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推荐联盟

【杂志虐文】万灵葬深海

写手殿 2018-12-05 14:39:55

(插画源自微博,喜欢则可按水印查找画师更多作品)

《耽美宝》

杂志耽美短篇长篇小说|广播剧|漫画|歌曲等等(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




【第一章】

  西海域,雾霭深深,巨大的帆船上有一只铁笼被吊在半空,缓缓下降着。

  待它停稳在甲板上,将军穆森便走近,停在了铁笼前,饶是纵横海上多年,见过了千奇百怪的物种,但看见笼里的海妖时,眼底仍是闪过了一抹惊艳。

  但他也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吩咐:“丑奴,去将她的血拿来。”

  一名戴着木制面具的男子应了声“是”,便带上刀子和碗上前,他蹲在笼子前叹息地望向那发抖的海妖,轻声哄着:“不会很痛的,只有乖乖服从命令,才能免受皮肉之苦,来吧,把手伸出来。”

  “你会说海族的话?”她动了动,抬头看他,眼里满满的都是绝望:“那你告诉他们,我不是海妖。”那些陌生的语言里,她唯一听懂的,只有“海妖”这个相似的发音,她认为是他们误会了,才会如此待她。

  “他们说你是,你就是了的。”近年来王朝的王身体开始逐渐衰老,病痛也开始增多,传说海妖之血可以治百病,穆森以为王觅药为借口,不知抓了多少疑是海妖的物种,有用的就用尽手段留下,没用的就一把火烧死,他建了一个巨大的密室,囚禁各种奇珍异兽,其野心路人皆知,一旦落入他手,怕是凶多吉少……

  丑奴默默摇头,她算是懂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缓缓伸出手来。

  刀子划破那层皮肤,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像水一般淌进碗里,触目惊心。

  然而流那么多血,自己竟不觉一点疼痛,她不禁疑惑地看向他,丑奴微微一笑,解释道:“我了解海族。”

  装好了血,穆森便离开了甲板,命令丑奴将海妖带去密室,好生照顾,待到医者们将血在那几个得了怪病的人身上试验完毕再做打算。

  丑奴得令,于是让卫兵将铁笼装上板车,拉往位于船尾舱的密室,令人诧异的是,他竟也钻进了笼子里。

  “走吧。”丑奴说完,卫兵们便收回好奇的目光,驱兽拉动了板车。

  见他像没事人一般坐在自己身边,她的疑惑不比任何一个人少:“你为什么要坐进来,你不怕我吗?”

  “一场大火将我的脸毁得比你更恐怖,我天天对着自己的脸,久而久之,在我眼里就没什么东西称得上是恐怖的了。”丑奴也没解释他们看见她时的片刻呆愣是因为她的美而不是被吓到,径直拿下自己面具,只见他脸上布满了湛蓝蜿蜒的纹路,像神秘而古老的图腾。又见海妖怔住,他不由得轻笑,“看你胆子那么小,是怎的在万尺深海存活那么久?”

  “海底没有人类,海底很安全。”她意有所指,说完又忍不住解释起自己的身份,“我不是海妖,我是万灵,海族肯定不觉得你这样恐怖啊,我就觉得那些蓝色好美,怎么人类跟我们不同……”

  “万灵?”丑奴一怔,似乎颇为震惊,但很快,他又恢复如常,笑道,“我叫十七,但他们叫我丑奴。”

  “十七……”她反复念了几次这个名,又凑近他身旁嗅了嗅,好奇地问,“你也是海族人对不对?你被烧过后留下的是蓝色纹路,人类被烧过不是这样的,你还会说海族的话,我也闻到你身上有同类的味道。”

【第二章】

  万灵问出那番话后,丑奴却一路沉默,她似乎明白自己说错话了,也不敢再轻易开口,直到到达密室入口,卫兵将铁笼抬进去,丑奴打开笼子准备离开时,她才急急地伸出手去拉他的衣角。

  他的视线顺着她布满鳞片的手臂往上移,最后停在她无助的脸上,叹息一声,他只好开口安抚:“我会陪着你的,放心。”她这才将信将疑地收回手,重新缩回角落里。

  丑奴拿了碗海水回来,万灵甚是惊喜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需要用海水填饱肚子?”

  他将身处的密室格间环视一遭,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才笑着回答:“你猜得没错,其实我也是海族,而且……我才是真正的海妖。”

  “怎么可能……”她错愕地打量着他,“据我所知,海妖外貌最大的特点就是鱼鳞密布全身鱼鳍锋利,可你……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啊。”

  “穆森抓过很多海族人,他们误信传说以为海妖之血可治百病,殊不知海妖之血不但不能治病还是天下间无药可治的剧毒。”他目露哀戚,手不自觉地抚上面具,“海上王朝的母船内舱养了一群身患怪病的人,穆森每抓一个海族人,都会拿他们的血去给那些人喝,如果能将病治好,就会进一步试验,但是……我的血毒死了几个人,穆森便下令要烧死我。”

  闻言,万灵已猜到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她知道海妖的鱼鳞刀枪不入,即使用火烧也难以破坏,他身上古怪的纹路大概就是被烧融成液体的鱼鳞,她颤着手抚上他的面具,惊慌中带着不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为什么不能放了我们?”

  “因为他们是人类,而我们是鱼。”他苦笑,“我当初是主动请求留下替他们办事,答应让他们提取我的血去制毒,穆森才饶我一命,如果你的血没有用……不过你不用怕,我有办法,等穆森抓到新的海族,我就偷偷放你走。”

  原本以为胆小的她会忙不迭答应,谁知她却摇了摇头:“我要留下,我是来报恩的。”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故事,当年万灵还是一条巴掌大的小鱼,却撞进了巨大的渔网,奄奄一息之际,同样年幼的小穆森将渔网拉上后,看见她竟是用力地将她抛回了海里。

  “我还记得他说了一句话,发音是这样的:这么小还不够我塞牙缝。”她偏着头,颇有兴致地问,“你懂他们的话,这句是什么意思?”

  “他说……”丑奴笑笑,轻声道,“他让你回家。”

  一句谎言,包含多少心酸的善意。

【第三章】

  暗室里只有丑奴陪着万灵,聊了一会后她就开始缠着他要学人类的语言,丑奴耐心地教着,海族学东西都是极快的,不到一个时辰她就成功用人类语言背出了一首诗,为表奖励丑奴离开,去给万灵舀海水了。

  偏偏这时候,穆森领了一群虎背熊腰的壮汉进来,虽说要报恩,但万灵对他是十分畏惧的。

  只听穆森一声令下,两个壮汉将万灵从笼里架了出来,又绑住了她的手,万灵温顺地任他们摆布,只有一直微颤的鱼尾泄露了她的害怕。

  “把她的鱼鳞给我剥下来。”穆森面无表情地说完,一壮汉立刻压住她的鱼尾,另一个壮汉动手抓紧尾上的一片鳞,用力地向外扯。

  意识过来他们要做什么的万灵,开始惊慌失措地挣扎,鱼尾传来的剧痛让她发出骇人的惨叫声。丑奴刚到密室入口就听见了,他立刻扔了碗跑进去,正好见到壮汉已经连皮带肉,撕下了万灵的一块鳞片,她痛得面容扭曲。

  “住手,你们快住手!”丑奴扑到万灵身边,护住她的尾巴,穆森不耐烦地朝其中一个壮汉说:“拉开他。”

  壮汉上前将他拉离,丑奴却不肯,见穆森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干脆对他拳打脚踢起来,丑奴被打得滚到一边,壮汉们又将注意力放回万灵身上,开始剥鱼鳞,为了方便他们甚至又从伤口处下手,因为疼痛,万灵开始剧烈抽搐。

  反抗无果,丑奴跪在穆森脚边苦苦哀求:“主上,海族鱼鳞又不能食用,剥了还会让她死亡,那就用不了她的血了……”

  “传说海妖的鱼鳞刀枪不入,加工之后用来做本将军的盾牌正合适。”

  “可她不是海妖,她是万灵!”丑奴怕他不信连忙爬去捡起那块鳞片,递给他看,“主上你看这鳞片是软的。”

  穆森接过鳞片,发觉它的确连一块普通木板的硬度都没有,于是命令壮汉们住手。他狐疑地扫了万灵一眼,却是问丑奴:“她不是海妖?”

  “不是,传说有误,万灵的血才能治百病。”丑奴紧张地看着他,“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她亲口说的。”

  穆森看了看他,自言自语:“传说有误?”他又皱着眉看看奄奄一息的万灵,稍稍思索了会,终于肯带人离开。

  直到密室门关闭,丑奴才松了口气扑回万灵身边,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拥紧,他看了看她鱼尾上血肉模糊的伤口,惊魂未定地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我一定会想办法送你回海里的。”

  “我……我不回去。”见她躲在自己怀里发抖,声音虚弱得根本说不出话,却还坚持要留下,丑奴忍不住冲她吼了起来:“留下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你都这样了,难道还想着报恩?你是不是爱上了穆森?”

  “爱?”她语气里充满疑惑,“是……什么?”

  “人类所说的男女之情。”他平复了下心绪,沉沉地望着她,“那应该是一种明明知道自己可能比对方更弱小,却仍旧想挡在他面前给予保护的感觉。”

  “可我不想保护穆森,我怕他。”万灵轻轻地摇头,否定了“爱上穆森”这个说法,“我比较想保护你,他们打你,痛不痛?”

  丑奴一怔,摇摇头。

  “不痛我也要保护你,不让他们打你。”她还很虚弱,但语气很坚定,顿了顿,又充满不解地问,“那我是不是爱上你了,十七?”

  丑奴一怔,目光里像是有簇小火苗明明灭灭,久久无言之后,面具下的他又是叹息又是轻笑。

【第四章】

  丑奴问万灵,是不是报了恩就肯离开,她反问他,为什么不逃走。丑奴一脸的无奈:“因为我的鱼鳞和鱼鳍都被烧毁,入海反而活不了。”

  万灵挨近他:“我走了你怎么办?”

  闻言,丑奴黯下目光,然后拿起碗,深深地叹气:“你考虑清楚吧,我去给你舀海水。”

  他走出密室,看见有三两个婢女聚在一起闲谈,这里是穆森囚禁各种传说里的活物的地方,婢女负责伺候凤凰麒麟这种传说里的神,但丑奴的耳朵捕捉到的声音却是——

  “听说过万灵这种妖吗?她的血可以治百病,有传说吃了她可以延年益寿,听说王派人来到这里打算带走万灵,然后弄个万灵宴,款待群臣呢。”

  “万灵不是妖,她是西海圣灵!”他终究是沉不住气,急急地上前反驳,“没有她西海就会爆发海啸淹没王朝的!”

  婢女们见了,纷纷厌恶地散去,连话都懒得多说。

  他又惊又怒,连忙跑回密室:“万灵,你必须得赶快离开,王要设万灵宴,现在海上王朝的群臣都想着喝你一口血,吃你一块肉,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万灵却仍是死活不肯走,情急之下他气得打了她一巴掌:“你身为西海圣灵,难道要为了报一个人类的恩,就弃整个西海于不顾吗?”

  她哭着摇头:“不是啊,穆森拿了我的血剥了我的鱼鳞,我的恩早就报完了啊,只是我走了你怎么办,他们会打你的,我舍不得啊。”

  他愣住,反应过来之后抱住了她,声音已然哽咽:“你先回西海,养好伤之后,带着海族人来救我。”万灵伏在他肩上,仍是声嘶力竭地哭着,他伸手抚了抚她的后颈,用力捏了下海族人特有的昏穴,万灵缓缓止住了哭喊,昏了过去。

  他呜咽着蹭了蹭她的脸颊,然后将她和自己所有的不舍,一起装进了铁笼。

  他找来黑布罩住笼子,沉默地将它拉出密室,沿路遇到婢女,她们仅是扫了一眼便远远躲开,一直拉到门口,守舱的卫兵问了句:“干什么?”

  他低声应道:“这只妖死了,我负责处理。”

  卫兵掀开黑布,略略地瞄了一眼万灵鱼尾上的伤,便放行了。

  好不容易将铁笼拉到了船边,准备将万灵放入海中之际,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丑奴迅速在万灵身上绑了石头,刚将她推进海里,穆森就追了上来,丑奴被卫兵团团围住,他手足无措地跪下,不安地望着穆森。

  穆森望着空荡荡的铁笼,缓缓地眯起双眼,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把他乱棍打死。”

  于是棍雨无情地落在丑奴身上,他抱着头整个人蜷缩在一起,背部被打得皮开肉绽,疼痛使意识逐渐模糊,即将支撑不住时,万灵蓦地浮了上来,她哭着用不太熟练的人类语言朝穆森喊:“我回来了,不要打,求求你。”

  穆森嗤笑一声,命令卫兵将他们带回密室。

  他们是被扔进密室的,丑奴遍体鳞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她爬过去拥着他,咬破自己的唇揭开他的面具,对着他柔软的唇吻了下去。

  她唇上的血一滴一滴地渗到他嘴里,她在心底一声一声地安慰着:“你不会有事的,我的血对外伤愈合也有用,喝了就好了。”

  黑暗里,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像两只相依为命的小兽。

【第五章】

  喝了万灵的血之后,丑奴的气息平稳了许多,只是仍旧昏迷,可惜她不能等到他醒来了。

  万灵被带到船的上层建筑里第一层的膳食间,她看着御厨磨刀霍霍,多少知道自己接下来所面对的命运,人心可怖,她终于认清了这个事实。

  有人将她的长发抓成一把,用力向后拽,她被迫仰头,颈子自然而然地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御厨拿着刀在上面不停地比划着,她闭紧眼,委屈得想哭。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反而一声“住手”的喝令穿进了她的耳,万灵稍稍睁眼,只见穆森威风凛凛地立在门口,膳食间众人纷纷下跪,嘴里还喊着:“叩见将军。”

  “传说有误,她不是海妖!我手下同为海族人的丑奴告诉我,此乃西海圣灵,名唤万灵,如果她死了,西海将连年海啸永无放晴之日。”他凛冽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气势威严,“我已向王禀报,王下令放人,还不快快松绑!”

  身上的绳索被解开,她全然不觉,只愣愣地望着他,眼里全是泪。

  穆森温柔地将她抱起,轻声问道:“没事吧,有哪里痛吗?”

  回过神来的万灵摇摇头,这种关头根本来不及思考穆森的反常,她只是觉得如何都不能再让自己或十七,陷入这种绝境。脑海浮现出十七说过,他是主动要求留下来为他们做事才得以存活,于是她激动地拉紧他的衣袖,带着哭腔乞求:“求求你救救十七,救救我们,我是西海海族之首,我能安海护国,能帮你们做很多事的……”话还没说完,她就体力不支地昏了。

  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正茫然地打量着四周,便听见丑奴的声音。“这是船上的池子,穆森特地换了海水,助你养伤。”他坐在池边,神色复杂地告诉她,“你已经把身份暴露,神秘海族之首,这个身份足以让穆森永世囚禁你,让你替他做事。现在他已经吩咐下面的人,将所有关于西海圣灵的传说翻出,待会估计就会来向你求证了。”

  她刚想说什么,就见穆森缓缓来到了池边,她呆呆地看着丑奴对他行礼,还想学着叫声“叩见将军”时,他却摆摆手,神色淡然地说:“你们可以安心在这住下了,万灵你答应过要替我做事的,可别忘记。还有,丑奴,膳房有适合万灵喝的药,能帮助她恢复元气,你去拿一下吧。”

  丑奴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穆森单刀直入地问:“据王朝异闻录记载,万灵可以完全化成女子模样,容貌艳绝天下,对么?”

  她再不是初时什么都不懂的万灵,所以只抿紧唇盯着他。

  “我们来做场交易如何?”他定定地望着她,目光深不可测,万灵明白,自已已逃不掉成为他的棋子的命运。

  丑奴端着药回来时,穆森已经走了,见万灵出神地望着水面,不由问道:“他和你说什么了?”一边将药递给她。

  万灵接过药,她盯着这碗黑漆漆的东西,不答反问:“丑奴,你还想回到海里么?”

  丑奴笑了笑说:“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回家。”

  “穆森说他有办法,可以帮你。”说完,她将药一饮而尽。

【第六章】

  万灵喝下药后开始高烧不退,丑奴心急如焚地日夜守候,打了自己一巴又一巴:“怎能因为他对我们好一点就放松了戒心,怎还会如此愚蠢让你喝下那药。”

  穆森记着与万灵做的交易,没有伤他,直接将他和万灵送入早已布置好的厢房,关了起来。

  三天后,她身上的鱼鳞完全消失,鱼尾幻成人腿,面若桃花,即使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亦若烟火绚烂,迷了众人的眼。

  守候许久,她终于睁眼,丑奴立刻上前喂她喝海水,可万灵抿了一口便迅速吐掉了:“我喝不下。”

  “我都忘了,你现在是人类。”他犹豫了下,还是问出口,“你有蜕变期的吗?怎会突然变成人类?”

  “万灵成年之后都可选择化人,穆森给的药只是加快了我的循环而已。”她淡淡地笑着,“成人之后就再也回不了深海了。”

  “那你为何选择化人?”丑奴隐约猜出了答案,却仍想问个明白。

  “因为穆森啊。”因为他,可以帮你回家啊。一想到自己还可以为丑奴做些什么,万灵便不禁笑了。

  可不知内情的丑奴忽然说不出话来,怔怔地看着她。

  这时,穆森走了进来,他走到万灵床边,威严的眉眼将她上下打量:“感觉如何?头晕吗?”万灵摇摇头,他突兀地伸手抚上她的额探温,万灵被这一举动吓得一愣,动也不敢动,只紧张地望着他。

  丑奴不自觉地触了触脸上的面具,望着面前登对的男女有片刻失神,而后察觉到这里似乎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于是默默地退了出去。

  万灵康复后,穆森整日陪在她身边,让婢女给她跳舞抚琴,赏她绫罗绸缎,万灵柔顺地接受。丑奴远远地看着,心下一片黯然。

  他想找万灵说说话,想来入夜后她也许得闲,便到厢房去找她,可刚想敲门,就见穆森从万灵房里走出,他看见丑奴,似是意料之中:“你在正好,我有话跟你说。”

  丑奴微愣,甚至忘了行礼。

  “我打算迎娶万灵,如果你在她身边,恐怕对她不利。”他语重深长地说完,又道,“而且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希望我的妻子心里还牵挂着另一个男人。”

  “我……”丑奴望了万灵的厢房一眼,脑海闪过以往的种种,明白她留在穆森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舍不得啊,“我要她亲口跟我说。”

  “这种事,还需要考虑吗?”穆森轻蔑一笑,“现在你们都无法入海,如果被我赶出去,怕是只有死路一条吧?”

  丑奴捏紧拳头,低吼:“你是为什么要娶她?”

  “这你不必知道。”传说娶了万灵就是天下之主,国泰民安永无天灾。不过穆森没有说出口,他只是拍拍丑奴的肩,一副为他好的模样,“你自己好好考虑。”

  还需考虑吗?似乎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吧?丑奴苦涩一笑,不再言语。

  因为穆森提前告知过,所以当第二天万灵主动找到他,告诉他,她即将嫁给穆森时,他只是神色复杂地祝福了她一句。

  万灵又说:“你可以选择留下或离开,十七,我尊重你的选择。”

  握着的拳紧了又松,丑奴望着她唇边的笑,苦涩地回答:“我想回家。”

  万灵的笑僵住,她低下头眼眶渐渐变红,是她奢求了,他怎可能选择留下,回家是他毕生所愿,她能做的只有成全。

  “那……你回到深海之后,记得要想我。”

【第七章】

  大婚之日,王朝重将的婚礼自然是气派无比,整个海上王朝一派喜庆,他甚至没来得及望一眼她穿凤冠霞帔的模样,穆森便派人给他送来了通行令牌。

  丑奴一个人孤零零地上了小舟,路很长,夜很黑,但他轻轻摇着桨没有回头。

  不知划了多远,忽然有鸟啼声传来,他错愕地抬头,只见她穿着火红的嫁衣御着鸟兽朝他飞来,夜风将她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似扬起红尘万千,惊艳了沧海。

  她停在他面前,利落地跳下。

  他张了张嘴,半晌才问出一句:“你怎会御鸟兽?”

  “穆森教我的。”她迅速回答,但颤抖的语气泄露她极力压抑的情绪,“他还叫我趁婚礼还没开始,来送送你,而他先出了王朝管辖的海域给你备好药,好让你重新长出鱼鳞鱼鳍,顺利入海。”

  “你真的越来越像一个人类女子了。”他细细地将她眉眼刻进心内,感概地笑了,“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万灵看着他,没有说话,突然她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她舍不得她放不开可她不能说。

  丑奴拥紧她,眼眶微红:“临走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拍拍她的背,哄着她松了手,然后摘下自己的面具。

  蜿蜒的湛蓝纹路铺在他脸上,却也影响不了他的俊逸,无边黑夜成了他的背景,天下瞬间无声,她眼里只剩他微微扬起的唇角。

  “万灵,你是我心上茫茫大海上的唯一一只小舟。”他温柔得仿若海水,“所谓爱,就是像我对你这般。”

  他轻轻吻上她,泪落无声。

  “就这样吧,不用送了。”他叹息着离开她的唇,戴上面具跃上了鸟兽的背,“你撑小舟回去吧,以后莫要随便御鸟兽,太引人注目总归不妥。”

  万灵流着泪看他飞向远处的背影,鸟兽每一次扇动翅膀都像在她心上卷起狂风,待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她终于崩溃地蹲下,哭得撕心裂肺。

  丑奴一出王朝管辖海域,就见穆森早已在此守候。

  丑奴御着鸟兽停在半空,穆森使了个眼色,卫兵立刻递过去一碗药。

  丑奴笑了:“我知道这世上从没有可以让我完全恢复的药,但我也知道你们从不喜欢有后顾之忧,所以我会喝的,万灵身份那么特殊,你会好好待她的,对不对?”

  穆森皱了皱眉,却仍是点了点头。

  丑奴将药喝下,然后扔掉药碗,将穆森和卫兵,人间和前尘,通通抛于身后,他御着鸟兽越升越高,然后蓦地一跳,跳入了茫茫大海。久违的海水拍打在他身上,浸湿了他的衣衫,但他全身的脉络热得发疼,有湛蓝的液体从他七窍缓缓流出,那是海妖独有的血,至毒却拥有至独特的颜色,他即将沉向海的最深处之际,一声心胆俱裂的“十七”引得他恍惚回头。

  只见一身火红的万灵站在舟上,她也跳下海极力想游向自己,却被卫兵挡住,他担心得想往回走,可无奈身体的力气已所剩无几,一阵海浪涌来,铺天盖地将他淹没,只有那蓝色的血被海水晕开一大片,像最后一声再见。

【第八章】

  这厢万灵望见丑奴沉下,更是心急如焚,她撕心裂肺地朝穆森大喊:“你明明答应过我,让他平安入海的,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料不到最后竟会发生这种变故,穆森脸色很是难看:“你怎么跟来了,护送你回去的人呢?”

  “我故意甩开了他们,撑舟而来,怎知竟看见十七未曾恢复海妖模样就入海,他这样必死无疑的啊!”万灵企图冲破卫兵的阻挡,无奈气力不如他人。穆森不耐烦地走向前,直接狠心戳破真相:“不为什么,世上没那么神奇的药,即使有必定也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既然如此,我便选择了使计谋设圈套。”

  “你怎能这么残忍,怎么可以,还有你们,你们都是帮凶!”她疯了似的指着围在身边的卫兵厉声控诉,然而卫兵们神情漠然,有的还轻蔑地朝她望了一眼,穆森甚至嘲讽地笑了起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要能达到目的,我可以不择手段。况且你们只是低人一等的海族,我这样做世人不仅不会责怪我半分,还会称颂我,帮助他们留下了可安海护国的西海圣灵。”

  她凄凉地笑了,笑到眼角溢出泪,笑到天地间只剩下她悲怆的声音。

  穆森皱起眉,当她是疯了,挥手吩咐卫兵将她带回去,不料卫兵刚靠近,她就猛地从卫兵身侧抽走了佩剑,抵在自己喉咙处:“你们别过来,我要是一断气,西海便会爆发海啸。”

  “你想干什么!”穆森拦住了想冲上去的卫兵,面色阴沉地开口,“我可以命人将丑奴打捞起来,尽全力救活,但你必须立刻乖乖跟我回去!”

  “我不会再信你了……”万灵一点点向后游,冰凉的海水仿佛直直浸入了心神,卫兵们不敢再拦。

  待游到与卫兵们有一定距离后,她毫不留情地将剑插入自己腹中,那剑硬生生地刺穿了身体,却不及心中万分之一的疼痛,她一咬牙,又将剑抽出扔进海里,鲜血迅速染红了海面,甚是骇人。

  万灵费力地转身,向丑奴的方向行进。卫兵们急急地想追,却碍于水中阻力无法快速前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万灵钻入水中。

  她闭住呼吸潜下海,看见他了无生息的身躯正缓缓下沉,于是艰难地游到他身边,抓住了他。

  她摘下他的面具,看着他禁闭的眼,柔柔一笑在心底轻叹,十七,是我错,轻信了他人,我再也不自作主张让你离开了,就让我们一起,永远沉睡于故乡。

  他们一直坠向海底,他淡蓝的血却和着她鲜红的血,纠缠着浮上海面。

  海上的穆森见状暗道不妙,厉声吩咐卫兵划船逃离,可顷刻间风云变色,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西海掀起惊涛骇浪,怒涛生生将他卷入窒息冰凉中。

  大海狂躁地嘶吼起来,浪潮一起几丈,将整个海上王朝的船只通通摧毁,船上的人们还来不及惨叫,便被淹没。

  苍生哀嚎,大地悲鸣,他们到底还是逼得她,走到了同归于尽的地步。



欢迎关注《耽美宝》 大平台


2018



喜欢此文的朋友可以点击一下文末的广告(有时是关注一个公众号,有时是打开一下推文),我会努力做到更好,给大家推送更多精品小说?感谢支持,愛你

                              请点击一下下面的广告谢谢

                                                         ↓↓↓↓

Copyright © 日本漫画推荐联盟@2017