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黄山@你:二次元与文学IP之间的造势与借势

咪咕 2018-11-07 16:46:30

国内Cosplay元老级人物

骨灰级玩家黄山

给你讲述

二次元与文学IP之间的造势与借势



黄山: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跟大家进行这样一个交流,因为之前我做过大学老师,准备的这个PPT有一点类似大学的讲义。后来跟他们商量,你们讲这么生动,我讲这样太枯燥了。临时决定跟大家聊聊我们更多在文学IP和二次元创作上的感受。


现在二次元是非常热的词句,为什么?因为在去年我亲眼感受了,整个资本行业对于二次元的一个关注和一个投资。但是这里面出现了很多泡沫的东西。而且里面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问。究竟什么东西是二次元?是看漫画的人是二次元?是看动画的人是二次元?还是说看漫威电影的是二次元?又或者是玩游戏的人是二次元?其实二次元总体来讲它的核心价值观是爱与叛逆。而它拥有独特的,建立在曾经属于漫画体系,审美体系之上,这样一个在审美和价值观都拥有一定壁垒的群体叫做二次元,二次元最重要的就是核心精神也就是爱。我们感受爱,像少女一样诠释爱,这样的爱是完全不被任何东西污染的,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这正是我们所坚持的东西,我承认我们的世界是不平等的,牵扯到第二个问题就是叛逆,在这个不平等的世界我们拒绝向邪恶势力妥协,我们拒绝向充满了其他东西干扰的爱情低头。我们拒绝向邪恶的势力低头,我们会去战斗,所以二次元整个人群是拒绝内心成长的。


二次元的人群和IP人员互动,什么是借势什么是造势?谁走在前面谁就为谁造势,谁走在后面就向谁借势。中国的二次元发展其实是非常跌荡的过程,在90年代初,中国有第一批原创漫画家开始兴起,第一批中国的漫画杂志开始兴起。到2000年的二次元萎缩,之后二次元兴起是前两年的事情。都是在向文学IP借势,有很多种形势和很多种方法。后面会讲的。现在二次元发展成为一个拥有一级用户群体和相当的消费水平的群体。所以和文学IP形成了造势和借势的比例。像现在的《盗墓笔记》。我前面刚才讲,二次元的群体有它的壁垒,所以必须要用二次元的语言去打开普通的文学IP或者是普通的影视其他艺术作品与二次元群体之间的壁垒。举个例子,如果我们之间不存在一个圈子,不存在一个同样的价值审美的话,我们之间很难交流,我坐在下面,身为一个网红的我,第一感觉这个灯光很差,我自拍会有法令纹。我相信讲这个之后,我与前面的朋友达到一种交流,二次元的人同样是如此,喜剧化之间打通彼此的壁垒,普通的文学打通二次元,这是文学IP必须向二次元借势的需求。


开讲之前,我特别感动,觉得特别幸运。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咪咕合作了,今年已经跟咪咕动漫在厦门的活动合作过了,这样一个平台以开放的形态展现在我们面前,击破了二次元的人,价值观中所鄙视,所不能接受的曾经的一些体系壁垒,所以我感到非常感动。咪咕约我的时候我直接就过来了,下面看一下枯燥讲义。


首先是文学IP的概念,文学作为所有艺术创作的一个基础,从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子,并不是今天文学才开始影响到二次元,从古至今文学就影响到所有艺术创作品类,我们讲到我们的电影,《哈利波特》,他不是凭空出世,是通过捷克洛林的小说出现的。还有一个《太子妃升职记》,它是华尔街的《莎乐美》。还有小说《源氏物语》;所以二次元文学加上IP的概念,IP就是一个品牌概念,当今社会所有的商业运作也好,文化输出也好都需要有品牌的包装概念。这几者结合起来,让二次元文学IP之间有一个不可分割互相造势和借势的需求。


然后是动画,动画运用文学IP作为一个支柱或者是作为一个灵感来源的例子数不胜数,其中特别是迪士尼的童话世界,迪士尼让全世界的人接受他对文学IP的改编,因为文学IP有很多粉丝,观众不需要重新去理解,从新的角度去渗透一个新的故事。所以对于人的接受度有很大的提升。还有我们《小王子》,前段时间非常火。还有日本的路德维希革命,还有《格林童话》、《最游记》、《封神演义》。


国内一些经典的例子还有《斗罗大陆》、《盗墓笔记》的图画,《三国志》以此改编的非常多。《大话西游》和日本的《幻想水浒传》这些都是脍炙人口的游戏作品。我们运用文学IP的方式一般是三种:第一种是还原。还原是漫画家或者是二次元创作者,对于文学作品最大的尊重和还原,他们把文学作品中所有的世界观,人物关系,具体内容以最贴近原作者的理解予以呈现,这种方式就像我前面讲,他们通过二次元独有的语言,让更多的可能不太喜欢阅读,或者是对阅读存在障碍的人,或者是更偏向于二次元阅读方式的人,接触到这种二次元。


第二种方式是改编,因为文学IP的出现必然有针对性的,可能会针对恐怖小说的受众群,可能针对少女漫画的受众群,改编尽可能与当下商业达成一个妥协,达成一个融合。让更多人能够接受,迪士尼动画系列几乎用改编。用现在的价值观去丰富故事。让更多人去接受。另外一方面可以让文学IP用户者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第三个就是颠覆,这方面存在很多争议,但也是二次元对文学运用的方法。只运用人物的名字,它里边的世界观、人物关系等等发生巨大的颠覆,其实是原作者演义的东西。正是因为争议才能够出作品。


下面有一些例子,第一个就是《盗墓笔记》官方漫画,以全力还原剧中的场景。这一类的漫画受到青睐,因为IP受众已经对这个作品有了深刻的理解。所以这个时候去颠覆可能会引起一些问题。面对这样的IP这种形式是最受青睐的。比如说《美女野兽》,在传统的漫画文学IP故事讲述之中人物非常少,故事非常简单,但是迪士尼在1986年美女与野兽的动画中加入了非常多的人物,反派是一个英俊的人类,最后反射出英俊的人类拥有一个野兽的心,人心失去善良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这个野兽比普通的人类更加美好。里面还加了其他的角色,让故事更加的丰富,让我们现在的人更适用于现代人的习惯,也更容易带入其中。


还有《火风燎原》,在二次元和三国当中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也拿过非常多的奖,她重新诠释了三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将三国中所有人脸谱化的一点都颠覆了,赵云一开始在这个作品当中是一个邪恶的人,每一件事情的出发点非常的邪恶。但是做成事情的结果确实是倒向善的一面,最终作者引发了观众,引发了剧情中人物对所有事情的一个思考。


刚才说到的一个颠覆,《路德维希革命》它更偏向于成人类的发展,更多是从成人的角度去思考这个世界,思考我们的社会,反思我们的社会、职业和生活。这是我个人公司的产品,左边这个《无尽荒原》以欧美《科学怪人》为蓝本重新创造的科学怪人和新娘两个人偶。


我们再谈谈造势,第一个是二次元人群和特殊性,第二个是文化品牌形式多元化的需求。一个文化品牌得到推广和发展必须要够全面,二次元现在的人群数量和市场份额是不可忽略的部分,对于这两者的需求而言,二次元对于所有的产业,以至于对文学产业造势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说我们还是提到《盗墓笔记》还有《全职高手》,对二次元人的开放,让更多二次元人群参与到其中来,在当中得到蔓延。达到深度营销病毒营销这样一个效果,所以这两个作品先后成为了一个超级IP。


以及我们现在流行的汉族文化,它在推广当中也用到了二次元的语言。二次元的造势分为两个阶段,这是与产业链的发展是有关系的,我们这里看到轻小说到漫画到游戏,到周边再到Cosplay,它是一个产业发展的顺序。但是我们刚才讲到,借势与造势是相互依存也是相互反哺的情况。当我们二次元末端强于首端的时候,我们对首端文学IP以及之前说过一些关于轻小说文学类的作品进行一个反哺,这样一个案例我曾经在2007年的时候提到过,这是我在2008年与小说家合作以Cosplay形式进行诠释,它是对魏晋故事的诠释,那时候的年轻人对这样题材并不感兴趣,通过这个方式让二次元更容易接受。最后《隐姿梦咄》获得了奖。


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个尝试,叫做《南城逸事》,最后还有关于Cosplay和其他的二次元语言对于作品文学IP进行包装,现在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因为在所有的普通文学IP发展过程当中,开始有它的同仁化和Cosplay作品出现的时候,意味着达到一定的量级,在孵化过程当中让受到推崇的东西能够发展。


以上是我的赘述,说了这么多,二次元也好,文学IP也好,能够发展到今天,所有的创作人都是经历了不可想象的一个困难。我们所有的人所做的事情,与我们坚持这个事情所处的年代都是格格不入的。曾经我在选择美术的时候,我妈就问我,你画的画究竟有谁会买,我认识的一百个朋友当中不层有人家里挂过油画,我选择漫画的时候我家里人觉得更不可理喻。当我们发现文学IP春天来到的时候,我们开始想象是否作者的春天来了,因为每一个文化圈子,无论是怎样的文化圈,怎样的价值观,怎样的文化壁垒,一个文化圈的发展,以至于产生价值,它的核心是它的创作者,所以在去年资本疯狂的投入,以及互联网一些关于浏览,关于网民之间不同的导向,让我们一直迷茫甚至是惊慌。希望你们给创作者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耐心。谢谢。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