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性的浪漫主义

二次元狂热 2022-05-14 09:11:06

天才是恭维,鬼才是浮云——梅津泰臣,一个努力家的三十年历程 (三)

回复数字“813”“814”查看前篇


性启蒙老师是手塚治虫

“我认为手塚先生笔下女性那种特有的柔美向我传递出的是性层面上的一种魅力,我的父母认为手塚先生画的女性肖像是那种对孩子的教育会起负面影响的作品,所以他们把刊登手塚治先生作品的周刊漫画杂志都没收并丢掉了。可以说我在性方面的启蒙老师是手塚先生。”

——梅津泰臣,出自画集『梅津泰臣 visual art works BORDERLESS』收录的访谈稿『动画人·梅津泰臣的起点』


在『无限地带23 PART2』里功成名就之时,也是得罪了老前辈必须卷铺盖滚蛋之日。在不靠关系就寸步难行的动画业界,梅津的存在成为了叛逆的代名词,当时几乎所有TV动画都将其拒之门外,留给他活动的领域就只剩剧场版动画和OVA动画了,所幸当时OVA制作正处于上升期,不愁找不到露脸的机会。就在『无限地带23 II 请告诉我你的秘密』(秘密く・だ・さ・い)一鸣惊人的第二年,梅津就受到了来自森本晃司的邀请,让他在一个短篇系列剧『机器人嘉年华』里拍一段小作品。这个系列剧总共有8部短篇,每部都由一位先锋动画人全权负责,一人兼任脚本、人设和监督三大职责,所以必须都是特别能画的好手,除了企画发起人森本晃司和北久保弘之以外,其余六个人选分别是大友克洋、大森英敏、梅津泰臣、北爪宏幸、大桥学和中村孝,都是一时的俊才。要挑战自己不熟悉的脚本和监督职务对梅津来说固然是一大难题,但好在题材上并无任何限制,商业氛围不浓,换言之可以尽情玩乐,稍有失败也无所谓。对有志于挑战监督一职的梅津而言,机会虽然来得有点突然,但未必不是一个好时机。在这部名为『PRESENCE』的19分钟短片里,梅津确实贯彻了无拘无束的玩票精神,他挑战了一下自己不太擅长的浪漫主义,设计了一个垂暮老者追忆年轻时代为了追求理想中的女性,亲手打造,又亲手拆毁了美貌的少女机器人的凄美物语。



机器人嘉年华


疯玩了一把后,梅津又经须田前辈的介绍认识了『科学忍者队』和『破里拳』的监督鸟海永行(此人是押井守的老师),为他的OVA新作『LILY-C.A.T.』担任了人设,这次合作相当愉快,给鸟海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在大前辈鸟海的推荐下梅津日后得以顺利成为『科学忍者队』和『破里拳』翻拍版的人设。在80年代的最后几年里,梅津就这样一直辗转于各大动画公司,在形形色色的剧场版、OVA动画里寻觅机会。但类似『机器人嘉年华』那样的良机并没有再出现,而更让梅津感到困扰的是,他已经不能仅仅满足于担任人设,画自己风格的人物了,而是想更进一层拍摄自己风格的作品,为此他不惜自毁前程,遁走里番界闯荡,并在89年和90年连续参与了里番界名动一时的名作,游人老师原作的『ANGEL』和前田俊夫代表作『超神传说』这两部作品改编动画版的制作。这两作虽然都是足以载入工口动画发展史的里程碑式的作品,但里番毕竟是里番,为一般人所不耻,况且梅津不知是自信过头还是天真的可以,竟然连马甲都不套就上阵了,搞得很多一般向TV动画的剧组就更不敢请他工作了。梅津倒也不以为然,继续我行我素。欣赏他这番做派的其实也大有人在,须田、森本、大友、うつのみや理这些人时不时会介绍一些小众作品给他,于是我们看到在90年代初梅津还是有机会在梦枕貘的『梦蜉蝣』、OVA量产大户J.C. STAFF的『幻想叙譚エルシア』、龙之子名作的翻拍剧『卡辛』、矢泽爱的少女漫画『天使なんかじゃない』动画版等有限的几部作品中出任人设和作画监督。其中全4话的『卡辛』是一部让梅津能再度崭露头角的话题作品,它是龙之子70年代经典SF动画翻拍计划的一部分,当时财大气粗的龙之子不吝聘请一批业界大腕来参与制作,与梅津搭档作监的就是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动画师湖川友谦。然后龙之子又两次找梅津出任『GATCHAMAN』(科学忍者队的翻拍版)和『新破里拳』的人设,这些工作一方面托了鸟海大前辈的面子,另一方面也多靠了之前曾在『无限地带23』里有过合作的ARTMIC社的小说家柿沼秀树的关照,在这三部翻拍OVA里,柿沼分别出任了制作人、故事原作和脚本的角色,在剧组里的作用举足轻重。值得一提的是梅津和同乡新房昭之的第一次合作就是『新破里拳』,这也是两部“原作粉碎机”之后长达15年的友谊的开端,有一种说法是新房后来以南泽十八的身份投身里番界是受到梅津泰臣的怂恿,真伪不辨,但也不是没有根据。



YELLOW STAR


1996年就在事业顺风顺水之际,梅津又再度返回了里番界,以原作身份拍摄了日后被称为“梅津泰臣三部曲”的第一部『YELLOW STAR』,一时间让世人大跌眼镜,起先大家只是以为梅津在赚外快,没想到工口动画才是他的本命!在OVA动画市场无序扩张的背景下,原本以生产磁带而闻名的TDK也加入到制作工口OVA动画的行列中,在95年推出了一个名为“クールディバイシス”的系列,『YELLOW STAR』是系列中的第7弹,该系列中全部9部作品之间并没有太紧密的关联,而且基本上都是根据现成的工口漫画或Galgame原作改编,梅津泰臣的这部『YELLOW STAR』稍特殊一些,原作既非漫画,也非游戏,但也不是出自梅津之手(关于这点国内也有过很多讹传),脚本是梅津通过一个叫芥川とうぼく的人(应该是马甲)的原作改编的,且出任人设一职,监督则另有其人,所以『YELLOW STAR』不能完全看做是梅津的原创作品。不过这部掐头去尾20分钟的OVA已经初步向世人展现了梅津在拍摄工口动画方面的才华,虽然彼时大部分工口动画都是正儿八经的剧情片(用正儿八经一词似乎显得有点奇怪,不过跟现在充斥着市场的低成本零剧情的工口动画相比,8、90年代的成人OVA的确算得上是正经的剧情片了),但梅津的切入点还是显得特立独行,他的理念是以暴力与色情的完美结合作为作品的基调,然后再稍稍掺入一些软SF设定作为调剂,用一丝不苟的作画来贯彻制作过程,最后用视觉表现力来决一胜负。梅津的这种作风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无限地带23』的影响,把人设和作画看得很高,但梅津还是很务实地没有在世界观设定上过分纠结,H动画就是H动画,把有限的预算花在无意义的设定工作上那就万事休矣了。不过作为一个画师,梅津本身还是喜欢设定这一套的,无非是碍于经济条件所限而有所割舍。尽管如此,『YELLOW STAR』繁重的工作还是把他搞得筋疲力尽,无巧不巧的是制作周期正好与『新破里拳』第1话重叠了,逼迫梅津只能在『YELLOW STAR』里想办法偷工减料以确保作品按时完成,片中以慢镜头摇动和静态CG为主的工口场景就是无奈妥协的结果,但为数不多的爆炸场面仍然做得一丝不苟,这无疑竖立起了梅津泰臣作品的一面招牌,就是哪怕工口剧情力有不逮,也绝对要死守动作场面的高质量。当然,就是在这种不利局面下制作出来的工口场景还是足以完胜眼下绝大多数的快餐工口片,这才是梅津的作品真正让人欲罢不能的地方。



出自梅津泰臣同人志图,注意左下角的人形兔子,可以说是梅津一直以来的自画像形象了


藉由『YELLOW STAR』的成功,梅津泰臣在90年代的最后几年里把工作重心完全转移到了里番方面,在97年的『HEN』和『KI·ME·RA』两部一般向OVA问世之后就没有再拍过这方面的新作(事实上,在长达5年以后才又一次看到由梅津担任人设的一般向动画),反而是翌年的『A KITE』和2000年的『MEZZO FORTE』两部工口OVA的推出一下子把他推向了里番界的巅峰。而为了制作这两部动画的代价就是,梅津推掉了大部分工作邀请,闭门谢客了整整四年时间。人们不禁想问,是什么让梅津泰臣对工口动画如此执着?梅津给出的答案是:其实我从小就对性话题感兴趣来着。虽然“我想当漫画家”这句话就像狼来了一样被梅津念叨了很多年,通过梅津对自己童年的描述我们倒是不难发现他其实果真是一个对漫画很有见地的孩子,当然仅限于欣赏,而不是创作。梅津说自己小时候最爱看手塚治虫的作品,还把手塚先生看做是自己的性启蒙老师。手塚是日本现代漫画之父这点大家都知道,但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手塚几乎任何题材都有涉猎,其中也包括非常成人化的题材(成人向作品多达110部),在那个漫画分级还很不完善的年代,青年漫画也可以堂堂正正刊登在少年漫画杂志上(几大主流漫画出版社直到1967年才陆续创刊了青年漫画杂志),小孩子接触到带有性描写的漫画是轻而易举之事。梅津就曾多次因为看手塚的“有害图书”而被父母责罚,拜这段童年经历所赐,梅津对漫画中的性描写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除了手塚以外,梅津还猎涉过永井豪、藤子不二雄、川崎のぼる等漫画家的作品,这些时代的弄潮儿们也都曾经在自己的作品中不吝惜使用大量带有成人要素的画面,只不过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很少会有人来纠结这档子事而已。



有着这么一位热心读者和追随者(?),手冢治虫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当然,也不能说梅津泰臣的创作原点就是手塚治虫(手塚大神冤枉),儿时的影响是一回事,长大成人以后的创作风格则是另一回事。梅津也曾说过念中学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男欢女爱这些念头,是个力比多过剩的青年,所以日后会创作出『A KITE』和『MEZZO FORTE』这样的作品,应该说还是梅津的本性使然。


下一期为完结篇,我们将重点来谈构成梅津泰臣暴力美学基础的三部动画,看看他是如何充分发挥自己的动画想象力的。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