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漫画是一种95后的方言?

keso怎么看 2018-11-07 16:39:38

北京望湖公园。2017年11月11日


早些年,人们对弹幕这种扰乱视线、破坏视频内容完整性的东西感到不解,甚至厌恶,未曾想,如今弹幕已经是各主流视频网站的标配了。最近一段时间,人们说话写字,左一个“打call”右一个“打call”,连《人民日报》都开始奶声奶气地地“为十九大打call”了,不过,对这个词及其背后的应援文化表达反感的也大有人在。


我不反感弹幕,也不反感打call,但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感,这些无非某种亚文化外化的一些符号罢了,就像非洲不同部落脸上不同的纹饰一样。我曾写过一篇《不懂年轻人焦虑综合症》,成年人因为担心自己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而感到焦虑,这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这有什么好焦虑的?每一代年轻人本质上不都是一样的吗?马化腾说:“有时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太老了。”而我想说的是,有时候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太焦虑了。


但同时,我又必须承认,人和人之间的代际差异正变得越来越大,本质上一样但外在表现的巨大不同,让不同年代的人看上去就像不同的物种。在某种程度上,95后已经成为我们身边的外星人,他们只和他们自己的星民交往,虽然仍然操着我们的语言,就像黄舒骏唱的:“人们用我熟悉的文字,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谁是最早玩弹幕的人?谁是把打call带进主流文化视线的人?谁让“二次元”成为一个现象级的名词?这些经济尚未独立,并且不被主流文化关注的孩子,又是如何影响了主流文化的?


我之所以对95后产生兴趣,是因为一条融资消息。12月1日,国内漫画平台快看漫画宣布了1.77亿美元的D轮融资,这距离快看漫画上线仅仅过了3年。这个漫画平台目前拥有1.3亿注册用户,绝大部分是95后和00后用户。创始人兼CEO陈安妮也是一名漫画作者,同时头上还顶着特别容易惹争议的“90后创业者”的帽子。


我不会因为不懂年轻人就感到焦虑,但我有兴趣了解这个跟年轻时的我们不太一样的群体。95后这一代人是第一批互联网的原住民,打他们记事起,互联网就在那,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手机对他们而言不是一种设备,而是一个器官。他们处在比80后、90后更加优越的生活条件下,他们更愿意为“喜欢”而花钱。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1995年-2009年出生的人口(95后和00后)合计约2.2亿,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已经或即将大学毕业,踏足社会。艾瑞曾经做过一份报告,发现二次元用户基本上是以95后和00后为主的学生党。


艾瑞《2015年中国二次元用户报告》


企鹅智酷今年6月发布的针对95后人群的调查报告显示,动漫在这个年龄段的人群中格外受欢迎,其中喜欢国产动漫的人数,远高于95前年龄组。某种程度上讲,二次元是95后这个群体的醒目标签。


企鹅智酷的95后研究报告


企鹅智酷的这份报告,隐约透露了快看漫画火爆的原因。网络漫画不同于八九十年代流行的连环画。连环画作为80后的集体回忆,是小说、网文、杂志、报纸之外的另一种阅读选择。但漫画之于95后的意义就大为不同,它几乎是这个群体首要的阅读选择,网络漫画似乎天生适合喜欢读图的95后。漫画不是他们的旗帜,不是他们的图腾,却是他们了解世界、彼此沟通的方言。随着漫画的盛行,95后人群的衣着、行为、语言都打上了深深的二次元印记。


在这个背景之下,快看漫画3年1.3亿用户的超常规成长其实也并不令人意外。熟悉漫画又熟悉95后用户,大概是1992年出生的陈安妮和快看漫画可以凭借的优势所在。尽管面向95后的漫画市场已经引起腾讯、奥飞娱乐等巨头的关注,但能让社区持续保持着快看漫画这样超高的互动热情的却并不多见。


据说乐于表达、喜欢分享、积极参与是95后群体的典型特点,但要想让这些特点呈现出来,仍然需要平台提供合适的环境和氛围。快看漫画上线的作品中,人气过100亿的有43部,每一话动辄五六十万点赞,评论上万。在微博上,95后们把喜欢的漫画作品分享给所有人看。漫画平台组织的线下签售,场场粉丝爆满,场面不逊于明星见面会。在这样的氛围中,漫画作者和读者的关系,远远超出了我们通常所理解的一般作者和读者的关系。


一些敏锐商家察觉到了潮流的变动,开始作出一些布局和尝试。


2016年,《最终幻想》的虚拟角色登上了LV的广告,成为代言奢侈品品牌的第一个二次元形象。差不多同时,二次元形象昂首登上了《纽约客》、《时代周刊》、《名利场》等知名刊物的封面。


二次元形象成为LV的代言人


在中国,2015年哆啦A梦代言了淘宝网,今年初,初音未来代言了红米Note 4X。今年夏天《神偷奶爸》的小黄人和ofo小黄车的跨界营销合作,更是萌翻了无数男女。


小黄人和小黄车的跨界营销


95后作为一个正式的消费群体,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快看漫画毫无疑问占得了一个不错的发车位。漫画平台除了用户价值、文化价值,其本身的IP内容价值也不容小觑。今年,掌阅、阅文相继上市,股价一路飙升,阅文的市值已经超过800亿港币。至于迪斯尼,1600亿美元的市值,让它看起来就像一座珠穆朗玛峰。


如此说来,快看漫画的估值也不算太高。


对于网络漫画这种95后的方言,我个人既无时间,也无精力去学习了,但我还是挺乐意让听得懂这种方言的人,把歌词大意翻译给我听听。倒不是因为我焦虑,而是因为我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老。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