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感怀漫画 期待电影——敖幼祥谈《乌龙院大长篇》的完结

动漫产业信息和研究 2018-11-07 14:45:14


本文系笔者在《乌龙院大长篇》完结时对敖幼祥的采访。


宋:今天非常荣幸能跟敖老师有一个交流。因为我了解到您历经7年创作的《乌龙院大长篇》前不久刚刚完结了,它的长度也定格在4868页这个数字上。我觉得这个数字还是挺吉利的,不知道是您一开始就设定好的,还是它自然而然走到了这个数字?

 

敖:长篇最难控制的就是它故事的长度。因为很多故事中间发展的时候出现了新的高潮、新的人物。本来做这个大长篇就想画16本,后来发展到24本,再后来又增加到了32本,最后才定为43本。至于为什么会是4868页,我想这还应该是一个巧合吧。

 

:这里我特别想了解的是,您在完结这部作品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因为我虽然不是创作者,但是作为读者,当一部长篇作品完结的时候,我总有一些悲壮感,这个陪伴了自己很长时间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不知道您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完结它的呢?

 

敖:其实我在最后100页的时候,就每天期待着画完的那一刻。我习惯把页码密密麻麻写在工作台旁边,画完一张就划掉一个数字。有时候一天只划掉一个数字,有时候比较快一天能划掉两三个数字。就这样坚持了7年,我一直在期待着画完的那一刻。但是真正画完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很空,画完了,接下去就没有了(笑)。

 

 

:其实为什么一定要完结它呢?我们知道日本很多长篇漫画,连载了10多年时间,只要市场反响不错,就一直会出下去。

 

敖:像日本的《名侦探柯南》,它是单元剧,每一集之间是不连贯的。《乌龙院大长篇》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故事,这样一个故事应该有个完结。

 

在创作《乌龙院大长篇》的这段时间,我其他活儿几乎都没有在接了。它对我来说,无论从技术来讲还是从编剧来讲,都是一个挑战。我有时候甚至失眠很严重,后来都忘了自然睡着应该怎么去睡了。夜里经常醒来,然后胡思乱想,已经快产生幻觉了。

 

:大长篇的创作,和小短篇或者四格漫画相比,最大的区别在哪?

 

敖:很不一样,关键还是故事。四格漫画只有一个起承转合就结束了,很快就要抖出包袱来,就像开一扇门,一下子看到里面的东西,然后笑一笑。大长篇就不是这样子了,它就像要带你走很远的路。

 

 

:现在《乌龙院大长篇》剧情的发展,是您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还是随时会发生变化的?

 

敖:坦白说,现在的剧情都不是一开始想的。一般长篇故事完结时的大纲都不会是原先设定的那一个。我们每年给故事设置的完结大纲都在变。有时候你很难控制自己的创作,因为经常出现新的人物,有时候又会觉得这个人物挺好啊,所以一开始他可能还是个配角,画着画着他就变成半个主角了。像日本的《海贼王》、《火影忍者》这样出了几十本单行本的漫画,哇,真的很厉害!

 

:这里我也想追根溯源一下。我们知道以前的《乌龙院》系列是没有大长篇的,都是短篇或者是四格,您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要做一个大长篇的故事呢?

 

敖:其实我以前真的没有画过这种东西。最早我是做动画原画出身,后来有机会就画了四格漫画。《乌龙院》其实是我的第二部作品,我的第一部作品是《皮皮》,当时在报纸上连载,每天用脑袋想的时间要比用笔画的时间多很多,交稿的压力都很大。

 

长篇漫画不是这样,你每天都要去做很多的工作,之前还要把整个剧本想清楚,要写文字台本,画分镜,因为在《漫画世界》上要连载,每次结尾时还要想一个扣儿,能保持一个悬念感让读者下次还继续看,这个也是很难的。

 

 

:所以看来您是一个喜欢挑战自己的人。我知道您和漫友合作得很愉快,那您和漫友的合作也是从《乌龙院大长篇》开始的吗?

 

敖:我与漫友金总的合作是从《乌龙院》的四格开始的。一开始卖1万册、2万册,实验这个市场,因为那时候市场上还没有这种四格的漫画书。其实《乌龙院》有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打开了中国新漫画的市场,它用口袋书的形式,小孩子们都很喜欢,然后慢慢出版商们就都开始投入了。大家觉得这种形式的漫画可以做,于是就开始找更多的作者。后来《乌龙院》就慢慢发展到做一个独立刊物《超级乌龙院》,这个月刊也卖得不错,每月能有8万册。因为这个刊物做得也不错,我们就想进一步把《乌龙院》扩展开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于是就成立了《漫画世界》,把《超级乌龙院》停掉了。又因为《漫画世界》要不断地连载《乌龙院》,所以我们就想做这样一个大长篇。

 

:也就是说,大长篇的产生除了有您挑战自己的愿望这个因素以外,也有《漫画世界》这本刊物的原因在。

 

敖:要打开动漫的市场,动漫刊物是一个基础性的东西。人才的聚集,创意的启发,它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你可以看到读者的反映,一看出得不错,就可以做单行本,一看单行本卖得不错,就可以继续做版权的授权,卖周边产品。

 

 

:当时因为《乌龙院》的短篇已经很成功了,您有没有考虑到如果大长篇读者不认可,卖得不好会怎么办?

 

敖:市场反映是最准确的,书卖的册数——几万几万——这是最准确的。其实,我并没有考虑那么多,我只是把自己本身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当然,如果发现大长篇卖得不好的话,也就不会继续做下去了(笑)。

 

:那么当时,大长篇一出来的时候,它的市场反响到底怎么样呢?

 

敖:最好的时候,开机就印20万,后来稳定在10多万册。长篇漫画有一个奇妙的地方,就是读者看了后面的故事以后会去追前面的故事,他从第10本开始看觉得不错的话,会把前面的都补齐。

 

:这部长篇漫画的创作历时7年,您觉得创作之初和今天相比,您在技法或者创作思维方面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敖:技法上是越画越复杂,你看到的画面也是越画越细。其实我确实在这个过程中有收获到很多,尤其是在说故事以及如何创作角色这些方面。我会给角色设置不同的性格、饰物或者宠物,因为读者往往会因为这些元素而喜欢这个角色。

 

 

 

:这些技法或者思维上的改变,是您在创作过程中自己摸索出来的,还是吸取了其他一些作品的创作方法?

 

敖:我觉得我自己学习到的就是要如何控制进度。每天做什么事情几乎都要很精准,如果有一个环节——比如着色没有上好,或者描线没有描好——那么后面的进度就都跟不上了。我们大概有五道工序,一开始是编剧,然后是分镜、清稿、描线,最后是上色。每一个工序都很重要,它是流程化的东西。

 

:应该说,现在提到敖老师,就会想到《乌龙院》,同样提到《乌龙院》,就会想到敖老师,仿佛二者之间已经划上了某种连接符一样。可如果说中间是“等号”的话,我认为可能有些偏颇。您觉得您和《乌龙院》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敖:《乌龙院》是一个怪物,它出乎我预料得做了那么久。我在台湾最红的也就是《乌龙院》,我画过很多其他的作品,但是都没法超越《乌龙院》。《乌龙院》到现在大概已经有150集了。创作的那种挑战是很难得的,而我对这样一个挑战既不会排斥,也不会抗拒,一投入其中我就要把它做好,感觉很传奇的。

 

在台湾,做《乌龙院》到第10年我就收手跑到乡下去了。因为那时候感到有点空,自己不成熟,助手也不成熟,环境也不成熟。当时卖掉了很多《乌龙院》的改编权给电视剧、布袋戏,但是都制作得不好。我就在乡下很清闲地过日子,也不想再创作了。

 

后来因为蔡志忠先来到大陆闯荡,不错啊,第二是朱德庸,也不错啊。当时也有人来找我,那时候真的可能是做漫画的心还在,我当时也没做什么考虑就来了。一开始,我先做了一两年的前期铺垫工作,把以前《乌龙院》的稿子拿出来修了修,重新发表。后来才慢慢做起来。

 

 

:所以一位漫画家真的就是这样和他的作品相生相伴,有无法割舍的情谊在的。

 

敖:没错,有人讲,说我的名字现在已经被锁在乌龙院里面了(笑)。我不在意啊,反正它是我的作品。

 

:那您现在是愿意被锁在其中,还是说也愿意跳出来,再创作一些新的系列作品?

 

敖:我今年已经56岁了,再画一个4868页可能很困难了,而且已经都失眠了(笑)。其实,我也想尝试一些其他的表现形态,比如去做动画的导演等等。经历了这样一个磨练,现在做分镜已经有一定心得了,也知道镜头怎么转好看,剧情怎么设置吸引人,我觉得有进步。如果有机会,想做做动画导演。

 

:《乌龙院》有漫画,原先是短篇的、四格的,现在大长篇漫画也完结了;《乌龙院》还有动画和各种衍生产品。应该说整个《乌龙院》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大的品牌了,它跨越了很多的领域。那您是怎么来维护这个品牌的,您觉得这个品牌在未来还应当如何进一步发展自身?

 

 

敖:《乌龙院》作为一个漫画系列来说绝对是成功的,它有四格、连环各种形式,也有各种主题。它所有的漫画加在一起卖了4300万册,应该说创造了一个奇迹。

 

但是很可惜,它的动画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做不好。现在我们找的这家动画公司违约不做了。我们比“喜羊羊”还要早投资的,我自己也很失望,如果动画片能做好的话,可能《乌龙院》还能有一个进一步的提升。

 

应该说《乌龙院》还没有做到一个在各个领域都成功的品牌,除了漫画以外,其他产品没有特别好地有效整合,它的周边产品开发情况也并不太好,因为绑定周边产品的电视动画没有做好。

 

如果现在让我选择的话,我会希望找一家制作公司做《乌龙院》的动画电影。我觉得电视动画太难搞了,它的路程太漫长了,很多经营细节我们也无法控制。但是动画电影就不会这样,我们只需要把一个故事从头到尾讲得很精彩,争取能够一年拍摄一集,这个我觉得是可行的。

 

: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再次祝贺《乌龙院大长篇》完结,并且预祝《乌龙院》的动画电影计划能够顺利推进!



点击下面二维码

关注国内最大动漫产业原创研究公众号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