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少女漫画的质变与革命

黑白漫文化 2018-07-20 14:40:02


1946年,美国男性漫画家Chic Young的漫画《Blondie》在日本《朝日新闻》连载,这部作品为日本女性们展示了一种从未能想象,令人向往的主妇生活。故事的主角Blondie是一个充满个性的女人,她在丈夫面前颐指气使,控制了家中的话语权,喜欢最时髦服装,用性能最好的家具,过最舒服生活的。Blondie深深的影响了日本的女孩子们,虽然在麦克阿瑟因为朝鲜战事回国后,《Blondie》停止连载,然而看这部作品长大的女孩子们,时间转眼到了上世纪70年代,在她们长大成人,迈入社会后,并没有忘记儿时受到的触动,她们在各行各业方方面面开始挣脱过去由男人制造的束缚,少女漫画也是在此时迎来了第一批女性作家。 


(漫画《Blondie》)

 

在60年代早期,日本的女性漫画家们数量稀少,并且只能为越来越不景气的出租屋漫画工作。所谓的租书屋便是由于日本战后物价飞涨,年轻消费者没有能力购买书本所催生出的东西。这种租书屋在一段时间内盛极一时,但随着当初主要消费群体——学生们长大有了更强的消费能力,租书屋便日渐没落。事实上日本很多经济或是文化现象全是随着战后婴儿潮那批人年龄的增长所导致的,毕竟这是日本历史上人口最多的一批人,他们的消费观念的变化直接的影响着日本,很标准的市场现象。

 

文化市场方面,写作和影视早已是男人的天下,女性很难在这种封闭的市场中打开局面,而漫画不过刚刚诞生十几年,一批优秀的女性艺术家们便将她们的才华发挥在漫画中,少女漫画便在此时产生了质变,这也是日本漫画发展史上为数不多的可以超越手冢治虫天才创意的漫画革命。

 

相比于手冢治虫等男性漫画家,女性漫画家明显要比他们更加了解消费者的心理,她们与读者分享相同的兴趣爱好,喜欢听西方音乐电影,吃进口零食,沉迷于欧洲的奢侈品。这与近些年的中国非常相似,人们幻想着国外的美妙生活,因为这样同时能将遥不可及的梦想与触手可及的现实结合起来。

 

于是这个时候少女漫画的主人公们不再是楚楚可怜等待王子伸出援手的柔弱少女,而是可以更加个性鲜明,有时可以任性顽皮的女孩子,她们可以痛快的表达自己的喜恶,伤心时可以大声嚎哭,开心时可以大声欢笑;故事不再必须要宏大逻辑清晰,琐碎的日常也可以非常有趣;女孩子努力通过自己的奋斗来获得成功,而所谓的成功也不再只是与心仪的男性结婚而已,甚至可以拥有力量,穿着美丽的服装与邪恶势力进行战斗。

 

这段时期的代表作,池田理代子的《凡尔赛玫瑰》率先突破了手冢式少女漫画的框架,与手冢治虫的《怪医黑杰克》、永井豪的《恶魔人》并成为日本70年代漫画三大不朽名作,改编成话剧登上了手冢故乡宝塚的舞台,并打破了宝塚剧院上座记录。 


(《凡尔赛玫瑰》)

 

故事的背景是在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女主角奥斯卡诞生法国凡尔赛市一个贵族世家,由于父亲膝下没有男子,于是决定将她当作男孩来养育。在她十四岁时,奥地利公主玛莉·安东妮德因为一场政治婚姻嫁到法国,奥斯卡就此担任宫殿侍卫队的队长保护玛莉太子妃的安全。故事围绕着两个受命运捉弄的女人展开,她们互相扶持,也曾一起爱上同一位瑞典绅士,互相伤害,而奥斯卡此时身边还有一位仰慕者安德烈,由于身份低微无法鼓起勇气向奥斯卡示爱。随着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奥斯卡与玛莉之间的矛盾从儿女情爱转变成人民的自由,她听从自己心灵的召唤,携手安德烈与腐朽的王室斗争,却在攻打巴士底狱的暴动中被杀害。

 

池田理代子将奥斯卡绘画成被迫成为男性的女人,更体现了奥斯卡的坚强,将奥斯卡与自己女性身份的斗争,融合到风起云涌的大时代革命中,让她勇于找回自己的女性性别,并把自己看成是与男性平等的存在,这在以前由男性统治的艺术界是完全未曾出现过的思想。 


(池田理代子)

 

与池田理代子同时代的优秀女性漫画家还有萩尾望都、大岛弓子、竹宫惠子、木原敏江、山岸凉子、树村实等等,因为她们都是在昭和24年前后出生,所以被人称之为“花之24年组”。她们看着手冢漫画长大,并以手冢的方法自己创造漫画,20岁出头便在漫画界搏出名气,以女性细腻的心思和想象力,将漫画形式推向了崭新的领域,使之脱胎换骨。萩尾望都的《波之一族》《托马的心脏》着力于描写少年少女摇摆不定的微妙情感;大岛弓子的《沉默的森林》《绵之国星》将诗歌与漫画进行结合,成为独树一帜的风格;树村实的短篇《解放的一天》《看不见的秋天》《我们的开始》中那令人忧愁的思春期苦恼打动了好几代人。 


(萩尾望都《波之一族》)

 

除了创作思维上的变化,漫画创作手法也因为这些女性漫画家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组成漫画基本的“格子”不再是过去由男性所创立的千篇一律的长方形画格,漫画中的格子可以是各种形状可以重叠可以拼贴甚至可以没有格子。格子的大小和形状过去代表着漫画故事的时间和空间,而此后少女故事将可以不受时空的控制,比如可以在记忆和幻想中自由出入,人物角色可以站到画框之外,可以展示出更多的身体语言和个性。 


(有吉京子《芭蕾一世情》中用跃动的线条,碎片化的分镜捕捉到芭蕾舞表演动感的旋律)

 

女性漫画家对细节的敏锐眼光,让她们发明了不少增强漫画叙事的“小道具”。比如,画面背景中增加了大量的花朵,用花语来表达人物个性和心情。在人物眼内,或是头部附近添加物理上并不存在的小饰品来表达人物感情,比如眼睛变成星星就是在期待,变成爱心就是动情,变成金钱就是贪婪,头上加两道竖线就是消沉,加上汗珠就是尴尬,等等等等,组成了我们如今熟悉的,日式漫画的夸张手法。 


(美内铃惠在《玻璃假面》中眼睛失去瞳仁的表情深深的影响了漫画界)

 

到了70年代末,随着高桥留美子《福星小子》等作品的崛起,女性漫画家已经不再局限于少女漫画,而是在方方面面都可以与男性漫画家进行抗衡,而少女漫画也开始衍生出BL漫画,色情漫画等等分支,当然这又是下一次的话题了。





《素》5、《素》6同时发售! 


黑白漫文化原创

文章著作权归黑白漫文化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微信公众号:黑白漫文化(hbmanga)

投稿邮箱:heibaimanhua@126.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前往黑白漫文化官方微店

请注意!不要调戏小编!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