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耽美小说《重回天真》

男同性 2020-04-17 00:49:19

       那天上午,费奕真和他的专属编辑莫瑶正约好了在本市最美好最甜蜜最会诱惑青年男女堕落发胖的甜点店见面。

  结果点了一客布丁才三分钟,费奕真的手机里就响了起来。他打开短信一看,发现收到了一个笑话短信:“吾一生,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莫瑶看了一眼,笑道:“这人还真是不幸。”

  费奕真笑答道:“可惜了。也许再加一把劲,就找到他真正擅长的事了。”

  莫瑶问道:“你是说你自己吗?”

  费奕真的人生与短信上的不明人士明显有共鸣点。

  他幼年时热爱漫画,发誓要成为一名漫画家。后来学习素描,兴趣又慢慢转向了油画。难得真心爱好,但是却被老师评价天分不足,只有匠气而毫无灵气。一怒之下愤然转学音乐,但是只坚持了两个月就没了兴趣。

  大学时他学的是金融,成绩倒是不错,但是一毕业就发现这个行业做起来实在是艰苦异常,再高的工资都抚慰不了他那颗被熬夜磨得面无人色的心灵,于是毕业没三个月就又回学校去读设计去了。

  设计的工作是他做得最长久的,做了总共两年零三个月。

  这个时候,他因为寂寞空虚冷而随意写的一部幻想小说被大学时的哥们,正在一家大出版社当编辑的莫瑶给相中了。依靠着老板和主编都和他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裙带关系(注:一生的损友),他的故事被出版了。然后也不知道是因为天生就有这方面的天赋还是恰好赶上了这题材红火的时机,费奕真一夜成名了。

  成名的日子是甜蜜而苦涩的。甜蜜的是随着小说收入的版税让他果断抛弃了原本就做得心不在焉的工作。痛苦的是从此亲爱的莫瑶同学化身成了催稿狂魔,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压迫和虐待。

  “我觉得我还是没有这无名氏那么惨烈的好吗?”费奕真反驳道。

  莫瑶摆摆手:“如果不是本小姐慧眼识珠,你哪有可能一夜翻身啊?”

  费奕真翻白眼:“你不要老往自己身上贴金好吗?我既然写了故事肯定是要去投稿的。只要是个人都会发现是我确实写得好好吗?你以为除了你别人都不能发现这是个好故事?”

  莫瑶鼓着脸颊说道:“那至少也是我替你争取了这个数的发行量,你的故事才能卖出这样的销量好吧?”

  费奕真叹气:“虽然不忍戳穿你仅剩的自我安慰理由。但是......拍板决定发行量的是你的顶头上司,齐温棠同志。而书的热销,还是要归功于我写的好吧。”

  莫瑶咬牙切齿:“你哪里不忍戳穿啦?”

  费奕真无辜道:“其实那是社交用语。”

  莫瑶磨牙。

  费奕真问道:“最近有什么安排吗?”

  “什么安排?”

  费奕真回答道:“活动安排或者旅游安排吧。总觉得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感觉思想都开始停滞了。”

  “旅游啊......”莫瑶用手支住下巴,靠在玻璃圆桌上,说道,“确实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的感觉。好想去意大利啊,想去佛罗伦萨,想看当代艺术展,想喝红勤酒和吃T骨牛排。好想去好想去。”

  她想了想,巴在费奕真身上说道:“奕真我陪你去意大利取材吧。佛罗伦萨是个好地方啊,漫步在旧桥上你一定会产生很多灵感的.......”

  费奕真单手支着头,一只手玩着一次性勺子,说道:“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你有时间吗?欧洲旅行很花时间的哦,还是你想去吃个牛排就回来?”

  他补充了一句:“我觉得它未必有你想象中的好吃哦。”

  莫瑶顿时扑倒在了桌子上:“你又戳我痛脚。”

  莫瑶目前正在负责一本国内销量很好的故事类杂志,这杂志是半月刊,她只要溜出去一个星期就能让杂志开天窗。想去意大利旅游?估计有得等了。

  莫瑶说道:“话说,你说我们这样累死累活地赚钱是为了什么?又没时间去旅游又没时间享受生活。”

  费奕真笑道:“别把我包含进去。”

  莫瑶恨道:“可恶!”

  她想了想,又笑了起来:“不过你就算有钱有闲也没用。连个伴都没有,有钱又有什么用?”

  费奕真说道:“你自己不也没伴,还说我。”

  莫瑶吮了一口果汁,说道:“说真的,奕真,你现在钱也有了,名也有了,就没什么有什么打算吗?比如说买个游艇啊,别墅啊什么的。成天关在你那个只有巴掌大的小房子里,有意思吗?”

  费奕真说道:“瑶瑶你真是太俗,太俗了。”

  “我打你哦!”

  “买什么别墅啊?接下来我决定要写个像《基督山伯爵》那样的大爽文,然后直接学他用版税买个城堡来玩——这才是人生的极致啊。”

  莫瑶嗤之以鼻:“你就吹吧。”

  费奕真说道:“我说真的。”

  莫瑶嗤笑:“要写《基督山伯爵》那样的文?还是买城堡?”

  “要写个漂亮的故事,然后把它实现。”费奕真回答道。

  莫瑶问:“什么样的故事?”

  “还没想好。”

  莫瑶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脸。

  费奕真摸着脸颊,说道:“你下手有没有轻重啊?”

  莫瑶说:“你想试试没有轻重的掐法吗?”

  “别逼着我对女人动手啊!”

  莫瑶说道:“算了,不跟你闹了。我跟你说正事儿,齐温棠让你有时间去一下他那里,他有事情找你。”

  费奕真讶异:“他为什么不在我的QQ上留言?”

  “你应该问他为什么不打你的手机——你的手机到底关机几天了?”

  费奕真耸肩:“周末你不是还打过我的电话吗?”

  “但是从那天开始你的手机就再也没有开过。”

  费奕真表示:“从那天开始我也没有再过它的面了。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莫瑶揉捏太阳穴:“它离家出走了吗?”

  费奕真一本正经答道:“暂时没有发现被人绑架的迹象,另外也一直没有勒索电话被接通。”

  莫瑶:“你丢三落四的习惯能不能改改?”

  “你要相信,这其实是神给我的考验。”

  莫瑶咒道:“你怎么不把QQ账号弄丢?”

  费奕真这回是真的无奈了,提醒道:“瑶瑶,如果发生了这种人间惨剧,你就真的再也联系不上我了。”

  莫瑶顿时被他打败了。

  费奕真终于暂时停止了插科打诨,问道:“温棠找我什么事?既然都通过你传话了,干嘛不把具体事情也传达了。”

  莫瑶正色道:“这件事得他当面说,不太适合让我来传达——你下午过去一趟吧。”

  费奕真耸了耸肩:“啧,神神秘秘的。”

  莫瑶咬了一下吸管,觉得费奕真有时候真的挺没心没肺的。

  再这样下去,有他哭得时候。

  “听说你找我?”

  到了出版社大楼的时候,齐温棠办公室的门果然虚掩着。费奕真形式化地敲了敲门,听到齐温棠说“进来”的时候,就推了门进去问道。

  齐温棠看见是他,似乎愣了一下,才说道:“嗯......有点事。”

  然后他取出一张红色的请柬,放在桌上,说道:“这个给你。”

  费奕真走到桌前,伸出手去拿那张请柬,却不料被齐温棠一把握住了手掌,说道:“奕真——”

  费奕真冲他茫然一笑:“嗯?”

  齐温棠说道:“.......以后保重。”

  然后他放开了手。

  保重?怎么能不保重呢?

  费奕真拿起了请柬,发现上面的内容与他猜想中一般无二——不过是某年某月某日,齐温棠先生要与某某某小姐在某处喜结连理。

  他低下头,对齐温棠说道:“不要这种表情,明明是喜事,为什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齐温棠露出了一个略带苦涩的笑容:“我没有不开心......我即将和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女孩子结婚,为什么会不开心呢?”

  费奕真说道:“这样很好。在合适的时间和一个喜欢的女孩子结婚,这才是成功的人生典范——你这个人生的大赢家,还有什么不满的?”

  齐温棠说道:“但是成功不一定等于幸福,”

  费奕真似笑非笑,说道:“不过,失败的人生却八成会等于不幸。”

  齐温棠点了点头:“我觉得我应该第一个把请柬拿给你。奕真,我需要你的祝福和肯定,否则我总觉得心里有一处地方始终犹疑不定。”

  费奕真说道:“齐温棠先生,我费奕真,在这里给你祝福和肯定:你已经种下了幸福的种子,现在是收获它的时候了。我祝愿您和您的妻子百年好合,一生幸福,不留下任何遗憾。”

  齐温棠说道:“嗯。”

  齐温棠的婚礼在莫萨尔克大酒店举行,三楼到四楼的部分被全部包了下来,三楼是其父母方面的朋友及来往的客户,四楼则是自助酒会形式的聚会。

  作为新郎的齐温棠,会在四楼先行进行婚礼宣誓,然后去到三楼敬酒待客。

  作为新郎的齐温棠穿着一身雪白的西服,做好的发型虽然只是微妙地变化了几处细节,但是却衬得他本人极为精神。

  费奕真与他在四楼门口的电梯口相遇,齐温棠正被许多人簇拥着,所以费奕真只是笑着和他点了点头,就擦肩而过。

  他和莫瑶一起,在四楼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和他一向深居简出不同,莫瑶好歹是个举足轻重的主编,所以时不时有人会来打个招呼,偶尔也会顺便和他说两句话。

  直到婚礼快要开始的时候,齐温棠一个人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莫瑶看到他过来,打了声招呼,就很有眼色地去拿了盘子觅食,留下费奕真和他单独说话。

  齐温棠说道:“奕真,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费奕真笑了:“这么郑重其事地,好像我本来不应该来似的。”

  齐温棠突然收起了笑容,静默了一下,说道:“我确实想过,也许你不会来。如果你不来参加的话,我也许会很失落。”

  费奕真说道:“我怎么会不来?”

  齐温棠开口道:“可以和我握一下手吗,奕真?我觉得我好像没来没有和你握过手。”

  费奕真愣住,然后喃喃道:“我只是不习惯和人身体接触。”

  齐温棠坚持:“能让我例外一次吗?”

  他伸出一只手。

  费奕真停顿了一下,握住了那只手。

  手掌冰凉,却带着汗渍。

  他们竟然都是一样的。

  费奕真开口道:“齐温棠——”

  齐温棠等候着他的后续。

  费奕真努力地笑道:“祝你和嫂子...百年好合。”

  结婚进行曲响起在大厅之中,专门请来的神父走向了小舞台,良好的扩音设备把他的声音传向了三楼和四楼的每一个角落。

  神父问道:“齐温棠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唐青青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训诫与她同住,在神的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辞别此世?”

  齐温棠答道:“我愿意。”

  神父又问道:“唐青青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齐温棠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训诫与他同住,在神的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辞别此世?”

  穿着洁白美丽的婚纱的年轻女子在头纱之后露出一个甜美幸福的笑容,回答道:“是的,我愿意。”

  结婚进行曲悠扬回荡。青年男女的声音在礼堂中回响,起誓:“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费奕真打从心底觉得,这真是极为美丽的誓言。

  携手同行,生死与共。......................................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