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迎战,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致每一位支持国产动画的电影观众,你愿意做他的伯乐么?

第一制片人 2019-01-16 06:55:50

提示点击上方"第一制片人"免费订阅本刊

『每一条微信与中国影视产业同步』


从王小帅导演的《闯入者》开始,到前一阵最热的吴天明导演的《百鸟朝凤》,继而是郑钧的《摇滚藏獒》再加上一批我们并没有看到就下映了的优秀影片,这里不一一多说,你们懂得,清一色的苦哈哈的求排片,话说我们的本土电影人真的已经到了要依靠“写血书”“下跪求排片”“诉衷肠”才能把“傲娇”的中国观众从“洋货”的潮水中拉出来求观影?

 

难道真的“made in China”就一定被吐槽,“made in America ”就一定超牛×,宽容心吧,请给中国本土电影一次成长的机会,多些鼓励,少些苛刻。

 

所以,昨天又很无奈的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很燃!很虐!这是一位做新动画的老导演,十年来,他带着他的刺猬从洛杉矶到北京,香港到戛纳,光州到圣莫妮卡……辗转于世界各地,参加过数不清的推介会,拜见过数不清的投资人,一次一次被拒绝,一次次的修改,十年内,动画在完善,团队在成长,现在他终于带着他的诚意和完美的作品来了,只可惜……

 

是好作品总要发光,请给它一次被挖掘的机会,

你,愿意做他的伯乐么?


朋友,你好!

 

我叫黄健明,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中国原创动画工作者。




我的职业或许让你感到陌生,但是如果你在童年时也曾着迷于《大闹天宫》中丰富的想象力,在少年时也曾在银幕下看着《宝莲灯》悄悄抹泪,在青年时也曾因为《魁拔》而燃起热血,甚至在去年也曾N刷《大圣归来》贡献票房,那么其实我们早已是同路人,因为所有这些成为你人生符号的光影记忆,都是由我们这个职业最优秀的前辈和同行夜以继日、默默伏案创作出来的。

 

人生虽已不惑,但仍怀一腔热血。我用十年时间,交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刺猬小子之天生我刺》。




这部电影于四个月前正式定档7月22日。自知影片并不完美,但毕竟呕心沥血,一路艰辛不易,现在终于得以马上登上银幕,倍感幸运惶恐。然而就在四天前,离上映还有不到十天,我们遇到了一个重大挑战——一部以日本动漫形象“哆啦A梦”为主角的进口动画电影,突然宣布和《刺猬小子》同档期上映。

 

也许你知道这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但你未必能够想象,这对中国原创动画工作者来说,是一场多么严峻的危机。哆啦A梦”,一个几乎和我同龄的日本动漫形象,风靡亚洲近半个世纪,承担着日本外务省文化核心价值推介任务的“卡通大使”,拥有着稳定的受众群体,以及沉淀多年的票房基础,甚至早已成为很多人的集体记忆符号。相比较而言,我们的“刺猬小子”,简直是一个没有IP、没有明星,甚至连制作成本都有些捉襟见肘的“三无产品”。




 这该是一场何等惨烈的票房战争。

 

事实上,就在“哆啦A梦”杀入7月22日这一档期之后不到24小时,原本计划同日上映的另一部国产动画《麦兜·饭宝奇兵》便立即宣布撤档。我们的发行方注意到,尽管离上映还有近一周的时间,但院线为“哆啦A梦”提供的排片量,几乎是同档期其他国产动画排片量总和的近五倍!他们为难地提出建议,不要和这样的对手正面冲突!甚至连我的朋友和同行也善意劝慰我,让“刺猬小子”推迟上映。

 

是的,在来势汹汹的外国动画电影面前,我们所遇到的尴尬和危机,恰恰是每一位中国原创动画工作者的现实处境。



1992年投身动画制作,我在这一行已经干了24年,最初,我和我的大多数同行一样,从事着承接外国动画片制作外包的工作。这是一个我们这个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你所看过的许多国外动画片,实际上都是外包给像我这样的中国动画工作者去加工制作的。这些作品也许赢得了数不清的奖项和荣誉,但掌声却与我们这些中国动画工作者无关,因为那归根结底是外国人的故事,中国动画仍然无法得到全世界的认可。

 

我们必须学会讲述自己的故事!怀抱着这样的信念,我决定投身原创动画的创作。每当有人问我当初进行事业转型是为了什么,我会回答说是看到了“动画电影的商机和未来”,但这句话其实只是面对商业市场的一个“模板”,真正的答案很简单——2007年,我要做父亲了,和每个父母一样,我想要为我即将出生的孩子做些什么。

 

既然我是做动画的,于是我要为我的孩子创作一部原汁原味的中国动画电影,那里面寄托着我对他的爱和期望。

 

我选择了一只刺猬作为我的动画形象。刺猬看上去有些弱小,遇事总是躲避,与人为善,明哲保身,可是当它遇到危险的时候,却会勇敢地亮出自己的利刺。我想告诉孩子一个道理——我们虽然有着温顺和善的性格,却不应丢掉内心本有的骄傲和勇气,无论生活有时多么不堪,无论他人如何评判我们,我们都不应当丢掉那个与生俱来的自己,我们要学会用自己的利刺去挑战世俗的眼光和陈旧的观念,我们要像刺猬一样,做一个刺儿头!

 

 十年,我带着我的刺猬小子上路。




洛杉矶——北京——香港——戛纳——光州——圣莫妮卡……我辗转于世界各地,参加过数不清的推介会,拜见过数不清的投资人。每一次被拒绝,我都明白是因为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我们不断修改故事框架,反复调整角色形象,近2000张设计稿、前后200多个角色造型、最终成片1995个镜头……每当我在现实面前撞得头破血流,我就会看到刺猬小子那坚毅的目光,仿佛在告诉我,不要收起自己的锋芒,去挑战全世界吧!

 

有时我甚至想,也许并不是我创造了刺猬小子,而是冥冥中这个小家伙找到了我,是他教会了我人生的道理,而我的使命是要把这些道理告诉给孩子们。

 

为了给孩子们讲好这个故事,我们反复请小观众来观看样片,倾听他们的意见,认真地修改着作品。《刺猬小子之天生我刺》是一部有着3D效果的CG动画电影,我们知道3D电影的票价更有益于收回成本,但是我们同时准备了2D版本的拷贝,就是想要让小朋友和家长们不必顾虑,看得开心。

 

让我感到骄傲的是,当刺猬小子最终栩栩如生地呈现在银幕上时,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一部诚心诚意的中国原创动画电影。

  

 或许不完美,却如此好看!




我想要真诚地感谢每一位帮助过刺猬小子的小观众,我要感谢我的好兄弟、著名导演丁晟愿意为这部动画片担任监制,我要感谢给予我极大信任的投资方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我要感谢任泉、李冰冰、黄晓明、黄渤等优秀演员及Star VC的支持。正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当初那个看上去或许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




我向来相信,美好的事物和理念可以让所有人来共享,正如“刺猬小子”也得到了不少海外同行的青睐,并即将给全世界更多的孩子带去欢乐,我也很感谢全世界优秀的文化作品给我们的孩子带来的滋养。但我同时认为,我们这些文化的生产者和传播者,首先还是有责任承担起一个责任,就是用中国人自己的故事,表达中国人的价值观念,将中国的文化传承给中国的下一代。

 

如果说包括“哆啦A梦”在内的外国动画曾经承包了一代中国人的童年,那么是否还要让它们继续承包下一代中国人的童年?




面对即将到来的竞争

有人劝我退兵撤档,毕竟来日方长

有人劝我跪求票房,说不定会有奇迹

但我知道自己不能撤,更不能跪

这不仅事关中国原创动画工作者的尊严

也关乎一个父亲的责任

 

我不能让曾经支持过我的每一个朋友失望,不能让那些小观众失望,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失望,我必须亮出我的刺,我必须去迎接战斗。今天的我,像极了电影中的主角——刺猬,刺是我唯一的武器,“迎战,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这是我的迎战宣言,也是我们团队的誓言书。朋友,如果你也曾被一部国产动画打动,愿意为一群绘制童真的人做些什么,请你支持刺猬小子;如果你不甘向现实低头,依然心怀挑战世界的胆量,请你支持刺猬小子;如果你也是为人父母,希望给你的宝贝一个拥抱梦想的勇气,请你支持刺猬小子。我们不够强大,但我们无所畏惧,逆风飞翔的旅途中,请为梦想者加油!

 

7月22日,我们一起亮刺!




黄健明及《刺猬小子之天生我刺》全体工作人员

2016年7月18日





7.22——刺猬小子

扎扎来袭

咱们不见不散



— END —




三步教你置顶(第一手影视干货~)
微信公号“第一制片人”

一、进入“第一制片人”微信公号,点击右上角小人儿

二、开启置顶公众号选项


三、如果以上步骤没有成功,请确认下微信是不是更新到了最新版哦(微信6.3.16)

第一制片人
ID:zhipianquan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

微信:zhipianquan 微博:@第一制片人杂志

投稿QQ:2914166835

投稿微信:17701336570(电话)

北 京 方 寸 博 宇 文 化 传 媒 有 限 公 司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