来我同学说,我被她送回班时,鼻梁上还挂着豆芽菜呢。”

曲盈欢傻了两秒,然后咯咯笑起来。人生处处有包袱啊。

“我说的是真的。”孙小圣可没笑。他表现得正经极了。“后来我算是能跟她搭上话了,但也没机会再接近人家呀。而且一个多月之后,她就毕业了。我这个白啊,到现在也没表成。我还记得她有一个特好听的名字,叫白菲。这名字我可是过了十多年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曲盈欢这会儿又沉默了。她话匣子一旦关上,什么时候再打开就不一定了。

小圣又感慨了两句,见她不再搭茬儿,便又说:“当时我都想好怎么表白了,但就是不敢说,觉得说了也没戏,但现在又有点儿后悔。反正你和那时候的她年纪也差不多,你帮我听听,我当时如果这么说,她会是什么反应。”

曲盈欢把脸扭过去,看着孙小圣。

孙小圣也看着曲盈欢。他使劲把自己带入回忆里,心里还真就有小鹿乱撞起来了。他甚至隐约闻到了一股子陈年的炒豆芽菜味儿。

“白菲,我想跟你说几句话,行吗?是这样……我其实挺喜欢你的……你别误会啊,我就是老想着能看见你。我现在上学最大的动力就是能有机会碰见你。你们高三在六楼,我们在二楼,所以上操时我每次都故意拖到最后再出来,就为了能看见你。排队领饭时你们回民餐在最北边,我们普通餐在最南边,但我每次领完了都借口去扔垃圾再绕到北边一遭,就为了能看见你。足球比赛时你在最下面当拉拉队,我在最上面当观众,但每次都上蹿下跳好几趟,还说是自己视力不行看不清比赛,但其实我就是能看见你……其实每次我从不直眉瞪眼地看,因为只要你出现在我余光范围里,哪怕是一个背影,我就知道肯定是你。”

小圣停了两秒,又说:“白菲,我喜欢你,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真想变成你,感受一下你对我的想法。”

轻风拂过,落叶飘散。远处一个学校里拉了放学铃,铃声隔着无数嘈杂,不偏不倚地钻进了孙小圣和曲盈欢的耳朵里。

俩人半天都没话。

 

最后,曲盈欢问:“你怎么知道是我干的?”

孙小圣说:“因为来到我们队里后,你变了发型,支走了高大姐,然后在会议室一言不发,又一次成功迷惑了两个保安。”

曲盈欢冷冷轻笑,“这算证据?”

孙小圣说:“尹哲谦买的那把刀没有开刃,他仅仅是想吓唬一下岳爽。甚至说,那可能是他用来在岳爽面前假装自残的。总之,他绝对没有杀死岳爽的想法。”

曲盈欢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小圣。她的瞳孔像发生了什么聚变一样迅速放大。

小圣说:“你跟我来。”

小圣把她带到了一楼一间很小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除了桌椅只有一扇窗户。窗外是一棵银杏树,金叶灿烂,却又浑身萧瑟。小圣递给她一根录音笔:“我不会再问你什么了,但我知道你也一定有话想对你喜欢的那个人讲,就像我刚才那样。感觉很好,不是吗?你拿这个录下来,如果可以,我去拿给他听。如果你说完了,释怀了,不希望被他听到,咱们就把录音删掉,好吗?”

曲盈欢原地不动,眼睛盯着窗外那棵树。树不动,她的眼睛也不动。

小圣把录音笔塞到她手里,然后走到门口,推门出去。

门外,花姐、灿灿、黑咪、王木一、樊小超等人已经准备好了。小圣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和大家猫在门口听动静。

一分钟过去了,里面没声。

五分钟之后,鸦雀无声。

花姐怕曲盈欢出什么岔子,要推门进去,被小圣拦住。

十分钟后,里面传出了曲盈欢微微的说话声。

“尹老师,真是没想到,我还能有机会这样跟你说话。这个机会我等得好苦啊,但是真正到了眼前,我又特别恐慌。我要从哪儿说起呢?”

曲盈欢好像很紧张,门外所有人都更紧张。大家似乎都能感到彼此心脏的怦怦共振,仿佛在迎接什么历史性的时刻。

曲盈欢发出一声故作随意的笑,“要不,从我小时候第一次遇见你说起?”

小圣想,这就是传说中穿梭时空的告白啊。

“那年你在红杏体育馆打你职业生涯最后一场比赛,你少年裘马,衣履风流。我呢?我那年刚刚十岁,看完比赛后我就发现我入迷了。你在赛场上那股子拼劲儿,获胜时那种洒脱,接受采访时的谦虚,都没有让我不喜欢你的理由啊。可是后来几年之后我又在电视上和比赛中看不到你了,我才知道你退役了。可你怎么能连个微博和贴吧都没有啊?你知道我为了找你的微博小号,在搜索栏中打了多少条关于你的关键词吗?”

小圣轻轻把门推开一个缝,看见曲盈欢正拿着录音笔,对着窗外那棵银杏树小声说话。

“但老天还真是对我开眼,前年年底我放学坐公交车,偶然发现椅背上有条体校招生的广告,上面吹的金牌教练里竟然有你!但是你的学费真贵啊,贵得我攒了半年多才凑够。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的整颗心都在打战啊。你知道不知道那种感觉,就是只要你出现在我周围,我感觉脚下的地板都烫脚啊。你在我视线里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我的心脏啊。我就是这么不争气,平时想你想得大脑澎湃,但你一跟我说话,我大脑又像宕机了一样成了空白,说话都没个整句。每次上课回来我都怨自己,我怎么不这样回答?怎么不那样跟你互动?但下次依旧跟不上趟儿。唉。

“你有三双运动鞋,两双阿迪达斯的一双李宁的。一双阿迪达斯的旧了,鞋底都磨歪了,但你还在穿。李宁的那双,上面的鞋带一看就是后配的,特别滑,每次上课你都得系好几回。后来我才听说你刚给未婚妻买了房,而且是给她的婚前财产。你太爱她了,所以你为她付出那么多。但我都没想到,我知道这些后,我更喜欢你了。你是一个多好的男人啊,什么人何德何能可以成为你的老婆啊。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带着你去金融街最好的商场去给你买一双运动鞋,你坐在凳子上试鞋,我蹲在地上,摸着鞋尖问你鞋跟不跟脚。但我知道,我的这个愿望,永远也就是个愿望而已。

“后来我从报纸上看到,你的未婚妻竟然就是漫画家‘痣在必得’,也就是岳爽。于是我开始关注她的作品和微博,甚至从她的微博上分析出了她住的小区。她住的小区离我家并不远,一开始就是好奇这个女的有什么魅力,能让你为她无怨无悔付出那么多。但后来我又想和她成为朋友,觉得如果我能模仿得像她一些,有一些她的影子,那没准儿也能让你注意到我。”

曲盈欢说到这儿有点儿自嘲地笑了,“我这就算是陷进去了,是不是?”

“有一次我还真就在她住的小区里碰见了她,我主动上前自我介绍说是她的粉丝,她却一点儿都不感冒,特冷淡地跟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慢慢的摸索中,我发现她跟一个保洁员关系还不错,总是接济那个保洁员。于是我没事就去给那个保洁员打杂干活,早晨帮她收垃圾,晚上陪她捡瓶子。保洁员的工作真累啊,早上冻得我手都僵了,踩易拉罐踩得我脚底板都肿了。高大姐把我夸上了天,说这小区里就是好人多。然后岳爽就自然而然地发现了我的热心肠,就愿意同我搭话了。”

门口听着的小圣等人都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为了取得岳爽的好感,我以脑残粉的姿态主动帮她寄快递、给出版社送画稿,不出两个月就成了她信任的闺密,连门口的保安都认识了我。说来也很巧,两个保安脸盲的事情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因为有一次下雨天我去找岳爽,我梳起了头发,恰巧那天我的喉咙又发炎说不出话,两个保安竟然认不出我了。后来我在无意中和禄八弟聊天时发现了他的日记本,联系到他平时的表现,我才怀疑他和他师傅都有问题。之后我又用变换发型、故意换嗓音说话地试了他们两次,证实了我的猜测。

“这期间是我和岳爽正打得最火热的时候。但我真的没发现她有什么特别过人之处啊,也就是长得好看一些而已。尹老师,冬天时你还穿一件薄薄的羽绒服,容易冷,她知道吗?你的汽车右侧尾灯憋了,很危险,她知道吗?

“尹老师,我是真想关心关心你啊,但我哪儿敢表现出来啊。我才十六岁,如果表现得明显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会不会很反感我?有一次我换了一个挺可爱的手机链,放在场馆边上的长椅上,我见你换鞋的时候往那里瞥了一眼,还笑了一下,当时我高兴极了,以为你注意到了我的这个小变化。后来我才发现你只是发现那个长椅下有一箱新买的矿泉水。还有一次我的脚崴了,你特着急地跑出去给我拿喷雾剂,我当时高兴得伤口都不疼了,然后才发现其实是当时有同事碰巧来找你借车开,你是顺便给他送车钥匙才跑得满头大汗。”

小圣听见曲盈欢在屋子里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我的学姐娄晓月跟我说她喜欢你,说她要追你,让我给你送东西,我特别乐意,因为我终于有机会关心你了。娄晓月给你买了那么多零食、甜品,但她根本不知道你真正需要什么。我会在帮她传东西前,从她准备好的东西里挑出一些没用的马卡龙啊、速溶咖啡啊、小毛绒摆件啊,然后再往袋子补上一些雾霾天口罩、橡皮膏药、可口可乐睡眠水,因为那些东西才是你需要的啊。只有这样,我才能隐蔽地关心你。后来娄晓月又给你写情书,她的粉信封都是我帮她画的,我还给她出主意,让她写进了一些我特别想嘱咐你、向你表达的话。你都知道吗?我想你一定不知道,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疯了,我帮一个情敌去追自己的男神,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问题。岳爽开始频繁地与马超联系,我跟踪了她一阵儿发现她竟然还同马超去开过房。我真的太震惊了!你对她那么好,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她,她却跟你原来的死对头搞到了一起,而且我怀疑就是那个马超给她出主意,联手骗到了你的房产。这个女人真毒啊。

“但人有时就是这么自私,这时我的投机心理竟发生了作用,我开始鼓动娄晓月去找你表白。因为这时候的岳爽已经不值得你去爱了,如果你能够分心,就说明你对岳爽的爱情也不是牢不可破的,我就还有机会。没想到你拒绝了娄晓月,你对她说:‘你太小了,咱们没可能,况且你已经有嫂子了。’你知不知道这话对我的震动有多大!你嫌她小,可是我比她还小一岁多呢!况且那个你所谓的‘嫂子’对你做了什么你又知道吗?

“我必须把岳爽劈腿的事告诉你。可是我要怎么说?思前想后,我只能借娄晓月之名,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你。我偷拍了他们两个人去宾馆的照片,然后模仿她的笔迹写了一段简短的经过,塞进了平时娄晓月给你写信用的粉信封里,放到了传达室。一个礼拜之后,我就发现你变了,你的情绪特别不好,整个人特别消沉。我心疼坏了,也开始后悔起来。早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这么大,我哪怕是去警告岳爽,也不可能去直接捅你心窝子啊。更让我害怕的是,我在地下车库看见你把一把匕首放进了后备厢里,然后联络岳爽要跟她见面。幸亏从那天开始岳爽要去外地参加一周的漫展,否则她可能就死在你的刀下了。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想,必须要当面跟你谈谈,侧面劝一下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为她不值得!于是第二天我约了娄晓月去地下车库等你,想请你吃饭,一起坐坐聊聊。但没想到我因为冒用娄晓月的名义给你写信,已经让你恨上了她。你还记得当时娄晓月说想请你吃饭,你是怎么说的吗?”

曲盈欢回忆至此,浑身都打了个冷战。

“你说:‘没时间,我很忙。’然后上车之前,你又笑笑,说了句:‘其实也不是很忙,只不过刚好忙到没有时间跟你吃饭。’那一刻,我知道,我就快把你毁了。我真想告诉你岳爽劈腿的事是我捅给你的,揭你伤疤的人是我,可是我真的怕你像恨娄晓月一样恨上我。所以我说不出口啊。”

孙小圣听得都手脚冰凉了。

“我必须制止你。如果制止不了你,那我都无法原谅自己。正巧我过生日的当天岳爽就回到古城了,于是到生日的前一天,我想亲自去邀请你给我过生日。如果你答应来,我就帮你摆平岳爽那边。如果你不答应来,那我只能从你眼前消失了。当时咱们就在体育馆院里那棵银杏树下,我问你明天能不能和队员一起跟我过个生日,于是我听见了我这辈子最感动的一句话。你说:‘放心吧,我一定去。’当时我就决定,我要替你去干这一票。毕竟我的计划更周密,相比起你的简单粗暴,我认为我去杀了岳爽会更保险。

“于是我事先找好了一个饭馆,吃饭时,我趁人不注意,把窗台上滴水莲的汁液挤进了你的麻酱小料里。滴水莲的汁液有毒,会在极短时间内造成人的身体不适,医院也一时半会儿查不出缘由。在你中毒后,我就让皮球全程陪护你,然后我就直奔岳爽家。因为我和岳爽已经很熟了,我由内而外准备了一套和岳爽很相似的衣服,又梳了她的发型,在下巴上点了一颗和她一样的痣,很轻易地骗过了两个保安。然后我又在岳爽家门前擦掉了嘴上的痣,进屋后找到机会,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勒死了她。之后发生的事和孙警官讲的一样,我没有陷害成马超,是最大的败笔。”

说到这儿,曲盈欢又深吸一口气,“但我保全了你,我以为这是我最大的成功。”

听到这里,小圣发现曲盈欢好像终于哭了出来。说到这份上谁能不哭。“尹老师,我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你能不能原谅我。你知道当我故作掩耳盗铃地借着娄晓月的名义要到你的微信号时,我是多么高兴吗?这些年,我连你的微博都没有啊!我给你发过的那些不疼不痒的消息你都看过吗?我会在给你发一句‘明天训练几点’‘明天是室内还是室外’之后,就盯着你名字看,看你名字什么时候变成‘对方正在输入……’,然后计算你给我回信息的思考时间你知道吗?我给你发信息不是为了跟你聊天,只是积累我没事就来回翻阅聊天记录的素材你知道吗?你总共就给我发过一条语音,十二秒,我听了多少遍,你知道吗?”

王木一和灿灿听到这里,眼圈都红了。

曲盈欢顿了一下,又说:“可是,你买的刀真的没有开刃吗?你真的只是打算吓唬一下岳爽吗?我错了尹老师,我也不知道我怎样赎罪,如果这段话你有机会能听见,我希望你能忘了我。如果早知道我会对你这么着迷,我一定不会去认识你。”

屋门推开,小圣和花姐等人陆续进来,包围住曲盈欢。

窗外,出现了尹哲谦和刘洵的身影。原来刘洵一直带着尹哲谦隐蔽在窗边。

尹哲谦隔着玻璃看着曲盈欢,泪流满面。

孙小圣慢慢给曲盈欢戴上手铐,曲盈欢很配合,很默然。然后她抬起桎梏住的手腕子,上前去摸了摸那块隔着她和尹哲谦的那块玻璃,好像用手指在和另一个世界吻别。

“我算计了所有人,却算计不过我自己。因为我太爱你了。”


下期预告

一起令人唏嘘的密室杀人案最终告破,孙小圣没想到在他得志时,将会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


#扫码查看《神经双探》更多章节#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去小马哥连载区留言讨论剧情,可获签名书

去小马哥连载区留言讨论剧情,可获签名书

去小马哥连载区留言讨论剧情,可获签名书

#本期题图来源:《消失的爱人》剧照#

马拓的新书《神经双探》开始预售啦!一对多灾多难的刑警搭档,六桩全程高能的离奇命案,谎言、恶意层层交织,如何戳穿套路,找出真相?可戳“阅读原文下单,感谢大家的支持!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