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BL【养成2】他什么时候对自己有了这种龌龊的想法?

忠犬攻译制组 2018-11-30 10:45:04


关注,分享我们,找到更多一起玩的小伙伴

您的支持我们莫大的动力

耽美最小说

简介:


腹黑攻&猥琐受,现世BL

耽美最小说,欢迎投稿


(竟然没有漫画,赶快催更吧!他们都不交漫画……)

【2】

【放完前5话就放整本链接哦,到时候后台回复获取】




“你……你给我出去!”勉强在蒸腾的热气间抓回些理智,姜总端起架子指着大门口厉声喝道。


韩煜刻意低着头又看了看老同学绯红的脸颊,正要接着打趣说些什么,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是姜董……”韩煜说完就接通了电话,刚才的流氓无赖相一扫而空,一本正经地接听起电话来。


姜董就是姜卫的爸爸。

十年前,人都管他叫姜工头,就一城乡结合的装修工程队的老板,可小老板越扑腾越大。

十年后,人家旗下不但拥有一家上市的建筑装修公司,同时还拥有全市最大的装修材料综合市场。叫一声姜董并不为过。


撂下电话后,韩煜对姜卫说:“你恐怕休息不上了,咱俩得去机场接德国来的两位客商。”


最近公司在搞了项目,为当地一栋商业公寓搞精装修。

而最近上档次的高级别墅房屋都流行请德国设计师进行装修。


德国佬生性的精细、严谨在装修这一块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国内经常出现的装修纠纷在人家那基本是零的概率。

当初有初次接触德国装修设计的中国客户,在查看完装修好的房子时,拉着德国设计工程师的手,热泪盈眶地说:“怎么装得跟合同书上的一模一样呢?太厉害了!”


好房子想卖上好价钱,当然要上档次的装修。生意头脑一向转得快的姜董一琢磨,应该抢先占领奉城的高端装修市场。所以特意高薪从德国聘请了2位室内装潢设计师。


为了体现公司对人才的重视,老姜就叫身为公司总经理的姜卫去机场亲自迎接。

韩煜是总经理的特助,当然也要一同前往。


换好衣服从电梯下到车库的时候,韩煜刚打开一辆宝马730的车门,姜总就沉着脸发话了:“你别开车了,自己想办法去机场,看见你在前面就烦!”


韩煜一愣,姜卫一把推开他上了车就关上了车门,启动汽车扬长而去。韩煜面无表情看着光亮的车屁股,转身跨在一辆半旧的摩托车上,紧随着渐行渐远的轿车后面奔驰而去。


姜卫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后面那个急速行驶的摩托车,恼羞成怒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此时正值夜晚时分,夜风凉硬,驾驶着全速行驶的摩托车想必更加凉意刺骨了。想到这,踩着油门的脚微微抬起,车速稍减,可回想到之前酒桌的那一幕,姜卫绷着一张白皙的小脸儿又恶狠狠地加了一个车档。


今天是姜卫初中同学聚会的日子,一群几十年未见的老同学难得重逢,连着续摊了俩次。

大家都十分惊诧当初中三年回回是年组第一的神话王子——韩煜,居然成了草包姜卫的下属。

要知道当年俩人可是特别不对付,甚至韩煜曾在校外动手打过姜卫,让当时目睹现场惨状的同学对“人脑袋打成狗脑袋”这句话有了更深刻形象的了解。


看到同学们诧异的目光,当时姜卫别提有多提气了,在酒桌上连着指使韩煜给自己夹菜倒酒点烟的,期间又让韩煜两次离开酒席去车里给自己拿东西。


领导的派头那叫一个足!

可他的得意并没有支撑得太久,这同学聚会难免有些当年懵懂的感情继续眉来眼去,酒桌上,以前的那位班花路遥,总是不停地往他们这面扫过来。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差点甩到盘子里去。


想到当年韩才子与路美人的一段佳话,姜总觉得一阵气闷,水煮肉片在嘴里嚼着都是一股冲天的酸气。

拿眼睛瞟着自己身边的那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德行,还好意思勾搭女的?

韩煜的父母在他上初三的时候就因为出车祸而双双身亡。当时正值中考,承受失去双亲之苦,本应该毫无悬念进入省重点高中的他,分数居然只够上一所普通高中的份儿。


就是因为韩家遭遇突变,姜卫才知道,原来在学校拽得二五八万,看人向来用鼻孔的韩煜,只不过出身于一个开出租车的普通家庭。

事故发生时,韩爸爸载着韩妈妈去给儿子买补品。出租车司机爱超车,拐弯不打灯都是常事。可这一次意外发生了,他超车的时候,与一辆突然拐弯驶来的卡车相撞。夫妻死亡不算,就连卡车司机也由于惯性,被震碎的玻璃扎进了脖子里,最后因失血过多死亡。


因为韩爸爸属于肇事的一方。人死了不算,还要进行民事赔偿。加上出租车是贷款买的,银行的尾款还没还清,家里的存款房子都折进去了。

这么一通下来,就算是有亲戚帮助,能力也是有限的,所以韩煜就算是普通的高中也没法读下去了。


当时的自己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假药了,居然鬼使神差地找到了韩煜,提出帮他缴纳学费和提供适当的生活费,供他一直读完大学,不过他毕业后必须替自己打工还完这几年的欠款。


还记得当时韩才子听了这提议,竟不顾大庭广众之下,拽着自己就下狠手开揍,操!当时自己回家一照镜子,好好的人脑袋都被揍成狗脑袋了。


哭着回家的自己边照镜子边捋了一遍说过的话,自己跟韩煜说得很节制,应该没有流露出要他卖身接客或者是包养的意思啊?

那他为啥要暴走削自己一顿?

也不知道学习好的脑结构是不是被异化了,都把自己削成这奶奶样儿了,他居然还好意思回过头来找自己,问当初的话是否还有效!


其实自己脑子可能也不是地球人的瓤子,居然还就傻乎乎地掏钱供人家大爷上高中读大学了。


虽然自己家境比较富裕,逢年过节的时候零花钱都是轮千儿给的。但是仅靠这些钱去供一个高中生还是很吃力的。

姜卫没法明目张胆地要钱,只能变着法儿地买各种名牌衣裤什么的管老子要钱,有时候要多了,还被自己老子指着鼻子骂败家子,可谁知道一个“败家子”公司小开穿得居然是地摊淘来的山寨名牌的辛酸?

每次看到脚下的耐克鞋又断鞋帮了,姜卫总是抹掉一把辛酸泪,安慰自己投入总会有产出的。

所以每次给韩煜钱后,他就拿着个小本躲在被窝里咬牙切齿地认真记录着每一笔开销。

“总有一天……哼!”


后来韩煜在普高读了三年后,居然跌破众人眼镜地考进了一所名牌大学。

幸好当时自己也上了个三流的大学,在外住宿,家里给的生活费多,连带着也把韩煜供了下来。

看看!要没有自己的一时善心,能有他韩煜的今天吗?


不领情就算了,可就这么欠了一身债的人,有什么资格谈女朋友成家立业啊!还跟那班花勾搭没完了,别看他喝多了,依旧瞟见俩人在聚会结束后互换了电话号码的举动。


姜卫又瞄了一眼后视镜,看着骑着破摩托却已经贼潇洒的身影,撇着嘴又重重地“呸”了一下。


到了机场,姜总站在接机口处耐心地等待着,之前的网络会议上,他通过视频见过那个叫马克的德国设计师和他的助手,当马克的脑袋一出现,姜卫立刻就招了招手,对方也瞧见了,立刻走过来和姜卫打招呼。按理说德国人都挺严肃的,可这位三十多岁的设计师居然上来就给姜卫一个热情的拥抱,勒得姜卫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来姜卫纯东方秀气的外表赢得了这位设计师不少好感。


等马同志一张嘴,这边姜总就傻眼了,成串的德意志音节砸得他晕头转向的。以往开会时,总有韩煜在一旁翻译,现在他雄赳赳地一个人赶来了,临了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坏菜了,只能瞠目结舌地看着马克在那连比划带说的。


马克也看出姜卫不懂德语了,立刻又换成了柏林腔的英语。姜总拼命收刮脑汁,网罗了满脑袋所剩无几的单词,操着奉城英语磕磕巴巴地应对着。


俩人正一脑门官司鸡同鸭讲之际,韩煜终于赶到了。


将姜总扒拉到一边,韩煜娴熟地用纯正的德语招呼着马克。姜卫被凉在了一边,闷闷地听着俩人叽里咕噜地一来一往。


说实在的,男人长得人高马大的就是有气场,在那一站,加上态度不卑不亢,有谁能看出这个是欠了一屁股债的穷光蛋?简直比他这个正牌老总都带范儿。


等俩位德国人坐到了车后座,姜卫坐到了驾驶座旁,闲来无事,不由得把目光投到了旁边正在开车的韩煜,从浓黑的眉毛一路滑到掌控方向盘的修长的手指上,又滑回到那挺直的鼻子上,这鼻子真好看,怎么就那么直呢?


那眼神跟电熨斗似的来回溜着,韩煜能感觉不到吗?趁着一个红灯的空档,他悠闲地用左肘撑在车窗上,支着头微微地斜了姜卫一眼。

姜卫的目光立刻游移起来,伸手去拽驾驶座上的遮光板:“这个板子得换换,太土了,我前俩天说的那个智能遮光板……”

“这个就是,我昨天刚换上。”韩煜挑着眉梢说。

“……我说怎么这么别扭!这什么玩意儿啊!再给我换回来!”姜总有些恼羞成怒了。


就这么没有眼色的,怎么当人下属啊!幸好后面那俩是外国人,不然姜总的脸就丢到姥姥家了。

饶是这样,姜卫也觉得不够脸,挺漂亮的一双眼狠狠地瞪着窗玻璃。


韩煜莫测高深地笑了笑,脚下油门一踩启动了车子。


等把俩老外送到临时的公寓后,德国佬拽着姜卫又一顿噼里啪啦,姜卫转头看向韩煜。韩煜翘了翘眉毛,从兜里掏出笔来,在桌旁的一张便签纸上写了些什么。正弯腰写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韩煜的裤兜里掉落下来。


姜总手疾眼快连忙趁总人不注意,将它拾起塞进自己的兜子里。然后假装去了卫生间。


手里的那团,正是之前韩煜拿走的那条内裤,握在手中就隐隐发烫。


韩煜那个变态……可呈现在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却是难掩的喜悦,怎么看都是个傻缺,饶是这样,嘴角的笑意也难以抚平,姜卫一时不想去探究自己的心情。


是呀,韩煜为什么会这么做?他还说要拿着这想自己,怎么想?不会是拿着它干些什么龌龊的勾当吧?他……是什么时候对自己动起着邪门歪道的?该不该把他调到其他部门,离自己远点呢?还是不必了,得让这个高傲的小子明白什么叫看得见却吃不着的痛苦……班花又怎么样?她内裤让韩煜闻过吗?不过内裤有什么好闻的,有够恶心的家伙!

心里一顿天马行空的揣度,姜卫喜滋滋地将鼻子凑过去闻了闻,准备体会一把韩煜的变态历程……


当韩煜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马克后,刚一转身就看见自己的亲亲老总红着眼圈从卫生间出来了。


“姜总,安顿好他们了,咱们可以走了……”

可姜卫连看都不看他,气哼哼地径直往外走去。

韩煜早已经习惯了债主的喜怒无常,只是挑了下眉毛就紧跟在了他的后面。

俩人一前一后地进了电梯。等电梯门一关上,姜卫就彻底爆发了:“韩煜,你他妈太缺德了!往我裤衩上抹辣根啊你!太——太缺德啦!”


想着自己傻了吧唧的把鼻子往裤衩上凑,却被呛得鼻涕眼泪一起出的糗样,姜卫的眼泪立刻顺着毛茸茸的大睫毛淌了出来。


韩煜一摸自己的口袋才发现“贼赃”已经不翼而飞。


原来想把抹辣根的裤衩混进姜卫那小子的衣柜里,却被醉酒醒来的姜卫逮个正着,于是干脆顺水推舟想把内裤带走,哪成想却出了这段岔子,还是被他发现了。


韩煜背靠着电梯一伸手就将姜卫拽到了自己的跟前。

这位从来都禁不起辣的,就是喝酒也是只喝味道醇厚的红酒或是香槟,可现在鼻头连着鼻翼一片粉红,可想而知刚才干了什么好事。”


“怎么呛着了?干什么了?闻自己的裤衩,变不变态啊你!”

听到还有这么倒打一耙的,姜总气得只能拿手指头比划:“你……你……你被开除了!给我滚!”

韩煜好整以暇地看了看眼前像被揪了尾巴似的猴子,拿手使劲捏了下姜卫白皙的脸蛋:“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又后悔回来找我。”


“我找你?那人才市场满坑满谷的,你还真拿自己当栋梁了啊!你失业了没饭吃可别又来求我!滚!”


这次韩煜没有再多言语,当电梯门打开时,立刻潇洒地转身走人了。


姜卫看着韩煜离开的背影,觉得辣根的后遗症又上来了,眼泪越淌越凶。


点击“原文链接”或者查看“历史消息”可以查看往期内容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