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国中生腐女与Comiket的冬日邂逅

二次元狂热 2019-08-13 16:35:22

“妖精帝国”的最后一面旗帜,是原画师也是平凡女人的门井亚矢(一)


在日本ACG画师这个圈子里出色的女性很多,甚至可以说,知名女性画师的数量还要略大于男性画师。说女性感性也好,忍耐力强也好,总之女性似乎比男性更能胜任画师这个行当。不过,换一种定义来看,既能胜任画师这份职业,又能扮演好一个社会学意义上的符合日本人价值观的合格女性的人选却很少。确切地说,在笔者的认知范围内只有两个人:一位是常常被大家调侃,却不失为相夫教子、贤良淑德的女性典范的山本和枝老师。另一位便是昙花一现并红极一时,之后每况愈下倒也乐得其中,把不思进取当成知足常乐,貌似离开公众视线多年,实则一直活跃在第一线,为“妖精帝国”Elf的全盛时代画上句点的最后一位看板原画师——门井亚矢。




提起门井亚矢这个名字,资深老玩家很容易将其与Elf的名作『下级生』联系在一起。没错,这就是门井亚矢迄今为止知名度最高的代表作品。Elf是最近经常出现在笔者文中的一个名字,“Elf的历任当家原画师都有为其开碑立传的价值”——笔者本想这么说来着,可实际上要操作起来难度却不小。且不说Elf初代原画师阿比留寿浩早在20年前就已经退居幕后转型公司经营者,而第二代当家原画师竹井正树老师又从未发售过个人原画集,以致于市面上鲜有他的墨宝流通,网上图片资源更无从谈起。就说竹井以后的几位:横田守、りんしん、门井亚矢、堀部秀郎,也都是活跃于十几年前的已过了巅峰期的前风云人物。图片也好,文字资料也好都没有留下多少,是完全没有受惠于互联网信息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代旧人。当年笔者为堀部秀郎撰写祭文的时候,尚且有两部崭新的实体画集和一堆同好们收集的资料在手,而前不久撰写横田守专题的时候,如若没有在旧书店淘得的古董『横田守画集』(1999年发售,足足有13年历史),恐怕仅凭网上的碎片信息也是很难成文的。在撰写本文时,笔者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或许是我这人天生喜欢迎难而上,决定了题目就非写不可,也可能是容易沉溺于情报收集和踏足无人涉及的领域的成就感,总之,历经了一番周折,耗费了不少精力,这篇门井亚矢的专题终于还是成文了,这次仍然得益于从旧书店一人半高的巨大书架上淘得的尘封多年的旧画集——说到这里,真不得不感叹日本旧书店的神奇,一同淘得的还有梅津泰臣的绝版初画集。为什么国王总是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背景故事可聊?那是因为总能获得第一手资料的缘故吧……亦从某些特殊信息渠道获益不少。当然,日后也不会少了りんしん老师的份。

言归正传,门井亚矢的物语并不是从她的成名作『下级生』开始,而是从1986年冬天,纷飞大雪中的东京流通中心Comic Market会场说起。




门井亚矢生于1971年6月18日,1986年年方15岁,时值花季的国中三年级生。虽说日本国中生同人漫画家参加Comiket的事例并不是个案,不过那一年门井亚矢有机会登上Comiket的舞台还是靠了一点点运气的帮忙。当年冬Comiket筹委会由于场馆租赁发生冲突而被赶到了平和岛上的“苦寒之地”东京流通中心(简称TRC),虽然付出了交通便利度一落千丈的代价,好歹也换来了更宽敞的场地,可容纳的摊位数也从一年前的4000个增加到了4400个(关于这段历史笔者在Comiket增刊上连载的『圣战古今谭』中有过介绍)。摊位增加了10%,亦有不少同人社团在评估TRC的场地条件后选择了放弃这届大会,于是给了很多平素里报不上名,没有机会参战的弱小社团和新人们一展身手的良机。但机会并不是白捡来的,想参展先得过了老天爷这关。说来也怪,仿佛是要考验新人们的毅力一般,86年东京的冬天冷得出奇,在四面临海又缺乏高大建筑物遮挡的人工岛平和岛上,TRC的场馆就像是一座冰宫,在布展阶段就把社团主催们冻得直哆嗦,展会第二天甚至下起了鹅毛大雪,把不少人都冻出了病。门井一个15岁的国中生,要从住家所在的东京都府中市一路东行,跨越调布市、狛江市、世田谷区三个行政区才能达到平和岛所属的大田区,沿途没有直达的电车线路,还要辗转几辆巴士方能到达平和岛对岸,然后再冒着风雪步行半小时以上上岛去场馆布展,对一个弱质女流而言这实在是活受罪。Comiket官方名义上可以提供物流接送服务,不过这当然不是免费的。好在门井初闯TRC时的细软不多,她的同人社团“冗談じゃないよっっ!!”一共才准备了20本同人志,还都是用平时省吃俭用下来的零花钱印制而成的。本子分量虽轻,却承载着厚重的情意和满满的热情,这从同人社团的名字“冗談じゃないよっっ!!”就能看得出来,翻译成中文就是“可不是开玩笑的哟!!”,像是在给容易怯懦的自己打气一样。



门井亚矢人生中第一张Comiket报名表


其实以旁观者的立场上看,确实很难理解这位少女当时是承受着何等大的压力来参加这次C31大会的。家里人并不赞同她在这种时候从学业上分散精力,因为日本学生的入学考试一般定在每年的1月进行,时值国中三年级的门井应当正埋头于考前的最后冲刺才对,她却不走寻常路地跑来此等偏僻之地“不务正业”。平时一起谈动漫搞创作的学校社团里的同学们也被这严寒和闭塞的交通条件所吓退,纷纷表示更愿意在家守着电视机喝年糕汤,而唯一支持她这一举动的人只有社团的辅导老师。据门井后来回忆说,国中时代的这位社团活动辅导老师并不是动漫作品中常见的那种挂名老师,而是一位对漫画创作非常有见地的有着“准职业”水准的老师。那位老师手把手教会了门井熟练运笔、把握人体结构、贴网点、NAME的技巧和简单的分镜处理。门井多年来一直以漫画家自居,与她早年立志于成为漫画家的愿望不无关系。在国中时代遇到这位辅导老师后,她的漫画技巧有了长足进步,于是也萌生了挑战一下同人创作的念头。



吹呼传改订版封面


门井参加C31的处女作叫什么名字因为年代久远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第二本同人志是一本叫作『吹呼传』的女性向漫画本,题材是当年红极一时的三大腐女漫画『足球小将』、『圣斗士星矢』和『乱马1/2』的混合体,(从配图上可以看到门井在投给Comiket筹委会的报名表的社团介绍一栏里工整地写上了笔名和居住地)『吹呼传』的封面上画的则是正在给星矢做爱心料理的紫龙(实际上这是『吹呼传 改订版』的封面,是『吹呼传』的加强版,A5尺寸,篇幅为72页,发表于1987年9月15日)。门井早期有好几本同人志封面都以“乱马”风格的紫龙作为封面绘。所谓乱马版紫龙指的是门井一开始完全模仿高桥留美子老师的画风,加上紫龙和乱马一样都有中国风着装,于是就索性把紫龙和乱马两个角色结合在一起来画。但比这更有趣的其实是以紫龙为封面的本子里画的大都不是圣斗士的内容,也有『足球小将』或者80年代热门日剧『危险刑警』里的男主角之一柴田恭兵的二次元化同人漫。柴田在1988年的著名大河剧『武田信玄』里出演了上杉谦信一角,是当年大批腐女心目中的偶像。宅男们大概无法理解为何腐女们会对三次元大叔青睐有加,而在二次元作品里却更偏爱美少年,就像腐女们同样无法理解为什么宅男会对偶像团体里的少女A疯狂追捧,却对少女B视若仇敌一样。大家分处不同的世界,找不到认知上的交集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对于门井亚矢腐女时代的一些创作,身为宅男的笔者也就只能一笔带过,不做深究了。




十几年前的“少女漫画家”远比现在来的稀罕,同人创作者的低龄化趋势是从C30才逐渐显露出端倪的,其标志性事件就是『足球小将』和『圣斗士星矢』的人气大爆发。在此之前,女性向创作者虽然一直在同人领域占有统治性地位,不过创作者的年龄结构与商业漫画领域差异不大,以成年创作者占绝对多数。把同人漫画拿到Comiket上去卖在当时来说并不是一件犹如周末野餐一般的轻松惬意之事,缺乏了网络的支持,从创作到印刷再到报名参展和物流配送,几乎所有环节都是要靠双手加双脚去完成的。一个为学业所束缚的高中女生,甚至国中女生有没有这个能力去亲身实践这一整个流程的确很成问题。为什么学漫和学生社团曾经繁荣一时呢?因为可以集合大家的脑力、体力和精力来完成一个目标。但也有像门井亚矢这样孤身一人的学生创作者。哪像现在轻点鼠标,敲击键盘,大部分繁琐工作都能迎刃而解,民间社团数量较十几年前翻了30倍都不止,主催的头衔早就不值钱了。门井亚矢以15岁这个年龄独闯Comiket,是非要有一点决心和毅力不可的,更难能可贵的是门井并没有把画本参展当做玩票,而是在之后的两三年里保持着平均一年推出4-5部新作的速率,可见其最初给自己定下的“想成为漫画家”的人生目标并不是少女怀春般的美丽愿望,而更像是一个脚踏实地,步步为营的长远规划。对此门井后来在访谈中表示:“当我在小学同学面前宣布自己想成为漫画家的时候大家都笑了,但我并不觉得我是在跟朋友打趣才这么说,那时候我就很认真地决定自己要往(漫画家)这个方向努力一下看看。”如此强烈地渴望成为一个漫画家的少女,正式踏入业界并一鸣惊人的那一刻的身份却是一位美少女游戏原画师,这个结果说起来确实有点讽刺,恐怕也不是15岁时的门井能预见到的,那么门井亚矢的道路究竟又是在何时何地出现偏差的呢?


为此,我们就需要先涉足门井自身的同人活动经历,看看她在这个过程中到底积累了怎样的经验。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