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国内漫画连载时间最长、期数最多纪录诞生!

编前会 2018-05-06 08:42:44
综合山西晚报报道

今天出版的山西晚报在头版左下角刊登一个导读,标题为:本报《老西儿》漫画连载满4000期了。简介说:从1999年11月1日至今,《老西儿》已在山西晚报连载近17年,创造国内漫画连载时间最长,期数最多纪录。





该报在14至16版,用三个版的规模对此进行了介绍。其中,第14版为漫画精选,其导语是这样说的:


今天的这期报纸,对本报美术编辑王峰,对“老西儿”,对“老西儿”的读者,都意义非凡。今天,“老西儿”连载17年,达到4000期了。结婚生子,成家立业,我们看着“老西儿”一步步成长,体味着“老西儿”的酸甜苦辣,也经历着自己的酸甜苦辣。


平房会变成高楼,小巷会变成大街,手机换了BP机,汽车换了自行车,生活永远向前,而“老西儿”会一直陪着您。


老西儿说:也谢谢你们的陪伴!


庆生


回顾



对话

王峰:老西儿连载17年我还没画够


初见王峰,曾讶异于他的帅气。挺拔的身材,飞扬的笑容,充满了艺术男青年的范儿,又不乏孔武有力的彪悍。同事告诉我,这位漫画家,曾是位火车司机。我惊讶得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漫画家,火车司机,这两者实在是不搭。


一晃十来年过去了。我与王峰还是同事,他送我的《老西儿》还整齐地摞在那里从未打开过,送我孩子的《老西儿》《大头兵》已被翻得页脚都要烂掉。每每看到孩子看着《老西儿》咯咯笑起,我就忍不住凑过去,这漫画真那么有趣?


《老西儿》连载满4000期的这一天,我终于有机会与王峰面对面坐着聊一聊,才发现,同事十年,我竟从不知道,他如此风趣、健谈。尽管如刀岁月收割了他曾经浓密的乌发,为他光洁的脸刻上了无情的皱纹,但他的心里,那个懂得欣赏美、爱思考的孩子从未远去。采访结束时,我问他年龄,49岁的他说:“我面老,其实我才20岁。”


A 读者爱老西儿胜过头衔一大堆


山西晚报:漫画第一次在我国报纸上出现,是在1904年3月17日,上海《警钟日报》上,国人熟知漫画,是因丰子恺,那时漫画最鲜明的特点是紧扣现实,讽刺和批判时政。发展至今,漫画多是讽刺、滑稽、搞怪、无厘头的。你对自己的漫画如何定义?


王峰:我画的是连环漫画,是老百姓自己的事儿,既贴近生活,接地气,老百姓又爱看。咱们国家所有画连环漫画的书,我全有。我就发现我的漫画风格和其他人的都不一样。我的漫画不见得包袱抖得有多漂亮,天天抖包袱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要抓住读者,需要两个方面,一个是抖包袱,另一个就是接地气。比如说生活当中共同经历的一些事情,他未必觉得可笑,但会说:“呀!我也是这样!”有认同感、亲切感。他会觉得你的漫画是他生活当中的一部分。我在这方面做得应该是国内同行中算是不错的。讨好每个人,每天抖个包袱,那是不可能的。但市民生活差距不大,你的痛苦可能是你家邻居的痛苦,你的幸福可能也是你家邻居的幸福。


山西晚报:你觉得这是你的漫画专栏能连载17年的原因吗?


王峰:应该是。十几年前,人们了解外界的渠道远不如现在这么多元化,《老西儿》在报纸上连载仅仅三四个月,反响已非常非常热烈。我曾告诫自己:如果连续画15天,都没有意思,人们就不会再关注了。所以如果不认真对待的话,读者早就让我下课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中间也犯了不少错误,说起来也挺惭愧的。有一次我到临汾时,有个山西师范大学的老教授拿着一个本子过来,请我在上面签名。我仔细看了下,那是一个用宣纸订的本子,上面贴着她从报纸上剪下来的《老西儿》,一幅幅剪得特别整齐。她跟我说,“你看,这57的内容你连载了两次。”我当时特别感动,到现在都很感谢她。


山西晚报:《老西儿》连载了4000期,有没有一期是你最满意的?


王峰:没有最好的,都有遗憾。但记忆最深的还是第一期。当时它还没有变成一个系列的漫画,只是为一位记者的文字配图,也没抖什么包袱,但大概意思是说老西儿生活太单调了,要出去闯闯,但真出去了,又很难过,因为吃不上刀削面和醋,表现的是山西人的乡土观念。我是地道的山西人,乡土观念重,故土难离,记得《老西儿》画了几百期的时候,北京有家报社邀请我去,打了好多电话,我思来想去,犹豫了好久,最后没去。


山西晚报:你当时要去了,就没老西儿了。


王峰:我当时真是被老西儿给“拽”住了。老西儿毕竟是我的根,我创造了这么一个形象,如果就这么走了,老西儿只能就此打住了。


山西晚报:现在都说纸媒不行了,可是老西儿的载体是纸媒,你有过开辟新阵地的想法吗?


王峰:有啊,当然有。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新媒体越来越强大,我也希望老西儿的平台更为广阔。下一步,我想漫画与动画片、电影是不是能结合起来,当然了,这个想法的实现,需要各方面的支持,我也期待着有人能对老西儿进行投资。


山西晚报:在山西画漫画,画的又是山西本土题材,就你个人的职业高度,是不是有阻碍?


王峰:有人跟我说,你在山西画,只是山西的画家,你多会儿让北京人民也喜欢你的漫画,那才能是全国一流的漫画家。那会儿年轻气盛,画就画。我画了一组《呆爸俏妈毛豆》,坐着铁皮火车轰隆隆地去北京,敲开了《北京晚报》的编辑部大门。刚开始是一周上两期,画了半年左右,编辑说,你这个画得接地气,读者反映非常好,干脆天天上吧!这一画,就画了7年,一共1500期。后来因为工作太忙,才结束了这个系列。那会儿,只要一去北京,就能看到地铁上人们在看报纸,看我的漫画。站在北京的立交桥上,我挺自豪的,总算能在北京占有一席之地。去了北京,亲戚们也会高兴地说,快快快有粉丝要找你签名呢!要不然就领上我去别人家显摆一番,哈哈。虽然我没去北京,但我把呆爸俏妈毛豆带到了北京,在那里生活了7年,值了。


山西晚报:你现在出去签售,人家会在王峰这个名字的前面,加好多个头衔——山西晚报美术编辑、漫画家、山西省漫画协会副会长等等,你最喜欢哪一个?如果给这些头衔排个序,会怎么排?


王峰:我对这些头衔没感觉,觉得那都是别人说的,跟我没太大关系。到现在,我的名片上也只是印着:山西晚报美术编辑王峰。而且,我也从来不参加任何评奖,觉得没意思。我只有到了书店以后,看到孩子们在看我的漫画,那种成就感、满足感和幸福感会远远大于所谓的奖项和头衔所带来的。


B 美国人也能看懂老西儿因为画的是人性


山西晚报:你天天画,画了那么久,不担心有一天灵感枯竭吗?


王峰:连载到100期的时候,就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说一般漫画家画到100期的时候,就有点画不下去了,你有什么感觉?我说什么感觉都没有。


山西晚报:画了这么多年就没有觉得难的时候?


王峰:也有过,但没有什么也想不出来的时候。这倒不是说我有多聪明,是因为我找见了一个方法——接地气,让别人有同感、有共鸣。另外,还要紧跟时代。说到这儿,得感谢这个变化的时代、日新月异的时代,给艺术家提供了很多素材。比如我丢了辆自行车,隔壁丢了辆电动车,那么我知道这个事后,心里就会好受一点。这是人性当中不那么闪光的东西,但这就是真实的人性。老西儿是个小人物,小人物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善良,善良的同时,有好多小毛病,爱占小便宜、爱算计。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的。


山西晚报:为什么表现老西儿的小毛病会让读者更喜欢他?


王峰:因为有些小毛病反倒觉得更有亲切感、真实。真实就能打动人。如果你每天说他有多么“高大全”,就会有距离感,人们很快就讨厌他了。因为那样的人不是生活中真实的人。举个例子,克林顿的性丑闻案曝出来之后,我突然不那么讨厌他了,觉得他真实了——谁不喜欢美女啊?


山西晚报:山西人尤其是晋中地区的人才称自己为“老西儿”,《老西儿》是有一定地域性的,你不担心这会限制他的发展吗?


王峰: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要你把地域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河北人、美国人来看《老西儿》也绝对没有问题。因为除了你爱吃醋,他爱吃汉堡以外,人性是一样的。就如我们的国粹京剧,我都看不懂,老外能看懂?但京剧去国外演出,老外能感受到它的美。艺术的相通性,到了一定程度,大家是能接受的。再比如我们去了埃及,开罗有很多时尚的事物,但最吸引我们的肯定是当地最具风土人情、最具民族性的东西,而不是那些去哪儿都能看到的时尚。


C 老西儿教育我别活得太严肃


山西晚报:画漫画之前,你的职业是火车司机,现在你是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了职业。


王峰:对。我19岁当了火车司机,后来又安电话、拉电缆,再后来因为爱画画,借调到分局文联,直到30岁的时候才来了山西晚报。


山西晚报:要是当初能好好学习,考个文凭,现在会不会发展得更好?


王峰:我的家庭是个知识分子家庭,家人全是有文凭的,我爸妈是全国重点大学的,姐姐们不是硕士就是博士。在家里头,我学历最低,只是高中毕业,可看着他们我觉得也没什么,我当时要是上了大学,现在可能也就是个工程师,或许是个老师。我觉得人不管有没有文凭,只要不停地学习、思考,有一门手艺,能回报社会,就够了。


山西晚报:你画画的手艺是什么时候学的?


王峰:没跟谁学,就是自己喜欢,自己琢磨出来的。以前开的电力机车,在石太线上,开到阳泉,会有三个半到四个小时的停电检修期。好几个小时闲着没事,干嘛呢?其他师傅们都打扑克呢,我也不爱玩,就拿上一个硬皮的台账本,坐在站台上给旅客画速写。那会儿画得活,因为旅客都是动态的,比待在学校画静态的模特学习进步可大多了。


山西晚报:对自己的儿子,你也不看重文凭吗?


王峰:对,一直以来,对他的学习好坏分数多少我都不看重,只要他爱思考,将来学一门本事,才能在社会上立足。


山西晚报:你的漫画,你儿子看吗?


王峰:看!儿子是我的第一读者,孩子觉得好看我才继续画。孩子是最不会奉承人的。他还是我的素材提供者呢,经常给我出一些有意思的点子。昨晚我和儿子出来遛弯,儿子突然说了一句特有哲理的话,他说,爸爸,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不应该太严肃,一切都是一场游戏。我觉得说得非常有道理。金圣叹临死前说有事相告,刽子手以为他要说什么惊天秘密,结果他说:花生米和豆腐干就在一起吃,能吃出肉味儿来。连砍头都能这么幽默了,啥事需要那么认真呢?这个事对我影响特别大,我的世界观、人生观都因此改变了。


还有一次,是我儿子还小的时候,我和老婆在聊天,讨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儿子在那儿看《西游记》连环画呢,听到我们的谈话,来了一句:“人生就是人参果!”这事当时没太在意,前段时间我突然又想起来,这下咂摸出滋味了。你看,人生还没咀嚼呢,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还没吃出什么滋味呢,马上就40岁了、50岁了。所以,何必把自己搞那么严肃那么累呢?人生应该有一种放松的态度,生活压力已经很大,车贷、房贷各种大山压着,再不多些开心、幽默,就要被压垮了。


山西晚报:这大概也是漫画在日本能如此风靡的原因吧?


王峰:可能。前几天我跟朋友的孩子聊天,问他为什么喜欢看“十万个冷笑话”之类无厘头、搞笑无下限的漫画,他告诉我,“因为压力太大了。每天去了学校不被尊重,回到家里被家长要分数,我们也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啊。”漫画就是孩子们找到的放松、减压方式。人们笑了以后,就容易释怀。


山西晚报:我一个朋友的孩子今年8岁,特别喜欢看漫画书,但是他的语文老师很生气,让他的家长回去把漫画书都扔了。你怎么看这件事?


王峰:这是对漫画的一种偏见,是一些暴力、黄色漫画影响了漫画的声誉。很多成人都会不自觉地小看孩子,其实,成人对美很迟钝,而孩子们与艺术的距离比成人更近,他们对美的感受更加敏感。美是从心里流出来的,最纯真的东西就是美。漫画的思维是打开的,活的,跳跃的,我可以天马行空地去想,可以把严肃的东西搞得很可笑。是的,漫画告诉你,这个世界有无限可能。


山西晚报:天马行空地想,你觉得自己多大了?


王峰:我快50岁了,可我觉得自己才20多。有时候一照镜子,哎呀,我头发都这么白了!可心里面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想出去玩呢。我觉得人要保持一颗童心。童心是装不出来的,虽然我是四十八九的人了,还必须有很强的好奇心才行。


山西晚报:你打算一直给孩子们画漫画吗?


王峰:我希望能给全社会画,不分年龄段的,虽然可能会更偏向于孩子们,因为孩子离艺术更近。很遗憾,很多时候,成人对美无动于衷。我儿子就经常说,成人可无趣了。还好我觉得自己很有趣,哈哈。做一个有趣的人,不那么严肃,老西儿是这样的人,他也这么教育了我。


山西晚报记者 王晓娟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